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二十九章 亲人

小说:废材王爷:妙手王妃娶进门 作者:Mr.玄猫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一秒记住【 .jdhs】,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不好意思,刚才走神了!”宁佳冉回过神后看着那个自称是自己二舅舅的中年男子有些恍惚的说道。

  那中年男子热泪盈眶的看着宁佳冉,不断的搓着手:“是我的不对,是今日来的太唐突了,还望王爷王妃见谅。”

  顿了一下后继续说:“今日打扰王爷王妃了,一些薄利还望王爷王妃笑纳,若以后有用得上我们徐氏一族的派人传一声便是。”

  说罢行了一礼便准备起身离开,楚泽傲没有说话,看着宁佳冉,这种事情还只能宁佳冉自己来处理。

  只见宁佳冉站起身道:“且慢,今日既然来了,那何不将好好说上一说,而且不不是很了解母亲,之前这么多年也不曾与母亲一边的家属亲近过,故而刚才没能回过神,还望见谅”

  宁佳冉的话说的很委婉,将刚才自己的失态原因表明了,同时也正好留下了那中年男子,更十分委婉的表达了自己这么多年来的不满。

  那中年男子听到宁佳冉挽留自己,眼上欣喜的表情更甚,点着头坐下自我介绍了一番。

  原来这中年男子是宁佳冉母亲的二哥名唤徐良庸,宁佳冉的母亲在徐氏一族排行最末,嫁给宁诚的时候也不过十六岁。

  而徐明素上面有三个哥哥,大哥名唤徐良峥,二哥就是宁佳冉眼前的中年男人徐良庸,还有一个三哥名唤徐良武,如今兄弟三人共同执掌徐氏一族,此次搬迁到宜城,便是这兄弟三人共同决定的。

  “敢问二舅舅,不知外祖父此次可一同前来了?”当宁佳冉徐良庸说徐氏一族举族搬迁到了宜城后,便开口问道。

  没想到宁佳冉这话一问出口,徐良庸的表情就僵在了脸上,他身后的两个年轻男子和那名女子眼神都暗淡了许多。

  许久之后,徐良庸身后那名年纪稍长一些的男子才缓缓开口道:“外祖父他老人家在去年便离世了,尸骨埋葬在了江浙那边。”

  说话的这名男子可以算是宁佳冉的表哥,也是徐良庸的大儿子,名唤徐博彦,而他身后的那年纪稍小一些的男子是徐良庸的二儿子名唤徐博峰,在后面的那温婉的女子是徐良庸的大女儿徐晚晴。

  此时这三人脸上都带着悲戚,宁佳冉听了楞了一下,低下了头,缓缓道:“外祖父生前也不曾去拜见,倒是我这个外孙女的不孝了。”

  楚泽傲在一旁感受着宁佳冉身上的自责,轻轻拉过宁佳冉的手握在手心,尽管楚泽傲手心是有着夏日毒发的冰冷,但是却传递给了宁佳冉心灵上的温暖。

  徐良庸抬起头看着宁佳冉:“也不怪侄女你,这么多年父亲一直懊悔为何没有到京城去照拂照拂你,让你在你母亲离世后被扔到那偏远的蜀郡去。”

  “怎可怪外祖父,让外祖父挂心了,这么多年在蜀郡有芍药姑姑的照拂,过得并不比在京城差。”宁佳冉一边说着,一边感觉到内心暖暖的,原来家人便是这样的,有血缘的纽带,便是时隔多年也能传递温暖。

  不过徐良庸听到宁佳冉提起芍药,倒是有些吃惊同时感慨道:“芍药?是你母亲当初的侍女吗?没想到这么多年了她还在!”

  “是,芍药姑姑现在也在宜城,二舅舅可要见一见?”宁佳冉抿唇一笑,温婉的说着,却没有注意一旁的楚泽傲已经派卓昱离开前厅去请芍药了。

  徐良庸看着宁佳冉的面庞仿佛看到了当初的徐明素,目光史更加温柔了不过徐良庸也很清醒,知道自己小妹已经离世,所以并没有说错一句话。

  而宁佳冉看着自己二舅舅和表哥表姐,便知道自己母亲家定是家教严格的,虽是经商之人,但是想必也是饱读诗书精通礼数的。

  事实也确实如此,江南徐氏虽在政权之上并没有什么建树,也从不参与政治,但却一直按照权贵之家的礼仪规矩来教导子女,故而徐氏一族的子弟与人经商时让人非常的舒坦,时常会有一种文人墨客的感觉。

  很快卓昱便带着芍药来了前厅,赶着后脚到的就是宁诚,楚泽傲不光派人请了芍药,也请了宁诚过来,毕竟难得的家人团聚。

  芍药一走进前厅便是看到了前方的徐良庸,先是楞了一下,随即就盈盈拜了下去:“多年不见,奴婢见过二爷!”

  芍药是打小就跟在徐明素身边,因此是十分熟悉徐氏一族中的族人,而且也跟着徐明素受到了良好的礼仪教导,而且这么多年虽然都没见了但是徐良庸还是有着当年的轮廓,芍药还是能认出来的。

  “快起来吧,这么多年没见你还跟当初跟在素儿身边的时候一样!”徐良庸知道芍药因为宁佳冉身份已经是水涨船高了,故而也不像对待下人一样对待芍药,反而是起身去搀扶了芍药,这让芍药是受宠若惊。

  同时徐良庸也看到了后脚进来的宁诚,楞了一下随即将芍药缓缓扶起,便眼睛定定的看着宁诚,宁诚其实有些尴尬,因为徐明素去世还有宁佳冉的缘故,宁诚并不太好意思见徐氏一族的人,但此时想逃也是逃不掉的了。

  “侯爷也是多年不见啊!”徐良庸这一下语气便有些生疏了,对于带走自己妹妹,最后还让自己妹妹一个人孤零零离世的这个男人来说,徐良庸是打心底里不喜欢,可是他又是自己侄女的父亲,徐良庸也并没有特别的不客气。

  宁诚也听出了徐良庸语气的生疏,只能是尴尬的摸摸鼻子:“确实多年不曾见了。”说完便行了一礼。

  宁诚行礼的时候徐良庸微微侧开了身子,没有受宁诚的礼:“侯爷的礼我等受不起,哈哈哈~”

  虽然徐良庸是打趣的说的,不过宁诚一听是更加尴尬了,只能是瘪了瘪嘴坐到一边去了,宁诚忠义侯的爵位并没有因为离开了京城就被撤去了,反而是更近了一层,但是爵位依旧是那个爵位,楚泽傲并没有动。

  “大家都坐下说话把,今日难得聚到一起,便是好好的同冉冉叙叙旧!”楚泽傲自然是看出了那两人的较劲,转头看了一眼宁佳冉,便出声调解道。

  等到坐下之后宁诚几乎就是被晾到了一边,徐良庸还有宁佳冉的两位表哥一位表姐就是拉着宁佳冉楚泽傲还有芍药不断的聊天,只有时不时才会同宁诚搭上几句话。

  不过宁诚也没有抱怨,只是心中懊恼,当初娶徐明素的时候,宁诚是对徐明素的三位哥哥保证得好好的不会让徐明素受一点委屈,虽说一开始的时候确实宁诚将徐明素保护的很好。

  可是在徐明素生命的最后宁诚并没有履行好一个丈夫的义务,并且将他们的女儿扔到那种地方不管不顾十六年,这就让徐良庸忍不了了。

  “二舅舅,敢问大舅舅和三舅舅他们也来了宜城吗?”在最后的时候宁佳冉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两位舅舅。

  徐良庸慈爱的笑着说:“你大舅舅如今上些年纪了,一路过来有些劳累,现在在别院中歇息呢,你三舅舅如今正忙着收拾别院,故而一时半会抽不开身,等过两天便会来看你。”

  “原来是这样,不知别院三位舅舅可能住的习惯?若住不习惯想要换的话定要知会我一声。”

  “哪有那么麻烦?我们常年在外经商的也提不上住不住惯的,哪里都是一样的。”徐良庸站起身,笑着回答宁佳冉,身后的三人也都起身。

  今日可以说是相谈甚欢,尤其是宁佳冉,因为血缘的纽带,让宁佳冉感受到了更多的亲情的温暖。

  之后用了一顿饭宁佳冉和楚泽傲亲自将徐良庸他们送出府,一旁的宁诚也因为这事还有些酸酸的说了说宁佳冉,宁佳冉是哄了好几天才作罢。

  而没过几日徐氏一族几乎可以说是全族人都到宣王府拜见,宁佳冉看到自己这么多兄弟姐妹也是吓了一跳。

  她二舅舅徐良庸家中的三位兄姐是见过了的,却没想到他大舅舅徐良峥家中是有三个表哥还有两个表姐,且比宁佳冉年纪都大了不少。

  只有三舅舅徐良武家中的兄弟姐妹跟宁佳冉差不多大,徐良武家中是有一男三女,其中两个是宁佳冉的姐姐,生下一儿一女要相比宁佳冉小上一两岁。

  宁佳冉看着自己一下就多起来的兄弟姐妹,也是有些惊讶,不过心中是十分的温暖,以后自己也是有母系一族撑腰的了,这底气一下就硬起来了。

  而楚泽傲可以说是又多了一大助力,徐氏一族是家大业大,几乎是富可敌国,而且家中每一个人都擅长经商,这几乎就代表着以后楚泽傲这边有花不完的钱,一下就解决了楚泽傲资金不足的问题。

  而在北方的楚明风在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是更加头疼了,想要培养,可无论如何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经历培养出徐氏一族这样的经商大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