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三百三十一章 历代先人来试剑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二人如今正处于一间祠堂之内,云飘雾摇,却并无香炉木牌,只是每隔上数丈,墙上便挂上一幅画,长三尺,宽一丈,共有八幅,只最前面的一幅与最后面的一幅画中无人,其他六幅,画中人物长相各异,神态不尽相同,但目光灼灼,俯视落下,眼神都好似顺着二人移动一般。

“这便是本门历代的掌教,共有八位,除了广成子老祖与我师艾如真外,均有画像。”秦渔颇有些感慨。

“大师兄,本门自上古之时便开宗立派,传到如今,历代掌教,怎么才仅仅八位?”

“自龙汉之劫以前,仙人二界并不分离,仅是一个在上,一个在下,有些得了道的老祖并不飞升,仍留在山中静修,一待便是千年万年,这掌教之位,便不急于传给下一代,八代掌教中,倒是有四代是在三千年之内上任的,龙汉之劫后,洪荒化去,宇宙成形,灵空仙界脱离人间,升仙之事日艰,方薪火相传,直到如今。”

“原来如此,”周乾的目光转向第七位红发白须,一脸威严的老祖,这便是上一代掌教薛岳真人的模样么。

“先前的那些机关陷阱,虽是威力巨大,但师尊早已告之了应对之法,是故无惊亦无险,但到了这里,已是经阁之外,非有掌门密印,方能通过,只是那道密印被我师随身携带,我亦没有,所以强闯的话,也不知会有甚后果。”

“师兄你一点都不知道?!”周乾瞪大了眼睛,万一引动这里的厉害阵法,二人岂不是要冤死此间了?

“我记得以前查师伯还在之时,曾与我说笑道,‘如果师门处于危急关头,我与你师傅又都不在,你想闯入这里,也不是不可,此地禁法能探出你体内的太清仙气,威力便先去了九成,只是一定要留一个人在外,不然这门户便会自动合上,再怎么厉害,也出不去了,而在外面的人法力可以不高,但手段一定要多,不然就要倒大霉了。’所以我便把你叫了过来。”

“这——”周乾咧了咧嘴,这位未曾见过的‘查师伯’说的话到底靠不靠谱啊。

“放心,虽说查师伯童心未泯,最喜和晚辈玩闹,但从未说过一句假话。”秦渔又叮嘱了几句,便化作一道金光投入到第一幅空白的画中,青光一闪,消失不见了。

但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四周一片安静,半个时辰过去了,一点变化都无,周乾也就放松了戒备,四处观望了起来,但除了八幅画外,真是空无一物,没事之下,便打量起了画上的人物,在山中住的久了,于历代掌教的大名早就如雷贯耳,但还真不知前辈们的长相,今一打量,原来如此……

“小辈,你看什么看!”一声大喝把周乾吓了一跳,连忙飞开,却见画上的老道转了个身,恶狠狠的盯住自己。

“前、前辈,你你……”周乾双眼瞪的老大。

“郭长生,莫要吓着了这位本门弟子。”另一幅画上的一名三缕长须,白面重瞳的中年道士笑道,不出意外的话,这位该是那岷江伏水魔的李冰真人。

“李老儿,大家都是掌门,莫要仗着辈分高,就训斥老郭我,谁不知六人之中,就你杀性最重。”

“莫吵了,莫吵了,已经有一个弟子闯了进去,按照规矩,我们是不是该出手了?”一直打着吨,被吵醒后,不耐烦的肥胖老道出声道,莫要看他貌不惊人,却是上古金仙广成子的唯一弟子,二代掌教扶摇子。

此言一出,周乾倒是吓的更厉害了,历代掌教要对自己出手,岂不是如来佛收孙猴子,想怎么揉捏就怎么揉捏。

“小辈勿忧,艾如真没与你说过吗?我们并不是真身,只是当年留在下界的一点元灵而已,法力本事,万不存一,而且按照规矩,动手之时,法力必须与你同在一层。”薛岳真人耐心说道。

此言一出,周乾倒是勉强冷静了下来,心中反而生出一丝古怪,这位薛掌教,不是死在了上一代魔罗上师的手上吗?怎么还能对自家说话,道法玄妙,果真不可思议。

“我先来吧,听你们说那任寿小儿开创的剑仙一道如何如何厉害,我还在人间时,那小儿才刚刚出世,也不见得有多威风,怎么现在名声这么大,便让我来试试,这剑仙,与我们古时修士,到底有多大区别。”第三代掌教,黄帝重孙,本名姬福的老前辈,大笑了一声,从画中扑了出来,

刚一现身,便有风雨雷电、水火霜雾一并涌出,传闻上古之时,炼气士与天同和,无须施法,便能借来自然伟力及身,异常霸道,如今看来,这姬福老祖虽动用的法力与周乾一般无二,但所摄来的天地元气,却要多上十倍百倍。

周乾连退数步,百灵剑应声出鞘,于这些老怪物斗法,他一点都不妄想能够取胜,只是希望能够拖延到大师兄出来之刻,那姬老祖已与风雨交融,化作五百丈的高大巨人,撑天裂地,一双大手往下捞去,黑影覆下,一丝光线都透之不过。

“一上来就是法相天地么,这姬老鬼也是闲的够久,手痒难耐了!”郭长生哈哈大笑道,一点都不顾及他的辈分要比自家高上三四头。

“咦?不对,气机被夺走了一小半!”

话语刚落,那一双水气所化的大手‘嘭’的一下炸裂开来,其中元气却并不溢散,反倒是凝缩了起来,复又化作一口百丈水剑,往巨人头上砍去,‘乒乒乓乓’几声巨响,一天人,一巨剑,斗的难分难解,只是狂风大作,元气倒涌,气势倒是十足。

“此子竟也会这一招?我还以为天地剧变,洪荒分解之后,除了茅老鬼的徒子徒孙,能借着当年流传下来的几张仙符,再行施展出来外,无人能够悟出呢。”扶摇子也不渴睡了,饶有兴趣的看了起来。

“当年的天道就好似一条江河,上去滚一滚,便能学会浮水,如今沧桑演变,越演越深,分了无数枝杈,或顺或逆,或急或缓,早就非我辈能够揣测,后辈再想连天通地,绝无可能,只是这位晚辈用的法子不似一般,好似以天地御己,顺自然而行,看似亦是法天象地,但其实是天地同法,与我们走的路子恰恰相反。”李冰真人一个拍掌,笑道:“妙哉,原来如此,以剑御道,能想出这法子的,绝对是个妙人。”

在场的,哪个不是活了百千年的老物,眼光何其毒辣,只扫了几眼,便能猜出其中蕴含的道理。

“这法子,也只有御剑的本事彻底成熟之后,方能推演的出,真是如艾如真所言,如今已是剑仙盛世了么。”郭长生感慨道,他在世之时,七派才开始推演自家的独门剑术,无数天才人物穷毕生之力,正摸索之际,到了如今,看来已经完善了。

“哈哈哈哈,姬老鬼臭不要脸,竟施展出了摇天之法!”

周乾的剑光如水中游鱼,姬老祖几次三番,都抓不住它,众人旁观,一急之下,双手一推,竟施展出了真本事,空中顿时泛出无数气泡,每一个炸开,都把半空炸出一个怪洞,却是粉碎真空之兆,整个空间,都漫出无数裂纹,那剑影光-气便是再锋利,也不是这股洪荒伟力的对手,被余波扫荡到数次,很快便化作人形,面色苍白,汗珠直冒,显然是刚刚的比斗,耗去了大量的精气神。

“好了,不打了!”见周乾停手,姬老祖也没好气的叫了一声,飞回画中。

“姬福,你也知道多用了些法力,违背规矩了吧。”

“不然怎么办,这小儿滑不溜手,难逮的紧,总不能真干掉他吧,不说违背了规矩,艾如真若是回来了,不是得找我拼命啊!”

“小子,怕是没人与你讲过,赢了我们任一一个,是有奖赏的吧?”话音刚落,一篇玄妙的天地之理便传入周乾的耳中,印入心里。

“多谢前辈指教!”周乾一愣,继而大喜道。

“这也不算多大的本事,只是些法相天地的感悟,除了你之外,别人学了也是没用,而且看你也已经开了头,迟早会参悟出的,只是给你省些时间。”

“前辈,我与师兄二人——”

“小儿,你是否想说你们两个只是入室小贼,我们这些守门的,为何要对你这么好?”扶摇子大了个哈欠,如是道:“看到李冰的那双重瞳了吗?此乃三才辟邪眼,可辨正邪、善恶,你们两个小辈刚一进来,我们便知道是所为何事了,所以在规矩之内,都会给你方便,但你也得争气,就好比刚刚,那姬老祖多用了些法力,这才停手认输,但若是未有违规,他能捏死你的话,也是不会留手的,这是师傅定下的规矩,他老人家总是有道理的。”

既然是广成子大仙立下的规矩,青城派的门人,谁敢不遵从,还未等周乾休憩片刻,薛岳真人从画中飞出,握着一口古剑,笑道:“我不似他们几个,不会在精微之处做文章,艾如真的剑术还是我教的,所以你要小心,真是抵挡不了,就只能一命呜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