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六十一章 处理

小说:废材王爷:妙手王妃娶进门 作者:Mr.玄猫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一秒记住【 .jdhs】,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父皇。这个贱婢故意陷害栽赃,父皇不可信啊。”楚明风上前一步说道,眼神狠狠的瞪着小翠。

  皇帝看着楚明风,想了想问:“你说齐王同谁厮混?”

  “同……同雨词姑姑。”小翠泪眼朦胧的看着皇帝。

  “雨词何在?”皇帝威严的声音传出,下面跪着的雨词微微抖了一下,之前的义正言辞都不见了,但毕竟跟在丽妃身边,很快就冷静下来了。

  “参见陛下,奴婢云秀宫雨词。”雨词微微抬起身子,对皇帝道,但是头并没有抬起来。

  “抬起头来。”

  雨词听了眼眸低垂,缓缓抬起了头,皇帝眯着眼睛看了看,浅笑道:“倒是有几分姿色。”

  听了皇帝这话周围的人都愣住了,皇帝这个时候居然还有心思看人姿色如何,真是……一边看戏的宁佳冉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你可知道,随意诬陷皇子是什么罪。”皇帝又看向跪在地上的小翠说道,脸上带着严肃。

  小翠抬起泪眼看了一眼皇帝道:“没有,奴婢没有诬陷齐王殿下,奴婢确实撞见了,和奴婢一同撞见的还有茗儿,奴婢实在惶恐啊。”

  这下殿中的所有人都惊住了,居然不止一人撞见了,这是要干什么,茗儿今日还死了,真真是……

  皇后在一边心中是更加得意了,自己不过安排了一个死去的小宫女,居然就能扯出来这么多事,真是天助啊,其实皇后不知道的是,她安排的那个小宫女早就被人掉包了,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你确定?那个叫茗儿的宫女呢?叫她前来问话。”皇帝看了齐王一眼,淡淡的说道,齐王手心微微有些出汗,和雨词厮混这事确实是事实,但是有自己母妃做掩护,应该不会有问题才对,怎么会被两个小宫女看到呢?

  齐王心中想着表情凝重,下意识往丽妃那儿看了一眼,这个时候齐王突然想到有一次在丽妃云秀宫的小花园里假山后面的那次苟且之事,莫不是那次被看到了?这么一想,齐王顿时有些冒冷汗了。

  “陛下……茗儿……茗儿今日死了。”小翠颤颤巍巍的说道。

  “你说什么?”皇帝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陛下,是这样的……”这时一旁的皇后开口了,将之前发生的事原原本本的复述了一边,皇帝一听,眉头就深深皱了起来,今日这都是什么事啊。

  “既然茗儿已经死了,那小翠你说说可有什么证据,若说不出来,你就是欺瞒朕,诬陷皇子。”皇帝威严的说道。

  “奴婢……”小翠低下头,就在大家都以为这小宫女是拿不出什么证据的时候,小翠突然抬起头目光炯炯的道

  “奴婢看见齐王殿下送了一块鸳鸯玉佩给雨词姑姑,雨词姑姑还对齐王殿下说将齐王殿下的名字绣到了手帕之上……”小翠的话刚出,下面的齐王更是浑身冒冷汗,殿中的其他人也是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父皇,儿臣并没有,这个贱婢是胡乱说的,儿臣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齐王上前一步跪下皱着双眉看着皇帝。

  皇帝看了一眼齐王又看了一眼小翠和雨词,想了想道:“是不是胡说八道一会儿就知道了,李德!”

  “奴才在。”李德听了,立刻从皇帝身后站了出来。

  “去那雨词的房里搜搜,再派人搜搜那雨词的身。”皇帝一脸严肃的说道,随后竟是转头看向皇后

  “皇后,你身子可好些了?”

  “回陛下,臣妾身子好多了。”皇后微微颔首道。

  “既然好了,那便好好管管这后宫,朕可没那么多心思操心这种事。”皇帝扭回头,就看到李德带着雨词下去了,还带了一帮人离开去搜雨词的房间,而丽妃此时是阴沉着脸,静静的坐着,一旁的明安公主则是有些担忧有些惶恐的看着自己的母妃。

  “阿泽,这都是你安排的吧?”宁佳冉悄悄凑到楚泽傲耳边轻声说道。

  楚泽傲听了,浅浅一笑,扭头悄声对宁佳冉说道:“后面还有好戏呢,慢慢看,今日的大戏是绝对不可错过的呢。”

  楚泽傲这么说了,宁佳冉就有些期待后面会有怎样的剧情了,既然有楚泽傲的掺和,那向来应该是场不错的戏。

  很快李德就回来了,面上的表情有些难为情,双手收在袖笼之中,后面一名掌事姑姑压着雨词就上来了,雨词面如死灰,丽妃看到这场景就知道肯定是搜出什么了。

  前几年齐王就看上了丽妃身边的雨词,也跟丽妃说了,不过雨词是丽妃身边的左膀右臂,不能随意赐给齐王,而且雨词还是皇宫中的宫女,按理说那都是皇帝的女人,怎能给一个皇子呢。

  但是丽妃也是个宠孩子的,偷摸的也就让齐王和雨词在自己宫里……,却不想竟是闹出这种事。

  “如何?李德。”皇帝冷冷的看着李德,李德走上前没有说话,双手奉上了两样东西,一件事一个雕琢精良的鸳鸯玉佩,一件事一块折叠起来的手帕。

  皇帝看了冷着脸拿过拿块手帕,随手一抖展开,手帕上绣着的是一轮明月,还有微微刮着风的的竹林,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的,这不就是齐王的名字吗?

  明月之风,多明显啊,那雨词也真是大胆就这么把齐王殿下的名字寓意绣到了手帕上,这下皇帝就是想包庇齐王也包庇不了了。

  皇帝顿时就冷了脸,抬头虎着眼睛看向齐王,齐王也是瞪着眼睛有些不知所措,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搜到了呢?那雨词不是说收的很好不会轻易被发现的吗?

  一旁的雨词也是心如死灰,知道自己是死罪难逃了,那手帕平日是自己随身带在身上的,玉佩是锁到箱子里的,不应该那么容易搜到啊,然而他们却不知道,这中间又楚泽傲和宁佳冉的插脚。

  楚泽傲那天告诉宁佳冉要派人在皇宫去偷点东西,宁佳冉听了就把风派了过去,楚泽傲看着温润如玉的风时觉得风的身姿有些像江湖上的谁,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其实如果风带上一副面具的话,楚泽傲定能认出来。

  之后楚泽傲就派风去雨词房里找了那块玉佩偷了出来,等到皇后快动手的时候,让风放到了一个比较容易找到的地方,这些风都完成的十分出色,楚泽傲也在心里默默感叹看来她的这个王妃手下的人都是有些本事的,跟自己常年培养起来的那些暗卫是不相上下啊。

  “风儿!这些你还要说是胡说八道吗?”皇帝震怒的拿起那两样东西扔向楚明风,那玉佩砸到楚明风面前瞬间碎成了很多块,玉佩的碎块四处飞溅,惊到了殿中的众人。

  齐王此时表情凝重,想了想跪着说道:“父皇,儿臣知罪,一切都是儿臣的错。”

  楚明风心里清楚,自己如果继续嘴硬不承认的话只会惹皇帝更加生气,还不如大大方方的承认了,也不至于那么生气,,惩罚的话也不至于太重。

  果不其然,皇帝只是微微叹了口气,片刻后,缓缓说道:“齐王禁闭半月,罚俸禄一年,以后没有朕的允许不得进宫,那个宫女……贬逐掖庭,终生不得出来。”

  听到这个惩罚,齐王轻轻松了口气,而雨词已经是瘫坐到地上,眼神空空的,随后求助搬得看向丽妃,而这时皇帝又对丽妃说道

  “丽妃,以后好好管管你宫里的人!”说完皇帝就拂袖而去,宁佳冉看着忍不住对楚泽傲说

  “这就完了?不是说还有好戏的吗?”

  楚泽傲轻轻笑了笑,说道:“那场好戏现在已经在酝酿了,不出几日就会上演了。”

  皇帝走了以后,没多久楚泽傲也就带着宁佳冉先走了,宁佳冉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这场戏真是的还没看够呢,临走时,宁佳冉就发现齐王正看着自己,直到自己跨出大殿的门。

  之后皇后将其余的人都打发了,将雨词亲自派白鹭压到了掖庭,这才作罢,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以后,皇后才忍不住大笑起来,今日真是太过瘾了,就这么轻而易举的绊住了齐王还伤了丽妃的元气,真是想想皇后都要忍不住笑出声。

  而另一边丽妃一出朝凤宫就派了身边的侍女去找那小翠,雨词不在,丽妃都有些不习惯,但现在是要先抓住小翠,自己宫里出了这种事,全拜小翠所赐啊,但是派去的人回来说已经找不到小翠了,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这一下丽妃就是冷下脸仔细捉摸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