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四章 杏花村

小说:寒刀行 作者:郁痕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剑光一闪即逝,那两个侏儒就不再动,男的胸膛紧紧贴在女的背脊上,两个人重叠在一起,就像是扯线木偶般吊在空中。这一剑,竟同时刺穿了他们的喉咙。

    “苗疆阴婆子的左右护法‘刀剑童子’……原来你是阴婆子。”燕重衣目光落在那女人脸上,一挥手,两具尸体立即被抛飞出去,落在她的脚下。

    “你……你居然一剑就杀了我两大高手……”阴婆子为之气结。

    “这一剑已便宜了他们,他们不该死得如此舒服。”燕重衣收剑回鞘,冷然说道。

    阴婆子门徒众多,真正歹毒可怕的就是她的左右护法“刀剑童子”,死在她们刀剑之下的江湖高手不计其数,而且手段残忍狠毒,或截肢,或阉割,或体无完肤,或身异处……江湖上如果有人说起这两个人,只怕三天三夜都不能安眠,可是谁都知道,无论他们的手段再如何残酷,也远远不及其主人阴婆子之万分。

    阴婆子本身出自勾栏,生性**,工媚术,喜采补,死在她石榴裙下的男人比死在她手上的还多,对于每个男人来说,她既是个令人**的尤物,也是个可怕的恶梦,很多人宁愿永远无楚也不愿意梦见这个把男人带上了仙境又推进地狱的美丽女人。

    “他们杀人全都是我的主意,你何必杀了他们?”阴婆子叹口气道。

    “这是你的主意?为什么?”

    “因为我必须阻止你去金陵。”

    “你怎么知道我要去金陵?”燕重衣愕然问道。

    “我不仅知道你要去金陵,还知道你是去找一个叫欧阳情的女孩子。”

    燕重衣脸色微变,沉声道:“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你究竟还知道什么?”

    “本来我还觉得你这个人挺可爱的,可是现在才现,跟你在一起其实很可怕。”阴婆子似乎不想再继续讨论这个话题,苦笑道,“你这副冷冰冰的样子实在让我难过,所以……我想我应该赶快离开这里。”

    “不把话说清楚,你休想活着离开。”

    阴婆子忽然又轻轻笑了起来,娇嗔道:“你不让我离开?那么你想做什么?”

    燕重衣没有回答,手已按住了剑柄。

    “既然如此,你为何还不出手?”阴婆子眼波流动,勾魂夺魄,斜睨着一动不动的燕重衣,“是舍不得?还是因为你根本就没有把握留住我?”

    燕重衣依然没有回答,按在剑柄上的手却握得更紧。

    “‘一剑穿喉,一击必中’,你的剑法虽然可怕,但必须等到敌人先出手,然后抓住对方的破绽之后才能出剑,如果我不出手,你根本就没有出剑的机会,我若出手,却必然避不开你这一剑。”阴婆子笑得就像是抓住了狐狸尾巴的狡猾的猎人,“可是我不出手的话,你是一定不会就这么样让我离开的,看来……我只有出手了。”

    她居然真的出手了,却并没有向燕重衣起攻击,突然将手里的一包糖果砸了出去,狠狠地砸在地上。只听“轰”地一声巨响,尘土飞扬,硝烟四散,还夹杂着点点火星和刺鼻的气味。

    燕重衣早有准备,立即凌空翻身,退出两丈,烟硝尘土渐已散时,阴婆子却不见了,地上已然多了一个大洞。

    那包糖果里竟藏着江南霹雳堂的火器!

    燕重衣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由得暗暗苦笑。他能活到现在,决不是侥幸。江湖险恶,每个人都必须分外留神,积累一些经验,否则随时都有可能死得不明不白,糊里糊涂。

    杀人的方法有很多种,暗杀也是其中一种,而且还是最可怕也最有效的一种。暗杀的法子自然也有很多种,暗器却一定是其中的重中之重。

    假如燕重衣大意一些,假如燕重衣经验不够丰富,此刻一定已经是个死人。

    一壶老酒,一盏热茶,两种不同的香味纠缠在一起,充斥着这间并不宽敞的屋子。屋子有些阴暗,紧闭的门窗掩住了外面明媚的秋色。

    两个人静静地坐在一个阳光照不到的角落里,脸庞都藏在阴暗之中,一个人喝酒,另一个人喝的却是香茗,谁都没有说过一句话,悠然自得。

    也不知过了多久,“笃笃”,门外忽然响起两声轻轻的敲门声。

    “谁?”喝茶的人淡然问,声音略带低沉。

    “是我。”门外传来一个娇媚的女人的声音。

    “进来。”

    “吱呀”一声轻响,一个体态丰满的半老徐娘闪身而入,竟是阴婆子。

    “你一个人回来?”说话的人是喝酒的人,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嗯!”阴婆子气忿忿地回答。

    “你的左右护法‘刀剑童子’呢?”喝酒的人问道,“他们是不是已经死在燕重衣的剑下?”

    “燕重衣杀死他们,只用了一招,一剑穿喉。”

    “一招?”喝茶的人惊叹道,“九个多月之前,燕重衣被川岛二郎的‘绝杀一刀’重创,没想到他的伤这么快就痊愈了,他的剑竟还是像从前一样快。”

    喝酒的人看了阴婆子一眼,叹道:“我不是早就已经告诉过你,千万不要去招惹燕重衣,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现在白白损失了两大高手,岂非于事无补?”

    “难道这样让他追查下去?”阴婆子皱眉道,“你不怕他破坏了我们的计划?”

    “他连一点线索都没有,根本什么也查不出来。”喝酒的人淡淡一笑,“我只担心,他会突然放弃,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反而会影响到我们的计划。”

    “我不懂你的意思。”

    “你应该明白的。”喝酒的人浅浅啜了口酒,“我问你,我们合作的目的是什么?”

    “当初你们找我合作,不就是为了完成统一江湖的霸业吗?”

    “嗯!这是个漫长又复杂的过程,每一步,我们都必须小心布署,更不能错过每一种机会。”喝酒的人缓缓道,“燕重衣的出现,对于我们,其实就是个很好的机会。”

    “我还是不懂。”阴婆子摇头道。

    “你现在不需要知道太多,”喝酒的人似乎笑了笑,“我们就翘以待吧,接下来生的事一定会越来越有趣。”

    “你们不要忘记,曾经答应过我什么,”阴婆子也不再追问,冷冷道,“事成之后,我希望你们不会自食其言,出尔反尔。”

    “你放心,该给你的,我们绝不会抵赖。”喝酒的人轻轻放下酒杯,“现在,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做。听说有一个人一直在飞龙镇附近徘徊不去,我担心他会破坏我们的计划……”

    “你的意思……是不是要我去杀了他?”

    “不,他现在还不能死,留下他一命对我们还有用处,我要你故意去接近他,得到他的信任。”

    “他是谁?”

    “一个很好看的男人,他的名字叫做钟涛。”

    杏花村是飞龙堡往金陵的必经之路,也是燕重衣和任我杀初次相逢时的地方,在远山前的近山脚下,是在还未被秋色染红的枫林内,是在附近全无人家的小桥流水边。

    杏花村其实并无杏花,甚至连一朵花都看不见,但这里有酒,有酒的地方通常都叫酒家,酒家的名字就叫“杏花村”。

    杏花村的风物依旧如故,人却已远在天涯,人未断肠,却黯然神伤。

    往事如昨,只能徒留一夕回忆。

    燕重衣走进枫林,越过小桥,杏花村还在。

    杏花村并不是一间普通的酒家,它曾经是一座规模不小的府邸,据说以前住过一位朝廷命官,后来这位大官无端被谪贬流放外域,这座府邸就被人以重金购买,再后来这人家道中落,又以低贱的价格卖出,最后终于沦落成现在这个样子。

    燕重衣走进杏花村前庭,却没有看见一个人,连去年那个胖乎乎的、和蔼可亲的老板都已不知去向,里面的家具却仍然纤尘不染,窗明几净,显然经常有人前来打扫,可是现在,为什么连一个人影看不见?

    燕重衣开始皱起了眉头,心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到这里来,其实只是在找回一种记忆。去年的那个时候,这里有酒,有朋友,现在却已只剩下寂寞和失落,还有歌声,温柔曼妙的歌声。

    没有人,哪来的歌声?歌声是从后院传出来的。后院中清雅幽静,却还是看不见人影,一片青翠的桑木林中,歌声正飘扬。这时候歌曲已变了,变得温柔委婉,令人黯然**。

    林中有三间明轩,门窗都是敞开着的。屋角燃着一炉香,清新怡人,矮几上摆着一柄刀,刀长两尺七寸,华丽的鲨鱼皮刀鞘上,缀满了花花绿绿、耀眼的珠宝。

    一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年轻公子,箕踞在临窗的一张胡木床上,身上披着件绣金的轻裘,腰间系着条银色的缎带,脚上穿的是一双镶满珠宝的皮靴子。一个轻衫高髻的女人坐在他膝上,手捧金杯,正在往他嘴里喂酒,还有一个穿着流云长袖的女人,正在翩翩起舞,曼声低唱。

    她们虽然都已不再年轻,却别有一种成熟的妇人风韵。

    看见这个人,燕重衣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微笑,笑得轻蔑而讥屑。他认识这个年轻公子,但这人并不是他的朋友。

    这个人,世袭一等侯,却视功名富贵如尘土,视美酒佳人如生命。你永远也看不到他整天笑嘻嘻的脸上也会有生气的时候,就好像你永远也别想看到他无论到了哪里都是孤伶伶的一个人,他的身边,总是少不了美酒,少不了绝代佳人。不管走到哪里,他都是一个最惹人注目、最让人羡慕的名人。

    燕重衣踏着满地落叶,慢慢地走过去。曼舞轻歌的女人回眸看了他一眼,歌声依然如旧,听来却更动人。

    那个手捧金杯的女人,目不他顾,轻轻地把酒倒进自己的樱桃小口里面,然后慢慢俯身把含在嘴里的美酒喂给那个年轻公子。

    年轻公子脸上带着笑,从这个女人的嘴里啜过美酒,缓缓吞了下去,舔了舔嘴唇,笑道:“好酒,好可爱的美人。”

    他竟似没有看见燕重衣这个人,在他眼里,仿佛只有可爱的佳人。

    “‘风流公子’百里亭?”燕重衣淡淡笑道。

    “嗯!”年轻公子漫不经心地点点头。这世上,除了这位天下第一风流公子,还有谁能有这般的气势?

    百里亭伸出一只手,轻轻抚摸着手捧金杯的女人的飘飘长,眼睛斜睨:“你要不要过来喝两杯?”

    “不必。”燕重衣摇头拒绝。

    百里亭的目光落在轻歌曼舞的女人的脸上:“你要女人?”

    “百里公子的女人,谁敢要?”燕重衣连眼睛都未眨动,“就算想要,也要不起。”

    百里亭愉快地点点头,笑意更浓,仿佛对燕重衣的回答非常满意:“她们的年纪虽然大了些,可都是女人,很好的女人。我就喜欢真正的女人,她们不仅成熟,也比那些少女们懂得更多。”

    “百里公子舍得把她们拱手送给别人?”

    “别人当然不行,但如果你想要,我一定不会舍不得。”

    “难道我就不是别人?”

    “你不是,你是‘杀手无情’青龙燕重衣。”百里亭微微一笑,“我会到这里来,其实就是为了等你。”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来?”

    “你不能不来,因为你是燕重衣,是任我杀的朋友。”

    “哦!我明白了,原来你真正要找的人并不是我,而是任我杀。”燕重衣紧锁的眉头舒展又拧起,“你为什么找他?”

    “为什么?”百里亭的目光终于落在了燕重衣的身上,脸色却有些阴郁,“你知不知道他已经出卖了我,违背了江湖道义?我出高价请他为我杀人,他居然把这个秘密泄露给了我的仇人,我是不是很应该找他讨回公道?”

    “我明白了,”燕重衣恍然道,“原来你就是出悬赏通告的人之一。”

    “不错,我的仇家很快就会找上门来了,我随时都会死得很惨。”百里亭气忿忿地道,“你知不知道我的仇家是谁?她就是苗疆阴婆子,那个女人杀人的手段阴毒可怕,杀了你你也不会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死的。”

    燕重衣默然无语,心里暗暗苦笑,阴婆子的确是个可怕的女人,甚至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难对付的女人。

    “我杀了她的弟子‘玉手情魔’李花艳,这件事本来很隐密,但现在却已经不是秘密。”百里亭苦笑着摇摇头,“我决想不到任我杀居然会出卖我。”

    “也许,他并没有出卖任何人。”燕重衣目光凛凛,问道,“你是不是收到过一封匿名信,信中说任我杀出卖了你?”

    “你怎么知道?”百里亭眼中露出种惊讶之色。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真的出卖了你,你现在也许早已经是个死人。”

    “我现在整天担惊受怕,寝食难安,和一个死人还有什么分别?”百里亭苦笑道。

    “有,至少你还能喝酒,还能说话,死人却已经不能再做任何事。”燕重衣悠悠说道。

    “你莫非在说笑话?”百里亭的脸色沉了下来,“这个笑话并不好笑。”

    “我说的都是实话,阴婆子已经到了江南,来此之前,我还见过她。”

    百里亭立即脸如死灰,“虎”地跳了起来,手捧金杯的女人被自己手中的酒水泼了一脸。

    “她已经来了?她迟早会找到我的。”此刻的“风流公子”已不再是从容而洒脱的小王侯,倒像是个落荒而逃的丧家之犬,他瞧了燕重衣一眼,“你开个价吧!”

    “开价?”燕重衣微微一怔,显然不明白百里亭的意思。

    “只要你答应帮我杀掉阴婆子,我愿意给你一万两黄金。”一万两黄金绝对不是一笔小数目,但百里亭认为,他的性命远比一万两黄金还重。

    “不,我现在不想再为了金钱而杀人。”燕重衣摇头道,“我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为任我杀洗清不白之冤。”

    “你居然为了他而放弃一万两黄金?”百里亭瞪大了眼珠子,怔怔道,“朋友对于你来说,真的有那么重要?”

    “没有朋友的人,不仅孤独,而且还很可耻。”

    这时秋风拂起,拂来一片秋色,满天桑叶不断地盘旋飞舞。

    百里亭作了个很优美的手势,歌声倏然停止,那个在风中曼舞的女人莲步款款,缓缓走了过来,轻轻依偎在他的怀里。

    “我没有朋友。”百里亭轻轻地拥住那个女人,用鼻子轻轻嗅着她的香,目光变得无限温柔,“我也不需要朋友,我只需要女人。”

    “总有一天,你会死在女人手里。”燕重衣轻叹。

    “那很好,我可以死的很温柔。”

    “如果死在阴婆子手里呢?”

    “至少……也是死在女人的手里。”百里亭毫不在乎地笑了笑,“我听说,阴婆子也是个很不错的女人。”

    “有一种方法,可以让你不会死的太快,”燕重衣沉吟着道,“只要查明真相,或许你可以逃过一劫。”

    “查明真相?我们连一点线索都没有,从何查起?”

    “那封匿名信就是一个很重要的线索,只要找出这个神秘人,事情就变得简单了。”

    “仅凭一封匿名信只怕还不够。”

    “的确不够,但我至少可以了解到一些东西。”燕重衣沉吟着道,“譬如说这人的笔迹,每一个人的笔迹都不可能相同,就算他擅于临摹和模仿,也绝不可能一模一样。”

    “有道理。”百里亭静静地听着,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第二,每个地方的纸张的制造因为各种原因,都难免会有所区别,或粗或柔,或厚或薄。”燕重衣随手抓住一片飘飞的落叶,“就像树叶,没有一片叶子是相同的,各有各的脉纹,各有各的特点,每一个人的字,每一个地方的纸,都会有它的特别之处。”

    “说的实在很有道理,”百里亭目光闪动,微笑着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了过去,“好,我给你。”

    燕重衣伸手接过,看也不看一眼就放进了怀里。

    “你不看一看吗?”

    “不用了也弄不清楚的。”燕重衣回身就走,挥手道,“再见!”

    “你这就要走了?”百里亭微微一怔,急叫道,“我和你一起走。”

    “你要和我一起走?”燕重衣停下了脚步。

    “反正我也没什么要紧的事,倒不如和你一起去瞧瞧,路上有个伴,也不至于太寂寞。”

    “那么她们呢?”燕重衣瞧了瞧那两个女人,“我可不喜欢和女人走在一起。”

    百里亭却连看都不看她们一眼,大笑道:“美人易求,朋友却不可多得。既然你不喜欢,就让她们留下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