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三百二十六章 长辈插手晚辈事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这三位长辈,其中一位便是周乾当日所见的清波师叔,左边的是个道姑打扮的老妇人,慈眉善目,双眼有神,拄着一根拐杖;另一位青发白脸,模样年轻,看不出年龄,但一身精气滚滚如潮,以灵眼观之,化做电光神火,不停的在身前跳跃,一眼望上去,还要比一般的长老要厉害许多。

“弟子见过清波师叔、怒山师叔、平伏仙姑。”在场的小辈大多施礼问候。

“他们怎么来了?”张圆嘀咕了句。

“怎么,以往无有长辈参与吗?”周乾小声问道。

“自然了,晚辈的事,长一辈的,怎好插手。”

‘那他们这次为何而来?’有这想法的,却也不只他们二人,场面上的气氛一时间倒是古怪起来。

“诸位,怎地好像不欢迎小道啊。”静虚子见状,连忙一甩拂尘,打了个哈哈。

“那里的话,贵客临门,当是扫榻以待。”娄望舒圆了个场,又向几名相熟的冲玄峰同门打了招呼,这才稍稍缓解了些尴尬。

“我们当年亦是小辈,也最是厌恶师长有事没事便来叨扰,实在是此次群英会不比往常,天龙子师兄有令,让你们不再仅是谈经闲聊,或可切磋一二,以检验道行本领。”那怒山真人解释了下,周乾忽然想起,这怒山师伯,不就是陆三官的师父嘛。

“这,师叔,下一届五脉论剑的时辰还未到吧。”五龙峰的赵通硬着头皮问道,这么想来,还真似如此。

“想比也好,不想比也罢,均随尔等,我们只是传话而已。”清波冷冷道,看起来也不是个好对付的主。

在场的众弟子均是相顾无言,这又算个什么?怎么会有如此古怪的说法,倒是胡通这头老虎精咧了咧嘴,哈哈一笑道:“不就是打上一架嘛,我先来,你们谁手痒,要来比上一比?”

“云楼,你先试试,”清波转了头,对着其中一名冲玄峰弟子道,那名弟子凛然听命。

“这不是拉偏架么!”张圆这小姑娘碎嘴道。

胡通的来历说也奇异,他本是五龙峰的一名长老收下的坐骑,资质也不甚高,寻常时只是作为代步之用,若是正常来讲,怕是再过上数百年才能生有灵智,至于化作人形,更要千难百难;只是巧合的是,在一次访友之际,误食了那长老好友的一株仙草,机缘巧合,却是化成人身,相处数百载,这长老早就习惯了这头虎精在旁,又不忍弃之,便只能请求方掌教恩准,收入青城门墙,让他自己代为管教。

是故早在成为青城弟子之前,这老虎精便有了数百年的道行,法力雄厚之至,把口一张,飞出两道黄光,此乃他一双利齿炼成的飞剑,平地刮起一阵烈风,正是云从龙,风从虎!!

那对面的云楼也不是轻易之辈,屈指连弹,一口口飞剑应声而出,竟约有百十来口,以多打少,这一套天象剑还是冲玄峰珍藏,大概是被赐给了这名弟子,每一口的材质都不逊色于他辛苦炼成的飞剑,胡通见势不妙,连忙一掐法指,两口剑化作千层剑网,层层叠叠,把这些飞剑网入其中,这头老虎的剑术竟也不差。

云楼见状,一拍双手,打出无数拳头大小的太清仙雷,扫向半空中的那张大网,谁知还未及前,那网面上突兀的长出成片的倒钩尖刺,有些仙雷刚碰上去,便似被戳破了一般,化作元气散去;可这冲玄峰弟子也并不是好欺负的,又施变化,团团仙雷忽的化成太清神光,直接照在剑网上,如沸水扬雪,化作青烟袅袅,被困住的天象剑顿时如蛟龙脱困,似流星飞逝一般,带起大片风霜水雾,大雪小雪,一齐罩向胡通。

这套天象剑,乃是先人与二十四节气相应,上顺天时,每一个节气,便祭炼出一口飞剑来,雨水、惊蛰、春分、大暑、小雪,依此为名,若是使出全部威力,更能召出诸般天象御敌,这云楼虽未能如此作为,但也借剑化天气,使出了六七分威力。

胡通见状一惊,连忙翻身一滚,化作一只巨象般的老虎,通体白毛若雪,四肢如柱,头似磨盘,脚爪扒地,震空的一声大吼,一道气流汹涌而出,狂风怒号,飞沙走石,把这些风雨霜雪连同飞剑都一并吹飞了去。

这口妖风乃是胡通自有意识以来,便生有的本命神通,如今又加青城仙法重新祭炼,更显厉害。

“披鳞带角之辈!”那清波老道见自家弟子被压入下风,不满的念叨了一句。

二人电光火石间的斗法,变化之快,声势显赫,均是非凡,远超同门弟子,令人惊异的是,附近花草树木却无半点影响,可见都把法术练到了精微之处,片尘不染,片叶不沾。

附近的小辈也是看的热闹,颇有所获,又过了半个时辰,终于分出了胜负,冲玄峰弟子云楼又丢出一件厉害的法器散气锥,破了这头道门虎精一身的钢筋铁骨。

这场斗法,也算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了,只是胡通尤有不服,嘀嘀咕咕:“凭法器逞威,算个什么本事。”却也不想想,难不成让这位冲玄峰同门与它这头成了精的老虎怪肉搏不成。

下一位愿意出场的居然是太素峰的一名女弟子,唤做颜羽落,模样娇娇俏俏,但一身的剑术却是十分的高深,在小辈之中,可算是顶尖了。

那清波师叔则又让另外一名冲玄峰弟子出来对阵,争斗半晌,依旧是冲玄一脉胜了,只是这次赢的倒是有些不甚光彩,本该是那颜师姐占的上风,但不知何故,对手一下间若有神助,连使出了好几个妙招,竟扳回一手。

可周乾明显有注意到这清波子的嘴角动了动,十有八-九,乃传音入密,暗中提点;还有不少其他同门同样也看到了,气氛更加怪异,静虚子一皱眉,便要上前说些什么,但却被其以严厉眼神止住。

这切磋较量,本该就是有胜有负,各都寻常,只是不知为何,这几位冲玄峰长老却都看的如此之重,甚至不惜豁出面皮,帮门下弟子取胜。

本该是五脉门人间的相互切磋,经其这么一搅,反倒是变成了四脉对一脉的场面,火药味越烧越旺。

李琼儿何等心傲,见同门师妹被欺,却是立马站了出来,对着这刚刚获胜的对手道了一声:“太素峰李琼儿,领教阁下的高招!”

随即寒月宝剑出鞘,寒光乍起,几乎一个刹那间,便劈到对面之人的头上,方圆数十丈,同时凝冰,半空生起大片寒雾,滚滚殇殇,浩浩荡荡。

那人大惊,连忙放出飞剑御敌,并施展出了青城剑法中的守式——环峰守伺,连绵的剑光圈圈转动,如神峰在前,把自身遮拦的十足。

可不等寒月宝剑近身,‘咔咔’的声响便传来,飞剑越飞缓慢,原来不知何时,在剑身之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寒冰,不仅封住了光华,就连驱使间,也都隐隐约约的,不甚灵动。

这名冲玄峰弟子能被带到这里,参加这群英会,无论是道行,还是法术,自都是翘属,见状连忙壁虎断尾,弃了这口飞剑,双手一合,便生出一道太极八卦图,乃是他参悟老聃道德经,悟出的反转之法,只要道行不高于他,便能借天地之力,把绝大多数的法术反弹回去,亦算是相当厉害的本领了,先前若非那颜羽落会一种心光遁术,专克此法,也不可能占了上风。

可没想在李琼儿催足十成功力时,周遭寒气不放反收,如龙吞水般被吸入了这寒月仙剑之中,并在剑刃之上另覆了一层薄冰,冰光四射,琉璃光泽,竟要比先前还要锋锐十倍!!

‘嘶拉’一道裂帛之音,太极图应声而裂,剑刃紧贴着这名同门的脖颈,划出一道血线,清风一扫,李琼儿的秀发微微浮起,复又落下。

“这位师兄,你输了。”

这三名长辈见状均是微微皱眉,几招之间,本对其颇有希冀的弟子便落败了下来,着实有些丢了脸面。

“赵谋,你来试试。”话一说完,从冲玄峰弟子之中走出一位面目有些英俊的弟子,低头称是。

周乾双眉一扬,这赵谋,不就是当年五脉轮剑之时,自家第二轮碰上的对手吗?在他的记忆里,那一场可是斗的非常激烈,据说此人是得了散仙传承,法宝一件连着一件,若非当时他目中无人,也不会输给那时道行还很浅薄的自己。

更令人奇怪的是,按道理来讲,当年这赵谋就不是李师姐的对手,为何要让他先来,而且周乾自信,这些年间,单论道行精进,虽然自家耽搁了三十年,但能与自己相比的,整个青城山,也该没有几个,他就不信这位对手与自己一样,同样神通大增。

“师姐,有礼了。”赵谋笑眯眯的道了一声。

却没想李琼儿并不想与他客套,寒月剑一转,带起一道寒流,罩向此子。

赵谋面色顿时凝重了起来,袖袍一张,彩光一闪,较之当年,更要猛烈十足的摄风大-法使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