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六十二章 尸盘 古墓掘迹

小说:古墓掘迹 作者:司马语芝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一秒记住【 .jdhs】,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阴魂离我们越来越近,而且它变得越来越恐怖,亚麻色的头发上盖满了泥土,两只眼睛只有眼白,嘴里黑洞洞的,连牙齿里面也是土,瞧着它的模样,我想到这是它死前的真正样子,一种可能性在我脑海里闪过:“她是被活埋,殉葬的?”这种恶劣的习俗,在哪里都不会改变,这也间接说明了,埋葬在这片林子的人,可能是皇室贵族,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得到活人殉葬。

  在幻觉的黑暗里,就仿佛置身一个全黑的舞台,头顶有几束光打在几个主演的身上,周边什么都看不见。我瞧着阴魂苍白的脸混合着泥土,不由觉得害怕,我极力克制着,和宝财不断向后,可就在退的这会,我的脚踩到了什么黏软的东西“叭叽……叭叽……”黏糊的声音让我脑子蓦然一惊,我回头一看,不觉尖叫了一声,和宝财狂吐起来,这吐十分真实,并不是幻觉里面的,因为这一天我几乎把能吐的都吐光了,现在剩下的全是黄胆水。

  我们腿软地从一大堆青灰色的尸体上惊惶下来,浑身的汗毛、鸡皮疙瘩都高高耸起。太恶心了,恶心到极致的画面,几十具尸体在我们眼前纠缠在一处,像是巨型的人体方便面,又像是冰箱里冷冻起来的交错的鸡爪。它们一个个垒在一处,手搭在边上尸体的肩膀上,脚从另一具尸体的咯吱窝下钻出来。它们的脸满是簸皱,人头一颗颗死气沉沉地从交织的躯干里面钻出来,上面混合着那种像“异形”出生时的青灰色黏液。要知道死人的头发都是很恶心的,像是盐腌过的海草,当它加入了蜡一般的液体,那其中又腥又臭的味道,真的像是夏天废弃的屠宰场,苍蝇漫步,尸水横流,浊臭滔天。

  地上交错形成一个巨大尸盘的尸体,它们面部表情各种各样,十分扭曲,扭曲到了极致,看到一个死人的脸,已经能让人久久徘徊在梦靥里了,何况以这样的一种古怪地姿态呈现在我们面前。

  我脑子空白地向刚才阴魂而来的方向回退,忽感一阵阴气攀上了我的面颊,我心一凛,惊恐垂下眼睛,就看亚麻色的长发垂在我胸前,而那个阴魂的头颅就和我贴着面,靠!我默默苦叫了一声,背脊发凉,萦绕在我鼻尖的血腥味和泥土味越来越浓重,我还拽着宝财的手,现在我两像踩了地雷似的一动不敢动。

  这时候,面前的尸盘发生了变化,它们蠕动着,慢慢从尸阵之内脱出,我看着像蜘蛛似的尸体朝我们爬来,发出“啪叽啪叽……”恶心无比的声音,知道眼下再也没时间等待老祖宗他们的救援,想到此,我对宝财高声喊道:“宝爷,咬舌头!放血!”

  话音刚落,我用力咬住了自己的舌尖,一股腥咸的味道充斥在口腔之内,很快的,疼痛让我从焦灼的氛围里面清醒,我和宝财像一片干枯,失去水分的叶子,颓然飘倒在地上,身上冒了一大片虚汗。

  呼呼,我大口喘气,身边的人拽起虚脱的我,高兴说道:“小流子,刘兄弟,你们终于出来了!”说话的正是老祖宗,我茫然看着他,又环顾了一眼四周,也不知何时我们躲在了一颗巨树后面。

  原来先前鬼火出现后,我和宝财一直盯着它游移,其余的人,像丽莎娜和八坚因为害怕,都是捂着眼睛没敢看。老祖宗、库师和小道士三人见识多,知道鬼火不对劲,所以没正眼瞧,他们看邪气凝聚,本来要往后跑,但谁知我和宝财木然呆在原地,小道士知道我们是中了邪,所以也不敢叫醒我们,而是小心地带着我们暂且躲避到了树后,等我们自己过了这一关。

  他说这种魔障,一般人很能凭着外力破除,这就好像梦游的人,要谁轻易去打扰他,硬生生将他拉回现实,他的意志可能会在一瞬间崩溃。

  品味着舌尖的血腥,我庆幸自己在关键时候做了决断,也感激身边的同伴相信我们能够凭着自己的意志脱离噩梦。

  老祖宗看我们能克服心中恐惧而救自己,大为高兴,他一把抱住我,拍了拍我的背,欣慰道:“小流子,你总算进步了,这样往后我就放心了。”

  听老祖宗这话,我心陡然一紧,因为这句话和上次那句“你祖宗给你断后”的话差不多,我多心地看了老祖宗一眼,他还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可不知为什么,我看着他的脸,觉得在很早的时候,我就见过他,不是出于爷爷的描述,他更像是在梦里,我在梦里见过我的祖宗。

  正在我出神地看着他时,我们躲避的树的前方,也就是不远处的土坑又有了动静。

  小道士看前方古怪,郑重道:“这里的气息很乱,除了游荡的阴魂和鬼火,好像还有别的邪物。”

  八坚耳廓微动,道:“俺总觉得那土里有什么东西要呼之欲出了。”

  听八坚所言,我又想起在刚才入幻觉之前所看到的翻涌起来的泥土,这俗话说得好:“坏事成双”,看来此时除了阴魂归来,还有别的邪物也要在这时候破土而出,促成群魔乱舞的现象,我们阳刚男儿要被这些邪物抓住,那可不是电影“倩女幽魂”里面宁采臣的福利待遇,我们的待遇绝对是被挖心掏肺,吸走阳气。

  这一想,我心跳莫名加快,忙道:“咱还是别逗留了,赶紧叉路!”(叉路是宁波话,意思是“撤”。紧张的时候,我总会蹦出各种方言。)

  小道士眸色认真地点了点头,事实上,他脖子上挂着的死玉也已经发出了危险信号。

  正在我们站起身,向前跑的时候,忽听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背脊蓦然一凉,拉住小道士的衣袖,道:“该不会已经破土而出了?”

  众人停下步子,屏息静听,那声音离我们足有十来米的距离,用火把照,还不能完全看清楚是什么东西。这时候,小道士已经从后背取下了桃木剑,老祖宗和库师也机警地掏出了各自的武器,能让这三人如此,想来来者不善。

  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我们菜鸟三人组加一个丽莎娜,躲在老祖宗他们身后,宝财吞了口唾沫,道:“怎么不跑了,这扎在原地,不就跟沙包一样,等着被扁吗?”

  小道士道:“那东西来得很快,我们跑也会被追上。”

  八坚闻言,惊恐道:“半仙,你说的啥意思,会跑?是会钻地的野兽吗?难道是那种大蛇?”

  老祖宗道:“是野兽就好了,问题不是,你们没闻到一股陈年尸臭味吗?”

  说到尸臭味,我想到了幻境中看到的尸体组成的盘阵,我心一紧,与此同时,黑暗处的声音配合着老祖宗的话,发出“咯咯咯”牙齿咬合的声音。我先前在沅陵古墓的时候,见过死而复生的尸体,它比较臭,是那种腐烂的臭味夹杂着血腥的味道,但眼下,空气中弥漫的味道比较怪,是那种泥土青草混合的味道,而且是那种闷热天,泥土蒸发出来的浊味。

  什么东西会发出强力的咬合声,又有这种味道?我思索着这个问题,众人都想弄清楚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

  此时此刻,火光遇到邪气,不断跳动,但是胡杨木真的很坚挺,它的躯干一直为我们照亮着行路,让我们没有那么快陷入黑暗,到达恐慌的境地。

  等待中,莫名的东西影影绰绰地出现在了火光所涉及的范围之内,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脚禁不住挪了一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