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165章:棋家书院

小说:穹武帝子 作者:华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一秒记住【 .jdhs】,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棋家学院,自棋家建族后一百多年才被建造,其原因竟是父母长辈只顾着修炼,没有时间来管教孩子,那时的棋家主一下来了七个孩子,便“自作主张”建立了这个学院,称为书函间。

  因为一开始并没有过多的重视,所以刚健之初占给予的土地极小,只有能建造一间只能放下七八张桌子的屋子,而且学生也是嫡系这一脉的几个孩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第一批学生都已成家,而他们的孩子也都被送进了书函间,这样一来经几循环后,学生渐渐多了起来,有时连旁系的孩子也被送到了这里。

  但同时也衍化出各种各样的问题,其中最为严重的就是场地,学生越来越多,但房子就那么一个,挤一挤也只能够容下十几个孩子在里面上课;其次是嫡旁,嫡系欺负旁系,就因为这个棋家的所以旁系直接与嫡系分家,那一时期便有了两个棋家。

  而一切的因果,那时的棋家主便全部归咎到书函间的身上,至此,书函间便被废除,直到下一任嫡系继承人继承家主之位才重建,但还是同样的房间,并且取名为:嫡系书院。

  这样一来,只有嫡系的孩子才能在里面学习,而且也解决了空间的问题。

  棋家一直分裂到棋路的爷爷那一代才合为一家,同时书院也得到了当代棋家主的支持,划了更多的土地与资源供给扩建,也合理的解决了嫡旁关系,那就是在书院中只有导师与同学,学生与学生之间无高贵之分,违者杖五十。

  从那时开始,书院便进入一个飞速发展时期,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棋家栋梁,当然连棋家主也不例外,棋路和棋痴年幼的时期都是在里面度过。

  在棋路继承家主的时候,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提高了书院在棋家的地位,不仅划给土地、提供资源,而且还并改名为:棋家学院,所以才有了百慕寒在里面所看到的这一切。

  “虽然几经波澜,但棋家书院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也算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棋痴憨笑道,他向来是急性子,一听瑶瑶要留在这里一段时间,饭后他非要拉着百慕寒来逛逛棋家学院。

  “这里的导师都在哪里?不带我去认识认识?”百慕寒看向棋痴笑道,像这样的学院的根基不是环境,也不是藏书,而是导师,像瑶瑶这样的年龄,就算是给她最好的功法武技,她也看不懂。

  “估计这会儿导师都在上课吧,我带你随便找一个课堂听一节课怎么样?”棋痴建议道,对于自家开的学院,虽然不是很了解,但他还是很有底气,毕竟自己在这里度过了幼年时期。

  “也好。”百慕寒点点头,与其与导师相谈,不如直接突如其来的听一节课,这样不仅能检测一下导师的应变能力,还能看出教学水平。

  “那咱们这就走吧。”说完棋痴在前面引路,百慕寒牵着遥遥的手跟在后面,他们随便找了一个正讲的热火朝天的房间,从后门悄悄的走了进去。

  “嘘……”棋痴把手指放在嘴前做一个禁声的样子,他们随便找三个椅子坐了下去,与学生一起静静地听这个年纪不大的女导师讲课。

  “同学们,修道首先得先修己,修己就是明是非、顾大局,做一个好人,如果自己变成了一个坏人,那么修的就是邪道,那就不能在修道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导师的话刚完,瑶瑶就突然站起来大声说道:“我想问一下,要怎么样才能做到好人呢?”

  “嗯,这位同学问的非常好,请坐。”女导师笑着点点头。

  “好人就是做一个善于助人,友善待己、待人的人。善于助人就是在别人有困难的时候帮助他解决困难;友善待己、待人就是平时怎么对待自己,怎么对待他人。”说完女导师看向瑶瑶问道:“这位同学,你听懂了吗?”

  瑶瑶连忙站起来,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见此女导师面带微笑的说道:“好,请坐。”

  “还有同学不懂吗?不懂得地方可以直接说出来。”女导师看向下面的十几个学生问道,等了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她又说道:“好,那我讲一下什么是邪道,大家一定要认真听。”

  “邪道就是正道的反面,正道是斩妖除魔,匡扶正义,帮助弱小;而邪道恰恰相反,一般修邪道之人都会滥杀无辜,他们个个极为可怕,不过大家不用担心,在学院中我们很安全。”

  “若是真的遇到了邪道之人,不能敌则一边往人少的地方跑,一边发信号求救,而这时就会有正义人士来救你;若是能敌,则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将其捉住,那时会得到一定的积分,可以用来换取更高级的功法和武极。”

  听到这,瑶瑶又刷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大声问道:“问一下,捉到后要怎么样才能得到积分呢?而积分又在哪里可以换取东西?”

  “好,请坐。”女导师点头示意,继续说道:“捉到邪道之人可以在原地发信号,也可以带到专门除邪之地,在那里可以得到相应的积分,也可以换取你想要的东西。”

  …………

  “好,这节课就讲到这里,下课。”话音刚落,同学全部站起鞠躬说道:“导师辛苦了。”然后像贼一样静悄悄的离开座位,或是趴在桌子上小憩一会儿。

  百慕寒牵着瑶瑶走出去,棋痴紧随其后,他问道:“这个导师是刚历练回来的学生,到此她一共上了四节课,你感觉她讲得怎么样?”

  “挺不错的。”百慕寒点点头,虽然这节课不长,但他感觉这位女导师讲得还行,而且像这种理论性的东西挺适合女的来讲,容易和给学生一种亲近感,更容易接受。

  “那你感觉怎么样?”棋痴又问道。

  “挺不错的。”

  “真的?”

  “真的。”百慕寒再次点点头。

  “那你把她也收了呗,哪怕是当一个丫鬟也好啊。”棋痴语出惊人,差点吓百慕寒一跳,他还以为棋痴是在说那个女导师课讲得怎么样,没想到他说的是这一个方面。

  “你脑子里天天在想什么。”百慕寒伸手对着其钗而头狠狠地敲一个板栗,而这一幕恰好被刚才那个女导师看见,她径直走了过来。

  “百兄弟,我不是怕你一个人在外孤单寂寞冷吗,现在给你找一个暖被窝的,这样夜里也睡得舒坦一些,你说是不是这个理。”棋痴满脸淫笑的说道,那样子真是猥琐极了。

  “着说这个,信不信我揍你。”说着百慕寒气的挥起了拳头。

  “就是就是,揍他,大哥哥揍他。”瑶瑶也在一旁起哄,然后又来一句差点惊他俩的话,“大哥哥冷了不还有我吗,我可以抱着他睡呀。”

  “噢噢噢噢噢噢,我懂,我懂。”棋痴笑的更加猥琐了。

  “懂懂懂,我看你就是欠揍。”百慕寒抡起拳头重重的砸到棋痴的右肩膀上,顿时向下降一小节,吓得那个刚走过来的女导师,放声惊叫了出来。

  “哇……”这一声也吓棋痴一跳,连忙转过身来质问道:“你什么时候跑到了我背身了。”

  “我我我,我刚来。”女导师连忙问道:“大少爷,您的胳膊不要紧吧。”

  “没事。”棋痴摇摇头,紧接着他用另一只手抓住那个垂下的胳膊,往上猛地一提,只听咔嚓一声,他的胳膊又能活动自如,憨笑道:“没事,刚才只是脱臼了,现在好了。”

  “正好你来了,我给你介绍一下。”棋痴指着百慕寒说道:“这位是少主,他来学院是因为准备让他旁边的这个小女孩在这里学习一段时间。”

  “少主好。”女导师屈膝问好,能让大少爷称为少主的人,想都不用想肯定有大来头,所以她也就仅仅问好,并没有说过多的话,尽管她很想教那个小女孩。

  “你叫什么名字?”百慕寒突然问道。

  “少主,我叫棋涵。”

  “棋涵……”说着百慕寒围着棋涵绕一圈,然后直接脱口而出,“你实力在玄境四阶,修的应该是一种较为柔和的武极,常常靠以柔克刚取胜。”

  “你怎么知道?”棋涵一脸防备的看着百慕寒,这一直是她保命的方式,没想到居然被一个刚见不久的人,只是转一圈就给发现了。

  “你大可不必如此,我并没有恶意。”百慕寒摆摆手说道,如果他要想杀一个玄境四阶的人,随便一道刀气就足以,肯定不会浪费那么多口舌。

  “可不可以说一下,你刚才教的是什么科目?”

  “是幼儿思想教化。”

  “哦。”百慕寒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一个教孩子什么是正确思想的导师,如果能够长期待瑶瑶,一定能改变她现有的思想模式,引导她往好的方向发展。

  “你也没有考虑过,要生一个孩子?”百慕寒突如其来的问道,这问题顿时让女导师面红耳赤,让棋痴激动不已,因为他仿佛看见了百慕寒要把棋涵收入帐下的那一幕。

  “我还没有结婚……”棋涵低着头,非常非常小声的答道,这个问题对她一个未婚之人来说,肯定有点早。

  “那你有没有这方面的意识?”百慕寒又问道,虽然有些无耻,但这很重要,因为他想要瑶瑶在这里也能感受到家人的温暖。

  “有。”棋涵更为小声的答道,她现在羞的恨不得找一个洞、一个裂缝钻进去。

  “那就好。”百慕寒满意的点点头,他把瑶瑶拉到身前,看向女导师问道:“我若是把她交给你,你能照顾好她、给她家的温暖吗?”

  “我……”女导师犹豫了,明显这要求难度不小,他的意思就是需要把这个小姑娘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但她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同时棋痴也一脸的尴尬,他还以为百慕寒回心转意了,但没想到是为了这个。

  “我能做到!”女导师一咬牙答道,她是真心喜欢这个小女孩,不想放弃这个机会。

  “好,我相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