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十六章 困龙,龙伤 寒刀行

小说:寒刀行 作者:郁痕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夜雾弥漫,夜色正是最深沉之际,这调子合着众人攻击的节奏忽高忽低,时起时伏,似为众人助威一般。

“大胆凶徒,你还不束手就擒么!”铁全拿突地又从腰间抽出铁尺,沉声道。众人合力擒敌,他身为捕头,万无坐视之理,虽然刚刚在燕重衣手下吃了一个不小的亏,但在此刻,也只有硬着头皮强撑好汉。

“束手就擒?就凭你们么?”燕重衣仰天长啸,双臂一张,双脚不动,身子已不可思议地向后倒退着飞出。在他纵起的刹那,靴子底下片雪不起。

"拦住他!"独孤一剑大喝道,抢先追去。

燕重衣身后正是“斩龙刀”狄杰!于是当燕重衣身形飞起的一刹那,又见刀光!刀风呼呼,大刀挟带着雄厚无匹的真气向燕重衣拦腰斩去!

燕重衣的身子仿若一片柳叶,竟然借着那刀风轻飘飘地向上浮起两尺,刚好躲过这凌厉的拦腰一刀!

“斩!”狄杰状若疯狂,身形以左足为轴心,猛地旋转,大刀借着腰力又从下而上反转而至,其势比第一刀更疾!

燕重衣抱膝缩颈,身体在空急缩,瞬间抱成小小的一团,险之又险地避过了这一刀!避过狄杰的第二刀后,燕重衣的身前再无阻挡,他后背落地,却仿佛后背上生了弹簧,身子稍一沾地便陡然弹起,向黑暗投去。

铁全拿情急之下大吼一声,踮步躬腰,将铁尺全力投出,向燕重衣凌空打去!燕重衣身在空,五感却格外敏锐,身子一侧,旋转着飞来的铁尺从他耳畔呼啸而过,他在空猿猱般就势翻了个跟头,灵巧地向外飞落。众人此刻见了他的轻功,心均知,若在他落地前不将他逼住,只怕待他再次纵跃后,便再也无法将他留住!

就在此时,独孤一剑也动了!他曼妙的身形闪电般贴地飞出,紫色衣袍飘摆下,仿佛是一条灵动的冰鱼,瞬间在地面游出三丈之远,同时右手长剑一扬,贴地横扫,千万道剑光顿时菊花般绽放,每一道剑光都在真气的催下化为利针,刺遍了两丈方圆的地面!他这一招并不直接对燕重衣出手,却巧妙地抓住他即将落地的时机加以攻击!他号称“一剑西来”,剑法果然犹如天外飞仙,飘逸而灵动之极!

燕重衣口再次出一声厉啸,身体仿佛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托住了一般,凭空一滞,仰胸收腹,双手羽翼一样猛地下拍,竟然就借着这样一个怪异的姿势再度腾高,偏折,刚好跃出了剑光的攻击范围!

他在飞!这是所有目睹这一幕的人心的想法。燕重衣此刻的动作真的像飞鸟翱翔一般舒展优雅,完全出了人类的极限。然而每个人却清楚地知道,人无论如何不能和飞鸟相比,燕重衣施展的不过是一种极为高妙的轻功而已。

传说,燕重衣一剑穿喉,何以他的轻功竟然也是如此出人意料地高明绝妙?

就在这时,一线暗红在夜色忽闪即灭。燕重衣在空狂吼了一声,莫名其妙地失去平衡,如同折翼的大鸟一般哀鸣着跌落下来。还没等他爬起身来,铁全拿、独孤一剑和狄杰等人已将他团团围住,八个人各自占据了一个方位,封住了他所有的去路。

“‘杀手无情’,你完了!”独孤一剑冷冷地道。

燕重衣面无表情地站起身来,左手按住肋部,鲜血从指缝缓缓渗出。他冷笑一声,冰冷的目光投向秦孝仪,涩声道:“秦大侠好高明的暗器功夫!”

秦孝仪微微一笑,缄口不语,仿佛并没有看见从燕重衣充满杀意的眼射出来的狂热鄙视!

众人本来心奇怪,燕重衣本已即将突围而出,为何竟然在最关键的时刻反而受到重创?原来却是秦孝仪暗出手,将燕重衣拦截了下来。

白无邪手按玉笛,笛声源源不绝,从未有过片刻的间断和停顿,穿透迷离的深沉夜色,缓缓渗入了朦胧的夜雾之!

燕重衣冷哼一声,在这一刻,他终于作出了一个决定——拔剑!

穿喉一剑,终于出手!

就在铁剑出鞘一半的时候,燕重衣握剑的手突然一顿,仿佛冥冥之有种无形的力量压住了他所有的动作,握剑的姿势就这样凝滞在这一霎那!

燕重衣深吸一口气,继续拔剑!

只听白无邪那欢悦的笛声突然一颤,燕重衣手上的动作又缓了一缓,众人心顿时了然:那白无邪看似吹笛,其实是以极上乘的内力将笛音传送入燕重衣的耳。白无邪的笛声便打乱了燕重衣的真气运行节奏,使他拔剑的动作产生了巨大的阻力。

白无邪笛声连摧,燕重衣的呼吸已见粗重,额头上似已慢慢地渗出了一排排细密的汗珠。突然间,燕重衣又是昂一声厉啸,啸声凄厉而高亢,直刺夜空,响彻天地,突然间将笛音掩盖了下去。

啸声未绝,剑已出鞘!

乌黑的飞芒一掠而过,就像是黑夜的死神挣脱了重重咒语的禁锢和束缚,得以重生。

也就是在那一刻,铁全拿、独孤一剑、狄杰等八大高手各施绝招,一齐向燕重衣攻到!刀光剑影,拳脚呼呼,一时间相互交错,就像是一张大笼罩住了燕重衣的身影。

燕重衣冷笑一声,左手挥处,送出一股霸道的劲力,与“铁拳”断川流一拳击出的劲力撞个正着。两道巨力一撞之下,断川流只觉胸口一热,不由得喷出一口鲜血,踉跄后退。同时燕重衣的右手的铁剑抖出三朵剑花,分别迎上前来助阵的“水上飘萍”孙望乡和“江南双侠”南宫翘、南宫楚三人的攻势。这三人都是内功精湛,经验老到之辈,对燕重衣的牵制力也最大。

燕重衣冷峻而坚毅的脸上露出一丝剽悍之色,眼内杀机陡现,狂吼一声,铁剑横扫,一道力墙排山倒海般地向三人压迫而来。三人各自默运神功,全力抵挡。就在这三人被阻的刹那,燕重衣左脚点地,整个身躯山一般地向后撞去!他所撞的方向,正是断川流的所在!众人大吃一惊,铁全拿、独孤一剑和“摔碑手”洪天雷三人都纵身而上,心打的都是“围魏救赵”的主意,不约而同地从正面出招。

燕重衣低吼一声,铁剑挥出,剑风激荡,夹杂着一种隐隐约约的风雷之势,竟逼迫得三人踉跄后退。与此同时却听得“啪”的一声,狄杰的“斩龙刀”从斜刺里攻到,在燕重衣左腰上留下一道半尺长的殷殷血痕,更带起了一大片淋漓的血肉!原来狄杰眼见众人围攻燕重衣,一剑偷袭正好得手。

铁全拿眼见狄杰行为卑鄙,不由得心嘀咕:“我们许多人围攻人家一个,本来就已经很不讲江湖道义了,狄大侠怎可在这个时候出手偷袭?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此事若是传将出去,我们这几个人颜面何存?”

夜色越深沉,夜雾也已越来越浓。

燕重衣神情漠然,目光冰冷,鲜血滴滴答答的从他的腰间落到地下,沁入泥土之。他的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痛楚,仿佛身上的伤是属于别人的,和他没有一点关系。然而,从他身上散出来的那一缕杀意却越浓烈。

白无邪双手按笛,连连催动内家真气将笛音源源送出,隐隐约约,一圈又一圈的气浪从笛孔之迅散出来,瞬间就已蔓延了整个夜空。

燕重衣在顷刻间连遭重创,本已心神不定,再被笛音所扰,更觉烦躁不堪,双目瞳孔陡然收缩,又蓦地扩长,悄然掠过一丝浓浓的杀机。在江湖上,只要是有眼睛有耳朵的人,无不知道“杀手无情”燕重衣赖以成名的绝技就是“一剑穿喉”,此刻在八大高手的围攻之下,他一直都未曾施展这一必杀之技,只不过是为了他与众人之间并无仇恨,不忍滥杀无辜。然而,这些人却显然杀红了眼睛,一定非置他于死地不可,难免激起了他的血性和杀意!

你不死,我死!

燕重衣不怕死,他绝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但在这个时候,他并不想死。在蒙冤不白之际,他至少不能死得不明不白。

他决定孤注一掷,浴血而战——想要还自己一个清白,唯一的办法就是突出重围,保住自己一条性命!

只要能够留住性命,偶尔杀死一些不该死的人又有何妨?

心随意动,意方动,剑已出手!

夜色里,一道淡淡的剑光倏然飞过,是如此的迅,如此的微妙,其快、其稳,已远非人们肉眼可以捕捉,也远远出了人之想象。

穿喉一剑,鬼神皆为之退避的夺命一击!

“大家小心!”独孤一剑是剑法大行家,自然识得这一剑的厉害,抢先出言示警。

语音未歇,已有人传出一声闷哼!剑的人是“斩龙刀”狄杰。燕重衣恼怒他不顾身份暗伺机偷袭,是以先找上的对象就是他。但燕重衣并无杀人之心,这一剑仅仅只是刺了他的右肩,致使他暂时丧失了攻击的能力。

就在燕重衣剑一出手的那一瞬间,白无邪握笛的手竟似微微一颤,本是非常流畅、自然的笛音突然出现了片刻的停顿,就像是一江急流,突然有人抽刀断水,刀锋划过,江水依然奔腾不止。

燕重衣一击得手,左手当空一掌,疾劈“摔碑手”洪天雷。不知何时,“水上飘萍”孙望乡已飞身而至,仗着轻功妙绝天下,双腿暴风般连蹴燕重衣后背,燕重衣不及回身,挫身急避,右肩上已挨了一脚!这一脚力道极重,燕重衣的身躯立即失去了重心,侧退三步。独孤一剑踏前一步,长剑点出,燕重衣右肋血光又现。

在诸位高手的联手攻击之下,一时间,燕重衣连连受创!

激战,“铁拳”断川流猛地跨步进跃一丈,左拳虚晃,右拳直击燕重衣的左肋。他号称“铁拳”,果然并非浪得虚名,拳风烈烈,尚距燕重衣五尺,已经激得他胸前长袍飞舞!与此同时,独孤一剑长剑挥动,劲风疾起,人剑合一,疾扑而上,疯狂地向他眉心刺去。

燕重衣身子微侧,避开断川流开碑裂石的一拳,同时双腿一弯,低头避过独孤一剑的一剑。只是这一剑来势太猛,他又受了伤,头低得慢了些,竟然被剑气将斗笠劈开,被打散了的髻黑烟般蓬散着,随风飘扬。

“江南双侠”南宫翘、南宫楚更不放松,联手进击,合攻披头散的燕重衣!燕重衣轻功虽高,剑法虽好,但此刻身负重伤,在众多高手的合击之下,只能频频躲闪,一时间左支右绌,难以抵挡,败迹呈现,岌岌可危。众人各展神通,攻势越来越快,无一不是窥准了燕重衣受伤之处,招招进逼,不给他还手的余地。

此刻的燕重衣,就像是一条被牢牢困在牢笼之的病龙,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犹作困兽斗,却已连反击的余地都没有!

众人顾忌着燕重衣无情的穿喉一剑,始终有些束缚,虽已竭尽全力,但一时却也不能将他一举而毙之。燕重衣在众人的围攻之下,也一时难以施展“穿喉一剑”,虽然强自苦苦支撑,十余招之后,便已渐渐招架不住,微一分神,心脏险险被独孤一剑一剑刺,左肩却挨了孙望乡一掌。

蓦然间,忽听燕重衣口出一声低沉如同垂死挣扎的猛兽的怒吼,将头猛地一摆,披散着的头竟如同鞭子般向“江南双侠”南宫翘、南宫楚二人抽去!南宫兄弟猝不及防,大惊之下匆忙闪身躲避,燕重衣手的铁剑就在这一刻突然出手!

剑光一闪,血花飞起。

剑的人是南宫楚,这一剑刺了他的右肩,若非燕重衣不愿滥杀无辜,剑下留情,南宫楚的喉咙必然已经被他一剑洞穿。

南宫楚大叫一声,退了开去。

燕重衣一剑即,一脚几乎是在同时踢南宫翘的肋侧,将他踢得飞了起来,重重地摔在数丈外的台阶上。

燕重衣在一招之间便连创两大高手,独孤一剑瞳孔陡然收缩,眼杀意浓如黑夜般深沉,口低低厉叱一声,也不见他如何作势,夜色只见一道剑光倏然飞起,闪电平地掠过,剑气如虹,射向燕重衣。

像风,没有方向;像云,飘忽不定!

这一剑,唯一个“快”字可以形容,就像是来自地狱深处的幽灵般诡异!

“一剑西来”,正是独孤一剑平生最得意的剑法,也是他一生最引以为傲的必杀之技,仅在传说,死在这一剑的武林高手就已不在少数。

此刻的燕重衣,已是强弩之末,在这一剑不可抵挡的威力之下,实在无力对抗。然而,燕重衣始终都是方今江湖上的第一杀手,在间不容缓之际,他只做了一件事——一件非常大胆而又非常有效的事情。

他决定铤而走险,孤注一掷,与对手玉石俱焚,同归于尽!

就在独孤一剑的剑气袭至他身前数尺之际,他忽然出剑,毫不犹豫地一剑刺了出去。

穿喉一剑!

但这一剑刺的并不是独孤一剑的咽喉,而是虚无的空气。

“嗤!”铁剑刺穿虚空的声音如同寒水浇注烙铁一般刺耳!

声未止,燕重衣满头披散的头忽然随风而起,与铁剑甫一碰触,毛的尖端六寸之处一齐割断,随即被激荡的剑气一摧,竟如同牛毛尖针似的向独孤一剑激射而去!

没想到自己竟然成了最重要的目标,独孤一剑心也极为忌惮燕重衣的必杀一剑,并不希望与他拼个两败俱伤,急忙施展昆仑派的绝技“金蝉步法”,移形换位,扭转乾坤,堪堪避开了这气势凌人的一击。就在这时,他的眼却又突然亮起了一道乌黑的剑光。

燕重衣的穿喉一剑,又一次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