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三十四章 因

小说:废材王爷:妙手王妃娶进门 作者:Mr.玄猫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一秒记住【 .jdhs】,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宫门口跟楚安平又是一阵寒暄,楚泽傲跟宁佳冉才上了马车,临走之时楚安平还跟楚泽傲明日约着前去君悦楼一同赏诗,楚泽傲轻轻点了头,这才离开。

  上了马车后,宁佳冉脸色就变得凝重了,楚泽傲看着映棠从袖笼中掏出一个盒子,盒子打开有几十个独立的格子,格子中放满了各种各样的药丸。

  “主子,下的是何毒?”映棠将盒子捧到宁佳冉面前,面色着急,一旁的挽傷也是一副担忧的模样。

  宁佳冉没有说话,拿起盒子中部一粒较大的白色药丸塞进嘴里,迅速吞下。

  “皇后给你下毒了?”楚泽傲听她们这么一说也是明白过来了,眉头紧紧皱起,一只手捏着宁佳冉的胳膊。

  过了片刻,宁佳冉从口中缓缓呼出一口浊气说道:“放心吧,不是什么剧毒,死不了。”在此前,宁佳冉上马车之前就用内力镇压下那毒的扩散。

  “到底是什么?”楚泽傲依旧皱着眉头,此时外面的车马喧闹声都似消失了一般,而映棠挽傷也急切的想知道自家主子会不会有事。

  “可知道曼陀罗毒?”宁佳冉沉了会气才说道。

  楚泽傲一听宁佳冉的话便面色凝重的问道:“皇后想控制你?”

  “看样子是的了。”

  “怎么样,能解吗?”宁佳冉看着楚泽傲眼中的担忧,听着他问出的话,不知道这个男人是否是真心担忧自己。

  “小菜一碟,刚才服用了碧幽丸已经断绝了曼陀罗毒的扩散,回去只要用绮罗柠草研磨成粉冲水服用半月就好了。”

  “当真?”楚泽傲依旧凝眉。

  “骗你作何?”宁佳冉淡淡的看了一眼道。

  楚泽傲盯着宁佳冉看了半响,确定觉得宁佳冉不像说谎才缓缓舒展了眉头说:“皇后想控制你做什么?”

  宁佳冉不屑的勾了勾嘴角说:“呵~皇后说太子登机后许我妃位,让我拉拢我父亲到太子党。”

  楚泽傲听了愣了半响:“你答应了?”

  “为什么不答应?”

  “太子的妃位对你吸引力很大?”楚泽傲心中带着些失落,却忽视了宁佳冉之前嘴角的不屑。

  宁佳冉也感受到了楚泽傲语气中的失落,弄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会有失落感,虽然嫁给他成为了他的妻子,但与他才相识不过几日,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动心了呢?

  “我如果真的想投靠太子和皇后,我又干嘛把皇后对我秘密说的话告诉你呢?”

  “我知道。”楚泽傲低低吐出了这三个字,不再看宁佳冉,闭上了双眼,宁佳冉也懒得在说什么,马车内的气氛越发僵硬,映棠挽殇都只能相互看着对方的眼睛来保证自己被尴尬的氛围波及。

  最终马车回到了宣王府,楚泽傲再次先下了车,下了车本想直接走掉但想了想还是转回身,伸手给宁佳冉,将宁佳冉扶下了马车,之后便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宁佳冉瘪了瘪嘴,弄不明白这个男人是搞什么鬼。

  等到看不到楚泽傲的背影时,宁佳冉才跨进了府里,直接去了叶修元的院子,进了叶修元的院子这才发现院子里竟没一人传唤,正殿的大门紧紧的关着。

  宁佳冉想了想叶修元应该是在看医书呢便直接走向了药园,命映棠挽殇在药园外候着自己就走了进去。

  在药园中搜寻了一番后宁佳冉才在一个小角落发现了一小株可怜的绮罗柠草,其他的药材都茁壮生长只有贴着墙边的草药有些蔫蔫的,宁佳冉皱了皱眉,将绮罗柠草小心翼翼的连根挖出,便快步走出了药园。

  “映棠,回去后立刻派人把那花园改成药园。”宁佳冉一走出药园就对映棠吩咐道。

  “是。”

  另一边的挽殇看着宁佳冉手中的一小株成色不太好的药材说:“主子,这绮罗柠草是不是太小了?”

  宁佳冉低头看了看,叹了口气说:“只有这一株了,去告诉风让萧钰帮我再弄几株来。”

  “是,奴婢这就去。”说完挽殇便快步离开了宁佳冉的身边。

  宁佳冉带着这株有些可怜的绮罗柠草回了如院。

  回到院子后就看到楚泽傲已经坐在院子里了,宁佳冉把绮罗柠草交给映棠,映棠拿着便去研磨成粉去了,这么多年跟在宁佳冉身边映棠挽殇早就对这种研磨草药的任务是经车熟路了。

  “我刚才还以为你回书房了呢?”宁佳冉坐到楚泽傲对面。

  楚泽傲淡淡的笑了笑:“没有,之前在马车上听到你答应皇后了,就有些急了,故而有些生气,现下已经好了。”

  “我还以为你都不会生气的呢?”宁佳冉调侃道。

  “人有七情六欲,我又不是神仙怎么不会生气?”楚泽傲低了低头。

  “也是,不过.....算了。”楚泽傲看着宁佳冉欲言又止的样子不再说什么,挥了挥手让卓昱上了早餐。

  随后二人再次安静的用了早餐,宁佳冉虽然在皇后那儿用过了,但那大多都是下了些小毒的,并不曾用了多少,又过了这么些时候也饿了,便又吃了一餐。

  刚用过餐后映棠就端了绮罗柠草的药水过来,宁佳冉二话不说拿起碗喝了下去。

  喝过药水之后,宁佳冉难得的来了兴趣看向了楚泽傲的棋盘,看着上面黑白相间的棋子,宁佳冉就有些迷糊了。

  “冉冉,在想什么?”楚泽傲突然出声。

  宁佳冉依旧盯着棋盘:“没,在想该怎么对付皇后。”

  “皇后是最好对付的,太子一倒,皇后也就没什么了。”楚泽傲捏着手里的棋子说道。

  宁佳冉这时才抬起头看着楚泽傲说:“你就那么有信心,能在一年内扳倒太子和齐王吗?”

  楚泽傲半响都未曾开口,宁佳冉以为他是没有信心了,却看到他讲手中的棋子放到棋盘上后才说:“冉冉,你可知道厚积薄发?”

  这一句话宁佳冉在脑子里想了想,想到了好几种可能,还不等她说什么,楚泽傲再次开了口:

  “我准备了很多年了,这废掉的十年我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他们每一个人的弱点,见不得光事我都知道,奈何这命随时会被老天收去,我也就不想妄动,想着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便好。”

  宁佳冉听了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那为什么太子齐王上位后都想除掉你?”

  楚泽傲想了想呼出一口气道:“因为曾经父皇想要立我为太子,且将南境西南边界六万大军的虎符交给了我,而我的封地就在西南边界。”

  “那虎符还在你手中?皇帝就没收回去?”宁佳冉有些好奇,这皇帝竟然随随便便把虎符给了这样一个朝堂中的“废物”王爷,到底怎么想的。

  “呵~”楚泽傲有些不屑的笑了笑:“那虎符自然是还在我手中,父皇也曾在宫宴上多次向我示意让我归还虎符,但那虎符是我母妃当日同父皇打赌所得,算是我母妃的遗物,我怎会轻易还给他。”

  “打赌所得?”宁佳冉更加吃惊了,堂堂帝王竟然拿虎符来同自己的嫔妃打赌玩,这是有多不正经。

  楚泽傲看着宁佳冉惊讶的神情,便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了她。

  原来在楚泽傲还在襁褓之中时,灵贵妃深得皇帝宠爱,一次秋日围猎,灵贵妃跟皇帝打赌看看谁能猎到的猎物更多,两人都拿出了彩头来,灵贵妃拿出了皇帝垂涎了很久的王羲之的字画,皇帝搜遍全身也没发现有什么比那字画更加珍贵的东西,于是便从怀中拿出了这枚虎符作为彩头,皇帝本以为灵贵妃一介女流定是比不过他,没想到他竟是小看了灵贵妃,最终那枚虎符自然是归了灵贵妃。

  而在灵贵妃离世前又将那虎符给了楚泽傲,皇帝多次想要回来却也没要回来,

  因此就招了太子和齐王的恨,毕竟这不争不抢的手中就有六万大军,随时是个隐患啊。

  这一次宁佳冉也了解到,楚泽傲的生母灵贵妃原本竟是行走江河的一名侠女,一次机缘巧合碰上了那时刚登机微服私访的皇帝,从此就误了终生,放下了侠女的骄傲进了宫。

  听到楚泽傲说到灵贵妃的身世时,宁佳冉低下头陷入了沉思,开始有些犹豫,皇宫皇家,自己是否应该去掺和,自己爱玩,江湖已涉足,朝堂呢皇宫呢,如今半只脚已经踏入是否该继续下去,皇家的各种心机是否能应付,自己的手段对付江湖绰绰有余,可是对付皇室呢?又有多少把握呢?

  “冉冉,冉冉.....冉冉。”楚泽傲看着宁佳冉凝重沉思到出身的面庞,出声唤道,宁佳冉猛地抬起头看向楚泽傲。

  “在想什么?”

  “没什么,你手里有自己的手段的吧?”宁佳冉脸上恢复了浅浅的笑容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