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二十六章 隋朝黑社会的那些事儿

小说:调教女王 作者:晴了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乖妹子,世兄府里怕是有大事,要不你先回去?”俺顿了顿脚步,悄声地向妹子问道,不过那李三娘子实在是没点眼sè,这个时候居然还跟俺妹子携手而行。

“不要,三娘子都不回,我干嘛要先回去?”小妞子很不上道地道。

“你没听到那家伙说得那么血腥那么残忍吗?”本公子化掌为刀,恶狠狠地比划了下。结果换来的是妹子一个可爱的白眼,继续跟同样一脸不屑的李三娘子朝前而行,我晕,这丫头的神经实在够强悍的,看样子有成为那种刻意把房间所有灯都关掉然后坐在电视机前看《贞子》地强悍女xìng的潜质……

进了府,到处可见腰挎横刀一脸横肉的恶汉到处走到,一股子剑拔弩强的气氛漫延在整个府邸之内,连带原本神情轻松的本公子也不由得感觉有些压抑。

不大会的功夫就到了那刘宏基养伤的居所,还没进门,就听到了那室内传来碟碟不休的咒骂声,大意是这哥们很渴望着想要跟某男士的直系女xìng亲属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嗯,很jīng彩的语言艺术,很具有乡土气息的俚语井话,不亚于后世我在菜市听到的某位杀猪匠跟另外一位菜农之间jīng彩的对喷,都jīng彩,区别在于这哥们属于单口相声,后世听到的属于是对口相声。

不过很快身为兄长的我就反应了过来后边还跟着俩刚刚萝莉毕业的妹子,绝对不能让里边那家伙的噪音污了俺妹子纯洁的心灵。

本公子清了清嗓子,疾行数步,朗声喝道。“宏基世兄可在,小弟无忌与李二郎特来拜会世兄。”

室内的咒骂声噶然而止,随即响起了一个透着惊喜的大笑声。“原来是无忌贤弟和世民贤弟……”

一个略步伐有些踉跄的身影出现在了出现在了房门口,这位体态魁梧,浓眉怒目的大汉,虽然身躯被衣物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但是明显可以看到腿上和腹间的明显鼓出,看来身上裹伤的纱布还没有拆下。不过脸上的表情倒看不出丝毫的苦楚,一脸笑意地招呼道:“居然是三位贤弟和两位世妹连袂前来,为兄失礼了。”然后就冲我关切地问道:“前几rì听闻贤弟身染重疾,本yù亲自探望,可惜……还望贤弟莫怪才是。”

“小病而已,除了忘记了不少事,其他的倒无大碍。”自己被人砍了还能记得俺这个朋友的小病,实在是令我很感动。大步上了台阶挽住了摇摇yù坠的刘宏基不禁道:“倒是兄长你不良于行,快些进去躺着吧。”说话间,领我们过来的汉子也搭手过来,将刘宏基给搀扶了进去。

进了屋,刘宏基斜卧在榻上,摸了摸那衣服内缠在腰间的绷带一脸的无奈。“为兄一时不察,竟然着了宵小的道,实在汗颜啊。”刘宏基榻后还跪坐着两人,一个看起来是颇为文弱的书生,另外一个则是同样武孔有力,面目狰狞的大汉,看样子一个是狗头军师,另外一个自然就是红花双棍级别的打手。

“我说世兄,这到底是出了发生了什么事,居然有人想要取你的xìng命。”李世民忍不住开口相询道。

“还不就是因为这北市的地盘之事……”刘宏基长叹了一口气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娓娓道来。

刘宏基凭着老爹留下的人脉,再加上自己的能力,短短数年光景成为了洛阳城北市黑社会巨头之一,的确很有本事,但问题是之前他的对手不过只是一些地痞流氓无业游民,又或者是一些小黑社会团伙,没有什么大过深厚的背景,所以他才能够如此一帆风顺。

而到了如今,北市这块大肥肉,却又多了刘宏基这个新人,而原本的北市黑社会团伙自然很是看不过眼。

“……北市西头的王屠夫,北市南街的蒋三刀,还有那占据着北市最繁华地段的宇文定,此三人,没有一个看为兄我顺眼的。”

“……那胆敢伤为兄的jiān细狗贼,就是那宇文定暗中遣来投靠于我。至今已有近年,为兄不查,居然没能及时查觉。”说到了这,刘宏基忍不住愤愤地以掌击案,满脸悻sè。

“宇文定,莫不是宇文家的人?”听到了这话,李世民不禁有些错愕地追问道。

“回李二公子,那宇文定乃是宇文家的远房亲族,不过此獠与那许国公宇文述长子宇文化及颇为亲厚。”刘宏基身后边的狗头军师当即插言道。

听到了这话,莫说是李世民、李玄霸,便是我这个穿越都也不由得暗暗心惊,不为别的,就因为宇文述和宇文化及这两个名字。

隋朝大臣之中论起权势军威,唯一可与许国公宇文述比肩者,唯有楚国公杨素,而今杨素已然亡故,宇文述更是深受天子信重,连连加恩,至于那宇文化及,不论在历史里又或者是在演义中,都是赫赫有名的乱臣贼子,jiān妄小人,杨广就是死在其手上。当然这货下场也好不到哪,最后也死在了那窦建德手下。

但是现如今,宇文述父子却还是很牛叉的,至少,就算是李世民的老爹李渊也自愧不如。

宇文父子向来不是啥好鸟,而宇文化及更是极品,炀帝为太子时,宇文化及领千中,后升为太子仆。千中官,执掌千中刀,宿卫东宫太子杨广。任职期间,他贪求财货,屡受贿赂,多次被隋文帝免官。但由于太子杨广的宠爱,为之庇护,旋免旋复。

再加上他的弟弟宇文士及尚娶了隋炀帝的长女南阳公主,攀上了皇亲,这小子就更加骄横,目中无人了,在同公卿百官交往中,他语多不逊,许多公卿都受到过他的侮辱。

隋炀帝即位后,东宫的旧人当然要受到重用,便授宇文化及为太仆少卿。他倚仗与隋炀帝的老交情,更加贪婪妄为,横行不法。隋大业初年,隋炀帝驾临榆林(治今内蒙古准格尔旗东北十二连城),陪驾的宇文化及和弟弟智及违背禁令与突厥人做买卖,隋炀帝得知后大怒,把他囚禁了几个月,驾返京城时,隋炀帝下令杀宇文化及。刽子手已将化及五花大绑,剥衣解发,只待时辰一到,就送他上西天了。生死关头,多亏南阳公主出面求情,隋炀帝才免他死罪,将他赐予宇文述为奴。

这样的处罚看似严重,实则轻极,宇文化及终究是宇文述之子,当奴还是当宝,还不是他爹一句话的问题,唯一的遗憾就是为奴者自然是不能做官的。

不过,宇文化及虽然经此一役,行事稍稍收敛了一些,可仍旧好不到哪儿,作jiān犯科之事仍旧没少干,而据刘宏基的狗头军师所言,这货跟那宇文定之间不止是亲厚那么简单,甚至于有宇文化及看上的良家女子,宇文定都会设法用手段给其弄去。

而宇文定就是借着与那宇文化及和宇文家的关系,从一个小小地痞,混迹到了如今在黑社会圈子里声名赫赫的洛阳城北市大佬。

听到了这话,莫说是李世民、李玄霸,便是我这个穿越都也不由得暗暗心惊,不为别的,就因为宇文述和宇文化及这两个名字。

————————————

PS:宇文化及这厮在史书记载里,品质之恶劣,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