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二十九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寒刀行

小说:寒刀行 作者:郁痕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米珏缓缓转过身子,面对着欧阳情,直视着她如水的双眸,心里突然生了一种非常微妙的变化。欧阳情的美,是让人无法逼视的,在相识的这些日子以来,他从未像现在这般看着她。

    “小兄弟其实是个很幸福的人,他不但有朋友,有兄弟,还有一个非常了不起的红颜知己,他实在不应该在这个时候选择逃避。”米珏的脸色略显苍白,却非常平静,缓缓道,“也许,他并没有觉到你的好、你的爱,所以他才一直不敢面对现实。”

    “他一直认为,我在恨他。”欧阳情轻叹道。

    究竟是恨?还是爱?爱,本来就是一种很神秘的东西,无论你如何反反复复地追问,都很难得到准确的答案。

    “小兄弟能否重新振作,他自己的信心和勇气虽不可或缺,但最重要的,他需要一个理由,一个可以让他重新站起来的理由。”米珏缓缓道,“这个理由就是你对他的爱。”

    爱?爱究竟是什么?没有人可以否认,爱能让本来就已经很伟大的灵魂变得更伟大。也没有人可以否认,爱能让懦夫变成勇士,也能使英雄沦为懦夫。

    “爱是生命的火焰,没有它,灵魂就变得黑暗。一个人总是生活在黑暗里,就永远也不愿意振兄弟有了爱,就可以万劫重生;失去了爱,那么他将万劫不复。你明白吗?”

    欧阳情眼中露出一片迷茫,幽幽道:“可是他……他从不瞧我一眼,他根本就不想看到我。”

    “这只是你的错觉。”

    欧阳情苦笑道:“每次在一起,他都是那么冷漠,每说一句话,总能把我几乎气死,在他的眼里,只有朋友和兄弟。”

    “你不懂他的心,就如他不了解你的爱。”米珏叹道。

    欧阳情眼中掠过一丝忧郁。任我杀对她总是若即若离,她如何读得懂他的心事?

    “他从不看你,是因为他不敢,不能抗拒你的美丽。其实又何止他一个人,世上所有的男人都是无法抗拒的。”

    欧阳情默然无语。她也孤独,孤独的美丽。

    “他一直和你保持距离,只因他欲爱却不能爱,更不敢接受爱。他是个有故事的人,心里有许多不愿告诉别人的秘密。他不想给别人带来痛苦,所以他宁愿把自己的爱和他人的爱都埋藏在心里。”米珏拧着眉叹道,“他总在逃避着你,也许是他明白,他心里的这道防线,总有一天会忍不住决堤。但他却没有想过,越抗拒,痛苦就越深。不想伤害,反而因此更受伤害。苦苦压抑自己的情感,其实是一种折磨。他不能忘记过去,就会越陷越深,永远无法自拔。”

    “你是说……他的冷漠和无情,都是故意装出来给我看的?”

    “其实你一早就看出来了,难道不是么?”米珏轻轻笑了笑。

    “他应该亲口告诉我。”

    “他存心将你拒于千里之外,又岂会自寻烦恼?”

    欧阳情苦笑道:“有时候我真的不明白自己在想些什么,是爱他?还是恨他?”

    “没有爱,哪来的恨?爱,是恨的开始,恨也因爱而生。爱一个人,总是没有理由;恨一个人,却一定是爱得太深。恨,也许就是爱的最高境界。你爱他,无可否认,也毋庸置疑。”

    欧阳情默默无语,仿佛已经痴了。

    “小兄弟这个人是个谜,能揭开谜底的人,只有你,能让他再世为人的人,也只有你。”

    欧阳情忽然抬起头:“米先生,我应该怎么做?”

    “告诉他,你们彼此爱的有多深,有多真,唤醒他的意识,不再逃避。”

    欧阳情眼里闪动着一种奇特的光芒,忽然像一只蝴蝶飞奔而去。

    “我现在就去把他找回来,我一定要把他找回来。”声音飘飘传来,她的身影却已经看不见了。

    米珏摇头苦笑,叹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也许,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长街如洗,欧阳情碎步飞奔,洒下一路淡淡幽香,随风飘散。长飘飘,仿佛三月里的雨丝,又像是情人的眼泪。

    穿过长街,转过小巷,也不知经过多少次的兜兜转转,寻寻觅觅,终于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她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任我杀蹲在雪地上,也许是因为太寒冷,整个人都蜷缩着,正在一口一口地咬着一个又干又硬的冷馒头。

    骤然看见自己心爱的人正遭受着这种人间疾苦,是如此的凄凉、落魄,纵然是铁石心肠的人,只怕也无法镇静。刹那间,一种难言的滋味涌上心头,欧阳情忍不住大声的哭了出来。

    女人的眼泪,是男人的海洋;男人的叹息,是女人的心碎。自古以来,有多少男人在女人的眼泪中迷失了自我?又有多少女人在男人的叹息里脆弱了心灵?

    任我杀听见了哭泣的声音,一回头,就看见了欧阳情的眼泪。他猛然抛下手里的馒头,撒腿就跑。他害怕见到欧阳情,更害怕她的泪水——女人的泪水,是男人无法泅渡的河流;女人的泪水,是征服男人最有效的武器。

    他只奔出几步,突然脚下一个踉跄,猝然摔倒。欧阳情快步抢来,伸手扶住了他。

    “不要碰我。”任我杀立即甩开了她的手。

    “你站起来,你是任我杀,任我杀是永远也不会倒下去的。”欧阳情柔声道。

    “你走,走得越远越好,最好不要再让我见到你。”任我杀的声音变得更冷。

    “任我杀的身子,永远都站得笔直,永远也没有人可以击倒,你忘了吗?”

    “谁是任我杀?这个人早已经死了。”

    “你只不过被人废了武功而已,只要生命还在,希望就在。”

    “你是聋了,还是听不懂我说的话?”任我杀大声道,“我只是个乞丐,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

    “折磨你的人是你自己。你为什么不敢面对自己?”

    任我杀痛苦地甩着头:“我已失去了武功,再也不能用刀了,你叫我怎么面对自己?”

    “你还可以重新站起来,一切从头开始。”

    任我杀凄然道:“我连讨饭的勇气和生存的信心都没有,这样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欧阳情柔声道:“你的勇气和信心不是用来讨饭的。难道你已经忘记了你的仇恨?”

    “我从未忘记那个人给我带来的耻辱,所以我还活着。”

    “如果你要报仇,就必须先站起来。只有连活下去都没有勇气的懦夫,才会总是选择逃避。”

    “我已经失去了……”

    “你拥有的东西远比失去的还多,你还有朋友,他们都没有放弃,你怎么可以对自己绝望?”

    “朋友还在,可是失去了的,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任我杀苦笑道。

    欧阳情凝视着他,拂去沾在他头上的雪花,轻轻道:“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你可以重新选择你的生活,得到的也许比失去的更多、更好。至少你还有我,还有爱。”

    任我杀已经呆住。

    欧阳情眼中噙着泪花,柔声道:“我现在才明白,原来我们一直都在折磨着对方。你知道吗?我从未试过为了一个男人而流泪,而你,却让我的心都碎了。你不快乐,我也跟着你一起痛苦,每次看见你受到折磨,我就恨不得可以和你一起承受……”

    任我杀咬咬牙,冷冷道:“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你以为这是一种同情?你不觉得这是一种爱吗?”

    “你说谎,你恨我,你亲口说过,你永远恨我……”任我杀全身一颤,忽然一跃而起,夺路狂奔。

    欧阳情很快就追上了他,双手紧紧搂住了他的腰。

    “不要走,听我说,别再逃避了好吗?我没有恨你,真的一点也不恨你。那一天,你揭开我的面纱,我虽然很伤心,但绝对不会因此而恨你,因为……因为从那一刻起,我们两个人的命运,就已经紧紧相连在一起了。”欧阳情把脸紧紧贴着他的背脊,已经泪流满面,“你知道吗?今生今世,我们注定是分不开的。在十四岁那年,我就开始蒙住了脸,还过一个毒誓,我的容颜,今生今世,我只让和我……两情相悦的男子看见,从此以后,无论天涯还是海角,我都愿意一生相随,无怨无悔。”

    欧阳情眼角犹带泪痕,眼睛里却闪动着幸福的花火,柔声道:“这些年来,你就是第一个看见我的脸的男人。那天你突然揭开我的面纱,我也是一时之气才赶你走的,其实一点也不恨你。我以为你一定会回来,谁知道你这一去竟生了这种事……”

    任我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长叹道:“你放手,你不怕我这个肮脏的乞丐弄脏了你吗?”

    “答应我,跟我回去!”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莫非你疯了,居然跟一个乞丐谈情说爱?”

    “无论你变成什么样的人,我也不会改变我的初衷。”

    “是我对不起你,我不该太冲动……”任我杀长叹道。

    “如果你想要弥补一切过错,就不要再沉沦下去,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一年前,我也曾过誓,绝不会为了爱付出什么,因为我的心已经死了。”

    “难道你还不肯相信我?我愿意等,等到你答应娶……我的那一天。”

    “娶你?原来女孩子自我陶醉起来比男人更可笑。”任我杀突然冷笑道。

    “不管怎样,你都要好好活下去,就算不是为了我,也应该为你自己和你的朋友想想。他们都说,你是个问心无愧的热血男儿,只要不违江湖道义,你可以不为什么而杀人,也可以不为什么而救人。因为你是任我杀,普天之下,只有一个任我杀。”

    任我杀沉默了很久,才缓缓道:“他们真的是这么说的?”

    “他们始终相信,你一定可以重新站起来,因为你是一个坚强的人,在这世上,绝没有人可以把你真正击倒,也没有你做不到的事。”

    “这本来就是事实,所以到现在我还活着。”任我杀倏然转身,目光显得非常坚定,刹那间,他似乎已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目光闪烁,大声道,“只要活着,一切都还有希望,就算我已经再也不能用刀,再也不能亲手报仇,但至少还可以做许多事……”

    他突然一把抓住欧阳情的手,眼里泛起一种奇异的光辉:“命运是公平的,它让你失去了一样东西,必然会让得到别的东西。人定胜天,命运,其实就掌握在自己手里。”

    欧阳情已怔住,呆呆道:“你……”

    “他们说的并没有错,普天之下,只有一个任我杀,在这世上,绝没有人可以把我真正击倒,也没有我做不到的事。”任我杀抬起头,遥望着远方,忽然展颜一笑,缓缓道,“有一种人,置之死地而后生,既然别人可以做到,我为什么就做不到?”

    欧阳情的泪水又忍不住流了下来。这一次,不为痛苦,只为喜极而泣。她仿佛又看见了从前的那个任我杀,她明白,任我杀回来了,他终于站起来了。

    她轻轻地笑着,眼泪仿佛也已笑开了花,柔声道:“跟我回去,回去见你的朋友,他们一定很开心……”

    “最开心的那个人,也许就是你。”

    欧阳情一回头,就看见米珏和燕重衣并肩而来。

    任我杀的身子又挺得笔直,笑了笑:“你们来了!”

    虽然只是一句很平淡的语言,却充满了无限的情感。

    米珏也在笑着:“我们来了!”

    燕重衣抬起头,眼中竟似也有泪光,缓缓道:“任我杀,还是任我杀?!”

    “任我杀永远都是任我杀!”

    “是什么让你改变?友情?爱情?还是仇恨?”燕重衣冷漠而严肃的表情终于被一丝充满温情的笑意融化。

    任我杀微笑道:“我只不过是突然想通了而已。”

    “突然想通了!”这五个字说来简单,要做到可真不容易。只有那些看破了一切、真正大彻大悟的人,才能突然想通了。

    我佛如来在菩提树下得道,就因为他突然想通了;达摩祖师面壁十八年,才总算“突然想通了”。无论什么事,你只要能“突然想通了”,你就不会有烦恼,但达到这地步之前,你一定已不知道有过多少烦恼。

    生与死,病与痛,本来就是人生必然要走过的路程,如果你一直想不通,那么,你一定会失去更多。

    心在,希望就在。光明总在人间,所以任我杀突然就想通了!

    “你虽然想通了,你的仇恨呢?你现在连刀都已握不住,就算你还能活下去,这一生也只注定了悲哀。”

    风雪中,一个高大的身影飘然而来,他的每一句话都如一把冰冷的刺刀,寒意侵肤蚀肌,传入每一个人心底。

    米珏脸色突然变了,带着一抹病态的嫣红。燕重衣的手不由自主地握住了剑柄。任我杀双拳已握紧。这声音他太熟悉了,永远不会忘记,他可以放弃许多东西,但仇恨,早已铭心刻骨。

    “只要我还活着,你就多了一种压力。”任我杀抬起头,目光穿过风雪,冷冷瞧着那人。

    “你现在这种样子,已经对我完全没有威胁。”那人淡淡道。

    “我已经想通了,而你呢?我觉得你才是个悲哀的人。”任我杀忽然笑了,在这个时候,他居然还笑得出来!?

    “我悲哀?”那人拧起眉头,目光冰冷。

    “你不仅很悲哀,也很可怜,因为你一直都活在痛苦里面。”

    那人身子竟似微微一颤,目光有些黯淡,沉默着,等待任我杀说下去。

    “你一直无法放下心里的包袱,做一个真正的自己,你活着,只是为了仇恨。”任我杀轻叹道,“心中只有仇恨的人是不会快乐的,虽然我失去了武功,但我还有朋友,你却很孤独。”

    “你究竟想说什么?”那人忍不住问道。

    “我说的是你的秘密。”任我杀悠悠道,“事到如今,你还想隐藏你真正的身份吗?”

    “我不必隐藏什么,我的确是从扶桑来的。”

    “你虽然来自扶桑,却从小就在中土长大,所以你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任我杀目光炯炯,“其实在与你决斗之前,我就识破了你的真面目。”

    “你已知道我是谁?”那人的目光突然变得像刀锋般犀利。

    任我杀笑了笑,一字一句地道:“你就是‘神刀巨人’。”

    这个神秘的杀人凶手居然是“神刀巨人”?米珏突然怔住,仿佛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

    “这只是你的猜测而已,你根本没有办法可以证明。”那人冷笑道。

    “我有证据。你的破绽实在太多了,我现,你和‘神刀巨人’有很多相似之处。我从你身上闻到一种气味,正是这种味道才引起我的怀疑。那是酒气,竹叶青的酒气。‘神刀巨人’曾经说过,他只喝一种酒,就是竹叶青。一种酒喝得太多,就会形成一种凝聚不去的酒气。”

    “我身上的味道就是这种酒气?”

    “嗯!但我还是不能确定,直到‘神刀巨人’提着宋飞腾的人头来见我,这个猜测才得到了证实。”

    “这有什么关系?”

    “一个人可以掩饰他的眼神,改变他的声音,但有一点,却是永远也无法掩饰和改变的。”

    “是什么?”

    “他的动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某种习惯,这是长年累积而成的固定形式。”

    “我不明白。”那人摇头道。

    “你的背影和‘神刀巨人’几乎是完全一样的,就连走路的姿势也如出一辙。”

    “我还是不明白。”

    “其实这道理很简单,就好像在同一棵树上绝对找不出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这世上也绝对不可能存在完全相同的两个人,就算是孪生兄弟,多多少少也总会有一些差异。每个人走路都有自己独特的姿势,这世上也没有这种天衣无缝的巧合,唯一的解释,就是你和‘神刀巨人’根本是同一个人。”

    “的确有些道理。”

    “还有一点才是最重要的。”任我杀道,“你每次和我交手,虽从未用过兵器,但我却仍然感觉到了另一种气息的存在。”

    “杀气?”

    “不是,是刀气。”任我杀摇头道。

    “刀气?”那人皱眉道。

    “也许你会觉得奇怪,我怎么会有这种感觉……”任我杀淡淡一笑,“我有一种野兽般的感觉,可以感觉到即将生的危险,这种感觉是与生俱来的。”

    那人拧着眉,目光中露出一种沉思之色。

    “我一直都想不通,你身上明明有刀,为什么不肯拔出来对付我,后来才明白,这把刀原来就是‘索命刀’。如果不是你刻意隐藏身份不肯拔刀,只怕在‘百花楼’的时候我和米兄就都已成为你的刀下亡魂。”

    “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那人也叹了口气,缓缓扯下面上那块黑布,“你的猜测并没有错,我实在想不到你的心思居然也如此细密。”

    一阵风拂过,拨开他的头,飘雪中显现出一张木然的脸,果然是“神刀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