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九百二十三章 再遇宁月儿 豪门弃少

小说:豪门弃少 作者:珍爱一生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一秒记住【 .jdhs】,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十天……

  一个月……

  楚风在附近足足等候了一个月时间,依旧没有看到李天香出现,他咬咬牙,又花了一个月,将整个忘忧谷,里里外外仔细的搜查了一遍,最终终于死心了。

  “看来,李道友应该是凶多吉少了。”

  楚风轻轻一叹,是自己害了她,如果当时自己能早点从混沌剑中出来,她也不会去找自己。

  怀着无比沉重的心情,他选了一个风水最好的地方,为李天香立了一个衣冠冢。

  “李道友,楚某惭愧,连你的尸首也未能找到。”看着眼前高高矗立的墓碑,楚风叹息道:“你在此好好安息吧,你的家人,楚某会替你好好照顾的。”

  在墓前坐了足足三天,楚风才起身离开了这里。

  两天后,附近一座小镇的拍卖行。

  “这位公子,是来参与竞拍的,还是来寄卖东西的?”

  楚风刚来到柜台之前,里面一名正在忙活中的老者,连忙放下了事情,笑眯眯的问道。

  “我身上有一些材料,需要麻烦贵行帮我拍卖一下。”楚风淡然道:“这里可是说话的地方?”

  这次他把身上全部的灵石都给了胡匪,恰好上次在神庙中弄了大量的阵戒和空间袋,里面许多东西他都用不着,丢了又怪可惜,不如干脆全部卖给拍卖行,弄点灵石防身。

  见楚风话语谨慎,老者眼睛一亮,一般如此谨慎的人,身上必有好东西,他一点头道:“公子请随我入内详谈吧。”

  进入里面的一间房子后,两人分主客坐下。

  “不知公子身上有什么好东西,需要鄙行拍卖?”坐下后,老者开门见山的问道。

  “你先看看这些东西。”楚风摸出几个阵戒丢了过去。

  老者仔细一看,大为失望,“公子,你在哪弄了这么多东西……不过,这些东西都是拉……咳咳,都是普通之物,没什么价值。”

  “嗯。”楚风笑着点头,“这我也知道,不过,胜在数量多,也能值点钱。”

  “这些东西确实很多,我给你估算一下。”老者沉吟了许久,最后抬头道:“一口价,包括这几枚阵戒在内,给你八亿下品灵石,不知道公子意下如何?”

  “八亿?可以。”楚风无所谓的点头,随即他手掌摊开,笑着道:“老先生再看看这个!”

  叮当一声,他屈指一弹,将一块拇指大小的水晶金属丢在地上。

  让人奇特的是,只是拇指大小的一块,丢到地上,居然发出轰隆一声大响,好像一块万斤巨石砸在地上。

  “这!”老者的瞳孔,蓦然一缩,死死的盯着地上那块水晶金属,忽然他从椅子上站起身,缓缓的走下去,伸手握住了那块金属,用力一提。

  “果然是!”老者奋力将那金属抓在手里,眼中闪过一抹狂喜:“这是寒冰水母,真的是寒冰水母!老朽这一辈子能见到这么一块寒冰水母,当真算不枉此生了!”

  望着他那惊喜的神态,楚风微微一笑,神庙中的冰棺,已经被他弄到了混沌剑空间中,寻常的阵戒,不可能装下它的重量,但混沌剑空间却没有任何问题。

  楚风此次拿出来的寒冰水母,不过是他从冰棺上剔出的一小点。

  若是这老者得知自己身上居然有一副寒冰水母做的棺材,肯定会直接疯掉!

  “公子,老朽对这寒冰水母极有兴趣,不如直接出售给老朽如何?”老者深吸了一口气,一双狂热的眼睛紧紧看着楚风,似乎生怕他不答应:“这块寒冰水母分量颇足,老朽愿意出二十亿块下品灵石!”

  二十亿块下品灵石?

  只是这么一小点?

  说实话,这个价格远远超出了楚风的预期。

  “既然老先生喜欢,便以这个价成交吧。”顿了顿,楚风点头答应了下来,有这笔钱在身,也足以应付暂时的花费了。

  “好好好!”一听楚风愿意卖给自己,老者大喜不已,“公子请稍等片刻,老朽立即让人为你准备好灵石。”

  说着话,他整个人立即走进了内部的一扇门户之中。

  楚风等了良久,正有些不耐烦之时,忽然,从那门户后面传来几道急促的脚步声,随即,只见到老者陪同着一名身材高大,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从门后走了出来。

  在那中年男子的身侧,赫然还跟着一个狡黠机灵的少女!

  “是她?”在看到这少女的一瞬间,楚风整个人不禁怔住。

  这名少女,赫然就是那个小恶魔宁月儿!

  只因为自己无意间看到她在溪中洗澡,一百多年前,可是差点就死在这个小恶魔手里。

  但是百年已过,宁月儿显然已经将楚风抛诸脑后了,扫了他一眼,似乎感觉有些熟悉,狐疑的皱了皱眉头,也没有多想。

  “宫主,这就是拥有寒冰水母的那位公子。”出来后,老者立即指向楚风,朝着那中年男子介绍道。

  “宫主?”楚风神色微诧,映月宫的宫主宁裕贤,不是已经被自己祭炼仙俑时,因失败陨落了吗,这个宫主又是怎么回事?

  虽然那老者没有点出他就是映月宫宫主,但此人跟宁月儿在一起,不用问都能猜到。

  宁崇月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楚风,眯着眼睛问道:“阁下的寒冰水母,是从哪里来的?”

  只是这一句话,充满了居高临下的味道,让楚风有些厌烦,宁裕贤此人为人平静淡雅,身居高位不骄不狂,而眼前的这个人,跟他比起来,在心性上却要差了一筹。

  不过,论个人实力,此人恐怕还在宁裕贤之上,已经无限接近渡劫期。

  “阁下如此问话,未免落了下乘。”楚风不咸不淡的道:“我来此,乃是寄拍物品的,不是接受你的盘问的,你若想买就买,不买我立即走人。”

  “放肆!你怎么可以对我爷爷这么无礼!”宁月儿上前呵斥道。

  爷爷?

  难怪!

  楚风了然。

  估计是这上百年宁裕贤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而宗门不可一日无主,所以宁裕贤的位置,便被他父亲宁崇月取代了。

  宁崇月瞳孔一缩,充满了怒意,他身为映月宫的宫主,哪怕在整个道果福地,都拥有着极大的威望,少有人敢顶撞自己,此子竟全然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实在是可气可恼!

  楚风豁然起身,“一句话,要买的话,立即拿钱,不买的话,老子走人!”

  “啊!是你!”这时,楚风一句话彻底勾起了宁月儿的记忆,她跳脚指着他道:“是你这个臭贼,你居然还没有死!”

  “月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宁崇月脸色彻底黑了下来。

  “爷爷,你要为我做主啊!这个臭贼……”宁月儿当下委委屈屈的将百年前楚风对她如何如何无礼,如何如何欺负,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阁下欺负人,竟欺负到我映月宫来了,而且还是我宁某人的孙女!”听完宁月儿添油加醋的讲述,宁崇月的眼中已经腾起了一抹杀意,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孙女,平时宝贝的不行,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岂能容得他人欺负?

  宁月儿仰着脑袋,得意洋洋的看着楚风。

  “宁崇月是吧,我奉劝你一句!”楚风冷漠的看着宁崇月:“宠爱子女是好的,但也不能过分溺爱,否则,迟早会为你带来杀身之祸!”

  “我宁崇月如何行事,还用得着你来教?”宁崇月眉头一皱,冲着那老者道:“这寒冰水母买下来,给他钱,让他走吧!”

  “是,宫主。”闻言,老者虽然有些不解,但还是恭敬的答应了下来,上前递给了楚风一张金色的卡片:“这是道果福地流通的金卡,里面有二十八亿下品灵石,在各个钱号都能取到。”

  “嗯。”楚风微微颔首,接过卡片,转身离开了拍卖行。

  “爷爷,你怎么就这么放他走了?”宁月儿不依不饶的拉着宁崇月的手臂撒娇道。

  “放他走?”宁崇月嘿嘿一笑,阴冷的道:“我岂会这么容易的放过他?只是他大张旗鼓的进来,若是在我映月宫的拍卖行出了事,以后拍卖行还有谁敢来?”

  “嘻嘻,我就知道爷爷对我最好了。爷爷,你是想等他们走远了,再派人杀了他,是不是这样啊?”宁月儿兴奋的拍着手掌道。

  “就你这丫头最聪明了!”宁崇月哈哈大笑一声,随即冲着旁边的老者道:“老孙,那小子不过半步天照期,你从宫里内调几名天照修士,找个隐蔽的地方伏击他,务必将他的首级带回来。还有,我怀疑他身上的寒冰水母不止这么一点,务必查探清楚。”

  “宫主请放心,老朽一定办的妥妥当当。”老者拍着胸脯答应一声,立即领命离去。

开心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