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二十一章 婚礼(一)

小说:废材王爷:妙手王妃娶进门 作者:Mr.玄猫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一秒记住【 .jdhs】,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日萧鈺走了没几日,在一天晚上就把风派到了宁佳冉身边。

  “参见主子”宁佳冉坐在软榻上发着呆时,风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宁佳冉身前。

  “萧鈺让你这时候就过来的?”

  “是,主子,我是在明面还是潜伏在主子身边?”宁佳冉看着单膝跪着的,温润如风,脸上带着浅浅笑容的男子,脸上也不自觉的带上了微笑。

  “这些日子你还是在暗里吧。”宁佳冉微微笑了笑,而正在这时映棠从门外进来了,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风,轻轻将门掩了,毕竟院子里还有一些洒扫的三等丫鬟。

  “见过……”

  “别了别了,这里就别行礼了。”映棠在风话还未说完时就迅速打断了他,风于是温润的笑了笑。

  “若没什么事,风你就先去隐着吧,若累了,就回萧鈺那儿歇歇。”宁佳冉笑了笑。

  “多谢主子体贴。”话音刚落,风又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之后的日子,宁佳冉过的相当舒心,张氏被送出府,据说送到了宁诚的一处庄子上,宁佳雨也被禁足,根本无暇来找她麻烦,而宁佳冉没想到的是就连宁诚都没来,倒是赵姨娘每一天都让宁雅宁合去陪着宁佳冉。

  一转眼,婚礼的日子就到了。

  这日,天还没亮,就被一位老嬷嬷叫起了床,映棠挽傷虽起的早可却从不会去早早的吵宁佳冉睡觉。

  “快快,都这个点了,你们怎么还能让大小姐睡着啊。”那老嬷嬷一进宁佳冉的望雪阁就冲映棠挽傷说道。

  映棠苦笑了一下,只能进了屋子去叫宁佳冉起床,宁佳冉无奈只能苦着脸起了床,那老嬷嬷进了宁佳冉的房间后将宁佳冉带到梳妆镜前,笑眯眯的说:

  “大小姐,侯爷今日派老奴来打点大小姐的婚礼,侯爷还请了福憙长公主来为您梳头,您在这等候一下可好?”

  “多谢嬷嬷,劳烦嬷嬷回来替我谢过父亲。”宁佳冉浅笑了一下乖巧的说道。

  “大小姐,老奴先去为您准备些吃的,吃过这一顿今日一天可都不能进食的呢。”说罢,老嬷嬷就离开去给宁佳冉准备吃的了。

  之后嫁衣,各种首饰都送到了宁佳冉的望雪阁。

  “大小姐,汤圆来了,祝愿大小姐以后的生活圆圆满满。”等到首饰嫁衣都放好后,那老嬷嬷端了一碗汤圆放到宁佳冉面前

  宁佳冉之后在老嬷嬷的看护下将那一整碗汤圆吃了下去,宁佳冉只觉得快要撑死了。

  等到天大亮以后,福憙长公主在一帮丫鬟的簇拥下就进了望雪阁。

  “臣女见过长公主。”福憙长公主一进了内室,宁佳冉就规规矩矩的行了一礼,宁佳冉在很久之前就听说过福憙长公主的名声了,上打昏君,下打奸臣,平日里还总是在各地给穷人和流民开设粥铺,故而宁佳冉觉得福憙长公主应受自己一礼。

  “免礼免礼。”福憙长公主今年已经快八十岁了,因为越发年长也就越发喜欢小辈,看了宁佳冉的模样是更加的喜欢了。

  福憙长公主将宁佳冉按回梳妆台前说:“孩子,来来,坐,这马上就要嫁进皇家了,皇室中有许多不会如意的地方,孩子你可会觉得委屈。”

  “怎么会呢,长公主。”宁佳冉有些惊讶长公主说的话,在常人眼里,嫁进皇家那是万般荣幸的事情,而这长公主竟会问自己会不会觉得委屈,着实让宁佳冉惊诧。

  “好孩子,来,该梳妆了。”福憙长公主轻轻拿起桌上的牛角梳,一点点的梳着宁佳冉的长发。

  福憙长公主一边梳一边念着:“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  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  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  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  二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  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  有头有尾,富富贵贵。”

  最后将宁佳冉的长发挽起,本来绾发应是由新娘的娘亲或者奶娘来做的,奈何宁佳冉在这一个也没有,只能由福憙长公主一并挽了。

  等到头发绾好后,那老嬷嬷端着首饰走了过来,宁佳冉看着托盘里的一堆首饰有些头疼,平日里都是一根发带或一根玉簪束上便好,如今看到这成堆的发饰就觉得脑袋沉。

  “嬷嬷,这些……都要戴上吗?”宁佳冉抽了抽嘴角问道。

  “那是自然的了,大小姐,这些首饰可是侯爷亲自派人打造的,可都是纯金,瞧瞧这颗红宝石,可都是上好的呢。”那老嬷嬷一边说着一边将托盘放到了宁佳冉面前,将头饰一个一个的插到宁佳冉的头上。

  宁佳冉虽然心里对宁诚亲自派人打造首饰很感动,但心里确实在难以接受这头饰的重量,可刚想动手拿下几个时那老嬷嬷大惊的喊道

  “啊呀,大小姐,您可别乱动啊,这些头饰可都是女子婚嫁的必备,一个都是不能少的。”

  无奈宁佳冉只能由着老嬷嬷折腾,映棠也只有苦笑的份,挽殇则是去准备宁佳冉的嫁衣去了。

  等到梳妆完毕穿好嫁衣,已是将近正午,而这个时候宁诚却来了。

  “父亲来啦。”宁佳冉坐在梳妆镜前,透过镜子看到撩起帘子的宁诚,起身迎接。

  “冉冉.....”宁诚走进内室,看着身穿火红嫁衣的宁佳冉,一时百感交集,看着宁佳冉的面孔,仿佛看到了当年新婚之夜的徐明素。

  一想到徐明素已经离世,自己同她的女儿被扔在那偏远之地十六年,如今回来了还未曾好好与这个女儿亲近亲近补偿一下,就要出嫁了,宁诚便红了眼眶

  “父亲站着做什么,坐。”宁佳冉边说着边给宁诚倒了一杯水:“抱歉了父亲,今日都太忙了,无暇泡花茶,只有这清水了。”

  “无事,冉冉啊....你....”宁诚接过宁佳冉递过来的茶杯,有许多话想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父亲?”

  宁诚沉默了一会儿,低着头开了口:“冉冉....我知道你这十六年在蜀郡有芍药,生活过的应该还算宽裕,可是我这个当爹的却是极不负责,爹对不住你...

  宁佳冉被宁诚的话惊了一下,在她认为,这个父亲从未将自己放在眼中,宁佳冉在前世也享受过父母的宠爱,因此对宁诚这个父亲是相当看不入眼,可如今宁诚却突然来道歉,宁佳冉虽然想不在意,可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却被碰触了,一时不知说些什么,只能咬了咬唇。

  宁诚抬起头正好看到宁佳冉咬唇,心里叹了一口气继续说:“冉冉,你马上要嫁到宣王府去了,那里将会是你生活的地方,但是爹觉得,再怎样都比不过自己的家里,这侯府永远是你的家,永远为你敞开,若受了委屈,就回来告诉爹爹,爹定不会委屈了你.....

  听到宁诚的话,宁佳冉虽还是保持了冷静,但却已经红了眼眶,她自认已活过两世,对这种感情之事早就能冷静对待了,可真的到这个时候时却还是难以控制,可她却没有想到,她毕竟跟宁诚是亲父女,她身上还流了一半宁诚的血,血浓于水,又怎会不动容。

  “冉冉....这个给你。”宁诚突然从怀中拿出了一块拇指大小的玉坠,起身轻轻将那玉坠挂在了宁佳冉的脖子上。

  “冉冉,这是你母亲当年贴身佩戴的玉坠,你母亲去世后我就一直贴身收着,如今便给你了,爹在城外二十里的一个庄子上养了一百五十个暗卫,也一并给你,你到时若需要,就去那庄子上出示这玉坠,那些暗卫便都听你差遣。”

  听了宁诚的话,宁佳冉更是惊讶,手中握着那玉坠有些不知所措:“这.....”

  “冉冉,为父对不住你,也不怪你怨我,不怪你不唤我爹爹,为父.....当真是不称职,当初张氏把你送去锦官城之后我也没有把你接回来,还有你母亲....”宁诚说道最后紧紧的握起了拳头,宁佳冉知道他应该是知道了什么,定然是与之前张氏的事情有关。

  等到宁诚冷静下来松开拳头后,也不再看宁佳冉,撩起帘子走了出去。

  宁佳冉楞了一会儿,突然觉得心里暖暖的,急急忙忙的撩开帘子,却发现宁诚已经踏出房门了。

  “哎哟,我的大小姐啊,您怎的出来了,新娘子可是不能随便见人的,快些进去,一会儿花轿就到了。”宁佳冉踏出房门,就听到了那老嬷嬷的声音,宁佳冉理也不理,有些急急的绕过那嬷嬷,追到了望雪阁的门口,正好就看到宁诚将要踏出院门。

  “爹爹.....”宁佳冉声音不大不小,宁诚顿时停下了脚步,缓缓地转过身,身后的映棠挽殇一脸惊讶的看着宁佳冉。

  “你...冉冉,你刚才....”宁诚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宁佳冉。

  “爹爹....谢谢爹爹。”宁佳冉浅笑着,心里恢复了冷静,再次出声。

  宁诚听了,发自内心的笑了笑说:“好,好,快回去吧。”

  宁佳冉对着宁诚行了一礼,缓缓转身回了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