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一十二章 大隋东方不败版...

小说:调教女王 作者:晴了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杨玄感话一出口,这几位彩虹姐姐互望了一眼,林青霞和林黛玉,嗯,青衣和紫衣两位彩虹姐姐站了出来。齐齐朝着杨玄感一礼,在杨玄感颔首之后,往一边去取笔墨纸砚。

本公子一盏美酒一口抽干之后,深吸了一口气,不大会的功夫,这二位美女拿来了笔墨纸砚,摆在了我的案头上,蓝衣丽人替俺折扇展开铺好压紧,拿来了一杆上好的毫笔。

而青衣丽人则替俺研磨,看着墨碇在砚台里渐渐地化开,两位丽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幽香,让俺觉得比花香还要令人沉醉。

我转首扫了老舅一眼,朝着杨玄感道。“不知伯父yù让贤侄书写什么?”

“老夫得闻,贤侄昨rì不但猎虎称雄,而且,还作了一首上好的佳作。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chūn闺梦里人……此等佳句,诵之慷慨悲壮,思之潸然泪下。实乃我辈心声尔。”杨玄感站起了身来,行至了旁边挂着铮亮铁甲和横刀的器架前,伸手抚着那件宝甲,长叹了一声道。

老舅也很是感同身受,摇着脑袋不禁言道:“是这个理,我大隋建国以来,东征西讨,一直未曾停歇,不知道有多少百姓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杨玄感的手落在了横刀的刀鞘上,然后将横刀取下,刀出半鞘,看着那寒光四溢的横刀半晌,杨玄感最终颓然将刀送回鞘中。“今天子恩高句丽之无礼,执意率百万雄师北征,实在是……呵呵,贤侄,还烦劳你将此诗录于扇背之上,也算是全了老夫的心愿,如何?”

看样子杨玄感也自知失言,赶紧岔开了话题,俺自然不会去理会,沉静了心神半晌之后,这才提笔落在了纸上,这首名传千古的塞上诗,被俺抄录在了折扇之上。

杨玄感接过了折扇,欣赏着上面的诗句,反复吟诵不已,就连俺老舅也摇头晃脑,一副陶醉的表情。

“好好好,此扇,老夫当珍藏之,贤侄来,尽饮此盏,哈哈哈哈……”杨玄感跟俺老舅看样子真是喝多了,一边喝一边胡扯瞎吹,最终,已经醉的失去了jǐng惕心的杨玄感将手中的酒盏掷于案几之上,恨声言道:“这些rì子以来,某实在是过得憋屈啊。”

“兄长何出此言?”老舅打了个酒呃,歪歪斜斜的坐直了身躯,一脸的疑惑。

“呵呵,贤弟啊,汝岂能不知道,我弘农杨氏一门累世尊显,有盛名于天下,就连在朝之文武,也多是先父之将吏,而今朝纲渐紊,天子猜忌rì甚,某如此能安?”杨玄咸苦笑着摇了摇头,长叹道。

听到了杨玄感的酒后真言,俺也不禁为这位大隋朝礼部尚书的遭遇感到悲哀,其父乃是权臣,门生故吏在朝者数不胜数,如此一来,杨广焉能不暗忌之,所以,在隋文帝杨坚时期,就已经与其父杨素同列二品大员的杨玄感,至其父亡故之后,就一直不得重用。

要么干鸿胪卿,而后,又迁礼部尚书,礼部尚书虽然显得清贵却无兵权,这让跟随其父杨素戎马一声的杨玄感内心很是不忿,而今,天子北征,他这个礼部尚书居然也被天子点名跟随前往,却不给其统一兵一卒的机会。

他就是再二,也能够查觉得到天子的心思,分明就是对其不放心,怕他跟他爹一般功高震主。老舅也感慨不已,嗯,说来,老舅家在前朝是也很牛叉的,其祖父乃是北齐清河王高岳其父乃是乐安王高劢,齐亡入周,仍旧授开府之权,而进入隋朝之后,历任了杨、楚、光、洮四州刺史,也算得是上实权人物。

而到了舅父这一辈,却连一丝一毫的父萌也得不到,如今已步入中年,却也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七品,老舅的心里边自然也有些不舒服。

看着这两位老友相聚变得了诉苦会,俺听了一会之后便觉得索然无味,嗯,重要的是,我已经知道了结局,因为天子的猜忌,内心不安的杨玄感最终起兵反隋,而与杨玄感相交甚密的老舅,虽然没有参与叛变,却也因为两人的关系,被贬谪往交趾那样的蛮瘴之地。

而今天,看到两人,的确是交情非浅,罢罢罢,只要老舅没有xìng命之忧就好,俺再在人轻言微,老舅又是忠直之士,肯定不会因为我的几句话就会做出改变的。

算了,俺还是安安心心的吃吃喝喝,欣赏美女的好,嗯,这两个妞到了我身边侍候我笔墨之后,蓝衣美人先期离开,而原来由侍女来给俺端茶倒酒的活现在被青衣丽人接过了手来。

很不错,这两个妞看着都各有特sè,不过,俺还是觉得留下来的青衣拂女更漂亮一点点。重要的是,俺过去就很喜欢看林青霞的电影,特别是《东方不败》里林青霞的扮像,实在是不知道迷到了多少华夏儿女,俺也是其中之一。

而今天,跟前的这位彩虹姐姐的穿着与林青霞在《东方不败》中的扮像十分相似,让俺很有好感,只不过这妞显得比较清冷,做啥也都是显得很中规中举,一副不远不近的模样。

而她那双充满了好奇的清丽双眸在看过了本公子的书法之后,里边多了几丝惊叹和讶然。看样子怎么也想不到俺这位比她至少要小上三四岁的年轻人,书法上的造诣,绝对可以让这个时代的绝大多数人骑着千里马也追之不及。

“公子,请用。”大隋东方不败版林青霞又给我斟满了一盏酒,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冲我示意道。声音不错,略带着一丝磁xìng,嗯,如此说李瑶光的声音犹如那天边骄傲的孤鹤般清亮摄人,那俺妹子的声音就如同穿梭在林间的黄莺欢活诱人,而这个妞的声音像是那枝头上的画眉,让人心怡,反正各有各的特点。

要是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妞,声音却很难听暗哑,那么,对她的印象分,至少要扣掉三十分左右,看样子,本公子也有声控的潜质。

“嗯,谢谢了。”从歪歪中回过神来的我礼貌地微微一笑回应了一声,在这妞有些吃惊的表情下,接过了酒盏饮了一口,然后再低下头来的时候,她已经不再面对我,灵巧的双手正在用一柄割肉小刀灵活地肢解着一大块的烤羊排。

动作灵活而又不带一丝火气,下刀之准和狠实在是让俺想起了老舅府上的第一刀手,看样子,这位东方不败版的青霞姐姐应该是一个用刀高手才对,不过一想到野史上记载的红拂女就是一位很牛叉的女侠级别的巾帼英雄,看样子,会出现这样的野史记载,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当青霞姐姐把切割好的羊排盛到了一个小碟子里呈到我的跟前时,我仍旧很有风度的道了一声谢,然后开始品尝起来,这个时代的野味烤制主要还是以感味和甜味为主,毕竟香辛料现在的使用还不正规。而辣椒面这种烧烤神器也还没有出现在欧亚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