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九十八章 邵氏(二)

小说:废材王爷:妙手王妃娶进门 作者:Mr.玄猫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一秒记住【 .jdhs】,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吃过药又用过晚饭后,同前几日一样都是先由宁佳冉给楚泽傲扎针,再由陈天提楚泽傲炮制药浴,宁佳冉倒不是不能炮制,只是方法和使用的药材不一样如果中途换掉恐怕会影响楚泽傲内伤的恢复,因此都是陈天来炮制。

  楚泽傲光着上半身坐在椅子上,尽管身上有伤,但是身体的肌肉每一处都如同雕琢的一般,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宁佳冉看了都忍不住脸红了一下。

  随后好不容易移开眼神,拿了银针给楚泽傲一根根的扎到穴道中去,楚泽傲只觉得身体各处都是麻麻的。

  宁佳冉一边扎着针一边小声说:“阿泽,我想一会儿就去试探试探蓉姐,你觉得如何?”

  楚泽傲想了想说:“今晚吗?”

  “嗯,就今晚。”宁佳冉干脆的回答,手中的动作并没有停下半分,突然扎到一处,有些疼,让楚泽傲皱了皱眉头,宁佳冉急忙收了些力道。

  片刻后楚泽傲说:“嗯,好,如果不是的话,冉冉也不用过多废话,自保便好。”

  “放心吧,我都知道的。”宁佳冉浅笑着看了一眼楚泽傲,等到针灸结束,楚泽傲便光着上半身去了另一间竹屋,陈天已经调制好了药浴。

  楚泽傲离开后,陈灵蓉便端了药进来,宁佳冉看到陈灵蓉进来便迅速收拾好了银针放到一边,准备拉住陈灵蓉打探消息。

  可还不等宁佳冉先说话,陈灵蓉二话不说就让宁佳冉先喝药,宁佳冉无奈只能将一碗苦苦的药喝了下去。

  “等……等会儿蓉姐。”一碗药喝下去,宁佳冉是苦的都快哭了,看见陈灵蓉要走,急忙叫住。

  陈灵蓉回过身看着宁佳冉,宁佳冉急急忙忙的喝了一杯水,冲淡口中的药味这才开口说

  “蓉姐先别忙了,坐下来休息片刻,咱们聊聊天!”宁佳冉也不知该如何留下陈灵蓉只能用这种笨拙的说法。

  陈灵蓉看着宁佳冉苦的挤眉弄眼的,浅笑一下说:“都苦成这样了,还如何聊天,等我片刻。”

  说完陈灵蓉便拿了碗离开了,没一会儿就回来了,手中还拿了一个小包裹,交给宁佳冉打开,里面居然是一些小蜜饯。

  “这些个蜜饯啊,是原来天哥给我亲手做的,吃着也更有味些,以后在吃药便吃些这个能好些,瞧你刚才的那样。”陈灵蓉看着宁佳冉说道,一边说一边忍不住捂嘴轻笑。

  宁佳冉颇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陈灵蓉,拿起一片放到了嘴中,浓郁的果味一下就冲淡了嘴中苦涩的味道。

  吃下一块蜜饯后,宁佳冉也没忘了正事,开口问道:“蓉姐,你以前说你们原在京城住过一段时间,我同夫君也常去京城,可否告知我们是在何处。想着回来去看上一看也是好的。”

  陈灵蓉听了浅浅一笑说:“不是什么名门望族,如今举家迁离,你们去看了也都是破破落落的,还是别去看了的好。”

  “那又怎么了,恩人之家哪有破落了就不去探望之礼的?蓉姐你说是不是?”宁佳冉不依不饶的说着,面上带着甜甜的微笑。

  “……理是这个理,只是……家中有些许不便之处,还是别去看了的好。”陈灵蓉略显尴尬的说道。

  宁佳冉看着陈灵蓉的模样,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追问下去,只得说:“那蓉姐,不如你们就跟着我和夫君一同离开这个村子如何?以后我们二人定当撑哥嫂孝敬你们。”

  “不用了,阿冉,现在这样挺好的,每天和天哥在一起看日出日落,虽说要自己动手,但是真的很充实。”陈灵蓉手上拿着刺绣,眼睛看向一处,满面的温柔,让宁佳冉不禁觉得这样的陈灵蓉美极了。

  片刻后,宁佳冉才回过神问道:“那蓉姐可有兄弟姐妹?”

  陈灵蓉听到宁佳冉的话楞了一下,眨眨眼睛,轻轻点了点头,眼神却逐渐低敛了去,宁佳冉看着陈灵蓉的模样心中有了几分猜测。

  “蓉姐有几个兄弟姐妹?我家中兄弟姐妹虽多,但真正亲的却是没几个。”宁佳冉说着这话,虽是为了套陈灵蓉的话,但脑海中却想起了宁佳雨,也不知道她现在是如何了?宁雅宁合姐妹怎么样了,宁之远那个小萝卜头有没有长进。

  陈灵蓉听了宁佳冉的话似乎是陷入了沉思,片刻后声音才有些闷闷的说:“家中有两位长兄一位长姐,我反倒是最小的那个,阿冉你在家中排行老几?”

  “算来的话应该是老二吧,上面只一个哥哥,还有一个比我小一些的妹妹,其余的弟弟妹妹都还太小,能说上话的在家中竟是没有一人。”宁佳冉说的就是在忠义侯府的情况。

  毕竟她还是忠义侯府出来的,虽然在锦官城待了十六年,身边的如萧钰映棠挽殇等虽然亲入姐妹,但现下却也是不能乱说。

  “你这个年纪啊,最是尴尬,又没有姐姐,肯定在家中没有说得上话的姐妹,如今又是出嫁,回去娘家倒是孤独了。”陈灵蓉拉着宁佳冉的说,眼神柔柔的说道。

  宁佳冉听了急忙说:“可不是,再加上母亲离世,回去娘家都是一群孩子,也说不到一处话去,不向蓉姐,还有一长姐可以开解开解,不知蓉姐的这位长姐可是也嫁到这陈家村来了?”

  宁佳冉此话一出,陈灵蓉的表情就一点点的僵了,眼中也泛出了点点的泪光,宁佳冉一看,心中不知是何感觉,有话在嘴边,却又不敢说出来。

  “……我的长姐,早早就离世了,在我还跟你这么大的时候吧,连最后一面也未曾见到……”许久之后,陈灵蓉的声音才低低的传了出来,宁佳冉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以示安慰。

  “蓉姐,别伤心了,相信你长姐泉下有知定会保佑你的。”宁佳冉说完,顿了一下后才感慨道:“蓉姐同长姐的关系真真是好,这么多年了还这般惦念。”

  “是啊,长姐如母,从小我长姐待我极好,处处宠着我,长姐又是个既温柔的女子,当时是多少男子梦寐以求的新娘啊,只可惜……”陈灵蓉没有把话继续说下去,眼泪却已经留了下来。

  宁佳冉急忙拿了手帕给陈灵蓉擦眼泪,同时还问:“可惜什么?”宁佳冉一边问着,一边心中算是笃定了自己的猜测。

  “没什么,只是被一豪强强行抢了去,原本姐姐也是定了亲的,那时只得是退了那门亲事。”陈灵蓉抽泣了一下,声音哽咽的说道。

  “是什么豪强竟能这般蛮横不讲理!”宁佳冉口头上义愤填膺的而说道,心中却是已经有了答案,估计就是皇帝吧,否则也没有哪家豪强胆敢如此,原本定好的亲事也不得不违背。

  不过宁佳冉同时也比较佩服陈灵蓉,竟是这般大胆的称呼皇帝为豪强,也幸亏这里天高皇帝远管不着,否则只怕是有的麻烦了。

  “阿冉,就莫再问了,不过是一方豪强罢了,那豪强娶了姐姐后虽说是好吃好喝的贡着,但是姐姐也是不开心,成日里闷在一处,郁郁寡欢了许久。”陈灵蓉仿佛是打开了沉寂多年的心扉,对着宁佳冉倾吐起来。

  “后来呢?”

  “后来就像正常的人家一样生了孩子啊,姐姐生下那个孩子因是个男孩儿,故而我才允许去见一见姐姐,去见姐姐时,姐姐已经是放下了心境也是好了许多,但依旧是开心不起来。”

  陈灵蓉说着眼泪又下来了,宁佳冉急急忙忙的那手帕给陈灵蓉揩拭眼泪,又去倒了一杯水给陈灵蓉。

  陈灵蓉原本不打算再继续说下去了的,但想着心中都憋了这么多年了,今日看见宁佳冉心中有喜欢说出来也是缓解心中烦闷,应该也无事,就继续说了下去。

  “原本姐姐也能使好好生活的,但是……姐姐……”陈灵蓉说到这更是哽咽了,而宁佳冉已经是猜测出来了,陈灵蓉的姐姐就是灵贵妃邵灵芸!

  “姐姐她最后却是不知为何病了,那时不知为何,父亲和祖父竟打算要迁离京城,我那时还问父亲,京城之中还有姐姐,就要这般扔下姐姐不管不顾任人欺凌了吗?可是那时候父亲只是咬了咬牙一句话也不说。”

  陈灵蓉声泪俱下的说着,仿佛又回到了十几年前的场景,宁佳冉在一旁一句话也不说了,只是安静的听着,给陈灵蓉顺着气,揩拭着眼泪。

  片刻后陈灵蓉才继续说:“谁知姐姐没多久就病逝了,姐姐走后母亲也跟着去了,祖父和父亲在姐姐母亲病逝没多久后就带着我和两位兄长离开了京城,先是去了骊山,最后才来了这里隐居,这么多年也是因为天哥,否则我可能一辈子也没有办法从姐姐的阴影之中缓过来了”

  宁佳冉此时也顾不得去想自己的猜测,只得先安慰了陈灵蓉:“蓉姐,人死不能复生,若你长姐和母亲知道你为了她这般伤心,相信也是会心疼的。”

  “是啊!我也知道,可是一下失去两位亲人……我……”说完泪又开始不住的流,宁佳冉一看急忙去劝,最后是好不容易才止了泪。

  宁佳冉看陈灵蓉不再哭了,这才转移话题的问道:“听说蓉姐是从不远的邵家村嫁过来的?”

  陈灵蓉轻轻的点了点头,宁佳冉继续问:“那原本蓉姐就应该叫邵氏灵蓉了可对?”

  陈灵蓉听到宁佳冉这么说,楞了一下,以为宁佳冉发现了什么一时有些紧张,谁知宁佳冉只是说了一绝觉得邵氏灵蓉这个名字好听便没了下文,让陈灵蓉是松了一口气。

  最后宁佳冉又小心翼翼的说:“蓉姐,我刚才听你说你们在骊山待过一段时间,不知可是骊山邵氏的那邵氏一族?”

  “……算……算是吧!”陈灵蓉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道,就在宁佳冉想要继续询问下去的时候,便听见另一间的竹屋开了,陈灵蓉听了声音立刻起身走了出去。

  宁佳冉看陈灵蓉走了也不好再问,便住了嘴,缓缓起身,慢陈灵蓉一步跨出了门。

  出了门后就看到陈天先走了出来,看到陈灵蓉眼眶红红的,便又看向宁佳冉,宁佳冉一时有些尴尬不知该说些什么,陈天急忙询问是怎么了,陈灵蓉却只是拉了拉他的手没有说话。

  “蓉姐,陈大哥,今日辛苦了,你们快些去休息吧,剩下了我来就好,不用担心我们的。”宁佳冉看着陈灵蓉和陈天的样子,猜到他们定是有许多话要说,便善解人意的说了这番话。

  陈天将陈灵蓉抱在怀中,又看了看宁佳冉才说:“那就劳烦宁姑娘了。”说完便搂了陈灵蓉进了他们自己的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