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九点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山西雁道:“祖师爷一生效力武学。到晚年才有家室之

6小风道:“天禽老人竞也娶过妻生过子?”

山西雁道:这件事江湖中的确很少有人知道祖师爷是在七十七岁那年才有后的。”

6小风道:“他的后代就是霍天青?”

山西雁道:“正是。”

6小风叹了口气.道:“我总算明白了为什么他年纪青青辈分却高得吓人。”

山西雁道:“所以他肩卜的担子也重得可怕。”

6小风道:“哦。”

山西雁的神情忽然变得很严肃道:“他不但要延续祖师爷的香烟血脉唯一能继承“天禽门’道统的人也是他我们深受师门的大恩纵然粉身碎骨也绝不能让他有点意外这道理你想必也应该明白的。”

6小风道:“我明白。”

山西雁长长叹了口气道:“所以他明晨日出时若是不幸死了我们天禽门上上下下数百第子也绝没有个还能活得下去。”

6小风皱了皱眉道:“他怎么会死?”

山西雁道:“他若败在你手里你纵然不杀他他也绝不会再活下去。”

6小风道:“我也知道他是个性情很刚烈的人们他却/不是一定会败的”

山西雁道:“当然一定。”

6小风淡淡道:“他若胜了我你们天禽门上卜下下数百子第岂非都很有面子?”

山西雁道:“你是我的朋友我也不愿你败在他的手里伤了彼此的和气。”

6小风”

山西雁的脸好像又有点红苦笑道:“只要你们一交手无论谁胜谁败后果都不堪设想.霍师叔跟你本也是道义之交这么样做又是何苦?”

6小凤微笑道:“现在我总算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要我在日出之前赶快离开这里让他找不着我。”

山西雁居然不说话了不说话的意思就是默认。

丹风公主突然冷笑道:“现在我也明白你的意思了你约了这么多人来就是为了要逼他走让霍天青不战而胜否则你就要对付他现在距离日出的时候已没多久他就算能击退你们等到日出时也一样没力气去跟霍天青交手

她铁青着脸冷笑着又道:“这法子倒的确不错.恐怕也只有你这样的大侠才想得出来。”

山西雁的脸上阵青阵白突然仰面狂笑道:“好骂得好只不过我山西雁虽然没出息这种事倒还做不出来!

丹凤公主道:“哪种事你才做得出来他若不愿走你怎么办?”

山西雁霍然长身而起大步走了出去满院子的人全都鸦雀无声他亮的眼睛从这些人脸上个个扫过去忽然道:“他若不走你们怎么办?”

卖包子的小贩翻着白眼冷冷道:“那还个简单他若不走我就走。”

山西雁又笑了’笑容中却仿佛带着种说不出的悲惨之意.慢慢的点了点头道好你走.我也走.大家都走”

卖包子的小贩道:“既然如此我又何妨先走一步?”

他的手一翻已抽出了柄解腕尖刀突然反手一刀刺向自己咽喉

他的出手不但稳而且快非常快但却还有人比他更快的。

突听“当”的一声火星四溅他手的刀已断成了两载样东西随着折断的刀尖掉在地上竟是6小风的半截筷

剩下的半截筷子还在他手里刀是钢刀.筷子却是牙

能用牙筷击断钢刀的人天下只怕还没有几个。

丹风公主忽然明白山西雁为什么要这样做了霍天青根本就不是6小凤的敌手别人虽不知道山西雁却很清楚

那卖包子的小贩吃惊的看着手里的半截断刀怔了很久突然根恨跺了跺脚抬头瞪着6小风厉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6小风笑了笑谈淡道:“我也没什么别的意思只不过还有句话要问你”

卖包子的小贩道:“什么?”

6小风道:“我几时说过我不走的?”

卖包子的小贩怔住。

6小风懒洋洋的叹了口气.道:“打架本是件又伤神又费力的事.我找个地方去睡觉多好为什么要等跟别人打

卖包子的小贩瞪着他脸上的表情好像要哭又好像要笑忽然大声道:“好6小风果然是6小风从今天起无论你要我干什么我若皱皱眉头我就是你孙子。”

6小凤笑道:“你这样的孙子我也不想要只要我下次买包子时你能算便宜点就已经很够朋友了。”

他随手抓起了挂在床头的大红披风.又顺便喝了杯酒道:“谁跟我到城外的又一村去吃趟大麻子炖的狗肉去?”

花满楼微笑道:“我。”

樊大先生忽然敲了敲他的旱烟袋.道:“还有我。”

简二先生道:“有他就有我我们一向是秤不离铊的。”

卖包子的小贩立刻大声道:“我也去。”

简二先生笑道:“你专卖打狗的肉包子还敢去吃狗肉你不怕那些大狗小狗的冤魂在你肚子里作怪。”

卖包子的小贩瞪起了眼道:“我连此都不怕还伯什

山西雁大笑道:“好你小子有种大伙儿都一起去吃他娘的狗肉去谁不去谁就是他娘的龟孙子!

花满楼微笑着缓缓道看来好人还是可以做得的。”

6小风道:“偶尔做一次倒没关系常常做就不行了。”

花满楼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6小风板着脸退“好人不长命这句话你难道没有听说过。”

他虽然板着服但眼睛里却似已有热泪盈眶。

丹凤公主看着他们忽然轻轻叹了口气轻轻的喃喃自语“谁说好人做不得谁就是他娘的龟孙子。”

狗肉已卖了没有狗肉。可是他们并不在乎

他们要吃的本就不是狗肉而是那种比狗肉更能令人全身都热的热情用这种热情来下酒世上绝没有任何东西能比得上。

何况日出的时候还有人用快马追上了他们送来一封霍青天的信:

“朝朝有日出今日之约又何妨改为明日朝朝有明日明日之约又何妨改为明日之明日。”

人不负我我又怎能负人?

金鹏旧债随时可清公主再来时即弟远游日也.盛极一时之宝气珠光.已成明日之黄花是以照耀千古者惟义气两字而已。天青再拜。”

就凭这封信已足下酒百斗沉醉三日.何况还有那连暴雨都浇不冷的情。

暴雨。雨正午才开始下的正午时人已醉了不醉无归醉了才走的。

6小凤将醉未醉.似醉非醉仿佛连他自己都已分不清自己是醉是醒?正面对着窗外的倾盆大雨呆呆的出神。

丹凤公主看着他忽然道:“你若走那些人难道真的全都会死在那里?”

6小风沉默着过了很久才缓缓道:“你懂不懂得‘有所不为有所必为’这两句话的意思?”

丹凤公主道:“我当然懂这意思就是说有些事你若是认为不该去做.无论别人怎么样威逼利诱.甚至用刀子架在你脖子上你也绝不会去做若是你认为应该去做的事就真要你抛头颅洒热血你也非去做不可。”

6小凤点了点头道:“正因为如此所以才会有人题身吞炭舍命全义也有人拿八十二斤重的大铁推搏杀暴君。”

丹凤公主抢着道:“也正因如此所以霍天青才会以死报答阎铁珊山西雁和那些卖包子馒头的.才会不惜为霍天青卖命。”

6小风道:“不管他们是干什么的只要能做到这两句话.就已不负侠义二字。”

丹凤公主轻轻叹息道:“可是放眼天下又有几个人真能不负这侠义二宇?”

花满楼手持酒杯慢声低吟“盛极时之宝气珠光已成明日黄花.是以照耀千古者惟义气两字而已…一好好一个霍天青.我竞几乎小看了他当浮一大白。”

他真的举杯饮而尽.仿佛也有些醉了.喃喃道:“只可惜那苏少英他本也是个男儿他本不该死的本不该死的

他声音越说越低伏在桌上竟似睡着了。

丹风公主悄悄走到窗口悄悄的拉起了6小风的手柔声道:“你还在生我的气?”

6小风道:“我几时生过你的气?”

丹风公主嫣然一笑.垂下了头悄悄的问道:“今天你还怕弄错人?”

她的呼吸轻柔.指灾仿佛在轻轻颤抖她的头带着种比鲜花更芬芳的香气。

6小风也许是个君子也许不是但他的确是个男人。

是个已有了七八分醉意的男人。

窗外的暴雨如注就仿佛是道道密密的珠帘隔断了行路的人.也隔断了行人的路。

屋子里幽静昏暗宛如黄昏。

从后面一扇开着的门看进去可以看见张新换过的被单的床。

6小风忽然现心跳得很厉害忽然现上官丹风的心也跳得很厉害。

“你的心在跳。”

“比比看谁的心跳得快?”

“怎么比?”

我摸摸你的心你摸摸我的……”

突然间密如万马奔腾的雨声巾传来了阵密如雨点般的马蹄十余骑快马冒着暴雨急驰而来冲过了这荒村小店。

马上人…色青蓑衣白笠帽.经过他们的窗口时突然起挥手。

只听“嗖、嗖、嗖\一连串风声比雨点更密比马蹄更急数十道乌光有的穿窗而入有的打在外面的墙上。

6小风一侧身已拉着丹凤公主躲到窗后。

伏在桌上的花满楼却已霍然长身而起失声道:“硝磺霹雳弹。”

五个字还没有说完只听“轰”的声窗里窗外乌光击中的地方.巳同时冒起了数尺高的火焰。赤红中带着惨碧色的火焰

6小凤变色道:“你们先冲出去我去救赵大麻子。”

赵大麻了已睡厂他们刚才还听见他的鼾声。

但火焰竟要眼间就将门户堵死连外面的墙都已燃烧起来连暴雨都打不灭。

花满楼拉着上官丹凤冲出去那是余骑已飞驰而过去得很远了.马上人一起纵声狂笑、还行人在放声大呼:“6小凤这只不过是给你个小小的教训.若再不识相就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几何话说完人马都已被殊帘般的雨帘阴断渐渐不能分辨。

再回头赵大麻子的小店也已完全被火焰吞没哪里还看得见6小风。

上官丹风咬厂咬牙道:“你在这里等我进去找他。”

花满楼道:“你若再进去就出不来了。”

上官丹风道:“可是他……”

花满楼笑了笑道:“他可以出来比这再大的火都没有烧死他。”

他全身都已湿透但脸色却还很平静。

就在这时远外突然响起阵惨呼呼声凄厉就好像是一群被困死了的野兽出来的但却很短促。

呼声即止却又有马群的惊嘶。

上官丹凤动容道:“难道刚才那些人现在也己遭了别人的毒手?”

突然问又是“轰”的一响燃烧着的房子突然被撞破个大洞…一个人从里面飞出.就像是团燃烧着的火焰在雨中凌空个跟斗扑到地上就地滚了滚滚灭厂身上的火衣服上头上已被烧焦了七八处。

可是他一点也不在乎又滚.就站了起来正是6小风。

上官丹凤吐出口气喃喃道:“看来这个人的确是烧不死的”

6小凤笑道:“要烧死我倒的确不容易。”

他虽然还在笑.张脸都似巳被熏黑了。

上官丹风看着他的脸忽然笑道:“可是你本来有四条眉毛现在却几乎连一条眉毛都没有了。”

6小风淡淡道:“眉毛就算被烧光了也还可以再长可惜的是那几坛子酒…—小

花满楼忽然打断了他的话问道:“赵大麻子呢?”

6小风道:“不知道。”

花满楼道:“他不在里面?”

6小风道:“不在。”

上官丹风变色道:“他难道也是青衣楼的?难道早就跟那些人串通好了?否则他们又怎会知道你在这里?”

她恨恨的接着说“你冒险去救他连眉毛都几乎被烧光他却是这么样个人。”

6小凤道:“我只知道他狗肉烧得最好。”

上官丹凤道:“别的你全不知道?”

6小凤道:“别的我全不知道。”

上官丹凤看着他忍不住叹了口气.喃喃道:“为什么别人都说他有两个脑袋我看他简直“…。”

她的声音突然停顿因为他看见一个人从暴雨中大踏步而来。

一个身材很魁伟的人头上戴着个斗嘴肩卜打着根竹竿竹竿上还挑着一串乱七八糟的东西她也看不清是什

但她都已看清了这个人正是赵大麻子。

6小凤笑了悠然道:“你不能对任何人都没有信心的这世上的坏人也许并没有你想像中的那么多毕竟总还有

他的声音也突然停顿因为他已看清赵大麻子竹竿上挑着的竟是一串手。

人的手血渍虽已被暴雨冲干净却显然是刚从别人的腕子上割下来的十三四只手用一条裤带绑住吊在竹竿上

赵大麻子的裤带上赫然正插着把刀杀狗的刀。

6小风吃惊的看着他道:“愿来你不们会杀狗还会杀

赵大麻子咧着嘴笑道:“我不会杀狗我只杀过人。”

6小凤又看了他半天才叹了口气道:“你不是赵大麻

这人笑道:“谁说我是赵大麻子的?”

他笑的时候除了张大嘴刚咧开之外脸上并没有别的表情。

6小风道:“你是谁?”

这人的眼睛闪着光道:“连你都认不出我是谁看来我易容的本事纵然不能算天下第一也差不多了。”

6小风盯着他忽然也笑厂笑“可是你翻跟头的本事却不行……”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上官丹风已大声道:“这人就是你刚才说的那个小偷?”

这人叹了口气道:“不错我就是跟他比过翻跟头的司空摘星但却不是小偷是大偷。”

上官丹风嫣然道:“我知道.你不但是大偷而且还是偷王之王偷尽天下无敌手。”

司中摘星挺了挺胸.道:“这一点我倒不敢妄自菲薄若论偷的本事连6小风都不敢跟我一较高低还有谁能比得上我?”

上官丹风道:“你什么人不好扮为什么要扮成个杀狗的麻子。”

司空摘星笑道:“这点你不懂了扮成麻子才不容易被人看破。”

上官丹风道:“为什么?”

司中摘星道:“你见几个人瞪着大麻子的脸左看右看的?”

上官丹风也笑了道:“看来易容这门功夫的学问也不小\。”

司空摘星道“的确不小。”

6小风皱眉道:“你几时到关中来的?”

司空摘星道:“前两天。”

6小凤道:“来干什么?”

司空摘星道:“来等你!

6小风道:“等我?”

司空摘星道:“因为你要去找阎老西这里正好是你的必经之路何况.你既然已到太原附近来了总免不了要吃顿赵大麻子炖的狗肉。”

他叹了口气.又道:“连我都不能不承认.他炖的狗肉.的确没有人能比得上。”

6小风道:“就因为你生怕我吃出味道不对露出马脚来所以才说狗肉卖完了。”

司空摘星大笑道:“不管怎样这次我总算骗过了你这个机灵鬼。”

6小风道:“你在这里等我干什么?”

司空摘星道:“我这个人还会干什么”

6小风道:“你难道想偷到我身上来?”

司空摘星傲然道:“只要你能说得出来的.我什么都偷。”

6小风道:“你想偷我的什么?”

司中摘星道:“你一定要我说?”

6小风谈谈道:“你若不敢说我也不勉强。”

司空摘星瞪眼道:“我为什么不敢说”

上官丹风忍不住问道:“你究竟想偷什么?”

司空摘垦道:“偷你。”

上官丹风瞪大了眼睛呆住了。

司空摘星道:“有人出二十万两银子要我把你偷走。”

上官丹风道:“想不到我居然还值二十万两银子……这句话没说完她自己的脸已通红。

司空摘星笑道:“只不过那个人要我偷走你.倒并不是你想的那种用意。”

上官丹风红着脸忍不住大声道:“你怎么知道我想的是哪种用意。”

司空摘星眨了眨眼不说话了。

上官丹风道:“那个人又是什么用意?他究竟是谁?”

司空摘星还是不开口。

6小风叹道:“他不会说的干他这行的若是泄露了主顾的秘密.下次还有谁敢上他的门?”

上官丹凤道:“小偷还有主顾上门去找他?”

6小风道:“我早就说过他这小偷与众不同他从不偷值钱的东西。”

司空摘星道:“但是我也要吃饭。”

司空摘星道:“所以只有在别人肯出大价钱来请我偷的时候我才偷。”

6小凤道:“只不过能出得起价钱请你偷的人并不多。”

司空摘星道:“的确不多。”

6小风道:“所以你纵然不说我也知道这次是谁找你来的了。”

司空摘星道:“你知道是你的事.我不说是我的事。”

6小风道不管我知不知道你反正都不说。”

司空摘星道:“对了。”

6小凤道:“可是你现在为什么又改变了主意将这秘密告诉了我?”

司空摘星叹道:“你冒险到火里去救我差点眉毛都烧光了我怎么好意思偷你的朋友。”

6小风道:看来你这人倒还是“盗亦有道。”

司空摘星道:“你又说对了。”

上官丹风忍不住大声道:“你若好意思难道就真的能把我偷走?”

司空摘星傲然道:“莫忘记我是偷王之王天下还没有什么是我偷不到的。”

上官好风冷笑道:“我倒要听听你准备怎么偷法7”

司空摘星道:“你有没有听说卖膏药的肯将他独门秘方告诉别人?”

上官丹风道:“没有。”

司空摘星悠然道:“这也是我的独门秘方所以我也不能告诉你。”

上官丹风瞪着他忽然道:“十个麻子九个怪.我看你本来定也是个麻子”

司空摘星瞪眼“谁说的?”

上官丹风道:“我说的要不然你就把你这张麻脸收起来让我看看你本来是什么样子”

司空摘星道:“那可不行。”

上官丹风道:“为什么不行?”

司中摘星道:“你若万一看上了我6小风岂非又要跟我比翻跟斗了那次已经把我翻得头晕脑涨第二次我可再也不敢领教。”

上官丹风红起脸却又忍不住笑了。

6小风道:“这些手是什么人的?”

司空摘星道:“那些放火烧房的人。”

6小风道:“你追上他们了?”

司空摘星道:“我既然巳扮成了赵大麻子有人来放火烧他的房子我当然要替他出气。”

上官丹风道:“所以你就砍下他们的手叫他们以后再也不能烧别人房子。”

司空摘星道:“我还准备把他们的那十几匹马卖了赔给赵大麻子。”

6小风道:“他们的人呢?”

司空摘星道:“还在那边的树林子里我特地留给你的。”

6小风道:“留给我干什么?”

司空摘星道:“他们要烧死你你难道不想问问他们的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