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九十九章 邵氏(三)

小说:废材王爷:妙手王妃娶进门 作者:Mr.玄猫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一秒记住【 .jdhs】,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宁佳冉看着他们进了屋子以后,楚泽傲就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中衣,上前将宁佳冉抱入了怀中。

  “冉冉,如何?”楚泽傲下巴抵在宁佳冉的右肩头轻声问道,宁佳冉没有说话,拉过楚泽傲进了屋子,这些日子二人的关系可以说是又进了一步,再不是楚泽爱单方面的,宁佳冉时不时也会回应。

  “和料想的基本上没有偏差,阿泽,蓉姐……确实是你的亲姨母。”宁佳冉拉着楚泽傲进了屋子将门关好后对楚泽傲说,楚泽傲听了浅浅一笑,随即又想到了什么。

  “我竟是不知母妃一族已经是迁到了这个地方,何时迁居于此的?”

  “姨母说十多年前貌似就离开了,在骊山小住了一段日子,便是来了这里。”宁佳冉确定了事情后,对陈灵蓉的称呼也改变了。

  楚泽傲坐到床边,抱过宁佳冉,低头想了想说:“冉冉,你确定十几年前就离开来了这里吗?我还年少的时候曾前去骊山想要求见祖父。”

  宁佳冉听了楞了一下,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时间有些对不上啊,难道是陈灵蓉撒谎了,但是这种事情又有什么值得撒谎的呢?

  一时间宁佳冉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楚泽傲的问题只是愣愣的想着楚泽傲看了,浅浅一笑,扳过宁佳冉的脸

  “若不知道就别想了,反正那时也没有见到祖父,有疑问回来问问姨母不就知道了吗?”说完楚泽傲就亲上了宁佳冉的樱唇,

  宁佳冉顿时愣住了,没想到楚泽傲会这个时候亲上来,本想着推开的,没想到身子越发的软,没有力气,宁佳冉也就随了楚泽傲。

  楚泽傲的吻技也不知从何处学的,竟是真真的好,舌头十分灵巧的在宁佳冉的口腔中上下滑动挑逗,没一会就将宁佳冉勾得全身发热,最后竟是开始主动回吻楚泽哦啊,这让楚泽傲是大受鼓舞。

  这一次楚泽傲的手在宁佳冉身上动的更加慢了些,且还是隔着衣服,宁佳冉坐在楚泽哦啊的腿上已经能明显感觉到楚泽傲身体的变化,呼吸变得粗重。下半身宁佳冉已经能感觉到有些硬硬的了。

  就在楚泽傲的双手滑到宁佳冉的肩头准备脱去宁佳冉的衣服的时候,却突然停止了,额头抵着宁佳冉的额头轻声说:“冉冉~可以吗?”

  宁佳冉楞了一下,面色绯红,眼睛看向别的地方,宁佳冉事后回忆当时也不知怎么想的,只轻微的点了点头。

  楚泽傲心下一喜,一把将宁佳冉放到了床上,将宁佳冉的外衫等一并脱了去只剩余了一件肚兜和一条亵裤,楚泽傲双手撑在床上,看着宁佳冉已经如红透了的苹果的脸颊忍不住轻轻的亲了上去。

  此时的楚泽傲也已脱去了衣衫,一身结实的肌肉,黄金比例的身材让宁佳冉的脸更加红了,楚泽傲浅浅一笑,俯身亲了下去。

  宁佳冉本想拒绝,推开楚泽傲的,但是想着自己都已经点头答应了,此时拒绝算怎么回事,而且现在不是在王府,被拒绝了楚泽傲又上哪儿去降降火,想到这宁佳冉只能是硬着头皮上了。

  楚泽傲的动作很轻柔,缓缓的吻过了宁佳冉的眼睛,樱唇,又吻到了宁佳冉的脖子,在脖子处轻轻了留下了一个吻痕,随后又向下吻去。

  随后楚泽傲伸手扯下了宁佳冉的肚兜,大好的光景一览无余,宁佳冉双手捂脸不敢看楚泽傲了,楚泽傲轻笑一下,双手轻轻的抚摸上了宁佳冉的身体。

  “冉冉害羞了?”楚泽傲一只手拿下宁佳冉捂着脸的手,嘴角带着狡黠的笑容,宁佳冉看了紧咬嘴唇,害羞的说不出一句话,楚泽傲看了也不再逗弄她,只继续在宁佳冉身上各处点着火。

  宁佳冉的身体极柔软,皮肤也是吹弹可破,该有的肉都有,没有的也一丝没有多余,因此楚泽傲看了同样的是血脉喷张,血液感觉都在像身下涌去。

  顾不得许多,楚泽傲便脱下了宁佳冉的亵裤,两人都是第一次,因此宁佳冉是极其的不好意思,楚泽傲也是技术生硬。

  不过楚泽傲虽然比较青涩,但知道得也不少,女子破瓜时会很疼故而楚泽傲动作十分的轻柔。

  楚泽傲虽然已经很轻柔了,但是在进去的时候依旧感觉到了宁佳冉身体的紧绷,宁佳冉左肩处缠着的绷带都狠狠的勒紧了,楚泽傲只能不断地出声安抚动作更加缓慢了。

  “阿泽,疼!!”就在楚泽傲继续时,宁佳冉疼的惊呼出声,吓得楚泽傲一时不敢再动了,宁佳冉咬着嘴唇看着楚泽傲。

  宁佳冉也是知道初夜会疼,但是却没想到会这般疼,就在楚泽傲不知该怎么办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时候,宁佳冉轻声开口了。

  “阿泽~慢一点……进,可以吗?”楚泽傲听了点点头,俯身亲吻着宁佳冉的面庞,以缓解痛苦。

  宁佳冉之后都是一直在忍着疼,不过好在楚泽傲动作轻柔,又不断的安抚着因此宁佳冉很快就适应了,楚泽傲等到宁佳冉适应了之后便开始慢慢的动了起来,看着宁佳冉没有什么不适,楚泽傲就加快了速度。

  一晚上两人不知缠绵了多少次,都是第一次开荤因此都觉得新鲜故而屡试不爽,这就造成了第二天都日上三竿了两人还在睡着。

  陈灵蓉站在竹屋外也不知该怎么办,前一晚也隐约的听到了宁佳冉他们这边的动静,但没想到这般能折腾,竟是到今日这般晚了还起不来,陈天看着自家妻子红着脸站在门口不知所措的模样浅浅一笑,拉进怀中,去做别的事了。

  又过了许久,宁楚二人才幽幽的醒来,一晚上的折腾让二人是筋疲力尽,尤其宁佳冉可以说是腰酸背痛。

  好不容易在楚泽傲的帮助下穿好了衣服,起身都是这般的困难,楚泽傲看着床单上的那一抹鲜红,嘴角扬起一个微笑带着宁佳冉走出了屋子。

  “阿冉啊,终于是舍得起床了啊?”看到宁佳冉他们走出竹屋,陈灵蓉打趣的说着走上前来,听得宁佳冉是面红耳赤,一旁的楚泽傲也是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陈灵蓉看着二人的模样轻笑一下说:“锅里有粥和馒头,快去吃吧,别饿坏了。”

  陈灵蓉说完,楚泽傲便去取了粥和馒头来,陈灵蓉刚准备跨进屋子时,宁佳冉却是红着脸一把拉住了陈灵蓉,脚步有些别扭的跑回床边迅速将落了红的床单取了下来。

  陈灵蓉看着宁佳冉的走路的姿势和动作便知道宁佳冉昨夜是第一次,心中虽有些疑惑带也没有多问,只是走上前轻声说

  “傻丫头,给我拿去洗吧,蓉姐是过来人,这般害羞做什么?”

  “蓉姐,你放着吧,一会儿我自己来,我伤都好了许多了,总不能什么都让您来做吧!”宁佳冉脸依旧有些红,但一想到陈灵蓉是楚泽傲也可以算是自己的姨母,宁佳冉就不好意思让陈灵蓉去帮忙清洗。

  陈灵蓉看着宁佳冉红彤彤的脸浅浅一笑说:“好好好,一会儿我教你如何清洗可好?”

  宁佳冉抱着床单轻轻点了点头,正好楚泽傲拿了粥和馒头来,宁佳冉便将床单放到了一旁的小几上先去吃了饭。

  用过饭后,宁佳冉便抱了床单去河边清洗,陈灵蓉正好有衣物要清洗,也就一并去了,穿越前的宁佳冉是洗过衣服,但是穿越后就再没自己动过手,自己身边这么多人也都用不着宁佳冉动手,因此宁佳冉蹲在河边的石头上竟不知怎么办。

  陈灵蓉看了轻轻一笑,撸起袖子,拿过宁佳冉手上的床单:“阿冉平日在家定是没有自个儿动过手吧?”

  宁佳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走到陈灵蓉身旁蹲下仔细的看着陈灵蓉是如何清洗的。

  “看你那青葱一样的细手就知道没做过家事,我以前啊也从没自己做过,但是嫁给天哥以后什么事都得自己来,一开始也不会,后来啊也就慢慢学会了。”陈灵蓉一边洗着宁佳冉手中的床单,一边甜甜的说道。

  “蓉姐这样不觉得累吗?”宁佳冉好奇的问道,袖子还在手肘的位置,准备着随时接过来自己清洗。

  陈灵蓉捋了一下额边的碎发说:“你若嫁给一个真心爱的男人,那做什么都是快乐的,哪儿来的累一说。”

  “那蓉姐应该是很快乐吧?每日都是甜甜的笑容。”

  “是啊,如果不是天哥,我可能一辈子都没有办法从姐姐和母亲离世的痛苦中恢复。”陈灵蓉直起身子,感慨的说道。

  宁佳冉看着陈灵蓉脸上欣慰的笑容,脸上也不由自主的浮现了一抹甜蜜的笑容,片刻后宁佳冉想起了点什么,才对陈灵蓉说道

  “蓉姐,阿冉有个不情之请,还望蓉姐能够答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