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十一章 落日刀法 寒刀行

小说:寒刀行 作者:郁痕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韩山,幽谷。(手打小说)

这口幽谷处在一座绝崖底下,谷中满处盛开着五彩缤纷的山花,流水潺潺,芳草青青,松杆伸空,藤葛飘垂,静谧而安详,倒是一处学习武功的好地方。

叶逸秋坐在一株苍劲的老松树下,翻开那张薄绢,只见里面写着:

《落日刀法》,刀法共分九式。

第一式:一怒拔刀——愤怒是一种力量,疯狂失去理智含怒出刀,连鬼神都将退避三舍,威力无穷,挡我者必死无疑!

第二式:风生水起——注解:风的破坏力极强,其速度是无可比拟的,瞬间即达数里;水的力量是无穷无尽、永不枯歇的!它的力量才是最可怕、最具威力的!水滴石穿,这就是它的力量。洪水到处,完全颠覆了世界。自古以来,天下就从来没有任何一种东西可抵抗水的力量。一刀出,如浪潮初起,澎湃不绝,势不可挡!

第三式:霜凝月华——注解:一刀光寒,霜华如凝。刀出,杀气即化寒霜,使敌人全身凝结!雷霆万钧,横扫千军如卷席,方圆数丈以内,草木不生,人人自危!

第四式:千里冰封——注解:一刀既出,千里冰封。刀气化为寒意,袭击敌人血液心脉,使其不能动弹!

第五式:龙潜在渊——注解:老龙藏于深渊,其志在于高翔,蓄势待发,如箭在弦上,刀出,日月为之黯然失色,天地惨淡无光!

第六式:过眼云烟——注解:人生匆匆,如昙花一现,稍纵即逝,流入岁月,遁迹无形;美人迟暮,如同英雄寂寞一样悲哀,失去的不可挽回,万般无奈,刀出,生命了无意义,希望随即破灭!

第七式:刹那流星——注解:弹指一挥已是一刹那,一刹那是多久?!这一刀就像是流星划过天际,你还来不及眨眼,就已经倒下!

第八式:必杀之刀——注解:必杀必杀,刀出人亡,不留痕迹!

第九式:一刀纵横——注解:一刀出,惊天地,泣鬼神,天地亡;刀气纵横,谁人能敌?

《落日心诀》,诀分九重。

第一重:阿修罗门——神功入门之法,天地俱静,无相无我!

第二重:罗刹地狱——神功初成阶段,我渐生成,远离魔幻!

第三重:人间疆界——神功渐入佳境,脱胎换骨,破茧重生!

第四重:佛道地域——神功略有小成,佛心即道,大爱无疆!

第五重:极乐禅堂——神功初步大成,心怀天下,普度众生!

第六重:瑶台仙宫——神功已有大成,挣脱自然,我欲升天!

第七重:天外飞仙——神功已入化境,苍穹无限,任意来去!

第八重:长生圣殿——神功炉火纯青,我欲成仙,与天地同!

第九重:万流归宗——神功登顶,非人非魔,非神非佛,灭天地,诛神鬼!

叶逸秋欣喜如狂,揉了揉疲惫的眼睛,迫不及待地凝神继续往下看,却不由得暗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一段写的,竟然全都是经文,字句玄奥,令人费解。他沉着气继续往下看,以下的文字仍然是一段段经文,字意好像更是深奥,没有任何图解。

叶逸秋越看越是头昏脑胀,感到枯燥无味。

就在这时,叶逸秋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想起自己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过的这样一段话:“一个人学武,主在练气,气平神则凝,气浮神则乱……”

“我明白了!我此刻心气浮动,如何能悟解这般精奥的武功经文?”叶逸秋心里豁然开通,暗暗长吁一口气,立即盘膝跌坐树下,凝气调息。

不久之后,叶逸秋果然渐渐地气平心静了下来。他再翻开那张薄绢,口念那段经文:“世尊大意谓学佛乘者初基有二,—曰清虚,一曰勇往,清虚无障,勇往无懈,不先辨此,进退无基。清虚为何?洗髓是也。勇往为何?易筋是也。易者变也,筋着劲也……”看完这一段,深思顷刻,不禁欣然点头,继续看下一段,诵道:“……人之弱变为强变挛为长,筋静者柔,筋动者刚。式一出,精化气,气化神,神还虚,虚化五花聚顶,是谓无上大力,力欲意会,变化随心,是谓小乘。”

这一段经文,特别费解,叶逸秋看了几次,都深皱眉头,他虽然知道其中关键就在这段经文字意中,可是费了半个时辰,那两段经文背诵得滚瓜烂熟,却仍难悟解其意。

虽然一直不得要领,但叶逸秋依然不由自主地沉迷其中,这一日直练到废寝忘食,不知人间岁寒,对身边的一切物事都无知无觉,就连欧阳情几次来到他的身边都毫未发觉。然而他练来练去,始终一无所获,直到子夜,高山上的寒风夹带着一股不可抵御的冷意,将他从痴迷与迷惑之中唤醒。

天际,月半弯,一抹淡淡清辉如水银流泻似的披洒而下,朦胧大地仿佛被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

午夜的寒风从山的高处没有方向地吹来,拂起了叶逸秋的衣衫与毛发,月色下,他仿佛欲将乘风而去。

“落日心诀”中所记录的口诀,几乎全都是深奥难明的佛道经句,叶逸秋与佛道两家从未有过接触,纵然天资过人,聪明绝顶,一时之间,也难以理解通透。此刻,夜风拂面,一丝微凉的寒意漫延全身,犹如佛家所言的“当头棒喝”,心头竟是一片澄明。

最初学刀,叶漫天从未传授过叶逸秋真正的刀法,只是一再强调,学刀之道,重在“稳”与“快”,其次“狠”与“准”,所谓“无招胜有招”,就是这个道理。

叶逸秋本性坚忍,凡事都比较执着,当初与叶梦君前往华山拜祭师母玉锦香,误闯华山派禁地,而至情人分离,一怒之下,誓灭华山剑派,若非“冷月弯刀”乃是天下第一神兵利器,他绝不可能击败华山掌门华古道。

叶逸秋刀法精湛绝妙,内力却并不深厚,“万劫重生”虽然令他的内力突飞猛进,但终非由刻苦修练而得,是以其之深度大有所限。就在这一刻,他终于明白,自己为何会被川岛二郎震断全身经脉,功力全废,也明白了自己为何无法凭己之力击败宋飞扬……如果学不会“落日刀法”和“落日心诀”,他在黑袍剑下,根本不堪一击,黑袍想要杀死他,简直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

与此同时,叶逸秋还领悟到,与对手对决,若不能将敌人一击毙命,就必须拥有登峰造极的绝顶武功和炉火纯青的深厚内力。

叶逸秋不是燕重衣,也永远不可能成为燕重衣。

方今之世,江湖上唯有燕重衣的“无招一剑”才能将敌人一击即毙,而叶家赖以成名的,是“三大至尊绝技”之一的“落日刀法”。换而言之,只有学会了“落日刀法”,才是叶逸秋击败黑袍的唯一机会。

叶逸秋思绪纷乱如风中落叶,他深深吸了口气,缓缓阖上了双眼,然后又慢慢张开。

就在他目光微瞥间,蓦然发现,一道淡淡的影子,在朦胧的月色映照下,深深印在他脚下的土地上。

那道影子就像是来自地狱深处的幽灵,无声无息,飘然而至。

这是一个男子,却有着一头飘逸的长发,俊美的面容,年轻时候,想必曾经也是迷倒众生的美男子。他身上穿着一袭淡蓝色的长袍,与他漆黑的长发都被笼罩在银灰色的月光下,显得神秘而诡异。

“前辈,是你!”叶逸秋倏然惊呼出声,“你怎么来了?”

韩山云深处,隐者多无名。

这人正是欧阳远的师父——无名!

“我听说你已经找到了叶家祖传绝技‘落日刀法’的秘笈,所以来看看你练得如何了!”

无名淡淡说着,声音温柔而清越,如同一流温泉注入叶逸秋心中,令他感到温暖而清凉。

“晚辈无能,思想了许多时辰,竟然还未参透第一段口诀。”叶逸秋悻悻然一声苦笑。

“‘落日心诀’的第一段经文,即是神功入门之法,大凡世间内功,都是入门不易,只要领悟了入门之法,循循渐进,便可登堂入室,窥神功之全斑。”无名脸上看不见任何表情,声音依然淡若飞花止水,“‘落日刀法’既为‘三大至尊绝技’之一,自然深奥玄妙,假如一学即成,又如何能够所向披糜?”

“是。”叶逸秋双手长垂,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

“令师在世之时,常与我秉烛夜谈,探讨武学,他曾经对我说过很多关于‘落日刀法’的东西,是以我对这项绝技也是有所了解的。”无名站在月光下,连手指头都未曾动过一下,任寒凉的夜风吹拂着他的头发和衣裳,“‘落日心诀’第一重名为‘阿修罗门’。阿修罗,本是来自地狱的一个恶灵,但其本性并不邪恶,反而是诱人向善的另一种解释。若想进入‘阿修罗门’,则必摒绝杂念,无我无物,思想如初生婴儿般纯洁干净,这就是‘忘’之境界!”

“‘忘’?”叶逸秋瞪大了双眼,一时不明所以。

“对,忘掉自己,忘掉所有,一切从头开始。”

“前辈所说的‘忘’,可是回到自然,融入虚无?”叶逸秋沉思着问道。

“嗯!”无名点点头,目光慢慢向叶逸秋瞟过去,分明带着一丝嘉许之色,“令师曾经说过,若要进入物我两忘之境,就必须像老僧一般坐禅入定,当你的心平静下来,就能看见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叫做‘虚空’!”

“什么是‘虚空’?”

“虚无幻像,空灵缥缈。”无名神情凝重地缓缓道,“心诀第一重名为‘阿修罗门’,你若能破门而入,日后进境必然神速。你就按照我所说的去练习,以你的天赋和资质,应该很快就能找到诀窍。”

“是。”叶逸秋恭声应道。

“子夜时分,万籁俱静,正是你练功的最佳时机,我先去了!”

语音未落,无名已随风飘然而去,不留一丝痕迹。

午夜时分,风高月黑,万籁俱静。

叶逸秋独处幽谷,徘徊不已,脑海里仍然思索着“落日心诀”第一重的意思。过了半盏茶时分,他似是有所领悟,倏地凝立地面,双手抱元,气沉丹田,双掌前立,脚踏丁字步。这一作式,叶逸秋脸上神色立刻沉凝,双目神光炯炯,渐渐将神光内敛,有如老僧入定。

在这一刻,他好像已经沉沉入睡。

突然间,“呱呱呱呱……”空中传来数声嘶鸣,三只飞鸟从他眼前七尺之外翩翩掠过。

叶逸秋眼睛仍然紧闭,却猛然大喝一声,人已如矢箭离弦射出,扬指一弹。

“吱”的一声鸟叫,一只小鸟已由空中跌落地上。

叶逸秋陡然张开眼睛,呵呵一声大笑,笑声中,充满了喜悦和兴奋之意!他这一试见功,当然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欢欣,更可贵的是,他感到这一招武功,竟是出奇地绝妙!他觉得这一抱元守势,任何外敌侵来,都可变化击敌,动若脱兔,快逾闪电,令人无法躲避,实在是一致命的绝招!

这时已是凌晨时分,叶逸秋张目四周瞧望——风吹草动,树影摇曳。

蓦然间,一个清朗的语音传来:“小叶,你悟解第一段经文了么?”

叶逸秋闻声望去,只见六七丈外一块岩石上跌坐着一个人影,不知何时,无名竟又回来了!

“是,前辈,晚辈已经悟解了。”叶逸秋欣喜地答道。

“‘阿修罗门’是‘落日心诀’的入门第一步,主要便是静,愈静愈能发挥深奥的威力。你开头起式做得不错,现在,我试试你是否已经悟解了其中变化之精妙。”

无名仍然静坐在岩石上,突然他将手指一弹,打出一块碎石,快逾电闪,瞬息之间已奔到叶逸秋左肩麻穴。

叶逸秋双目轻闭,眼看那块碎石即将击中。刹那间,只见他静止的身子晃动了一下,人已闪出三四尺,“叭哒”一声,碎石击在后面岩石上。

“你已知其中要诀,但尚未熟练,所以你一击之下没将碎石击中,也就是说,你反击时没将敌人打中。”无名脸露微笑,不住地点头道,“‘阿修罗门’玄妙无穷,乃是练习上乘气功的基础,如你能将这招练到炉火纯青之境,你的内功也无形中增进一层。你不过修习数个时辰,竟有如此成就,已属难得,本来我还担心,第一重心诀将会花费你不少时日,如此看来,果然如令师所料,百日之后,你便可练到第六重‘瑶台仙宫’了!”

叶逸秋内心惭愧已极,没想到自己刚才一击之下,却没将碎石击中,虽然无名对他赞赏有加,但他仍然闷闷不乐。

无名似乎看出了他的心事,微微一笑,缓缓说道:“你的智慧之高,对武学领悟之强,是我生平仅见。‘阿修罗门’变化要诀你已经领悟了,明日你再继续修习,保持进度,半个月之后,想必就可以开始修习第二重‘罗刹地狱’了,不过,你如没自信领悟其中奥妙的话,万万不可擅自行动,免得弄巧成拙,走火入魔,切记切记!”

“是!”叶逸秋点头应道,“晚辈遵照前辈指示行事。”

神秘诡奇的黑夜,静悄悄地过去,东方层峰现出一片鱼肚白,叶逸秋混乱的思绪,随着夜色慢慢消尽,默然沉思了一阵,将心气平静下来后,左掌横胸直立,右掌缓缓推出,一道真气随掌而出,劈空激荡呼啸,声势惊人。

突然间,一声大喝从叶逸秋口中发出,与此同时,他右手倏地一转收了回来。奇怪的是,他这一收回右手,那强猛的劲气啸声倏止,好像整个力道被他尽数收回。岂知就在此时,三丈开外一株碗口粗细的松树,却无风自倒,但倒下的松树枝干完整无恙,皮骨依然紧紧相连——叶逸秋居然将有形的真气运转为无形,将那株松树皮下的树心击得粉碎。

“前辈,我……”叶逸秋看了自己的右掌一眼,目光投向无名,一脸激动之色,欣喜若狂之余,仿佛有些不知所措。

无名站在岩石之上,双手反剪,脸露微笑,目光变得有些异样。突然间,他左耳轻轻扇动,低声道:“有人来了,我先离开。”

叶逸秋目光移动之间,无名已如黄鹤远杳,不知所踪。

不远处,一个柔柔的倩影穿透晨曦中的薄雾,缓缓而来——来的人是欧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