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三十四章 人间道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周乾这几日天天去那静香楼报道,那老黑也似乎懒得解释,颠铁砂、削木片、蒙眼辨食材,总之是怎么怪异怎么教,在旁人看来丝毫没有用处,便连张福也平时人前人后的嘲笑几句,说是老黑大师果真是因材施教,谁料到周乾浑不在意,每日尽心尽力完成老黑所传授之物,就连老黑自己也是暗自惊异,连准备好的几套说辞都没了用处。更新最快最稳定)

他是不知周乾所受之磨练远于此,周询对于周乾的教导完全是放任自如,无论你是吃喝嫖赌皆不管你,但你必须按时完成所传之物,不然你就无资格学本门之剑道,传你一套剑法,让你半月之间练到水泼不进、剑光覆盖全身,你就必须得完成,周乾当年一人一剑打遍天下也是个性格乖戾嚣张的人物,也就是年岁渐老才逐渐收敛,这样的人物怎会用普通之法教导弟子,周乾为了练成这种境界已曾七天七夜不曾入睡,手掌握剑之处血泡起了又灭灭了又起,短短时间就有了一层厚厚的血茧,让招儿心疼的直落泪。

这样的疯师傅也就周乾这样的怪徒弟才能经受的住,所以周乾丝毫没有抱怨,也不曾问,因为既然老黑以此之法教之,自是有其道理;就好似师傅让自己先练断五把黑沉木剑后再传自己剑术一般,道理从来不是说的,只有做了才知道。

红日西沉,周乾捏了捏酸麻的双臂走回胡儿府,百臂剑仙的名头虽大但周询最是厌恶寻常应酬,也无人敢触其胡须,所以门口颇为冷清,刚进门,就碰到宋慈外出,周乾先是一愣,惊喜道:“没想到这时见到先生,先生已好几日未曾来府,怎么今日来了?”

宋慈也是惊讶,先是四周扫视一番,这才低声道:“那断臂宋某已经有些线索了。”

“哦?”周乾好奇。

“此处不是说话地点,到你房里再说!”宋慈神秘道。

二人来到周乾房间,屏蔽左右后,宋慈才道:“那唤作桀的怪物无论是骨骼还是肌肤都异于常人,鳞片又是刀枪不入,宋某也是废了好大劲才的了一丝线索!”

“什么线索?”周乾急切问道。

“墨玉石!此獠手臂中含有少许此石成分!中指食指筋脉具是由此物构成!”宋慈神色极其兴奋。

“墨玉石是何物?”周乾疑惑道。

“此物产乃连云山脉采石矶独有之物!以秘法锻制,硬可替人骨骼!软可换人筋脉!”

“那又如何?”周乾不解。

“周询先生曾对我说过秦皇宝藏共有六把钥匙,对应着六座外门,而六座外门之内共有一件神秘物件的六个部分,只有聚集六部件才能拼成真正的始皇金匙,打开最终的内门,而六把钥匙则分布在秦皇的九十九座子墓与三百六十五座假墓之中,令狐野大侠得匙之地不详,当今圣上之匙乃是六扇门与内卫合力探测并掘开数十座子墓或假墓,最终在秦皇最**爱的淑妃墓里得之,红莲教主之匙乃是从一座仙人遗址中得到,也因此学的一身不伦不类的妖法;最后一把乃是三思郡王之女清郡主误入一险地,最后被一神秘女尼所救,从险地之怪蟒口中得之,至于剩下两把不知所踪;若是鲁仙医推断不错,这剩下两把钥匙之一就很有可能在那连云山脉采石矶处!”

“哦?那宝库中到底有什么宝物,使得正邪两道,乃至朝廷都如此在意?”周乾疑惑道。

“当年秦皇一扫天下数十国,建大统一之王朝,齐聚天下之财富宝藏;统一十年后又举全国之力妄图仙道,收全国之刀兵以练十二金人阵,齐聚数万术士为其炼丹熬药,可惜如此之宏伟却也未能成功,那灵丹妙药、宝甲利剑、金银财宝可都存于秦皇宝库中,若是给那胡人余孽或是邪教外道得之天下大乱定不可避免,所以无论是武林群侠还是朝廷诸公必会群策群力,挫败国朝鼎立以来的最大危机。同样如此,若是此宝藏被朝廷所获,那本朝国祚少说也得多延续百年,这也是当今陛下甚为关注此事的原因!”宋慈有些狂热道。

“怪不得当年秦国赫赫武功,新创之朝又如旭日东升,这第一个大统一之王朝国祚仅仅二十年,原来如此!”周乾终于明白了为何书上所说秦朝奋六世之余烈,历五代之明主,却一朝而亡,原来还有这么个典故;同时也产生了个疑惑,像始皇帝这样雄才大略的天地人杰都修不成仙,那又有何人能修成?

“周少侠,请一定要劝令师夺取这枚钥匙啊!此事可是为天下万民免遭战火啊!”宋慈感慨万千。

“此事我师父定不会袖手旁观的!”周乾拍了拍小胸脯义气激昂的说道。

“争夺始皇墓之匙?为师为何一定要亲自前往?跟为师又有何关系?”周询懒洋洋的躺在竹椅上,右手把玩着玉如意,眯着眼睛饶有兴趣地看着周乾。

“可是这是为了天下百姓万民……”周乾苦着脸辩驳道,十四五岁年纪正是少年热血沸腾之时,尤其是又有为了天下百姓这个天大的噱头,周乾送别宋慈后就兴冲冲的准备‘感化’自己师傅,料想师傅定会与自己一样,没想到周询却完全无视自己。

“这天下万民之中难道就没有奸淫掳掠之徒?就没有偷奸耍滑之辈?你想要为师为了这些人拔剑吗?”周询反问道。

“可是师父,这世上还是良善人家、安居乐业的居多,您可也是在保护这些人啊!”周乾又找了个理由。

“但你可问过这些人是否希望为师庇佑?又或者这些人连自己保护自己都不能?你也太小瞧这天下求活之人了!”周询嘿嘿一笑。

“可是师父,可是……”周乾被自己师傅一通邪道歪理辨了一通,竟找不到理由来反驳,要多憋屈就有多憋屈。

“哈哈哈哈……”周询突然大笑起来,“你这小子看来几年前还未吃够苦啊,心头的热血还未消磨干净,但你可知天地有阴阳变化,人间亦有善恶百态,你做的事在你看来是多么高尚伟岸,你帮的人却未必领情;世间本就一团混沌,你却认为白的白、黑的黑,除了黑的,就只能剩白的,要是如此那也就简单了,可为何就连人间圣人,伟略帝王都只能呈一时之雄,而不能把人间变成仙境佛土;为何仙人也只能跳出凡尘,求个自身解脱?而不去普度众生?这太平盛世里的龌龊可也未必少于战乱之时。”

“师傅这——”周乾目瞪口呆,“您不是常叫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才是武林人士的风范吗?”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也只是求个心安罢了!你还真认为能管尽天下不平事不成?”

周乾一时间被这截然不同的道理冲击的大脑紊乱,忍不住脱口而出:“那师傅我以后该如何做事?该如何行道?”

“无论是正道、邪道、魔道、妖道,你自走己道,只需记住三条,此道你须得逍遥自在!此道你须得不违己心!此道你须得不悔己行!”

周乾懵懵懂懂的走出书斋,又问道:“那师傅你是否要帮朝廷夺秦皇墓匙?”

“当然要去!”周询狡猾的笑道:“秦皇墓里也有为师所求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