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三百六十五章 谋划偷袭

小说:调教女王 作者:晴了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昔日汉末之时,黄巾起义,天下纷乱,卢植时为北中郎将,率军镇之,而宦官左丰到卢植军中检视,卢植未向左丰行贿,左丰于是坏恨在心,污陷卢植,而致下狱,若非皇甫嵩极力搭救,怕是……”

韦云起也不由得微微颔首。“无忌此言甚善,如今天子昏庸,喜听顺眼,而董纯前车之鉴在,元庆贤弟不可不防啊。”

“多谢二位,裴某自当谨记于心,到时候自会提醒家父,以免为小人所乘。只希望,不会如贤弟所料方好。”裴元庆朝着我们抱拳一礼之后,深吸了一口气苦笑道。

看着那天穹明媚的圆月,我不禁有些感慨,真不知道,我能不能影响到裴元庆父子的命运。希望他们能够摆脱历史上那悲惨命运的束缚。

夜里,十多条渔船一直在运送着那些青壮,还有守城所用的武器,直到了天色快要擦亮的时候才停止,虽然船小,一次不过装载十数人,但是十多条渔船,一夜的功夫,也运过去了近三千青壮还有大量的物资。

而第二天开始,突厥人果然如韦云起所言的那般,并没有向我们发进进攻,而是全力地攻打着那静安县城,甚至于距离五六里地的我们,都能够听到静乐县县城传来的激烈厮杀声。

只是留下了数千突厥骑兵游弋在我们的寨墙之外,时不时的窜上前来往我们这边射上几箭。不过,在被李瑶光、李世民、裴元庆之类的神射手的收拾之下,损失了数十人之后,突厥骑兵再没有步进距离寨子墙百步的距离。甚至于,突厥人于脆就在距离我们三百米之外,坐了下来,燃起了篝火烤起了牛羊,时不时的还冲我们挑衅一番。

虽然很清楚,突厥人所倚仗的正是他们的机动力,料定我们不敢出战,甚至于我怀疑这些家伙是不是想诱我们出战。

还真有不少人上当,毕竟李玄霸这样脾气暴燥的家伙,几次都想要窜出去,最终被比他更彪悍的三姐瑶光给收拾一顿之后,老老实实地回到了自家部曲的驻地,狠狠地操练起那些部曲来。

我倒是真没想到,脾气同样好不到哪的李瑶光在这个时候冷静而又克制的表现,实在是有些出乎我的预料之外。

“瞎子都看得出来,突厥人分明就是想要诱咱们出战,出去是咱们吃亏,我才不会上这样的当,除非,我有必胜的把握,就像昨日一般。”瑶光妹子双眼一眯,一副老谋深算的模样,这话让本公子稍稍松了口气,看样子,瑶光妹子在大事上看得分明。

嗯,只要不像李玄霸这样明知道是个坑还想往里跳就成。这至少证明,瑶光妹子居然对于战场上的一举一动,有着灵敏的思维和天生本能。

“怎么又老盯着我看?”瑶光妹子很是警惕地打量着我,一副认为本公子又要耍流氓的架势。

“我这是对你方才的想法而赞赏,这大白天的,这么多人围在这,难道你还以为我能于啥不成?”我很是大义凛然地道。大半天的,俺想于啥也不可能,遗憾的是,本公子的实话换来的是瑶光妹子一个可爱的白眼。

空气很清新,世界很美好,唯一不和谐的玩意就是那些卑鄙的突厥人,现在正在玩命的攻打着静乐县。不得不说,突厥人野战很牛叉,但是攻城嘛,简直就是像小孩子过家家。

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除了云梯之外,其他啥子攻城武器也没有,当然,突厥人的骑射还是较为厉害的。但问题是静乐县县城的城墙很是坚固,而且,又有汾河的流水为护城河,突厥人努力地拿云梯搭桥,渡过护城河,但是,城头上的砖石滚木,还有热油,甚至是火油,这些玩意儿,给突厥人造成的伤害,绝对是触目惊心,特别是那种被点燃的人型火炬发出的非人吼叫,掉落在护城河里的时候,那情形实在是。

本公子只能努力地催眠自己那边正在开展攻城和守城的幼稚小游戏。顺着吹过来的焦糊味只当中烤肉失败的残次品味道,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策略两天之后的突袭上。站在那特地建造的塔楼之上,看着远处的地形,然后在那白纸上,将大致的地形给绘制出来,没办法,那种所谓的军事地图在我的眼里边,实在是太不精确,不适合本公子这样才高八斗的高级参谋使用。

“还得有多久啊?咱们都在这上面呆了快一个时辰了。”李瑶光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依着栏杆眺望着远方,不满地道。

“别着急,还得有一会,这地图画好了,到时候才能用,对了贤弟,把那尺子递过来。”我又描了半天,朝着身边看得津津有味的李世民言道。

“兄台,这地形图有必须画得这么精致吗?”李世民把尺子递过来之后小声地问道。

“这是必须的,只有最精准的地图,才能够让我们对这里的地形一清二楚,而不需要再去犹豫,比如说,让你到一号地区埋伏,我要不画清楚,你知道是在哪吗?”本公子拿手戳了戳那才完成二分之一的地图空白处。

“……呃,好像还真是。不过兄台,你真的觉得那样能行吗?”李世民点了点头,有些疑惑地道。

“放心吧,这一带山林掩映,别说是晚上,就算是白天,也别想看得出有没有人,而且这些突厥人可没那闲功夫跑那么远去欣赏风景,更不可能去那一带检查有没有敌人。”我拿着铅笔点了点方才所说的一号地区,很是严肃地道:“既然想要玩突袭,那么,我们绝对不能够让突厥人有反复的机会……”

经过了严格的论证和反复的讨论,我、杨恭道还有韦云起得出了这样一个大胆的计划。那就是,用两只精锐,一只需要提前一天的时间埋伏到正对着静乐县城的那个突厥营寨后方七里处的山林里待命。

而另外一组则需要在汾河空袭战开始之外,赶到另外一座突厥营寨附近待命。这两只兵马作为奇兵使用,各配两千骑兵和五千精锐。他们的任务就是在突袭河岸突厥大营的战斗开始之后,向着这两座营寨发起佯攻,使突厥人首尾不而兼顾。

而我们这里,则聚集了四千五千骑,还有整整两万精兵,在临河的突厥营寨被汾河突击队袭扰而陷入慌乱之后,向着这座营寨空袭,争取全歼灭此寨突厥士卒。

而静乐县城也会适时的采取佯动,使得突厥人无法摸清我们的主力和真实意图,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根本我们的估计,至少有九成胜算能够拿下河岸边的突厥营寨。

而当击破河岸边的突厥营寨之后,除了留下必要的人员继续围剿残余之敌外,还必须向位于中段和最北面的突厥营寨发起进攻,配合原有的袭扰部队,争取一举击溃此地的突厥人。

全歼是不可能的,毕竟空突厥人可是有六七万,而且是一水的骑兵,想要击溃已经是很牛叉的设想,想要全歼,除非我们人手一挺ak47。

若是能够成功,突厥人必然溃败退走,而就算是作战目标只能达成一半,损失惨重的突厥人在摸不清情况的时候,也肯定会撤退,因为突厥人实在是不擅夜战。

到时候,再让骑兵进行追击,务必使得突厥人不能很快的结阵抵抗,一句话,打就得半残,不能让他们能够回气来咬咱们。

“最远的那一只兵马的任务是最重的,而韦云起和裴元庆皆上过战场,更何况当年云起兄还曾经指挥突厥兵马与契丹人作战,他更了解突厥人,所以,这个任务,交给他较为妥当。”说到了这,我看了一眼已经凑到了身边支愣起了耳朵,一脸期盼的瑶光妹子,不禁一笑,继续说道。

“而你们兄妹三人,若是愿意的话,可以带领另外一军,袭扰突厥人的中间营地,我建议你们,带上自己的部曲,还有我家的部曲,分出两千人给你们……相比起其他的军队而言,我家的部曲与你们很是相熟,而且也曾经在接受过你们兄妹的指挥,这样一来,减少了许多的麻烦。”我一面画着地图,一面给这对兄妹解释起来。

“还是你对我最好。”李瑶光一双水汪汪的眼眸儿含情脉脉地望着我,声音就像是那浸泡在蜜罐里的饴糖一般,听得本公子心中一荡,倒是那李世民,一副很别扭,想笑又不敢笑,只能侧着脸深呼吸的表情。

没功夫理这货,本公子同样以含情脉脉的目光跟瑶光妹子对视着,进行着精神上的情感交流,看着那双在火把下闪烁着星光的美眸,恨不得能一直这么凝望着彼此。

“我先下去了,真受不了你们俩,哎呀……我说妹子,这可是塔楼,我要掉下去,你负得起责吗?”李世民摇了摇头,一副绝世正人君子的模样,结果挨了恼羞成怒的瑶光一黑脚,吸着凉气又气又恼地道。

“哼,你和无垢妹子在一起的时候,我可啥也没说,你居然敢嘲笑我?”李瑶光不甘示弱地反驳道。这下李世民只能很悲伤地吸着凉气,顺着那木梯爬下了塔楼,嘴里边不知道在碎碎念啥,反正肯定不是好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