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284章:路的尽头

小说:穹武帝子 作者:华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一秒记住【 www.jdhs.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凌天刚落在地上,百慕寒便马上一路小跑跑了过去,同时语气淡淡的连忙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就那两个小虾米,打跑它们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凌天拍了拍胸口得意洋洋地答道,不过事实如何他才不会太在意,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笔帐暂且记在心中。

  “没事就好。”百慕寒略微点点头,但还没有停顿两息的时间他又用那更加淡薄的语调说道:“现在你最好给我讲清楚前因后果,不然……”那有些阴沉的脸上忽然泛起一抹浅浅的笑容,继而说道:“听说棋家有一个可以融化任何器灵的炉子,不知道好不好用。”

  “切,你以为一个平常人家的破炉子就能伤的到本尊?实在是太天真了。”凌天满不在乎的转了转身子,他堂堂圣皇境界的器灵,怎么可能惧怕一个名不为经传的炉子。

  “那棋家先祖曾是穹武大帝的座下第四神将呢?你认为这个炉子还会普通吗?”百慕寒咧咧嘴漫不经心的说道,虽说是没有真实见过棋家的那个炉子,但先祖身为神将其所流传后世之物可能是普普通通吗。

  “第四神将?棋墨的后代?”凌天抬起头惊奇的问道,但随即眼中又流露出一种淡淡的伤感,因为当年追随大帝征战四方的那一群人,恐怕也就剩下他一个至今还活着,而且还不知道要过多少年才会慢慢消散。

  “这个我不清楚,但在先前他们已经成为我的部下,暂且听我调遣。”直至说完百慕寒脸上一直是古井无波,就像是没有这件事似得。

  “这个你先别管,到时候我会亲自去一趟,是不是棋墨的后人我一试便知。”凌天一本正经的说道,作为一个能活到现在的老古董,他的任务就是在小主人的修行路上保驾护航,同时也肩负再聚当年他这一群人后代的使命。

  “扯远了,你还没正面回答我之前的问道。”百慕寒又把话题回归到正题上,不弄清楚到这底是为什么,他以后都不敢轻易把阴玉带在身旁,毕竟他可不想再一次被其坑到类似这样、有些希望但又充满绝望的局面。

  “好吧,我也不瞒你了。”凌天顿了顿,继续说道:“其实设计把你弄进去是为了想知道你的速度极限到底在哪里,然后为你安排一个最为合适的单方向修炼方式,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然后呢?”百慕寒依旧是之前的那个样子、不冷不热,因为采取这般危险的手段来获取一些可以说一两句话就能得到结果,实在是有些小题大做。

  “然后我得到了啊。”说着凌天看着百慕寒的眼光都变得有些不大一样,有种欣慰、高兴的神采在里面,他继续说道:“说实话这个结果还是让我挺满意的,等咱们再走一段路程后前面有一个亡灵遗迹,在那里可以为你做一套最合适的修炼方式,到时候你别怕吃苦就行了。”

  “即便是这样,我还是感觉不舒服。”他心直口快的直接说出自己心中的异样,即便得知了这是为自己好,但被人骗到一个那样危险、差点就丧命的环境中,换谁谁心中都有一定的芥蒂、难以释怀。

  “嗨!我知道是有点过分,但你先别管那么多了快去接受训练吧,因为时间拖得越长对你越是不利,甚至会影响到能否得到最后之物。”凌天急忙催促着,他现在都为百慕寒感到着急,进来差不多两天了,不出意外的话已经有人快要追上了他们的脚步,紧接着的便是一大群人,到时候都进入亡灵遗迹中就算是有造化也不一定轮得到他,更何况实力又是那么低。

  百慕寒闭眼仰头对着天空,长舒几口气缓了缓稍微急躁的心跳后,低头看着凌天抿了抿嘴唇、有些不情愿的点头答道:“好,你带路吧。”

  “那走吧,顺着这条小路直走在尽头会有一个结界,再穿过去就行了。”说着凌天非常主动地跳到百慕寒的肩膀上,但等了好几息也没见他走,于是便又问道:“你问什么不走?”

  “我怀疑你所说话的真实性,谁知道是不是又要坑我。”百慕寒不温不火的说,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刚才差不多已经在生死边沿游走了一圈,这次肯定要质疑凌天所说的话。

  “放心,不会了,再也不会了,放心往前走吧,这次一定是真的,我敢发誓。”他比之前更为着急的保证道,甚至在其肩膀上急的跳了几下,同时再次催促道:“快走吧,再不走就可真的要被人赶超了。”

  尽管凌天十分的焦急,但百慕寒依旧是一副“我不急”的样子,微微侧着脑袋看去,见前者眉目之间泛起一抹显形于色的急促之意,以及双眼之中浓浓的期盼,他这才轻轻点点说:“行,我再信你一次。”说完便跑了出去。

  其实,人与人相处最重要的就是相互信任,若一旦有一方做出比较严重的失信之事,这就非常容易影响到两者之间的关系,就像他俩一样,至少百慕寒已经从之前的完全信任、说什么听什么,到现在不怎么信任、任何一句话都要再三反思、任何一个陌生的环境都要一看再看。

  “我知道你开始不信任我,但有一点你始终无法避免,那就是我将会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为你保驾护航,直到我认为你有一定的能力自保之后,才会渐渐地从你的剥离生活。”凌天声音中带着一股淡淡的没落感,幽幽地传进百慕寒的耳朵。

  不语,但并不表示他不想说什么,而是在这个关头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因为心中那一点芥蒂在其中不停地作祟,总是将他已经爬上喉咙的话,眨眼间又推进了无底深渊。

  “在这个期间,我也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你提升修为,如果你真的想让我快点离开的话,那就好好珍惜我为你安排好的每一次训练,虽说其中有些不是那么有用,但都是为了你好。”如果之前给人的是没落感,那么此时已经升华到伤感,再加上一种弱弱的口吻听起来让人心疼不已。

  百慕寒依旧是不语,因为他的心中在想什么恐怕连其自己都不清楚,只好强行把心思拖到跑路上,专心致志的沿着这条路往前跑而且速度也越来越快,仿佛是想要把体内最后一丝丝的灵力都消耗干净才会善罢甘休。

  “等下穿过结界之后,会有一个名为狂风圣皇的绝强者做你暂时性的师尊。”说到这凌天故意顿了顿,他想看看百慕寒是什么表情,但很明显失望了,他的脸色就像是秋风过后的大街、一尘不染。

  “狂风圣皇曾被誉为这片大陆上最厉害的师尊,凡是处于他手的弟子,无一不是短板骤减、长处猛增,其中绝大多数都会成为一方数一数二的人物。”说着说着凌天的身子突然跃起,落下后导致稍微往前那么一点,他略微扭了扭身子继续说道:“在那里,他会给你做一套最合适的训练方法,达不到他的要求,便不会放你出来,你要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我早就准备好了。”百慕寒口气冷冷的答道,然后便没了然后。

  “那就好,希望你出来后会有突飞猛进的成果。”凌天满意的点点头,刚才有一点他故意没有说,是因为狂风圣皇同时也曾是令人闻风丧胆的狂人,为了弟子达到自己在所规定的时间内达到想要的成效,他会使用任何一切无副作用的手段,其中不乏血腥、残忍……

  当所要说的话都表达出来后,两人便陷入了沉默之中,你不说话、我也不理你,导致关系越来越尴尬。不过沉默也不一无好处,那就是百慕寒的速度较之前更快,所需的时间也更短,在原来基础上再加差不多有一刻钟的时间,他们便到了目的地——路的尽头。

  这个尽头不像其它道路那样越走越窄、越走越难以发现这是一条路,而是一条比田间小道较为宽敞的小路,走着走着没有丝毫征兆的就突然没了前路,再往前就一座长满绿植的青山,两者连起来看着非常奇怪。

  “到了。”百慕寒开口淡淡的的说道。

  “哦,好。”凌天顺着他的身子从上往下径直滑了下来,看着眼前这个“断路”不禁想起往事种种。

  其实他与狂风圣皇也有一定的交集,但在当初大帝安排完事情消失后,天地突然发生骤变灵力不停地往外泄、万物枯萎,再加上那时流传盛行的“天怒”之说,他们为了活命不得已想尽了各种方法,但超过九成九的都以失败告终,不过狂风圣皇就是其中一位比较幸运的一位,他的残魂经躲过时光的冲刷留了下来。

  “疯子,起床了,时隔万年我器尊来看你了。”凌天往后退两步接连大声喊道,但这座大山犹如一座天然的屏障,将声音阻挡在外。

  “疯子,疯子。”他又喊了两声,但其大部分无一不是被弹了回来。

  “疯子,你再不来我可就要走了。”

  “疯子……”喊了一阵子狂风圣皇也没有出来,这片结界也没有丝毫的波动,凌天都怀疑他是不是没能熬过时间长河,终将是泯灭其中了。

  忽然百慕寒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不紧不慢地说道:“咱们走吧。”

  “别急嘛,只要这个老家伙还活着,他就一定会来,咱们再等等。”说完凌天对着青山,扯着嗓子拖长声音再次大喊道:“疯子,疯子,快出来,快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