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二十九章 守株待兔

小说:寒刀行 作者:郁痕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随着血衣楼逐渐展开了行动,许多疑团也慢慢地浮出水面。{泡-小。说。}

    欧阳情忽然想通了很多以前一直无法理解的事情。

    关于飞龙堡、神刀门和旋风楼三大世家同时在一夜之间惨遭重创一事,已经得到证实,绝非燕重衣所为,欧阳情肯定,眼前这人一定就是假扮燕重衣的凶手,由此可见,这人在血衣楼地位一定极高,否则不可能受到黑袍的重用。

    血衣楼这么做,可谓是一举多得,既重创了实力与势力都非常强大的三大世家,又陷害了燕重衣。为了还自己一个清白,燕重衣当然不能袖手旁观,等闲视之,再加上老枪的利诿和欺骗,燕重衣自然而然地就掉进血衣楼早已设计好的阴谋,成为众矢之的。失去燕重衣,就意味着江湖第一杀手组织“九龙堂”即将因为群龙无而土崩瓦解,阻挡血衣楼称霸江湖的强敌便又少了一个。血衣楼最后的目标,想必就是青衣楼和叶逸秋了!

    毋庸置疑,老枪的确也是血衣楼的人,叶逸秋并没有猜错,铁传雄果然很有问题,他根本就是在说谎!

    这人戴着面具,又不敢显露原来的声音,想必是我认识的人。欧阳情心里想道,他会不会就是铁传雄?

    所有的谜团都已经解开,但有些问题,欧阳情还是想不通。

    老枪究竟是死是活?他究竟是不是黑袍?

    有些问题,她明知道问也必然是徒劳,但她还是忍不住问:“当日燕重衣去到陈园的时候,陈士期一家三十余口都已经死在‘一剑穿喉’之下,这些人是不是你杀的?”

    “是我!”那人居然没有否认,“此事从开始到结束,都是一个圈套。老枪负责引诱燕重衣计,而我则假扮燕重衣的样子,在燕重衣抵达之前杀死陈氏满门,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这么说来,那五个家丁能够成为漏之鱼,并非侥幸,而是你故意让他们逃出去给铁全拿通风报信的?”

    “嗯!我知道秦孝仪和独孤一剑等七大高手都已到达古城为陈士期贺寿,所以才故意留下几个活口去通知他们前来缉拿燕重衣。”

    “人证物证俱在,秦孝仪等人一口咬定燕重衣就是凶手,燕重衣虽然明知自己是冤枉的,却也百口莫辩。”欧阳情冷笑着长叹道,“血衣楼为了达到目的,虽然是不择手段,也不顾江湖道义,但我还是不能不承认,你们的手段实在很高明。”

    “这个计划,我们是蓄谋已久,一直以为万无一失。”那人也轻轻叹了口气,“但没想到,燕重衣在众多高手的围攻之下,居然还能安然逃脱,也算他福大命大,命不该绝。”

    欧阳情缄口不语,秦孝仪暗相助燕重衣逃出重围之事,她当然不可能说出来。过了半晌,她苦笑着叹道:“你们要对付燕重衣也就罢了,可是为什么还害死无辜的人,残杀陈士期满门?‘君子剑’早已退隐江湖,不问世事,难道对血衣楼也还存在某种威胁?”

    那人却忽然闭上了嘴,又缓缓垂下了头,显然已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

    “你们是不是早已猜到,叶逸秋一定会来铁枪山庄质问老枪,所以才又布下了圈套让我们自己钻进来?”欧阳情又问道。

    那人依然没有说话,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你能不能告诉我,老枪究竟是死是活?”欧阳情试探着问道。

    那人依然一言不。

    欧阳情叹了口气,苦笑道:“你能不能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

    那人又沉默了很久,才缓缓抬头道:“你说。”

    “你可不可以解开我的穴道?”

    “不能。”

    “为什么?”

    “因为你是任我杀最爱的女人。”那人的声音突然变得苦涩,又似充满了恨意,“我要他尝尽失去至亲至爱的痛苦滋味,活得痛不欲生。”

    “他不会失去我的。”欧阳情忽然笑了笑,自信而坚定地道,“他很快就会找到我。”

    “他一定找不到。”那人的声音带着种残酷的快意,“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什么地方?”

    “铁枪山庄。”那人缓缓道,“无论任我杀如何聪明,也绝对想不到我居然没有带着你离开铁枪山庄,这个时候的他,也许已经找你找得疯。”

    “无论这里是什么地方都一样,他一定会回来的。”想起叶逸秋,欧阳情心里总是很甜蜜,眼神变得温柔似水,竟似已完全忘记自己仍在虎口之,随时都可能生意想不到的危险。

    “你对他就这么充满信心?”那人冷笑道。

    “是的!他总是能够做到许多人都做不到的事,总是能够给别人带来许多惊喜。”欧阳情斩钉截铁地道,“作为他的对手,你若是低估他,那么你一定将一败涂地。”

    “你别忘了,你现在是在谁的手。”那人的语气带着种重重的警告,“血衣楼的手段,这世上没有人可以想象得到,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现在的处境?”

    “血衣楼为了达到目的,的确是可以不择手段,但我相信,你现在决不会动我一根手指头。”欧阳情眼神淡定,轻描淡写地道。

    “说出你的理由。”

    “因为黑袍是个绝代剑客,绝不是个卑鄙无耻之人。”欧阳情正色道,“我看得出来,你也不是!”

    那人忽然愣住,一双死灰色的眼睛竟似掠过一丝奇特的光芒。过了半晌,他冷哼一声,再不多言,忽然转身走出屋子,脚步声渐渐远去!

    欧阳情长吁一口气,慢慢阖起了美丽的双眼,一颗提起的心终于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黄昏,又是黄昏。

    晚霞满天,夕阳欲落未落,那一片红,就像是处子初经人事之后而滴落下来的颜色,触目惊心。

    秋风不断拂起,天空落叶纷飞,飘飘荡荡,天地间充斥着种凄凉而萧索之意。

    老树下,叶逸秋的身躯几乎已完全被落叶覆盖。从午夜到凌晨,从凌晨到午,又从午再到黄昏,他已经守候了整整八个时辰,滴水未沾,忍受着饥饿和疲累,决不离开半步。他曾经在冰天雪地里潜伏过十八个时辰,不吃不动,为的就是刺杀一个武林高手,这区区八个时辰对他而言,根本算不了什么。

    很多人都认为,叶逸秋对待自己太残酷,太坚忍,但他并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这是种坚强,也是种坚持,对原则的坚持。每做一件事,只要耐心地坚持到最后,总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漫长的等待,并没有等到那个杀手和欧阳情的出现。但叶逸秋并没有失望,他坚信,他们一定会出现。

    一片枯黄的落叶,从天空没有方向地随风而舞,不断盘旋,最后慢慢飘落下来,遮住了叶逸秋的眼睛,将天边的那一抹艳红隔绝。

    叶逸秋总是如此认为,一天之,黄昏是最美丽的时刻。曾经有过多少次,他总是独坐黄昏,沽几斤老酒,赏一份美景。也许,他是在品味着孤独的同时,享受着那一份来之不易的宁静!

    这片落叶,显然不合时宜,非但掩盖住了他的视线,也扰乱了他心的宁静。他慢慢伸手拂去落叶,但就在这一刻,他的动作却忽然停顿,一只手僵在了那里!

    他忽然听见了一种迅若雷霆的声音,伴随着一声马嘶。

    声音是从铁枪山庄那个方向传来的。

    来了!叶逸秋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从落叶堆里一跃而起。

    满天的落叶仍在空缓缓飘散,叶逸秋的身影却已不知隐匿何处!

    山道迂回、曲折,在山石、树木与花草丛间盘旋穿行,若是徒步而行,从山脚下到铁枪山庄,足有一个多时辰的行程。

    急促的蹄声虽早已遥遥响起,却过了半刻钟才看见一匹乌黑的骏马从树木掩映穿越而来。马上骑士头戴一顶宽大的低沿斗笠,身上穿着一件宽大的黑色衣衫,衣袍随风飘动,向两边敞开,露出腰间一截乌黑的剑柄。

    燕重衣!?这人当然绝不是燕重衣!

    黑衣骑士一手提缰,一手提着一个长长的大包袱,纵马疾奔,片刻之后已越过了那株老树。马蹄落处,落叶随风飘起。

    就在这时,忽听一声“唏噜噜,黑马倏地出一阵嘶鸣。黑衣骑士提着马缰的右手用力一勒,黑马扬起前蹄,人立而起,再落地时,已御去了前奔的力道,停顿在了那里。

    有埋伏?!黑衣骑士心倏然生起一种警觉。

    心念方动,忽听一个低沉而又冰冷的声音缓缓传来:“下马!”

    两个如刀锋般充满杀意的字,就像是两支锋利的针,狠狠刺在黑衣骑士的心上。他倏然抬头,循声望去,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身后不远处的老树下,一个身穿白袍的年轻人双手反剪,神闲气定地站在落叶堆,目光犀利如刀,脸上神情比冰还冷!

    “一刀两断”任我杀!

    黑衣骑士的心忽然沉了下去,瞳孔猛然收缩。

    叶逸秋目光落在黑衣骑士的脸上,瞳孔也在慢慢收缩。

    那不是脸,而是一个似铁非铁,似木非木的黑色面具。

    黑袍!?

    但一种特殊的感觉告诉叶逸秋,眼前这个面具人,绝不是那个神秘的剑客黑袍。他与黑袍虽仅有一面之会,但那一场生死之战却让他记忆犹新,铭心刻骨。黑袍沉着冷静,气宇轩昂,浑身都散出一代宗师与绝代枭雄的混乱气质;这个面具人虽也非常沉静,但眼神略带混沌,杀意太盛,完全没有黑袍的淡定神髓。

    “你是血衣楼的人?”叶逸秋沉声问道。

    面具人端坐马上,不言,也不动。

    叶逸秋脑海里忽然灵光一闪,喝问道:“我问你,你是不是假扮燕重衣,一夜之间挑翻飞龙堡、神刀门和旋风楼三大世家的凶手?”

    “我是。”面具人终于不再沉默,声音沙哑难听。

    “果然是你!”叶逸秋长吁一口气,瞳孔再次收缩,“那么残杀‘君子剑’陈士期满门的凶手也是你了?”

    面具人突然阴森森地“桀桀”笑了起来,笑声刺耳,如枭之夜啼。

    笑声突然停顿!

    面具人目光一冷,缓缓道:“我的‘一剑穿喉’,与燕重衣比起来,是否只在伯仲之间?”

    叶逸秋冷哼一声,沉下了脸色,缓缓道:“你跟我走。”

    “为什么要跟你走?”面具人哂然道。

    “燕重衣被你栽赃陷害,成为六扇门通缉要犯,你必须跟我回去,还他一个清白。”叶逸秋一字一句地道。

    “燕重衣的清白与我何干?”面具人纵声长笑道,“我身有要事急需离开,恕不奉陪。”

    刺耳的笑声,面具人双腿用力一夹马腹,黑马顿时疾如脱弦之箭,向右前方的森林奔去。

    “你休想离开。”叶逸秋口出一声厉喝,身形疾如流星追赶过去。

    叶逸秋的轻身功夫“浮光掠影”可谓是江湖最为上乘的轻功,一经施展,身轻如燕,绝快如电,稍一闪动,就纵出三四丈之远。然而那匹黑马正当壮年,力足量大,四蹄正起落之间,便已纵出数丈之外,虽背负一人,却仍不觉吃力,本是七八大的距离,不过片刻,一人一马竟已拉远了十余丈之遥。

    叶逸秋心暗暗焦急,急提一口真气,力苦追。

    那匹黑马身壮腿长,本是来自大宛的千里神驹,在这种山径小路,竟是如履平地,奔走如飞,在森林几个起落,本是硕大的黑色身影渐渐变得遥远而模糊。

    抓住凶手,已是还燕重衣清白的唯一机会,决不能让他逃脱!

    叶逸秋长啸一声,几乎已将毕生功力提至极限,在树木与山石之间如蝴蝶般飞翔,度快到无以形容,已非肉眼所能见。

    片刻之后,黑马的身影渐渐又变得清晰起来,一人一马相隔仅只数丈。

    “站住!”叶逸秋一声暴喝,突然出手。

    手一动,刀已现!

    天下第一神兵利器——冷月弯刀!

    叶逸秋看不见的刀终于出鞘!

    阴暗的森林,忽然迅升起一眉弯月,月华如水,所经之处,只听“唰唰唰……”一阵乱响,一棵粗如大腿的枯树竟被这一刀一斩两断。

    枯树欲倒未倒,叶逸秋已一脚飞起,将枯树踹了出去。

    “呼呼!”枯树夹杂着凌厉的风声,迅撞向面具人的后心。

    面具人马缰一紧,黑马立即改变了奔驰的方向,向右边一条幽深的小径奔去。

    “呼!”枯树去势迅急,直去数丈,狠狠撞在一棵小树上。“咔嚓!”小树承受住巨力的撞击,拦腰断为两截。

    就在这时,叶逸秋已如大鸟般凌空扑到,扬手一掌劈下……

    他的刀又已不见了!

    刀已入鞘!

    就在叶逸秋一掌劈出之际,面具人警觉地倏地回头,双腿一蹬,黑马快似离弦之箭向前方狂奔,面具人却已凌空飞起,左臂依然紧紧挟住长包袱,右手运指骤然还击。

    “嗖”地一声,劲风飒飒,破空响起,犹如利剑刺穿了铜墙铁壁。

    叶逸秋右掌疾收,左手猛拂对方腕脉,同时右掌又如电光骤闪,含劲吐出。

    面具人招式怪异而诡谲,虽然左手抱着包袱,但右手却灵活非常,只见他化指为掌,去势微偏,一招“云封雾锁”,将叶逸秋的攻势封在门外。

    “嘭!”叶逸秋厚实的劲力被面具人巧妙的手法封引落空,击在数尺外一株矮树之上,只震的枝叶纷飞,树身断。

    “咦?!”叶逸秋一掌落空,心微觉诧异。

    高手对决,胜负只在一念或一线之间。趁着叶逸秋略一分神,面具人已经顺势一掌拍到,度快得惊人。

    叶逸秋冷哼一声,突然顺着掌势,腰躯微拧。真气下沉,力贯足心,身子距地还有尺许左右时,忽的一个轮转,欺近面具人身侧,右手指已搭上面具人右肘肩关节。

    “一刀两断”任我杀出道江湖数年来,一直都是以刀法独步天下,极少数人见识过他的手上功夫,面具人做梦也想不到叶逸秋居然会有这等奇奥、玄妙的招式,刹那间,关节已被扣住。但他追随黑袍已有多年,性格早就练就成极端沉着冷静,虽然身处危境,亦是镇静如常。他阴森森地冷笑一声,右脚如电飞起,疾踢叶逸秋气海要穴。

    “气海穴”,属于任脉,为气之所聚,若是被强大的外力击后,则将冲击躯内脏腑,气破血淤,致使身体失灵,为人体死穴之一。

    如果叶逸秋要加劲挫断面具人的手肘关节,必然无法避开这致命一击。他怒哼一声,偏移半步,搭在面具人手肘关节的右手变拿为戳,指力疾吐,猛地向面具人前胸点去。

    面具人冷森森地一笑,急忙闪退丈外,同时将左手抱着的包袱迅快地放在地上。

    二人不过交手数招,看上去似是眨眼而过,其实却已是生死须臾,惊险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