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十七章 金陵侠影 寒刀行

小说:寒刀行 作者:郁痕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人生中有四大喜,“他乡遇故知”就是其中之一。

法罗大师固然修为高深,喜怒不形于色,清虚子既是武当名宿,德高望重,道行不浅,自然也没有落入俗套。

“法罗大师,自黄山匆匆一别,可记得究竟几年光景?”清虚子轻拂长须,微笑着说道。

“七年!”法罗大师不胜唏嘘,“整整七年了啊!”

“对,正是七年,想不到一转眼就是七年。”清虚子不无感慨地说。

“那时候你我虽只一天相处,但挑灯论道,道兄言语精僻,悟道至深,贫僧读破万卷经书,却远远不如听道兄一夜讲经啊!”

“多年不见,大师怎的也变得客套起来,莫非沾了这人间烟火,也不免尘根难除么?”

“听道兄一言,当真如当头棒喝,惭愧,惭愧!”法罗大师低声轻喧一声佛号。

清虚子也不以为意,脸色却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低声道:“大师在寺中身司重职,本不可擅离寺中一步,这些年来深居浅出,音讯渐无,而今却不远千里来到金陵,这是为何?”

“唉!”法罗大师神色黯然,重重地叹息一声,“道兄是否记得,本寺住持天罗方丈曾经收过一名俗家弟子之事?”

“不曾忘,不曾忘。”清虚子抚须而笑,“这个人,不就是素有‘追风剑’之美誉的柳风鸣柳少侠么?此子为人谦虚,好学上进,一手剑法尽得天罗方丈之真传,五十年来,贵寺的俗家弟子,只怕无人能出其右。”

“不错不错,柳师侄是天罗方丈唯一的俗家弟子,不仅一手‘少林神拳’已有六成火候,其他武功诸如‘一指禅’、‘开碑裂山掌’等等,都已有一定造诣,数十年来,在本寺俗家弟子中,少林七十二门绝技,从未有人能成其八,但柳师侄一人便练得其十,尤其是剑法更有大成,掌中一口剑,剑重十三斤十一两,但运用起来,却如神灵附体,灵活自如,其快如电,这‘追风剑’之名实是实至名归,江湖中已公认他为少林俗家弟子中的第一高手。”

“呵呵!”清虚子仰天一笑,“是啊是啊,柳少侠可谓是当之无愧。”

“可惜……”法罗大师目光中本也有几分赞许之色,但很快就被沉痛和惋惜取代,摇摇头,默然不语。

“提起柳少侠,大师似乎并无欢喜之意,莫非……莫非……”清虚子心中狐疑,却又不敢直言相询。

“莫非什么?”法罗大师苦笑道,“难道道兄竟以为柳师侄误入歧途,犯下为人所不耻之事?”

“咳咳……”清虚子本是此意,此刻被法罗大师点破,不免有些难堪,“柳师侄一身正气,为人耿直,慈面佛心,嫉恶如仇,那些宵小之事自然不屑为之!”

“那是自然。”法罗大师点点头,随即又轻声一叹,“但贫僧此次下山,却是为了他突然暴毙……”

“啊?什么?”清虚子大吃一惊,失声道,“柳少侠竟已去世了么?”

法罗大师脸上露出一丝沉痛之色,缓缓道:“柳师侄早在一年多以前,便已惨遭凶徒杀害,道兄竟未听说过此事么?”

“江湖上知道此事的人只怕并不多。”清虚子瞪大了双眼,似乎犹有不信。

“柳师侄英雄年少,突然无端遇害,是为仇杀还是其他原因,个中因果谁也无法猜透,所以未曾出讣告,只待真相大白,方才昭告天下。”

清虚子默然半晌,悄声问道:“据大师所言,柳少侠是否死得离奇诡异?”

“简直匪夷所思。”法罗大师黯然长叹,“柳师侄仗剑江湖,除魔卫道,想要取他性命之人,自然不止十个八个,只是……只是这凶手的手段实在太过于残忍,惨无人道。”

清虚子双目一张,出凌厉的寒光:“哦?”

“柳师侄遇害之时,想必并无第三人在场,若非现他尸身的山野樵子曾经受过他的好处,认得他的衣饰和那口重剑,只怕谁也不会知道柳师侄……”法罗大师摇摇头,轻喧一声佛号,神色凄然,竟不忍再说下去。

“如何?”清虚子忍不住追问。

“柳师侄被送回寺中时,竟非全尸……”

“死不能全尸?”清虚子皱眉道,“难道他的人头竟已被凶手割了去?”

“何止头颅被割下,就连……就连……”法罗大师又摇摇头,长叹道,“一个好端端的人,竟落得如此下场,就连天罗方丈这等得道高僧也禁不住气愤填膺,怒叱凶手手段残忍,丧尽天良。”

“那是什么样的杀人手段?”清虚子双眉一挑,面露怒色。

“尸体断为两截,上半身和下半身完全分开,伤口平整如镜,想必凶手是个使刀的高手,这一刀下去,既快且稳,只一刀就斩断了柳师侄的腰。”

“一刀两断!”清虚子忍不住失口惊呼。

法罗大师眉头一跳,脸色庄重地点头道:“正是一刀两断,绝对不必再用第二刀。”

“凶手果然狠毒。”清虚子长出一口气,摇头苦笑道。

“凶手的刀法又何尝不是天下绝无仅有的好刀法?纵然是昔年的‘游龙大侠’叶漫天复活,只怕也只能望洋兴叹,自愧不如,柳师侄临死之际,一定没有经受太大的痛苦。”

“凶手是否已经找到?”

“天罗大师曾经将武林名大门派的刀法都一一作了比较,结果一无所得。”法罗苦笑道,“他誓,据他所知悉的刀法名家中,绝没有人可以一刀就斩断柳师侄的腰。”

清虚子微一沉吟,低声道:“贫道倒想起了一个人,大师是否听说过?”

“什么人?”

“‘一刀两断’任我杀。”清虚子的声音压得更低了些,“据说此人是个职业杀手,使得一手快刀,他的刀究竟有多快,却连死人都不知道。最重要的是,他杀人的手法正是将人的腰一刀两断。”

“柳师侄遇害之时,这人声名尚未鹊起,当他把江湖闹得乱纷纷的时候,却也从未怀疑过他,只因这人虽是杀手,最近却已成为了继韩大少之后的又一个传奇式的英雄人物。”

“此人在短短半年间,就做出了几件轰动江湖的大事,‘索命刀’、‘玉面魔鬼’龙少云、‘狂人魔女’之子川岛二郎这三人,全都被他斩杀于刀下,尤其与‘天残地缺’一战,更被人们奉若神明。就连当代大侠‘天山一剑’米珏和‘神捕’龙七先生这两人,对他也是敬佩之极,视为一生知己。”清虚子轻叹一声,摇摇头道,“只可惜……无论此人是何等的英雄,毕竟也只是个杀手,一个杀人工具,活着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钱。”

法罗大师呆了呆,也低声叹道:“道兄的猜测不无道理,实不相瞒,初步怀疑,凶手正是任我杀?”

“哦?”清虚子眉头一拧,“大师的意思是……”

“本来此事毫无头绪,但就在一个月前,天罗方丈突然收到一封匿名信,信中所言,大意是凶手就是任我杀。”法罗大师说得口干舌燥,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天罗方丈见这信来得蹊跷,并未太过于在意,只是吩咐门人在江湖上走动之时,明查暗访,却始终找不到确凿的证据可以证明匿名信所言非虚,只因任我杀早已失踪多时了。可是在三天之前,又有人传来匿名信,说是只要到了金陵的天涯海阁,找到此间的主人,一个叫欧阳情的女施主,就知分晓。仅凭一封来历不明的片面之词,本不能证明什么,但送信之人一而再的透露,天罗方丈觉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才命贫僧下山前来,查访真相。”

“大师只身而来么?”

“那倒不是,贫僧久未涉足江湖,对于欧阳情是一无所知,所以又用飞鸽传书邀请左丘大侠,借他侠名主持公道。”

“左丘大侠?”清虚子动容道,“是不是那位有‘急公好义’之称,专喜打抱不平的左丘权左丘大侠?”

“正是!左丘大侠在江湖上辈份极高,德高望重,有他出面,行事就方便得多了。”

清虚子抬目向四下里看了看,问道:“他人呢?”

“左丘大侠因事耽搁,不过此刻也该抵达金陵了。”

清虚子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法罗大师默然半晌,突然想起了什么,低声问道:“道兄不在山中炼丹,却也现身此处,不知所为何事?”

清虚子微微一怔,叹了口气,苦笑道:“真是无巧不成书,贫道的来意,正与大师相同。”

“道兄何出此言?”

“此事说来话长,敝教掌教云虚子师兄,也曾收过一名俗家弟子,此人出身豪门,却无骄纵奢华之气,天赋异禀,骨格异于常人,天生就是学武奇才,只不过悠悠十载而已,便将武当诸般武功习得略有所成,在年轻一代中,其成就也已不作第二人想……”

“道兄说的莫非是‘多情剑客’衿明衿公子?”

“衿明这孩子风流多情,快意江湖,无论是人品还是侠名,都决不在柳少侠之下。”清虚子仰天出一声长叹,“数十年来,少林与武当俗家弟子中的佼佼者,也唯有此二人而已,只可惜天嫉英才,他们的命运竟是如此的相似。”

法罗大师“啊”地一声低呼,嘎声道:“道兄言下之意,莫非衿公子也已……”

“正是如此,突然暴毙,死于非命。”清虚子一脸沉痛,清越的声音竟已变得低沉,“他遇难之时的模样,与柳少侠如出一辙,头颅不翼而飞,身体一刀两断。”

法罗大师止不住又“啊”了一声,双手合什,轻喧佛号:“难道他们乃是死于同一个人之手?”

“不错,凶手正是‘一刀两断’任我杀’。”

“这人究竟是十恶不赦之徒,还是重情重义的英雄?”法罗大师摇头不住苦笑,“这天下所有的坏事,似乎都已被他做尽,偏偏维护武林和平,伸张江湖正义的人也是他。”

清虚子双眉拧紧,默然不语。

“道兄怎知这人就是凶手?”法罗大师沉吟着问道。

“也是因为一封匿名信,信中内容正如大师所述。”清虚子缓缓说道。

“此信道兄可有随身携带?”

清虚子一言不,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法罗大师也已取信在手,摊开细看,二人同时“啊”地一声叫了起来。只见信中字迹笔走龙蛇,都是唐代书法大家张旭狂草之风,果然一模一样,连纸张的质地都是毫无差别。

二人相视一眼,默然不语。过了半晌,法罗大师才缓缓道:“这匿名信显然是出自同一个人手笔,凶手是否诚如信中所言,固然神秘莫测,但这人留言却不具名示之,岂非同样使人难以捉摸他的用意?”

“敝教掌教酷爱书法,于古今各种不同字体都颇有研究,但穷其一生所学,始终都推敲不出这写字之人是哪里人氏,只因这些字,表面看来有模有样,但缺乏力道和神韵,功力尚属浅薄之流,只是这纸张,好像出自江浙一带。”

“依贫僧之见,其中疑点颇多,以道兄之智慧,自然也早已有所现。”法罗大师正容道。

清虚子淡淡一笑:“也只参透其中一二而已,不知与大师是否所见略同。”

“这人藏头露尾,究竟是何方高人?这是其一;其二,柳师侄和衿公子之死,不仅神秘,而且还非常隐密,他是如何得知凶手就是任我杀?”法罗大师拧眉微一沉吟,“第三点,是最重要也最费猜疑的一点,就是这人为何要把这个消息泄露出来,却又不肯现身相见,细述其中情由。”

“也许这人与任我杀有一种不同寻常的关系,譬如说……仇敌。”清虚子轻轻抚着长须,沉思着道,“他将这个不为人知的秘密泄露出去,目的就是想假借少林、武当两大派之手,除去任我杀这个强敌。”

“这说法虽然差强人意,但也不是没有可能。只是这人这般行径也太不够正当,如果是些心术不正之人,存心挑起祸端……”说到这里,法罗大师摇摇头,闭口不语。

清虚子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的,假如这是个阴谋,假如凶手并非任我杀,假如少林、武当两大门派不明是非,一味寻仇,势必又将搅乱江湖一池春水。这江湖乱了,少林和武当便难辞其咎,成为罪魁祸,而这个神秘人,正可隔岸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其中利害关系,不言而喻。

“此事必然另有隐情,你我不必妄自猜测,既已来了,自然也不能无功而返,此事总有水落石出、真相大白之时。”清虚子摇摇头,在叹息声中,终止了这一次的谈话。

安柔凝神细听二人谈话,思绪一如春光中飞舞的蝴蝶,千回百转:“原来少林和武当这两大高手是为了任我杀而来,只是任我杀早已失踪多时,下落不明,人海茫茫,要想找到他谈何容易?他们来到金陵,自然是来向大当家打听消息的,看来大当家的麻烦又要来了。”

想到这里,她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立即变得忧郁起来,娥眉紧蹙,一颗心也拧得紧紧的。

就在这时,只听“蹬”、“蹬”声响,又有两个人抬步拾阶而上。走在前面的是一个花甲老人,面目俊朗,双袖飘飘,沧桑中自有一种令人倾倒的风神,脸上似乎永远都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让人感到既亲切又慈祥。

他的腰间悬挂着一口长剑,剑柄的颜色鲜明清晰,但仔细一看,竟已相当古老陈旧,显然在平时常作擦拭,才不至于让岁月的风尘淹没了它原来的光彩。一个爱剑之人,使用的当然不会只是一口普通的长剑,这一点仅从那套绿鲨皮剑鞘就可以看出来,加上淡红色的剑穗飘然而动,明眼之人一眼就可以看出这口佩剑的珍贵。

这老人的身后,紧紧跟随着一个一袭白衣、神情谦卑的年轻人,腰身挺得笔直,目光却总是下垂,一副拘谨、忠实的模样。

那老人神闲气定、从容沉稳的样子,却比他腰间的那口佩剑更引人注目,安柔阅人无数,也从未见过如此一个慈善长者,正欲上前搭讪,那老人却已大步向清虚子和法罗大师二人走了过去,抱拳一揖,洪声笑道:“老夫姗姗来迟,让清虚道长久候了,吾心惶惶,失罪失罪!”

清虚子连忙起身还了一揖,微笑道:“秦大侠可当真折煞贫道了,为了些许小事便要秦大侠劳筋动骨,老远赶来相聚,贫道才是心中有愧,对不起朋友啊!”

那老人大手一挥,笑声更是豪迈:“道长客气了,老夫这把老骨头贱得很,若不活动活动,只怕就要生锈了。莫说有事,你我相交数十年,这许多年未见,也该好好会唔会唔。”

他目光一转,瞧着法罗大师,讶然道:“哎呀,法罗大师竟也在这里么?真是好极了!”

法罗大师轻喧一声佛号,微笑道:“原来是‘乾坤一剑’秦大侠到了,多年未见,秦大侠可是越活越年青啊,想来这几年快意江湖,游哉悠哉,是以风采更胜当年。”

秦孝仪淡然笑道:“这人啊,一老起来反而把什么都看得淡化了,这心呢,自然也就一天比一天回去了。”

“世人若能参透其中道理,岂非正是一种福气?”法罗大师手捻佛珠,轻叹道,“可惜贫僧身在佛门,却始终还是有些东西不能放下,唉!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大师言重了。”秦孝仪回身对那白衣人招了招手,“无邪,别站在那里穷愣,赶快过来和两位道长、大师打个招呼。”

“弟子白无邪,”白衣人对着清虚子和法罗大师深深一揖,“见过道长和大师。”

“早在十年之前,秦大侠不是说过,再也不收徒弟了么?这位白公子是……”清虚子看着秦孝仪,又看了看白无邪,眼中充满了笑意。

“无邪本来出身于蜀中书香门弟,但因家道中落,流落江湖。”秦孝仪笑呵呵道,“老夫见他聪明勤奋,是个学武奇才,所以才自食其言,破例收了他作为关门弟子,数年来,无邪与老夫日夜相伴,情同父子。”

“今天吹的哪一门子风啊?居然连秦大侠和清虚道长也来了,哈哈!这老朋友相聚,当真值得浮三大白。”话声话之人已施施然走上楼来。

秦孝仪回头微笑道:“‘急公好义’左丘大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