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三十一章 山巅之约

小说:寒刀行 作者:郁痕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黄昏终于褪去了它鲜艳的颜色,夜幕悄然拉了下来,一种漫无边际的黑暗,开始笼罩大地,慢慢蔓延开去。

    黑袍终于又再出现了!

    叶逸秋怀着无比复杂的心情,慢慢走出了森林,远远就看见了那株老树。他的脚步,突然停止,目光也在同一时候凝固。

    老树下,落叶堆,一个脸色苍白,但又英俊非凡,一身孝服的青年孤身独立,目光犀利地瞧着叶逸秋,面上却隐隐泛起一丝诡异的冷笑。

    铁传雄!

    叶逸秋心暗暗冷笑,慢慢走了过去。

    “你还好吗?”铁传雄笑着问道。

    “好。”叶逸秋木然道。

    “楼主命我在此守候,他说你一定会回到这里来。”铁传雄的声音淡如清风浮云,透出种从所未有的淡定。

    “楼主?血衣楼黑袍?”叶逸秋的声音突然沉了下来,“你果然也是血衣楼的人!”

    “这一点岂非早已在你意料之?”铁传雄微笑道。

    叶逸秋忽然明白,昨晚杀伐之神刺杀失败,铁传雄突然出现,正是借攻击自己之机而掩护杀伐之神逃逸。他轻轻苦笑道:“看来老枪之死,也不过是掩人耳目,是么?”

    铁传雄微微一笑,不置可否,也不知是默认了还是拒绝承认。

    “我一直在怀疑,你昨晚说过的那些话其实都是谎言,看来我猜的一点都不错。”叶逸秋叹口气道,“司马血其实是真的死了,他根本就不是血衣楼的人。”

    “他的确不是。”铁传雄居然没有否认,“司马血向来高傲自大,不甘屈居他人之膝下,我们曾经不止一次地邀请他加入血衣楼,都被他拒绝了!”

    “所以你们就杀了他?”

    “这是楼主的意思。”铁传雄淡淡道,“司马血死后,我们很快就接管了他的生意,吞吃了他的地盘。”

    “江南武林四大世家已毁其三,而铁枪山庄又属血衣楼,如此一来,江南武林便被血衣楼所控制,黑袍果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叶逸秋黯然长叹。

    铁传雄又笑了笑。

    “你既然知道血衣楼这么多的机密,地位只怕不低。”叶逸秋试探着道。

    “血衣楼在华夏各地都设有多处分舵,铁枪山庄就是江南分舵的总舵。”

    “这是你们血衣楼最重要的机密,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因为你是楼主非常欣赏的一个对手,有很多秘密,是绝对瞒不住你的。”铁传雄忽然转身向山上走去,“你跟我来!”

    “去什么地方?”叶逸秋皱眉问道。

    “铁枪山庄。”铁传雄头也不回道。

    “去干什么?”

    “方才你与总执法一番恶战,消耗了不少精神和气力,需要一个清净的地方休息将养,恢复元气,这是楼主特意安排的。”

    “这是黑袍的意思?”叶逸秋有些意外。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别忘了,明日凌晨日出之前,你与他有个不见不散的约会。”铁传雄脚步不停,“到时必然又是一场生死搏斗,楼主希望这是公平的对决。”

    叶逸秋默然许久,缓缓道:“难道你就不怕我将铁枪山庄夷为平地?”

    “你不会这么做的。”铁传雄倏地停下了脚步,慢慢回头道。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这么做?”叶逸秋目光如刀,穿透夜色,刺在铁传雄脸上。

    “因为你是个聪明人。”铁传雄淡定地笑道。

    “聪明人偶尔也有不聪明的时候,总会做出一些不够聪明的事情。”叶逸秋声音冰冷刺骨,“铁枪山庄已不是昔日德高望重的武林世家,不过是血衣楼江南总舵之重地,我没有理由不将它毁掉。”

    “在你有这个想法之前,可曾想到过欧阳情?”铁传雄从容不迫道。

    “这件事和欧阳情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而且还不小,二者之间的命运是密不可分的。”

    叶逸秋突然哑口无言,手心里竟已沁出了丝丝冷汗。

    “现在她在楼主手,你毁了铁枪山庄,就等于亲手杀死了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黑暗,铁传雄脸上泛起一丝邪恶的快意,“就算你再如何不理智,也不至于不顾欧阳情的生死吧?!”

    叶逸秋已经完成愣住,再也无话可说。

    铁传雄冷笑一声,也不再说话,转身向山道大步而去!

    夜,深夜,月已残,星光黯淡。

    铁枪山庄之后的山峰,虽非高插云天,但峭壁陡立,有些地方非常突出,就像是快要崩塌一般,有些地方却又凹陷进去,如同里面藏着很深的岩洞似的,岩石上下之的缝隙里,到处长着枝桠弯曲的野生杂木,显得非常畸形,再涂上一层苍茫的夜色,抹起深黑的阴影,乍看之下,竟是越显得凶残吓人,如同潜伏了千百万年的洪荒猛兽,欲待一举而吞噬天下苍生。

    月色如银,无处不可照及,山上竹篁与树木在朦胧的月光下却变成了一片黑色,遍地都是重重树影,却杳无人声,更加显得凄凉寂静,偶尔“唿唿”的一声风过,吹的那树枝上落叶纷纷飘落,树枝摇晃,惊飞起栖息的寒鸦宿鸟。

    铁枪山庄的后山,有一条小道直通山巅,山巅之上,是一块方圆数十丈的平地,山高之处,不胜寒冷,四周竟是花草不生,唯长低矮灌木,遍地落叶,一座并不高大的六角凉亭座落在东方悬崖的边缘,虽然略显孤独和冷清,却已是山巅上唯一的一笔独特的风景。

    这座六角凉亭所用的材料几乎是清一色的沙棠木,其质坚硬,不易腐烂,纵然经年风吹日晒,也极难受到侵蚀,再加上人为防护,可百年不倒。

    六角凉亭名曰:望岳!

    老枪生平无儿无女,自结之妻逝世之后也未再续弦,一生了无挂碍,无欲无求,独喜携数巡美酒独登此山之巅,晨观日出,晚赏落霞,夜看星辰,望岳亭因此而建。站在望岳亭,可以俯瞰大地,铁枪山庄与山下景象尽收眼底,使人经常生出渺小之心,感叹天地之辽阔,造化之无穷!

    望岳亭,一人负手站在东方,凭栏俯览,望着半山腰的铁枪山庄。

    夜已极深,铁枪山庄尤自灯火点点,散落在黑夜,就像是从天际陨落的星辰。

    这人一身着黑,脸上戴着个似木非木,似铁非铁的面具,一双眼睛是死灰色的,正是血衣楼楼主黑袍!

    他喜欢居高临下的感觉,因为在江湖上,甚至在这世上,他从来都是孤独而寂寞的,一种高处不胜寒的孤寂!

    剑法无敌,高手寂寞。

    血衣楼的势力已逐渐扩大,遍及江湖大半河山,江南武林最具影响力的四大世家已去其三,只要再拔去眼之刺——青衣楼,武林七大门派都不足惧,天下江湖,岂不是由他一手掌握?时至今日,黑袍已经感到非常满足,但他还是总觉得,在他的生命缺少了一些什么。

    他需要一个与他旗鼓相当的对手,一种能够与他竞争和对抗的力量,一切都来得太容易的话,实在令人趣味索然。

    他喜欢刺激和冒险,多年来,他一直在寻找这样一个对手。根据他自己的统计,当今江湖上有资格成为他的对手的人,绝对不会出三个,而最令他感到满意的,却仅仅只有一人而已!

    “一刀两断”任我杀。

    黑袍心里这么想着,忍不住回头瞧了瞧站在身后三步之外的杀伐之神。

    杀伐之神双手长垂,恭恭敬敬地长身而立,就像是黑袍的影子,黑袍不出声,他也绝不说话。

    “此子虽也生性坚忍,但总是不够沉稳,心计又多,他日成就怕是终究不如任我杀。”黑袍心里暗暗叹息。

    铁枪山庄,后花园。

    庭院深深,石径幽幽。

    后花园依山而建,是铁枪山庄最深处的所在,远离喧嚣,与外界完全隔绝,无论白天还是黑夜,都显得非常宁静而冷清。

    木叶萧萧,遍地凄凉。

    铁传雄带着叶逸秋,来到一间虽不宽敞却非常干净的屋子。

    “你就在这里休息,决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扰,但是你只有三个时辰,因为这里到山顶最快也需要一个时辰,你必须在日出之前赶到那里,楼主向来不喜欢等待。”铁传雄说完这句话,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后花园。

    叶逸秋望着铁传雄远去的背影,嘴角掀起一丝冷笑。

    屋子里的摆设非常简单,门开向南,东西两边各自敞开着一扇窗,墙壁是白色的,而屋顶铺的却是绿色你青瓦,屋除一桌、一椅、一床,已再无多余的家具,更无任何的修饰和装潢,显得空灵而孤寂,却又让人的心无端生出一种轻松无比的感觉。

    这样一个地方,的确非常适合休息。叶逸秋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

    他的笑容突然变得僵硬!

    呼吸之间,他似乎闻到一种淡淡的香味,似兰非兰,清新而沁人心脾。

    这是一种女人之香,也是他最为熟悉不过的气息。

    叶逸秋很快就已断定,欧阳情曾经呆在这里,而且绝对不止八个时辰。

    余香犹在,人去楼空。

    欧阳情,如今你身在何处?叶逸秋心怅然若失,叹息连连。

    在屋呆立许久,叶逸秋终于决定,暂时不去考虑欧阳情的安危,他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好好休息,恢复精力,毕竟,他将面临的,是又一场的生死恶斗!

    日出之后,无论胜负如何,是生是死,他都必能再次见到欧阳情,只要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生命纵然无比短暂,又何尝不是一种永远?一种永恒的幸福?就好像刹那流星、昙花一现,仅仅只在一瞬之间,已完美了它从生到灭亡的过程!

    山巅,望岳亭。

    高处不胜寒,夜风尤其疯狂,望岳亭处于劲风之口,燃灯即灭,杀伐之神将一颗猫眼般大小的夜明珠嵌于望岳亭的木柱之,明亮、璀璨的光芒驱散了昏暗的夜色。

    望岳亭,黑袍正襟危坐,一双死灰色的眼睛落在身前的石桌之上。那是一张圆形的石桌,桌上摆放着一套紫砂壶茶具。

    茶之一道,博大精深,大凡不世出之隐士与才高八斗的人无不所好,从一个人喝茶的档次上,往往可以看出他的修养和品德。黑袍一生自负,自视清高,非但对品茗情有独钟,历代茶经知之甚多,而他自己对煮茶一道也颇多心得感悟,

    茶道,其实就只是一个”静“字了得,正是通过品茗来创造一种宁静的氛围和一个空灵虚静的心境。当茶的清香静静地浸润人的心田和肺腑的每一个角落的时候,心灵便在虚静显得空明,精神便在虚静升华净化,而人将在虚静与大自然融涵玄会,达到“天人和一”的“天乐”境界。得一静字,便可洞察万物、道铜天地、思如风云,心常乐,且可成为男儿之豪情。

    杀伐之神从地上捡来一些干燥的枯枝朽木,在一处避风所在,架薪烧水,以便沏茶,动作利索而娴熟。追随黑袍多年,这一切对他而言,早已习以为常。

    “我交待你去办的事情,可做的干净利落?”三盏茶后,黑袍忽然对杀伐之神说道。

    杀伐之神点头道:“主人放心,任我杀绝对不可能从老枪身上找到任何秘密。”

    黑袍点点头,没有说话。他一向都信任杀伐之神,多年来,杀伐之神每做一件事,都从来不会让他失望。

    “只是……”杀伐之神有些迟疑道,“主人将铁枪山庄交于铁传雄接管,对他委以重任,只怕有些欠妥。”

    “哦?”黑袍淡淡道,“你认为有何不妥?”

    “他太年轻,资历太浅。”

    “年轻不是问题,资历是可以磨练出来的。”黑袍不以为然,“我看重的,是他的沉稳的性格和深沉的心机。此人城府极深,雄才大略,若能甘心臣服于我,必能助我成就一番霸业。”

    “主人封他为江南总舵主,就等于将整个江南武林都交给了他,这么做会不会太冒险了?”杀伐之神道,“万一他心生叛变,江南武林必将人心所向,到时候只怕就很难为我们所控制。”

    “血衣楼根基稳固,势力遍及神州各地,区区一个江南,我还未把它放在心上。”

    杀伐之神忽然不说话了!

    “你已经和任我杀交过手,对他的刀法有何看法?”黑袍悠然问道。

    “正如传说所说,快、狠、稳、准,面面俱到!”杀伐之神谨慎地回答道。

    “仅此而已么?”黑袍显然很不满意。

    “任我杀的刀法非常怪异,非但杂乱无章,而且没有套路,不过他每一次出刀,劲力和杀意都非常强烈,也许这和他的刀不无关系。”杀伐之神沉吟着道,“假如换了一把平常的刀,他的刀法就完全不同了,根本挥不出应有的威力,也就不再像传说的那么可怕。”

    “嗯!”黑袍赞许地点头道,“‘冷月弯刀’被梅君醉妃列为‘神兵利器八大家’之,自然不是一般凡铁。”

    “黄昏我与任我杀一战,若非我真气已竭,剑法不能得以全力施展,必可将他击杀于剑下。但虽如此,他也几乎耗尽了十成功力。”杀伐之神若有所思道,“或许,主人太高估了任我杀,若非有天下第一神兵利器在手,这个人一点都不可怕。”

    “你剑法初成,真力不继乃是必然,但任我杀服食过‘万劫重生’之后,功力却不可能消竭,之所以如此,那只是因为他运用不当而已,如果他学成了叶家的‘落日刀法’,那就完全不同了,以你现在的剑法造诣,只怕连他一剑都接下来。”

    “‘落日刀法’真有那么神奇?”

    “‘落日刀法’是一种刀法与内功兼修的武功,只有九个招式,每一个招式却都分为八种变化,其内功心法也分为九重,每练成一个招式,内功就精深一层,若能将整套刀法都融会贯通,如此重重渐进,内功则突飞猛进,深不可测,据说达到最高境界者,可化虚为实,化无为有,只是轻轻随手一刀,便能将对手斩于刀下。就像落日残阳,西沉决不是因为生命已衰,走向死亡,而是为了明日的重现,滋生另一种力量。”

    “‘落日刀法’之名是否由此而来?”

    “嗯!”黑袍点点头,语音充满了热切的期待,“任我杀练成‘落日刀法’的同时,也将内功心法练至了第九重,若再经受‘万劫重生’的催,其威力之大,势不可挡,足以令天地俱灭。”

    杀伐之神突然变得沉默起来,右手拿着茶杯僵顿在空,久久没有移动。

    黑袍也不再说话,死灰色的目光望向遥远的夜空。

    天际,启明星已慢慢升起,天就快要亮了!

    “主人,任我杀一定会来?”杀伐之神突然问道。

    “一定会。”黑袍肯定地道,“为了欧阳情,他不能不来。”

    “难道他不怕死?”

    “他从不畏惧死神,他只害怕两件事。”

    “哪两件事?”

    “对朋友失去信和义,对情人失去忠诚和执著。所以,能够和他成为朋友的人一定很自豪,他的情人也一定很幸福。”黑袍昂天一叹,语气不无惋惜地道,“可惜,我与他却已经注定不是情人,也不是朋友,而是势不两立的敌人。”

    杀伐之神默然许久,抬头望了望天色,缓缓道:“现在他应该来了!”

    “是该来了!”黑袍瞳孔突然收缩,目光投向前方,缓缓道,“他已经来了!”

    杀伐之神倏然回头,一道白色的微光瞬间浓缩在他的眸子里。

    凌晨,日出之前,叶逸秋果然如期而至。

    ——无论等待着自己的是什么,叶逸秋从来都不会失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