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三章 品刀

小说:寒刀行 作者:郁痕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白雪皑皑,天地茫茫。浓浓的杀气似乎凝结了空气,凝结了飞雪。

    “神刀巨人”将刀**雪里,长身而立。

    刀光冷,任我杀的目光却比这刀光更冷。他一袭白衣,挺立在雪地上,身子笔直,就像一枝标枪,又如一座静峙的山岳,沉稳、安静。他只是站在那里而已,却显得玉树临风,潇洒、高傲,却又说不出的孤独——这不是沧凉的寂寞,只是一种没有人可以理解的哀伤。

    白的雪,白的衣裳,似乎已和大地溶为一体;一动不动的身躯,似乎已站在天地的极限。

    任我杀没有拔刀,没有人知道他的刀在哪里,但谁都知道他绝对有刀。

    风拂起,一片雪花飘飘落在“神刀巨人”的头上。他静静地站着,冷眼瞧着比他更沉静的任我杀,冷冷道:“如果你想回头,现在还可以选择。只要你告诉我那个人是谁,我立即离开,从此之后绝不再找你的麻烦。”

    “对杀手而言,死并不是最可怕的。一个杀手若背信弃义,没有原则,他岂能立足于江湖?”

    “杀手,不就是因为银子而杀人吗?我一样出得起这个价钱。”

    “你以为杀手的尊严就值几个铜板?你以为每一个杀手都会为了金钱而出卖别人?”

    “这是交易,不是出卖。”

    “金钱的确很可爱,但你必须明白,它绝不是万能的东西。”

    “你是不是已经决定,绝不会再改变主意?”

    任我杀笑了笑,仿佛心意已决。

    “好,既然你一心求死,我成全你。”“神刀巨人”眼中杀气渐浓,身躯如浇铜般一动不动,手已扬起,刀横卧空中,寒光流动,仿佛出征的将军,期待浴血一战。

    任我杀也不动,安稳如石磬,风忽然拂起,掀动他的衣裳,凌乱的头。

    “神刀巨人”就在这个时候选择了出手,他的人本来还在数丈之外,双臂一振,如大鸟般飞扑而起,刹时就到了任我杀面前。寒光骤起,他手中的刀在空中一扬,划起一条白色的弧线,斩向任我杀的颈。

    这一刀去势极快,却毫无杀气;攻势虽然凌厉,却华而不实。这是虚招。善于医者,为病人治病时,通常先以第一剂药探其病质,寻取源头,对症下药。这一刀,也是这个道理。

    任我杀竟似看破了他这一刀的用意,连眼皮都没有眨动。

    “神刀巨人”冷笑不止,沉喝道:“看刀。”

    刀光陡起,天空中仿佛无端腾起一条白龙。这一刀并不快,却刚猛有力。

    刀风激荡,任我杀似乎并没有闪避,只不过身子像大海上的一叶扁舟,在掀天巨浪中轻轻一晃,连脚步都没有移动过,可是这一刀竟已完全落空。这一刀堪堪从他身旁劈落,斩在雪地上,刀风荡起一堆飞雪,雪花如蝴蝶,漫天飘飞。

    “神刀巨人”立即回刀横削,变招之度之捷,全在电光石火之间。

    任我杀的身子依然只是微微一晃,很从容地避开了这一刀。

    “你为什么还不拔刀?”“神刀巨人”狂吼一声,握刀的手突然狂抖。这一抖,天空中无端飞起千百道刀光,如风似雨,像一张大网裹向任我杀。

    任我杀依然没有拔刀,身子化作一条白色的影子,如离弦之箭从刀光中穿越而出,冲天飞起,刹那间已完全脱离了刀光的笼罩,在空中一个折身,如一片秋风中的枯叶,轻飘飘落在数丈之外。

    “神刀巨人”似乎绝未想到他的轻功竟如此高明,大愕之下,一声狂吼,人已扑出,与任我杀纠缠在一起。

    小木屋的门外,米高和杏伯相偕而立。

    米高微笑道:“小兄弟这种轻功当真绝世无双,看来比我们想象中的还高。”

    杏伯点头道:“恐怕只有当年以轻功著称的‘千里独行’,才能与他一较高下。”

    “‘千里独行’?是不是大少爷韩彻的师父‘刀圣’?韩大少的刀法独步天下,这是人尽皆知,他的轻功竟也天下无双么?这倒是很少听人提起。”

    “据说‘刀圣’自失去一条腿之后,勤练独脚轻功,历时二十载,终于练成独步武林的‘千里独行’,数百年来,轻功当以他为最。韩大少虽艺出‘刀圣’,但他肢体健全,纵然聪明绝顶,也总是无法掌握‘千里独行’的诀窍,所以他刀法虽天下无敌,轻功却略嫌不足。”

    “‘千里独行’乃是‘刀圣’遭遇一场大变故之后,呕心沥血创造出来的,韩大少本是养尊处优的世家公子,若没有‘刀圣’那般辛酸艰苦的经历,又岂能成功?”米高喟然一叹,“小兄弟年纪轻轻,轻功竟有如此造诣,实在不可思议。”

    就在二人谈话之际,任我杀和“神刀巨人”的决斗已生了极大的变化。

    刀风呼啸中,突然有人出一声狂吼,“神刀巨人”脸色煞白,越吓人。忽然间,他硕大的身躯一扭,如轻烟般掠出,如鹰击长空,手中的刀向任我杀当头劈落。

    人在半空,他握刀的手一抖,刹那间竟已攻出一十八刀。这十八刀几乎是在同时出,就像一刀生出十八种变化,六把刀攻上盘,六把刀攻下盘,六把刀却在同一时间封锁住了任我杀的左、右、后三个方向。

    一把刀变成十八把刀虽然不难,可是要在同一时间攻击对手的五个部位,却实在骇人听闻。

    “神刀巨人”既称“神刀”,毕竟不是浪得虚名。江湖上虽有许多使刀名家常常都会自夸“神刀”,但只凭“神刀巨人”这一手刀法,的确有他值得吹嘘的地方。

    任我杀的脸色竟也为之一变,自出道以来,他从未见过如此严谨、紧密的刀法。此时他全身都在刀光笼罩之中,根本没有退路。

    他只有拔刀——他的刀已到了非拔不可的时候,寒光一闪,刀已在手。

    任我杀一刀在手,立即挥刀迎击。刀光翻飞,他已击出十八刀。

    “叮叮当当”之声连响不绝,一连响了十八下之后终于停歇。任我杀的刀实在太快,虽然后,却先至,“神刀巨人”这攻势凌厉的十八刀,刹那就消失于无形。

    米高和杏伯都没有瞧见任我杀这把刀的样子,他们只看见两道一长一短的白光如丝如织地绞在一起,短光显然比长光要快得多。两道寒光居然毫不停滞,一触即分,一分即合,宛如矫龙灵蛇,刹那间已交手数十招。

    直到第二百五十四招,杏伯才看出二人刀法的强弱,对米高道:“‘神刀巨人’的刀法刚猛有力,沉稳凶狠;小兄弟的刀法却轻灵矫健,诡异奇妙,虚实不定,飘渺虚无。”

    “相对来说,‘神刀巨人’胜在功力深厚,小兄弟则长于轻功高绝,变化多端。但若论刀法,沉稳刚猛却远远不如轻灵飘渺。”米高点头道,“只是小兄弟身上有伤,腿脚不灵,若久战不下,只怕难免要吃亏。”

    “小兄弟虽处于不利之地,但他是个聪明人,绝不会与‘神刀巨人’以力碰力。”

    “不错,有时候武功并非唯一的取胜之道。”米高若有所思,沉吟着道。

    杏伯点头含笑道:“小兄弟胆识过人,玲珑剔透,若不能力敌,必可以智取胜。米先生,你我真是眼福不浅,居然可以在这冰天雪地里看到如此激烈的决斗。”

    “如此惊天动地的决斗,的确难得一见。”

    “据说当年韩大少代‘刀圣’与‘剑帝’决斗华山之巅,那一战虽也打得昏天暗地,日月无光,毕竟不是亲眼目睹,只怕描述者夸大其辞,故意渲染。”

    “他们只是比武,并非生死决斗,当然手下留情,点到即止,料想怎么也比不上这场决斗的惊险。”

    二人只不过说了几句话,任我杀和“神刀巨人”却已交手几近一百招。

    杏伯脸色渐渐变得有些异样,竟严肃起来,叹道:“‘神刀巨人’虽然凶狠,可是他的刀法来来去去也只有一百多个招式,如今已是强弩之末。小兄弟刀法却毫无招式,诡异古怪,虚实莫测,层出不穷。这一份轻灵,这一份诡秘,即使‘游龙大侠’重生,只怕也要自愧不如。”

    “叶大侠的刀法走的也是这条路子吗?”

    “嗯!叶大侠一手刀法宛如游龙,来无踪去无影,小兄弟的刀法和他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叶大侠乃一代大侠,心胸坦荡,心怀天下,刀法极有灵性,小兄弟的刀法却是杀气太重。可惜,可惜!”

    “小兄弟愤世嫉俗,身为杀手,的确难免有些霸气。”米高微笑道,“据说‘剑帝’败在韩大少刀下之后,曾经称赞韩大少刀法空前绝后。今日看来,韩大少的刀法的确空前,却未必绝后。”

    “小兄弟的刀法的确可以称为‘天下第一刀’。如果他能做到像韩大少、叶大侠那般的‘侠之大者’,刀法必能更上一层楼,独步天下。”杏伯点头认同,轻轻叹了口气,“只可惜他误入歧途,沦为杀手,自毁前程。”

    米高也黯然叹道:“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难言之隐,他这么做,也许是迫不得己。”

    “也许,他的选择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杏伯正怅然若失、长吁短叹,突听米高大声道:“杏伯,你看,胜负已分。”

    雪花纷飞,一块衣袂随风飘起,竟是任我杀一刀削掉了“神刀巨人”的衣角。

    “撒手。”任我杀一刀得手,立即直取中宫,“神刀巨人”手中的刀还未劈出,他手中的短刀竟然一个回旋,斫向“神刀巨人”的手腕。

    “神刀巨人”狂吼:“休想。”一言未毕,突觉手腕一麻,竟再也握不住刀,手一松,刀已跌落。

    任我杀的刀忽然不见了,但他手中仍然有刀——“索命刀”。“神刀巨人”手一松,这把刀就到了他的手里。

    “神刀巨人”大骇,抽身欲退,突然刀光一闪,一把刀已轻轻抵住了他的咽喉。

    “只要你再动一动,我一刀就割断你的喉咙。”任我杀的声音比刀锋更冷。

    “神刀巨人”没有动,他不敢动,也不能动,全身都已僵硬,瞪大了眼珠子,似乎不敢相信这一切事情的生。

    他居然败了,败在任我杀的刀下,这太突然,太不可思议。这一生中,他经过数十次大小战役,从未被对手夺去过手中的刀,也从未被对手用刀抵住咽喉。这世上,只怕绝对没有人可以拿刀抵住他的咽喉,这个看起来冷酷而忧郁的少年,居然做到了别人永远也做不到的事。

    “神刀巨人”脸色刹那间变得苍白,紧紧咬着嘴唇,血从嘴唇中渗了出来,长叹道:“我败了。”

    如此一个倨傲的彪形大汉,居然也有言败的勇气。

    任我杀英俊的脸冰冷如雪,绝无半点表情,目光也冷如刀光,冷冷道:“你败了。”

    “你的刀呢?你为何不让我看看你的刀?”

    “我说过,我的刀不是拿来看的,从来都没有人见过我的刀。”

    “我大哥这把刀在‘神兵利器八大家’排行第五,削铁如泥,本是好刀,你的刀居然完好无损,想必也是一把好刀。”“神刀巨人”声色俱厉,“拿出来,让我看看你的刀。”

    “没有人可以逼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

    “我既已败在你的刀下,你索性杀了我吧!”

    任我杀冷冷一笑,突然松手,手中的刀落在雪地上。他回身就走,再也不瞧“神刀巨人”一眼,冷冷道:“我不杀你。”

    “神刀巨人”脸色变了,嘶声道:“你为什么不杀我?”

    “我为什么要杀你?”任我杀倏然驻足,却没有回头。

    “你既已杀了我大哥,又何妨再杀一次人?”

    “我杀了他,是因为我收了别人的银子。我不杀你,因为你不是我的敌人。杀人者死,你为报仇而来,我何必杀你?”

    “可是你必须明白,今日你不杀我,他日我却绝不会饶你。”“神刀巨人”咬牙切齿地道。

    “我不在乎。”

    “你不后悔?”

    “我从未后悔过。”任我杀不再说任何一句多余的话,缓缓走回酒铺。

    “神刀巨人”怔怔地望着他冷酷而孤独的背影,竟似被钉在那里,一动也不能动。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拾起雪地上的刀,沮丧地走进茫茫风雪中。

    他只有离开,这一战,任我杀才是胜者,对于一个失败者而言,报仇还有什么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