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三百二十七章 女殃神冰山飞剑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哗啦哗啦’的作响声,此法不仅摄风,就连四周的光线、大气、土石都被收了进来,狂风大作,阴霾四合,两个袖袍口,竟好似黑洞一般,这套摄风之术练到了高深之处时,竟有天府禁法的威能,或者说,它本就是冲玄峰的禁法,只是赵谋当年修炼的,只是它的上半册。

就连远在数百丈外的周乾,若是不运起真气阻挡,身躯怕都要被其吸了过去,更别提正对着的李琼儿了,然而冰光一闪,这位李师姐不退反进,手中寒月剑光芒大亮,竟包裹住自身,连人带剑,破空往前,尾发爆音,疾逾电掣,带起一连串的冰星。

“人剑合一!!”旁观的小辈有的已脱口而出,原来不知何时,这一剑道神通已被她参悟了出。

虽说这摄风大-法无物不吸,厉害无穷,到底这赵谋的道行尚不足以施展出此法的十成威力,李琼儿以险搏险,于分毫之际,危机关头,剑光一挑,白光一闪,把对方的袖袍口戳了个大洞,破掉了此法。

不等他反应,素手一张,放出一团栲栳大的青霞,往对手的后背打去,此乃碧霄真光,太素峰的一道法术,只能女子修炼,一经使出,便能放出一道光彩,中者立即封气锁穴,镇压丹田。表面灿烂无俦,但其实极为狠辣。

电光火石间,这赵谋根本没来的及反应,但浑身金光大冒,在头上显出一鼎,方腹四脚,兽纹黑边,鼎口倒转,往下一放,落下一道光环,朗若日星,所过之处,青霞寸寸炸开,化作烟光花雨,缤纷灿烂。

“司方鼎!”这下连周乾都坐不住了,当即叫道:“此宝乃冲玄峰最厉害的几件通灵宝物之一,既然是公平较量,为何出现在此处?”

“赵谋曾于本脉立下大功,此鼎已被天龙子首座赐了下来,以为恩奖,既然是他的东西,比斗之时,为何不能用出?”平伏仙姑敲了下拐杖,回应了句,这赵谋便是她的徒儿,护短起来。

“同门较量,本就该是斗法术、比剑术,验证修为,弥补不足,若只是拿出法宝,比较威能,于己又有何益?若真如师叔所言,我与峨眉几位同道交好,借来一口纯阳剑给李师姐用又如何?!”周乾一字一句,争锋相对。

“你这小辈,你家师父未教你如何尊重长辈吗?”

想了想自家的两个师傅,周询与酒道人,果断回道:“我师只教过,长辈所袭误者,可以自我更之;长辈所未及者,可以自我创之!!”

附近顿时一阵哗然,这小子好大的胆子,连门中长辈都敢顶嘴,好似听来还有那么点道理,本就对这几名长辈的霸道作风有些不满的小辈们,顿时都幸灾乐祸的看向面容铁青的平伏仙姑,心有所乐。

“看你还算有点良心,知道为师姐出头。”张圆悄悄的凑上前,笑眯眯的夸了一句。

“好了!”一直半眯着眼,不作声的怒山师叔不咸不淡的呵斥了句,“赵谋,把你的宝鼎收起来,以宝欺人,算个什么样子!”

“不用!”不远处传来李琼儿的回应:“他若是不用此物,这场比斗可要无趣的多!”

周乾叹了口气,先前的口舌可都白费了,李师姐果然还是李师姐,哪里需要别人的怜悯。

把寒月剑往上一抛,化作一团光晕,脚踩九宫,口中低吟:“明月度仙,御剑浮水——”

半空之上,好似忽然生出一团皎皎明月,光华如水,莹莹欲流。

“斩空!!”

话音刚落,从明月之上,忽的飞出成百上千道冷光,晶辉朗耀,滑空而行,虚空凝冰,空中波痕显出,从四面八方罩向那赵谋。

这本是冷月神尼传下的剑术,经她多般改进,威力早就不是当初可比。

赵谋面色大变,他感到一团奇寒气质靠近,好似面对面的,是那穷冻冰川一般,连忙向上一指,司方鼎发出数亩大小的金云,厚如山河,光焰汹汹,把他团团护住。

无声无息间,一小座寒气直冒的冰山便成了形,里面包住的,正是宝鼎连同那赵谋,只是有一朵巨大的万瓣金花,极旋飞转,洒下团团光晕,挡在身前,却是司方鼎之能——丙火锻金如意莲,有随转保体之妙。

李琼儿冷笑一声,手中宝剑往上一指,天上明月当空,不过片刻,一道水银一般的光华从天而降,落在山尖,流入冰中,金光银辉,水晶玲珑,煞是美观。

顿时冰中气迷雾涌,阴霾四合,寒气越发增厚,不断的飞舞流转,好似要连人带鼎,一并炼化了去,而且随着动静越大,一丝丝白霞飞射而出,光晕竟还挡之不住,有被渗透之嫌。

“太素天光!”这下却是那位平伏仙姑失声叫道,这道神光乃是这一脉中,最为强横的一种神通,太素峰便是因此为名,没想那冷月师太会把压箱底的本事都传了下来,更没料大片这李琼儿如此有慧根,竟能参透悟出!

眼见这银辉压过金光,这锻金如意法莲上,渐有枯萎之兆,赵谋一咬牙,右掌一合,整个莲花一下炸开,金叶电耀,爆音连连,整个冰山表面,却是一下间裂纹密布,寒气散溢。

这法莲乃是鼎中生成,每三年只能化形出一朵,用完方长,但要生的如此蓬勃,叶大如斗,灿如云锦,怕是要十多年的功夫了,毁之十分可惜。

就在李琼儿鼓起法力,加紧摄起月辉,想要重新定住这座冰山之时,一道似火似电的极光突的从地底打出,疾逾电掣,穿行如梭!瞬间就射到了李琼儿的面前,好在她机警,万分危机之时,一个转身,是故只擦了玉肩一下,带起一溜串的血珠。

原来这赵谋趁此关头,先是丢出化沙神柱这等奇宝,把地底石土融成沙砾,从冰山中脱身开来,藏于地下,又使出一镜,唤做电火石,打出一道光华,伺机偷袭。

不过饶是如此,这位冲玄峰弟子也被冻的身体半僵,面色惨败,浑身冒着寒气,显然是受了大片的冻伤。

恰好肩上流出的几滴血落在李琼儿的手背上,伸到唇边,香舌滑出,舔了一下,却是十分怪异的举动,好似魔门妖女一般,却更像是古时的女殃神!!

周乾倒是看的分明,就好比刑场砍头时,刽子手往往要先饮一口烈酒,一则壮胆,二则开荤!看来这琼儿师姐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已是怒到了极点,眼中满是杀机。

寒月剑忽的一转,吞吐出三尺冷芒,迎风便长,瞬息间便有百丈来长,寒光月华在其中浮浮沉沉,往下一落,风压逼迫,剑未至,土地无缝自裂;那赵谋看的头皮发麻,连忙伸手,精光一闪,掌中多了一面镜子,却是分光镜,可折剑气神光,往上祭去。

剑镜交锋,先是一声大霹雳,继而‘咔嚓’一声轻响,这面天罡宝镜,竟是裂出了一个大口,赵谋的双手,也被震的虎口发麻。刚要遁开之时,脚下一痛,原来不知何时,一团坚冰已蔓延到小腿,若是强烈挣扎,怕是得双腿不保了!

而就在头顶之上,那寒月宝剑复又打下,堂堂正正,煞气腾腾!!

他虽说还有数件宝物未有施展,但任是哪一种,都抵挡不住此剑之威,而且师长在侧,连认输都无有胆量去做,面色更加苍白,只是希冀这李琼儿能够点到为止。

可琼儿师姐本就是个狠角色,生起气来尤为六亲不认,或许有人例外,但他肯定不是其中之一。

剑光倒转而下,浩大无双,连周乾都隐隐感到体内的真气喷薄欲出,剑丹嗡嗡作响,似都隐隐相应一般,单单的御剑术,怎么会有如此威力?!

一只拐杖忽的显出,拦身一砸,‘咣’的一声巨响,剑光一偏,往枫树群削去,瞬间倒下数以百计的老树,红叶飞舞,漫天红火。

“这一场,老妇代徒儿认输!”平伏仙姑铁青着脸道,又一跺拐,青光一闪,地上的寒冰尽皆碎裂,看也不看自家弟子,便往回走;只赵谋低垂着头,无精打采的跟了上去。

李琼儿见状,也停了施法,寒月剑身上忽的生出似水如雾的七彩光华,玄机一转,竟化作口鼻嘴眼,均与她一般无二的青光小人,粉滴搓酥,娇小可爱,一下钻入其丹田之中,消失不见。

“婴神剑!”已有些见识不俗的同门念叨了声,各自惊讶,这亦是一种极高深的剑术秘技,乃是把自家修成的道家元气婴儿与剑相合,加倍催发出飞剑的威能,仅次于元神驭剑,唯一的缺点便是剑伤则身伤,但饶是如此,整个青城上下,能练成此法的,也是渺渺。

没想自五脉会剑之后,这位太素峰的首座弟子,进步了这么多,就连静虚子、娄望舒、秦起、陆三官这几位门内最有天赋,最为顶尖人物,也都面色沉重,都无有稳赢的把握,连占上风的程度都不敢说。

“静虚子!”见三番五次,明里暗里催促无效后,那清波子终是忍不住呵斥了声。

眼见诸位同门以异样眼光打量着自己,不由的摇头苦笑了声,站了出来。

虽说上一届五脉轮剑的头名乃是陆三官,但真要论道行本领,这静虚子依旧是小一辈中,五脉第一的强力人选,只是当年运道不好,连番碰上强敌,方无奈败北,非人之过。

“李师妹,请指教!”

虽然李琼儿面色冷淡,毫无异色,但相熟之人便能看出,已是颇有疲惫,状态不佳,能来此的,哪个不是满身本领,她已连败两人,更何况为了破开那尊司方鼎,她强行使出未有学成的太素神光,浑身经脉都在隐隐作痛。

刚欲开口,就被打断了去,“师姐,不若让我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