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二十二章 艺术

小说:我有一座惊悚屋 作者:侯山林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一秒记住【 www..】,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林莫珂这稍微有点兴趣了,就说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A@d正z版~首¤_发0e

  “三种可能,第一种,凶手已经不止一次两次做过这种事,第二种,凶手是医生,第三种,凶手是一个屠夫……”

  侯豖的话还没有说完呢,林莫珂就忍不住打断了他,说:“等一下,为什么是这些角色,你是通过什么判断出来的?”

  侯豖笑了笑,说:“这只是我的推断而已,不过你也可以想想,只有这些职业,才是可以符合逻辑的,首先一点最重要的就是心理素质,对于任何人来说,第一次做的事情,基本上都会出现紧张的情况,这个人这么冷静的手法,必定是已经做过无数次这种事情了,所以他不紧张,而经常用刀的职业,除了医生还有屠夫,还会有什么呢?”

  “原来是这样……”

  “当然了,这只是我的推论而已,除了这些,还有一点是我们需要特别去注意的。”

  相比较之前,侯豖的语气非常的冷静,林莫珂皱着眉头问道:“还有什么?”

  “就是你看刚才切掉的那些肉的纹路了吗?”

  “你想说什么?”

  侯豖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开门见山的说,毕竟面前的这个女人不是普通人,她应该是能接受的,他说道:“其实这件事情可以逻辑思考一下,就算心理素质有了,就算什么都有了,然后呢?还缺什么?那就是技术水平了。”

  “技术?是什么技术?”林莫珂的眼神开始变化了起来,她本来以为这个男人其实没什么特殊的,但现在看起来,好像不是这样。

  “我这么跟你说,你能更容易理解一些,这么大的一个活人,别说什么心里素质之类的问题,就算是我们把人换成一头猪,不会有什么心理压力,放这里五十斤的肉让你去切片,你觉得你多久能完成?”

  五十斤的肉,估计只有去菜市场才能直观感受到这到底有多少了,侯豖虽然也没有一个明确的估算,但是他能知道,这肯定会比他们想象中的多,毕竟是一个完整的人呢,而除此之外,这必定不是一两天就能完成的工作量,甚至是需要去做好几天,这种事情就很难想象了,就算是一个人的心理素质再怎么好,也不可能连续好几天在家分尸玩啊,谁能受得了这个。

  林莫珂没说话,很显然也在想这个问题,侯豖就继续说:“对于一般人来说,他们是没办法做到这一点的,而且你看这些肉切的非常整齐,很显然也是必须要有相关的经验知识才行,比如说医生或者是屠夫,他们都对刀掌握的很好,才能切出这样的肉片来。”

  “这的确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情,至少我就做不到。”林莫珂终于是露出来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侯豖看的有点吃惊,一下子愣神了,林莫珂问道:“干嘛一直看着我?”

  “不是,我就觉得像你这种长相的,就别随便对别人笑了,不然你就住进很多人的心里了。”

  林莫珂这一下更兜不住了,噗嗤一下就说道:“哈哈,你什么意思啊?我现在住在你心里了吗?”

  “你这不是废话吗?你这个笑容谁能抵抗的住,不过我虽然是挺想让你在我心里面跑来跑去的,但这事可能不太行,我不太喜欢一厢情愿的感觉。”

  “嗯……好像在停尸房里面谈这些不太好,我们继续往下说吧,也就是说,嫌疑犯应该是医生或者是屠夫了?”

  “对,医生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因为通常来说,医生的条件会更优越一些,在处理这些东西的时候,可以不受到太多的外界干扰,但是屠夫也是很有可能的,至少屠夫应该是有冷库这一类的东西,防止尸体腐烂吧,但是,也有一种例外……”

  “什么例外?”

  “机器。”侯豖说道:“我们讨论的,都是建立在人的基础上的,但万一这玩意不是人弄的呢?是什么机器切割出来的呢?比如说什么切片的机器,把人肉放进去切割,也是会很整齐的吧,不过我觉得这样的情况概率并不大,毕竟切片的机器只能切肉,你至少是需要把肉从骨头上面剔下来再说,所以还是需要一定的技术。”

  “你到底是什么人?”这一下子轮到林莫珂吃惊了,她说道:“你这一些话,至少把我们的进度往前面推了一大截,你要知道,警队这么多人,能够有这些清晰的观点的人可是不多的。”

  侯豖咧了咧嘴,微微一笑,说:“我是一个鬼屋老板,不过从小受我爸的影响,喜欢一些推理分析吧。”

  “你这样一说,我们好像突然就有了明确的方向了。”林莫珂继续说道:”不过嘛,你还有一点没有说哦,比如说骨头呢?其他的气管和部位呢?以及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做?”

  “对,这几个问题我刚才也想了一下,我觉得是这样的,骨头是没办法切割处理的,应该是被凶手做别的用途,或者是已经抛在其他的地方了,这些其实都并不是最重要的,现在比较关键的一点就是,凶手的目的是什么。”

  侯豖停顿了一下,才说道:“通常来说,分尸的目的是为了隐藏起来尸体,不让尸体被发现,但是很显然,这一次并不是这样,凶手切成了肉片,但是又放进去了一些没有处理的手指头之类的东西,这是为什么呢?绝对不可能是失误,你一包肉都冷静的切割出来了,怎么可能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这样的话……”林莫珂犹豫了一下:“就说不通了,不然他的目的是什么?”

  侯豖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情说起来,就太复杂了,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释清楚的了。

  犯罪,这样的行为通常来说就是为了达到什么原本没办法达到的目的,比如说钱,比如说仇恨,爱情,任何人犯罪都有原因的,可能有的时候原因并不是很大,但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去做一些事情,但是有一部分人却不是这样,他们享受犯罪,他们享受破坏的快感,甚至是说,他们在犯罪之后,和其他的嫌疑犯正好是相反的,其他人是害怕被发现,而他们,是生怕自己的犯罪不被发现,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这就是艺术,这就是创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