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二十七章 致命的最后一刀 寒刀行

小说:寒刀行 作者:郁痕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飞雪在风的肆虐中仿佛群魔乱舞,任我杀的心反而静如止水。这是不是因为一个人知道自己就快要死的时候,往往都会变得更平静?

宋终带着他穿过花海,走进逍遥宫,最后居然就在紫罗兰夫人那间精雅的屋子面前停住了脚步。

门里面是什么?是不是死亡?门里和门外,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叩门声轻轻响起,紫罗兰夫人的声音立即从里面传了出来:“你走,让他进来。”

她的话就是命令,就像没有人可以拒绝她的魅力一样,绝对没有人可以违抗她的命令,宋终立即头也不回地默然离去。

任我杀伸手推开了那扇隔着死亡的门,没有丝毫的犹豫,毅然决然跨过了门槛,走进这屋子。屋内温暖如春,弥漫着淡淡清香,这屋子好像永远都是这种舒适的感觉。

任我杀却突然感到胸口有些郁闷,因为站在他面前的紫罗兰夫人,此刻竟几乎是全裸的,一袭薄如蝉翼的轻纱下面,成熟的胸膛、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宛然可见。她美妙的**充满了诱惑,散出一种旺盛的生命力。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她还想利用自己的美色来引诱他吗?任我杀站在那里,身子就像是一支标枪般站得笔直,心里却忍不住暗暗叹了口气。

紫罗兰夫人忽然扭动着如水蛇般的腰肢走了过来,伸出兰花般的手指轻轻撩拔着任我杀凌乱的长,在他耳边微微喘息,吐气如兰。此刻的她,仿佛已从骄傲的贵妇变成了一个饥渴的荡妇,施展百般挑逗技巧,扰乱任我杀本已平静的心神。

只可惜在任我杀动也不想动的时候,就算在他身上纠缠着一千条蠕动的毒蛇,一样也能无动于衷。他竟似根本没有看见紫罗兰夫人这个人一般,眼神空蒙,一脸淡漠。

紫罗兰夫人的确是个很有经验的女人,她轻轻地往任我杀的耳朵里面吹着气,轻轻道:“欧阳情是不是已经告诉你本宫的秘密?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为什么还无动于衷?难道你不想和本宫同登仙境?”

她用贝齿轻轻咬着任我杀的耳朵最敏感的部位,温柔的声音娇媚入骨,仿佛正和她的情人窃窃私语。

“离我远一点。”任我杀想推开她纠结的身子,但她全身却实在毫无着手之处,他刚刚伸出手,她就挺起胸膛迎了过来,一种触电般的温软感觉立即袭遍了他的身体。

紫罗兰夫人“嗯”地一声娇喘,笑嗔道:“原来你这样子是装出来的,一双手一点也不老实,哎呀……”

话音未歇,她整个人都被任我杀推了出去。

任我杀脸色冰冷,看都不看她一眼。

紫罗兰夫人居然没有生气,悠悠道:“你知不知道,拒绝本宫的男人会有什么下场?难道你真的想变成一个死人?”

“我拒绝你,只因为我是任我杀,不是别人。”

“你和别的男人有什么不同?”

“我来这里,是为了决斗,不是和你……陪你……”

紫罗兰夫人轻轻咬着手指,柔声道:“不是什么?你是否知道,陪本宫上床,其实也是种决斗。在床上决斗,绝对是种很快乐、很舒服的事,难道你从未体验过这种乐趣?”

任我杀忽然不说话了,只是摇头苦笑。他觉得跟这个女人说话不仅很累,还很无聊。

紫罗兰夫人却突然脸色一寒,神情间充满了端庄和高贵,在这刹那间,仿佛又变成了一个不可侵犯的圣女。

“你拒绝本宫,只是因为你的心里只有一个女人。”紫罗兰夫人悠悠道,“本宫原以为,这个女人就是欧阳情,直到昨天,本宫才知道,这个女人原来居然是本宫最心爱的弟子。”

任我杀怔了怔,皱眉道:“你已经都知道了?”

“昨天君儿来找本宫,要本宫放弃决斗,让你们远走高飞。她居然为了你而背叛本宫,枉本宫待她那么好,还打算让她继承本宫的基业,想不到她竟敢背叛……”

“这不是背叛,而是个明智的选择,像你这种疯狂的女人,跟在你的身边实在是种痛苦。”任我杀冷冷地打断道。

“现在你们就很快乐吗?本宫永远也不会忘记,她哭泣着哀求本宫放弃决斗的时候伤心的样子。她明明知道,背叛本宫其实只有死路一条,她却宁愿死也要跟着你。”

“这一战,我自知必死,可是死对我来说,是一种解脱,你呢?你注定了一生孤独。没有朋友,没有亲人,你活着,既不快乐,又不幸福,岂非很可悲?”

紫罗兰夫人脸色立即沉了下来,冷冷道:“死到临头,你居然还如此执迷不悟。本宫虽然得不到你的心,却可以让你死在这屋子里,从今以后,有你的灵魂相伴,本宫岂会孤独?”

“现在是不是可以动手了?你用刀,还是用剑?”任我杀漠然道。

“在很多年以前,本宫就已经不需要任何武器,就算只是一张薄纸,到了本宫手里,一样可以杀人。”

一个人的武功如果已达到了巅峰,武器的确已不重要。

任我杀再一次感觉到了压力,他一直认为,和敌人交手的时候,绝不能只依靠武功,智慧和运气一样都很重要,就像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这一次呢?紫罗兰夫人仿佛漫不经心,悠然自得,这是不是因为,她已存必胜之心?

紫罗兰夫人神色一冷,双眼一翕一张,沉声道:“你那把看不见的刀,就是‘冷月弯刀’?”

任我杀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右手,只要这只手轻轻一动,刀就会突然出现。

任我杀的身影终于湮没在风雪的尽头,在这一刻,叶梦君已经泣不成声,欧阳情的心也已完全破碎。这一次是永别,说再见需要太多的勇气。

欧阳情心中一痛,突觉全身的力气都在这一刹那全部消失,再也支撑不住,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叶梦君立即扶住了她,目光一瞥间,脸色却已经变了。

米珏快步抢来,叹道:“她也许是太累了,让她好好休息一会儿吧!”

“她不是太累,是真的晕过去了。”

“好端端的,她怎么会突然晕倒?”

“她中了毒,这是一种无色无味、作缓慢的毒,照这情形看来,她中毒的日子至少已有十二天。”

“十二天之前,她岂非还在紫罗兰夫人手里?”

叶梦君恍然大悟,叹道:“原来我师父早就暗中在她的身上下了毒,但她又不想让欧阳姐姐死得太快,所以时至今日,毒性才作出来。”

“叶姑娘,你看……她中的是什么毒?”

“这种毒是草木之毒,集二十几种含有毒素的花草制成,叫做‘繁花软筋散’,毒性虽烈,但作缓慢,由人体肌肤侵入之后,再经血液,然后遍布全身,令人功力全失,神智不清,如果不及时服下解药,虽无性命之忧,功力却永远也恢复不回来了。”

米珏吃了一惊,沉声道:“那女人好狠毒的手段,她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她非要把我们赶尽杀绝不可吗?叶姑娘,欧阳姑娘所中之毒,你有没有办法化解?”

叶梦君摇头轻叹一声,苦笑道:“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也许还可以从我师父那里讨得解药,但现在……现在却是连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米珏微微一怔,只觉她这句话中似乎另有他意,叹道:“难道真的已经回天乏术?”

“也许……”叶梦君只说了两个字,突然“哇”地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米珏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急声叫道:“叶姑娘,你……你的脸……”

在这一刻之间,叶梦君的脸色竟已突然变了,本来还是一片清丽的粉红,此刻已变为夺目的惨绿。

“我的脸怎么了?是不是变得很可怕?”说话时,叶梦君的脸色倏忽间又已变换了数种不同的颜色。

米珏不由得目瞪口呆,吃吃道:“你……你……”

“我也中了毒,而且还是一种天下无药可解的剧毒,用不了多久,我就会死去。”叶梦君黯然道。

“下毒的人是谁?莫非又是那个女人?她简直是疯了,居然连你也下得了手。”

“这也不能怪她,反正逸秋一死,我也活不下去了……”

“如果小兄弟回来,他……他……”米珏跌脚叹道。

“他不会回来了,你根本就不了解我师父,她连我的性命都可以不顾,逸秋更是非死不可。”

“万一……奇迹真的生了怎么办?叶姑娘,你既然了解这种毒药,一定也知道解毒的方法的,是么?”

“太迟了,我现在毒已攻心,就算真的有解药也已经来不及了。”叶梦君苦笑道。

龙七大声道:“叶姑娘,你一定要支撑下去,等到任兄弟回来,‘万劫重生’就可以化解你们所中之毒。”

“没有用的,我已经没有半点希望了。”

“也许……真的会有奇迹,你千万不能放弃。”

“就算真的会有奇迹,等到逸秋回来,欧阳姐姐的毒也早已作了。”

“难道我们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你们死去?”

“我已经无可救药,欧阳姐姐的毒却未必无法化解,只是我也不知道这个办法有没有效,但好歹也要试一试。”

米珏忧心忡忡道:“可是你现在……”

“我所中之毒暂时还无大碍,应该还能支撑一些时候,可是欧阳姐姐却不能再拖延下去了。我帮欧阳姐姐解毒的这种法子很特别,两位能不能暂且回避一下?”

满室生香的屋子里,突然飞起一道淡淡的刀光。

任我杀的刀已然出鞘,刀一在手,就化作一道温柔的月色,掠向紫罗兰夫人的咽喉。这一刀当然绝对不能威胁到紫罗兰夫人的生命,任我杀也很明白这一点,所以他的刀势突然一变,倏地向下一沉,斩向她的腰肢。

世上最快的东西也许就是光,光一亮起,立即就到了每个角落。可是他的刀却仿佛比光究竟有多快,已不是任何言语所能形容。

紫罗兰夫人也不能形容这一刀的度,她只知道,这一刀,依然不能伤她丝毫。任我杀并不能确定她的身子是否曾经移动过,可是这一刀,却已落空。

刀光再次飞起,仿佛云淡风清的虚无,又似雨后青山的空蒙,寒意却已更浓。

任我杀的刀不仅快而狠,刀法的变化也非常灵动而奇妙,明明斩向紫罗兰夫人的胸膛,突然间却已到了她的颈后。遗憾的是,这一刀竟连她的头都没有沾到。

任我杀第三刀还未出手,屋子里忽然飘起了无数个兰花般的掌影。紫罗兰夫人双掌翻飞,刹那间已劈出二十八掌,掌掌相连,竟似只有一个变化,看似轻描淡写,度却比任我杀的还快几分。

掌风如一排接一排的气浪,逼得任我杀几乎透不过气来,幸好他的轻功已至化境,只见他的身子就像是飘荡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的孤舟,东飘西荡,堪堪避开了二十七掌,最后一掌却终究没有避开,“砰”地一声,这一掌重重击在他的胸膛上。

任我杀立即像断了线的风筝般飞了起来,狠狠地砸在墙上,重重跌落。他挣扎站了起来,粗重的喘息着,目光一瞥,看着床头上的那朵妖异紫罗兰花,脑中突然掠过一道救命的灵光。叶梦君曾经对他说过,紫罗兰花就是紫罗兰夫人的生命,不仅凝聚了她的灵魂,更汲取了她的血肉,她已和这花合而为一,人如花,花也如其人。

如果生命之花枯萎了,她的灵魂和**是不是也将随之灰飞烟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也许,这朵紫罗兰花就是紫罗兰夫人致命的弱点,也正是任我杀唯一的一线生机。想到这里,任我杀脸上突然露出一种诡异的笑容。

这个时候,他居然还笑得出来?紫罗兰夫人仿佛幽灵般轻飘飘地掠了过来,冷冷地看着他,目光充满了残酷的笑意。她冷叱一声,手已扬起,闪电般劈出一掌。

也许是这一击实在太快、太狠,也许是任我杀根本就放弃了抵挡,他的身子再次被击飞,跌在床上。他的刀又已不见了,手掌中握住的却是那朵紫罗兰花。

刹那间,紫罗兰夫人的脸色突然大变,仿佛被一只恶心的大手握住了腰肢,忍不住起了颤抖。她神色间露出一种恐惧和惊惶,颤声道:“你……你做什么?快放手……”

任我杀手掌一合,这朵美丽、娇艳的紫罗兰花立即被揉得粉碎。他手掌一松,花瓣片片飘落。

紫罗兰夫人刹时怔住,脸色变得像雪一样苍白,只觉全身无力,软绵绵地几乎无法站立。这一刻,她的灵魂仿佛离开她的躯壳飘然而去,生命只剩下一片苍茫的空白;这一刻,她的意志已被摧毁,她的人已经完全崩溃。

陡然间,紫罗兰夫人突然出一声凄厉、绝望的怪叫,飞身扑出,掌风呼呼,一掌击向任我杀的右臂。

这一击在盛怒之下出手,威力自然骇世惊俗,但此刻紫罗兰夫人已近疯狂,神志不清,出手难免有些阻滞,以任我杀现在的武功修为,本来可以闪避,但他并没有这么做,反而挺身迎去。

一阵撕心裂肺般的剧痛倏然传来,他的右臂已然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掌。就在这时,他已拔刀在手,倏地挥出。这是他拼尽全力的最后一击。

刀光一闪而没。

紫罗兰夫人所有的动作突然停止,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闪动着的已不是勾魂夺魄的媚光,充满了惊惧和怀疑,仿佛看见了这世上最不可能生的事情。她决不相信自己居然抵挡不了这一刀,致命的最后一刀。

传任我杀的刀一击必中,一中必死,原来这并不仅仅只是一种传说。

紫罗兰夫人的武功的确很可怕,但她的腰肢竟仿佛是柳枝做的,任我杀的刀从她的腰间掠过的时候,就像是斩断秋水般的轻盈,就像是蜻蜓点水般的不着痕迹。这世上,也许绝对没有人可以想像得到,紫罗兰夫人居然会死在任我杀的刀下——一刀两断。

“你的左手也能使刀?”紫罗兰夫人居然还未断气,居然还能说话。

巨大的痛楚不断地从右臂传来,任我杀的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滚而落,但他却忍不住笑了起来,喘息着道:“左手刀,比我的右手更快、更准,这是我的秘密,只有死人才知道这个秘密。我故意用右手抓花,本来就是想让你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这只手上,然后硬接了你一掌,这时候,你自然认为我已经完全失去了抵御能力,警惕之心也难免消除得一干二净,所以你就中了我一刀,致命的最后一刀。”

紫罗兰夫人嘴唇微张,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已不出声音。

“我的确没有把握击败你,但人生中,总会生奇迹,从今以后,这世上永远不会再有紫罗兰夫人这个人。”任我杀缓缓转过身子,没有回头再看紫罗兰夫人一眼,死人的脸一定很难看,虽然紫罗兰夫人是个天下无双的美丽女人。他拖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向门外走去,紫罗兰夫人的尸体在他身后“卟卟”倒地。

任我杀终于走出了这间屋子,把死亡关在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