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二十二章 杀手,又见杀手

小说:寒刀行 作者:郁痕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南宫世家?“南宫十八枪”?白无邪脸色狐疑而迷惑,向秦孝仪投去询问的目光。

    “早在四百多年以前,武林就有四大世家之说,分踞东方杭州、南方岭南、西方西域、北方蓬莱四地,统称‘东方西门,南宫北海’。这四大武林世家几乎统治了当时的江湖天下,尤其是各自的祖传绝技令人侧目,少有匹敌之人。随着蜀唐家堡和江南飞龙堡的悄然崛起,这四大世家逐渐从辉煌走向衰落,直至湮没,时至今日,江南四大武林世家已完全取代了昔日四大世家的地位,牢牢控制住了武林的半壁江山,‘东方西门,南宫北海’也自此完全消失无踪,名望、实力皆不复在,他们的门下弟子也都流落江湖,自立门户。”

    “这个使枪的汉子,就是南宫的门人?”不知为何,白无邪那双略带忧郁而又迷蒙的眼睛里,似乎充满了莫名其妙的感伤,也不知是为了悼念昔日四大世家曾经的辉煌,还是被这段尘封已久的武林往事勾起了心底蛰伏的某些记忆?

    对于白无邪的身世来历,始终是一个谜,秦孝仪对他一无所知。

    最初的相遇,是在数年前的西子湖畔,断桥边,垂柳下。那一天,夕阳如血,晚霞满天,整片天空仿佛刚刚被一个哭泣过的少女用鲜血染红了一般,是那么的忧伤,那么的凄凉。

    秦孝仪生性淡泊名利,以游山玩水、指点江山为乐,以广交朋友、行侠仗义为趣,每一次远行,都使他斩获颇丰,最大的收获就是遇见了白无邪。那个时候的白无邪还是个少年,一副失魂落魄、行尸走肉的模样,蓬头褛衣,浑身肮脏,就像是个无家可归的可怜小乞丐。出于侠义之心,又或是某种难以解释的原因,秦孝仪收留了他。此后秦孝仪又现白无邪天赋异禀,是个百年难得一见的学武奇,遂又起了爱才之意,曾经誓不再授徒的他终于破例收白无邪为关门弟子,倾尽自己毕生所学一一传授,他相信,白无邪绝对不会是一个池之物,假以时日,必能成就一番空前绝后的事业。

    自始至终,白无邪都没有说出自己的来历,秦孝仪也没有追问,他知道,白无邪不愿提起过去,一定有他自己不得已的苦衷,或许,他的过往,是段刻骨铭心、永世难忘的不寻常记忆。

    总而言之,白无邪必定是个有故事的人!

    “嗯!”秦孝仪点头肯定地道,“南宫世家虽已没落,‘南宫十八枪’也早已绝迹江湖,但我终日游荡于江湖,走遍大江南北,曾经有幸见识过这路枪法。那位前辈曾经说过,自从南宫世家没落之后,这路枪法就不再传授外姓弟子,习此枪法者,必定是南宫后裔。我这才敢加以断定,这个人,一定就是南宫世家的后人。‘南宫十八枪’每一枪都含有八种变化,加起来就是一百四十四式,可是此人的枪法来来去去也不过只有三种变化,看来这路枪法真的快要失传了!”

    白无邪若有所思,仿佛心事重重,没有说话。

    秦孝仪不经意地瞧了他一眼,昂出一声长叹,摇头苦笑着又道:“造化弄人,昔日世家子弟,今日竟然沉沦至此,莫非这就是所谓的天意?实在令人不能不扼腕叹息,罢了,罢了!”

    白无邪没有说话,似是又被勾起了某些不愿想起的记忆,本极迷茫的目光越游离不定,俊脸上的肌肉泛起一阵不易察觉的抽搐,一时之间,竟似已经呆了!木然许久,他的目光缓缓飘向了远方。

    此际,秋风正往西吹,在那个方向,是否曾经装载着他的思念和梦想?

    秦孝仪的猜测并没有错,那个使枪的年汉子的确就是南宫世家的后人,单名一个“简”字。

    自从唐家堡和飞龙堡等诸多势力、财力和实力都非同寻常的门派相继崛起之后,“东方西门,南宫北海”四大世家由于门户之见,不愿将祖传绝学流传出外,固步自封,始终不能扩大门庭,一代不如一代,在一百多年之前就已名存实亡。如此又苦苦支撑了数十年,名望与荣誉终于如一堵残垣断壁轰然坍塌,自此便一蹶不振,慢慢走向了衰败直至没落。今日之日,或许还会有一些老一辈的江湖人物说起四大世家曾经的过往,而明日之日,当那些老人都已经化为一捧黄土,江湖上记得四大世家的又还有几人?

    昨日黄花已凋落,又岂有红颜因难舍它曾经的美丽,而重又拈起别上衣襟徒惹哀伤与忧愁?

    曾经人才辈出的武林世家,如今已是人丁稀薄,仅余一脉,而这一脉所剩无几的南宫子弟,在江湖上早已是无足轻重的人物,祖传绝学“南宫十八枪”也因此大部分失传,就连南宫简的祖父辈也未学全,最多也只不过是十枪而已!对于祖传枪法,南宫简只学会了九招,每一招也都只有三个变化,纵然如此,他已是受益无穷。

    罗、王二人以二敌一,刀剑合击,一攻一守,进退相宜,与昔日素有霸王之称的“南宫十八枪”对抗,居然丝毫不落下风,斗了个势均力敌。南宫简枪法九路皆已用尽,仍被二人纠缠住一时难以脱身,万不得已,只得将枪法从头再使一遍,与二人斗得难分难解,小半个时辰之内,胜负难料。

    数十名捕快一拥而上,以多敌少,稳占上风,迎亲队伍虽然竭尽全力迎战,却都被捕快们如潮水般涌流不断的围攻逼得节节败退,圈子越缩越小,不出小半个时辰,必然无法抵挡水泄不通的攻击。

    “呼”地一声,混乱的厮杀,一个壮年捕快觑准一个空隙,飞手甩出手长长的铁链,随即“噼呖叭啦”一阵乱响,彩轿右边的木板被击得四分五裂,木屑纷飞。

    安柔依然身披红裳,头顶凤冠,端端正正坐在轿,脸上却已倏然变了颜色,温柔的眼神充满了骇人的杀意。但她没有动,甚至连手都没有抬起。现在还不是危急的最后关头,还不是她出手的时候,她的任务是保护躺在木柜的燕重衣的安全,一旦她离开了轿子,敌人就有机可乘。燕重衣生命垂危,只有一线生机,这个机会,决不可以让别人夺去。

    “我倒要看看这个假扮的亲娘子有多漂亮。”那个击穿轿子的捕快脸上露出一丝猥琐的狎笑,纵身扑出。

    这人刚刚扑入彩轿之,只听“啪”、“啪”两声清脆的响声几乎是在同时传出,这人突然又倒飞了出去,整个身躯都砸在一个捕快身上,一齐摔倒。

    “这假新娘子也是个会家子,大家小心!”那名捕快伸手抚摸着又红又肿的脸颊,向同僚们示警道。

    这时迎亲队伍有数人倒了下去,圈子出现了缺口,七、八个捕快趁虚而入,冲向轿子。

    安柔贝齿狠狠一咬红唇,仿佛下了很大决心,猛然掀掉了头上凤冠,从轿子里一跃而下,守在那个破洞之前。她决定出手了,她绝不能让燕重衣受到任何伤害,虽然秦孝仪师徒二人就在当前,自己一出手,就等于暴露了自己多年来苦苦隐藏的武功,但现在已到迫不得已的时刻,她绝对不能再等了!

    “咦!”白无邪瞧着身手矫健的安柔,口出一声惊叹,说道:“师父,这位假新娘子不就是金陵天涯海阁的安二当家吗?”

    “唔,正是她。”秦孝仪若有所思地点头道,“想不到安二当家也是懂得武功的,天涯海阁果然不简单。”

    就在这时,从远处迅掠来一道白色的人影,度之快,竟令人无法瞧出他的容貌。白影如流光般飞过激烈的战团,仿佛一片鹅毛般轻飘飘地落在安柔身前。

    “是他!”站在远处的白无邪脸上突然露出种非常复杂、莫名其妙的表情,“他终于来了!”

    “他一定会来的。”秦孝仪脸上却露出一丝奇特的微笑,慢悠悠道,“燕重衣出了这么大的事,处境如同危卵,岌岌可危,他岂能袖手旁观,弃兄弟而不顾?”

    白衣人站在轿前,如渊亭岳峙般一动不动,左手负在身后,显得如此从容而镇静,但他的身上却隐隐散出种孤独的冷漠,和一丝若有若无的杀意!

    七、八个捕快似是被他那种独一无二的气势所慑,动作出现了瞬间的停顿,随即又一起扑了过来。

    “退出去!”白衣人口轻叱,也不见他有何动作,不过是右手袍袖不经意地随便一拂,一股刚俦无比的劲风便不带有丝毫的声响,宛如浪潮般涌起,在他面前形成一堵气墙,阻挡住了捕快们的攻势。

    这堵气墙,无疑就是铜墙铁壁,捕快们竟然全都不得其门而入,稍进半步,便觉面红气喘,呼吸不畅,不由得全都退出了数尺。

    “这是什么人?武功竟然如此怪异?”捕快们全都瞪大了眼睛,直直地瞅着眼前这人。

    这人身上一袭白衣洁净而明亮,衣袂飘飘,随风而舞,乌黑的长虽然略嫌凌乱,从却透出种高高在上的味道,站在那里,显得风神俊朗,卓尔不群,是那么的潇洒飘逸,又是那么的孤独冷酷。

    “你没事吧?”白衣人慢慢回转了头,瞧着安柔柔声问道。

    安柔长吁一口气,摇了摇头,似怒还嗔地道:“你就不能早一些赶到?”

    白衣人轻叹口气,苦笑道:“我接到秦大侠的飞鸽传书,当即就赶来了,还好,总算来得还不太迟。”他眉头微拧,又问道:“燕大哥现在情况怎样?”

    安柔黯然叹道:“他受伤极重,又了无名剧毒,出城之前就已昏迷不醒,再也不能拖延了!梅君先生和醉妃夫人现在哪里,可有请他们前来?”

    白衣人道:“欧阳情与他们随后就到。”

    “你是什么人?”捕快有人忍不住大声喝叱道,“竟敢阻碍公差办案,你可知道这是犯了要杀头的死罪?”

    “叶逸秋!”白衣人慢慢转过头去,犀利如刀的眼神望向众人,脸上又恢复了冷漠的颜色。

    江湖上早有传闻,“铁手生花”秦步的拳头是江湖第一铁拳,数十年前乃至数十年后,绝对独领风骚,无人能出其右。铁全拿手上功夫已浸淫三十多年,极为自负,但在此刻,一出手就铩羽而归,不由得意味索然。

    秦步已隐退江湖几近十年,是什么原因让他重出江湖,甘心为燕重衣乐于奔命?铁全拿怀着这样的疑问,拱手说道:“原来阁下就是号称天下第一铁拳的秦大侠,铁某当真有眼不识泰山,失敬,失敬!”

    秦步淡然一笑,缄口不语。

    “秦大侠与燕重衣可是旧识?”铁全拿试探着问道。

    秦步摇头道:“我与他虽非朋友,却有一段极深的渊源。”

    “既然如此,秦大侠为何不遗余力地保护一个杀人凶手?这一点铁某实在想不通。”

    秦步紧紧闭上了嘴,有些事根本没有必要解释。

    “燕重衣身背三十一条人命,属于重大血案,此事已上报朝廷,朝廷对此案极为重视,勒令铁某捉拿凶手,就地正法。”铁全拿话有话道,“秦大侠如闲云野鹤,快意江湖,那是何等的自在,想必不会为了一个亡命杀手而毁了自己的生活。”

    秦步笑而不语,未置可否。

    “秦大侠若能退出这趟浑手,铁某感激不尽。”铁全拿继续诚恳地说道。

    “若要在下袖手旁观,那是绝不可能之事。”秦步沉声道,“铁总捕头不必多言,要想捉拿燕重衣,除非是从在下尸体上踏过去。”

    一言不合,场气氛立即变得严峻而尴尬起来,充满一股剑拔弩张,山雨欲来的气味。

    “看来秦步心意已决,说什么也不会改变主意了,今日一战,势必在所难免。”铁全拿心暗暗苦笑,明知自己决非秦步的对手,但职责所在,纵然不敌,也惟有全力以赴。他轻叹一声,脸色阴郁道:“如此在下就得罪了!”话音未落,他已一拳击出。

    “呼!”拳风如浪潮排山倒海般涌出,隐隐夹杂着呼啸之声,荡起秦步身上紫袍衣襟。这一拳并没有特别之处,毫无花俏、巧妙的招式,只是拳法的最为普通的一招“直捣黄龙”而已,惟其之快,之稳,之狠,是绝对无可比拟的,决非江湖上一流的拳师可比。

    就在一刻之前,拳头对拳头,虽然只是一招的较量,秦步却已看出铁全拿拳头上的造诣委实炉火纯青,登峰造极,足有三十年的火候。此刻,秦步丝毫不敢心存大意,运劲于臂,贯力于拳,也“呼”地一声一拳击出。

    “砰!”双拳相击,出一种沉重的响声,二人同时身形一晃,各自退出两小步。以真实功力而论,铁全拿自然略逊秦步,只是秦步并不想得罪六扇门,出手属于迫不得已,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等待叶逸秋的出现而已,所以并未出尽全力。而铁全拿誓拿燕重衣归案,又知秦步的武功远胜于己,一出手就使用了十成功力,这一次拳头的较量,方才不分胜负。

    铁全拿本非不知进退之人,奈何职责所在,只能硬着头皮死缠到底。他将铁尺重又交回右手,“呼”地一声挥出,立即平空刮起一阵刚俦无比的劲风。

    铁尺如刀,向秦步当头劈落。

    这把铁尺乃是至纯至钢的玄铁所铸,长一尺八寸,却重逾十一斤零八两,是一种非常罕见的外门兵器。铁全拿对武学博学精深,在铁尺一路招式上加入了诸多变化,劈可作刀,刺则如剑,招数繁杂怪异,往往令人防不胜防,也不知曾经有过多少强敌铩羽在其尺之下。

    秦步在铁手练就之后的第五年,就已淡出江湖,从此极少与人交手。数年前,欧阳情创办“天涯海阁”,暗组织“青衣楼”行侠仗义,“铁狼银狐”夫妇唯恐她小小一个女子,江湖阅历浅薄,不易成就大业,亲自委托“铁手生花”秦步加以保护。秦步本不愿再涉足江湖,无奈故人所托不便推辞,这才自贬身份,扮作欧阳情的私人车夫。这数年来,他极尽所能隐藏自己的武功,被迫出手仅只二次,第一次击毙了吕千秋“追风二十四骑”的一匹骏马,第二次就是今日与铁全拿的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