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三百四十章 朝庭大方的原因

小说:调教女王 作者:晴了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而且,大量产出的纸张,大部份是运往东都洛阳,又或者是长安,然后再进行分销,而还有大量的鸡鸭和猪,也在码头处赶上船,然后运往这两地,又或者是渡河之后,运往晋阳。

另外还有就是陶瓷所制作的碗、碟这些日常用品,也大量的销往各地,至于其他的比如煤、石灰、水泥、砖瓦这些建筑材料,本公用都还显不够,所以一直没有外销。

“这就是水泥做修筑的道路吧?”窦女王骑着马,打量着身下那条宽约两丈多,一直从码头延伸到这些工厂区的水泥道路,一脸的震憾。

“不错,可惜现在的水泥产量还有所不足,现如今,韩城县境内,一共只铺设了这样的道路共计七十五里。”本公子一副很谦虚地表情道。

嗯,从煤矿经达工厂抵达码达,这一路一共是二十五里,而从韩城县到达码头是七里路,然后从韩城县到达工厂区是十里路,另外还有二十多里路直接通向了本公子牧马所在的山谷还有本公子所购得的荒地,就在那一带,我之所以买那里的荒地,就是借以掩饰那山谷中的秘密。

至于其他的道路,现在还在设计之中,目前已经确定的一条直接延伸往东边的道路,不过,那一带多山,想要开凿出一条宽阔易行的大道,实在是有些困难,不过,等火药这玩意弄出来之后,一切将会变得简单许多。

因为我现在已经在大量的收购硝石、硫磺,储备了起来,嗯,硝石这玩意在这个时代是炼丹师所用,也同样是药用之物,而这个时代,有三处产硝,一处乃是蜀地,也就是四川,名为蜀硝,一处是山西所产名为盐硝,另外还有山东之地也产,唤之土硝。

现在,本公子已经准备在适当的时机,制作出火药来,当然,只是在民间方面才会使用,至于武器方面,我觉得现在还没到使用火药的时机,因为本公子还没造反,更没有适合的器具,来让火药变成可怕的杀伤性武器。

这玩意,我希望在未来用在异族人的身上,而不是用在华夏民族的头上。

“想不到这才过去几个月,这里简直让人认不出原样了,这里的楼房,当时好像才有一幢修好的,现在看来,还真是不少,这一大片似乎全是这样的楼房。”李瑶光看着那些廉租房,很是兴奋地道。“你可真够厉害,天下的能吏,怕是没有一人能够及得上你。”

她的两眼里边全是兴奋的光芒,那紧握着的拳头,表达了她内心的激动,她很为我骄傲,从她的表情,她的眼神,甚至是话语里都能够看得出来,她为自己的未婚夫,能够有这样超越前人的本事而无比的自豪和骄傲。

“贤侄啊贤侄,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看完了这一切,体力不支的娘亲带着兴奋与疲惫去休息了,不过其他人都呆在了我的书房里边,欣赏着那里摆放着的五件船模,有四件是本公子亲自设计的,而现在又多了一件老船匠献上的车船的船模。

窦女王欣赏着那案几上摆放着的长约有一米二,宽近二十公分,显得很是纤长,造型独特的飞剪船船模跟前。一面轻声地感慨道。“过去,老身觉得你是一个能文能武,既通韬略,又知天下大势之人,而后,你的商贾手段,让老身和你伯父都瞠目结舌,如今,你们那个全聚德大酒店的分店,更是开到了大江南北,黄河上下。”

“而今,你在韩城县不过大半年的时间,却取得了这样其他人怕是十年之功,不,就算是百年之功,也难以取得的成绩,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你。”窦女王的双目灼灼地盯着本公子。

其他人都一副很理所当然的频频颔首不已,就连李元吉和俺家老五这两个小屁孩子也是一脸的崇拜望着我。

“一件件,一桩桩,让老身看在眼里,惊在心头,呵呵,罢罢罢,你别以为老身是在夸你,老身不过是说了事实罢了。而今天下纷乱,前些日子,有乱军掠至东都洛阳近郊,最终,虽然被朝庭大军击溃,可是谁都清楚,天下,再无安宁之地。”窦女王轻叹了一声言道。

“就算是关中这等富庶之地,还不一样有烽烟四起吗?只不过相比起其他地方而言,关中算是相对宁静的。”唐俭插话说道,抚了抚他的长须,两眼一眯。“如今天下再无宁日,还真如贤弟当日与我们弟兄把酒言欢之时,所预料的一般,天子北征高句丽,大隋朝,再无宁日矣。”

“莫非又发生了什么事?”本公子心头不由得一跳,难道真的又发生了什么变故不成?

唐俭抚了抚长须,摇了摇头道:“就在四日前,延安郡贼帅刘迦论自称皇王,建年号为大世,周边数县,十数万人齐齐响应,其原来不过是一股流寇,而今,不但没有被朝庭兵马所灭,所以越打势头越大,如今关中震动,天下震动啊。”

“十多万人?四天之前?为什么长安先收到消息而我没收到?”本公子的确是大大地吃了一惊,奶奶的,延安,那地方距离我这韩城县直线距离绝对不会超过两百公里,居然在这么近的地方,居然出现了这么一大股的土匪,靠

“韩城县山多地少,交通不便,而从延安至长安,建有驰马的直道,所以,当那边发生了此事之后,长安自然能够在第一时间知晓。这也是为什么,朝庭会给你这么从兵器甲仗的原因。”杨师道这才把朝庭为什么会如此大方的给本公子弄来一千多套铠甲两千只长矛的原因告诉了我。

“贤弟你且宽心,现在长安已经派出了两万精锐,正在向延安疾行,最多三五日,当可有消息,有了这只劲旅在,那刘迦论定不会有心思来寻你的麻烦。”杨师道笑道。

问题是他的安居对本公子屁的作用都没有。虽然有四百里地,但问题是本公子可不知道历史上这位皇王有没有攻打过韩城县,更何况,这大半年以来,韩城县的名声,可是已经渐渐外传了。

大家都知道这里容易找到工作,有工作,也有饭吃,使得周边不少流民主动翻山越岭而来,既然连那些老百姓都知道,我相信那位皇王刘迦论再二,也绝对不可能放过韩城县这块肥肉。

或者说,长安那两万精锐能够收拾得了刘迦论倒也罢了,收拾不了,怕是这哥们十有**会来找我的麻烦。能够收纳流民,就证明韩城县有粮食,而有了粮食,才能招兵买马,要是刘迦论知道了这个消息,这货不来攻打才怪。

听到了本公子的分析,所有人的脸色都不由得凝重了起来。窦女王恍然地点了点头,深锁着眉头沉声言道:“的确,如今韩城县也算是小有名声了,而且那些流民都往这边跑,这就说明,韩城县至少有粮食,有人口。而且韩城县过去因为地处黄河之畔,陆路难行,所以,这一带,朝庭不甚重视,连个驿站也没有,何况兵马?单凭这几点,就肯定会让那刘迦论心动的。”

“那现如今如何是好?要不,贤弟你上表朝庭,请朝庭派兵来援?”对于军事连半**水都算不上的杨师道赶紧说出了一个馊主意。

“兄台,与韩城县相比,是长安重要,还是韩城县重要,就算是不与长安相比,与那延安郡相比,是有户三万八千余的延安郡重要?还是有户不过六千的韩城县重要?”李瑶光两眼一眨,向那杨师道解释起了他这个主意到底有多糟糕。

杨师道这才恍然,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自嘲地一笑。“那既如此,韩城县,怕是真会有危险。”

“现在招募的民兵青壮不过一千二百余人,这还是连着我家的三百部曲,如今,我手里边还有三百部曲,就算是加上这三百,也不过是一千五百人。”本公子以手抚额,他妹的,居然出了这么一桩事。

“元芳,拿地图过来。”罢罢罢,本公子是不可能放弃这一块好不容易才经营起来的地盘的,不来惹我便罢,若是来惹,本公子也绝非省油的灯。

很快,一张长约五尺,宽四尺的巨大地图,被摆到了书房内,嗯,这是标注出了大约高度的韩城县地形图,不论是县城还是村庄,又或者是道路,甚至是那些不知明的山坡,也全都绘制在图上。

很明显能够看到有一条蜿蜒曲折的道路,从韩县城县,一直延伸到义川县,而义川县距离延安近三百里路,而从韩城县到义川县,不过一百七十余里路途。

“兵少,不能打,只能守,幸好韩城县多山,出入的道路,只有两条,一条西北通义川,一条西南通往郜阳。虽然黄河能够通行船只,可是被龙门隔开,想要从水路进犯韩城县,除非他们能够绕过龙门。”窦女王很快就明白了这张地图的价值,经过了对地图的研究,窦女王当先发表了意见。

“韩城县出县的道路可都不平坦,若是在此处,两山之间,置一城塞,定然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窦女王很有大将风度地点了点地图上一的一处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