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三百一十六章 剑气纵横寒敌胆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大理地处高原,山清水秀,四季如春;然地貌复杂,以点苍山为界,东高西陡,南平北翘,湖泽密布,溪水潺潺,不用修饰,便是极佳的美景。古时,南诏国国都便立于此地,崇尚娲女,善自然。

然今不比古,坏大于好,连绵的魔宫拔地而起,以山为笼,以地为桥,方圆上百里,尽是黑烟缭绕,冰气铺散,妖魔之气层层不绝;这南极教本是想把此地建成复攻中土的桥头堡,大加经营,自然步步陷阱,层层障碍,欲借此与正教诸派斗上一斗。然峨眉领袖方真人高明远识,以攻代守,那南极教教主黑霜子刚刚驾临,便又被迫回归,着实丢了很大的脸面。

便是这般,这处大理魔巢,也不是好打下的,更别说其中的诸多好手,还有据说是南极教的副教主,黄袍老祖也是坐镇于此,这老魔便是在元神之辈中,道行手段都是翘属,除了七派高人外,无人敢捋其须。

五道光华先后划过,从中间那百丈长的蓝光中,传出了司徒明的声音:“本想由我与天枰子老前辈拖住那黄袍,加上一众滇西修士内外相应,把握该是极大,如今只有我五人,说是送死也不过分;若是现在退出,也是明智之举,并非是胆小怕事。”

“司徒兄多虑了,我辈中人,便是送死,也比怕死强!”

“那好,话不多说,先前弄来的布图,诸位也都看了,由于时间短少,只大略标记了各妖洞魔窟之所在,里面的陷阱、妖人数目全然弄不清楚,最好的方法便是引蛇出洞,速战速决,斩敌于身前,不要让他们有摆弄妖阵的机会!”

“只我五人,便兵分五路,我直捣正中,缠住黄袍老怪或是其他老妖,你们则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一齐攻打,做出一副正道人士大举反攻的姿态,动静越大越好,免得魔教门人以多打少,给其分割歼灭的机会!”

“我们之中,丘师弟,秦道友都是炼气巅峰的人物,除非碰上南极教那几位亲传弟子外,应该是无人能拦的住;便是有厉害的妖阵陷阱,只要行事快速,对面人数不多,急切之间,也很难发动,向师妹有神尼亲传的几件降魔至宝,也该无惧,至于周师弟——”

“我亦无事!”周乾感受了下浑身上下,喷薄欲出的霸道剑气,立刻答道。

“好!这片青山绿水,本该是良人所居,仙侣互访的幽雅之所,被那魔人占据后,摄魂夺魄,弄的一片狼藉,何其可恨!怎能再让他们安然离开,正道中人,本就该以惩恶扬善、斩邪灭魔为己任,是时候把失去的尊严夺回来了!!”

话一出口,‘噌’的一声青冥剑出鞘,浓厚的纯阳之气平铺而散,一下子罩住方圆千里,如烈日当空,便是妖烟魔火,被压下后,也消停黯淡了不少,整个连绵宫群,一下子好似被困住一般!

每一口纯阳剑都有独一无二的莫大威能,青冥者,天也!以势压人,此乃天剑!!

“谁?!”一股股浓郁的黄烟从最中间的那座千亩大殿中激射而出,化作一个个鬼头魔影,最后融在一起,显出一尊高达千万丈元神法身,袖袍滚滚,一览众山下,最坏的情况果真发生了,黄袍老祖果真是在此坐镇!!

面临这尊老魔,司徒明不敢大意,一拍脑门,化出一尊数十丈高的太乙先天元神,仙光四射,面目极似他自己,复又一转,融于青冥剑之上,剑光立刻暴涨百倍,以元神御剑,较之普通手法,要高明的太多,虽不属剑道神通之一,但若非剑术造诣达到了最高深的境界,也使不出此招;纯阳剑、元神御剑,便是他对抗这老魔的最大依仗。

百会穴中的剑丸一个跳跃,几近脱体而出,显然是受到了刺激,却也来不及观看这场顶尖人物的斗法,身已落下;他按照安排,正要从东门打入,面对着的是高达百丈的连绵黑墙,此乃北极寒冰混以戊土精英祭炼而成,不仅坚固,一般的法术根本破不开它,无论是飞空,或遁地,墙身都会自动往上往下生长,堵住你去路。

于周乾自己,自修成剑丹之后,这该是第一次出手,也不知威力如何,但总有预感,这该是修仙以来,最为脱胎换骨的一次变化;低喝一声,发丝无风自动,还未御使飞剑,道道青白二色的剑气便从体内脱出,汇在头顶,化作一团数亩大小的精光,似有无数剑光-气影从中显化而出,“斩!!”

几一个眨眼间,那团精光便消失不见,‘嘭’的一声巨响,前方那堵黑墙从中裂开,魔光都未放出,百丈的墙身,便被切成两半,一前一后,轰然坍塌,隐隐约约可见无数妖光从中窜出,到处都是喊杀之声。

‘剑从寒光生,众敌皆断胆。’这是周询师傅传给自己的一口随身宝剑,剑身上的铭文,如今他自己这口剑,也是到了出鞘的时候了!!

当先一道魔气中,幻化出一位光头巨汉,头一转,‘嘎巴’一声,脖子扭了一圈,脑勺后竟又是一张骷髅脸,双眼处的黑洞点着两绿火,张嘴吐出一层黑火,往下压去;这汉子为了修成魔道,竟把妖鬼炼入己身,也算是够狠了。

可只一个刹那,青白二光一闪,火浪竟被迎面分开,剑光一闪,身子便被拦腰截断,这才显出周乾的身影;又有三名魔教门人从断墙处钻出,妖光、阴雷四面打下,但被周乾依瓢画葫芦,同样杀死,竟是一招一杀,三步三杀!!

其余妖人见此人这般凶猛,杀人如杀鸡,心惊胆寒,连忙往回遁去,又被追杀了几位,方不再出面,反倒是想以魔阵陷阱对敌。

能被留在此处的南极教弟子,道行本领大都不俗,为何被他如切瓜砍菜一般的灭去,也并非只是周乾道行增长的快。周乾的剑术在青城时,便以奇诡多变著名,然而单论剑光威力,也并不比同门弟子高上哪去,便是比斗间,占了上风,也是因飞剑厉害的缘故;可自修炼成了身剑关后,剑气威能大增,寻常法器,已是一斩便断。

而在近日间,又收取了白金精煞,这种五行属金的精煞,本就以刚硬厚实见长,虽说还未把它彻底炼化,但同样增长了剑气威力;之后又修成了气剑关,在此基础上,剑气的本事又是倍增,这还没算上百汇穴中的剑丹呢!同辈之中,能斗过他的,整个正邪两道,怕都没有几位,至于法力在他之下的,更是少有能挨过几招的。

这倒也罢了,若是单比威力,道门、魔教、左道,厉害的法术本事多不胜数,就好比周乾所学的《玄武神煞斩魄大-法》,便是其中较浅薄的一种,敌的过这白金剑气的,更有不少;但依照酒道人当年的设想,他所创的这门法诀,可是要另开一门,欲与峨眉开山老祖任寿一较高下的,当然由于年轻气盛、志大才疏,最后不了了之了。但在设想之中,将人身化剑,遁速便是剑速,何其快哉!人家本事未施,便砍了你的脑袋,看你能如何。

周乾刚刚的这番举动,正是印证了酒道人的想法,那些魔门弟子,有不少都是有厉害的妖法还未有施展,就已是身头相离了,若是知道了话,怕是得老怀大慰、四处得瑟了!

到底别人又非蠢货,见来敌这般凶猛,不消片刻,团团冰霜从四面八方化出,‘咔咔’直响,顺着地面蔓延开来,数座山头,连同宫殿,一齐化为冰雕,寒风大起,连同周乾的护身灵光都颤动不已。

便若赤身教中妖人善于圈役恶鬼魔头一般,这魔教南宗,常年久居南极苦寒之地,法术中,于雪水冰霜亦有独到见解,显然是摆弄出了妖阵,欲阻住周乾的脚步……

而在魔宫之上,滚滚黄云更是铺开数百亩,一道道黑光匹练洒下,把青冥剑的剑光团团围住,虽说纯阳宝剑无物不斩,但面对这元神幻化的实物,也稍稍力有不逮;这黄袍老魔的元神乃是极稀罕的,唤作中央戊土五衰元神;道家的法门,便是成就元神,也是取天地间的清灵之气、仙秀之气,于己相合,而这黄袍却是反其道而行,收天地间最阴祟、最丑恶的九种魔气毒烟,凝成了这尊法相,那些黑光,便唤作五衰神光,虽不似上古孔雀明王的五色神光,无物不刷;但无论是法器或是人身,一经罩住,灵效法力全失。好在纯阳真光乃天地间至刚至强之物,也能挡的住。

“你这小辈,竟敢一人前来送死,这口纯阳剑,老祖便替你收了吧!”那黄袍面犯贪欲,幽泉黄气所凝的巨大的怪手往剑身上直捞;好在司徒明临危不惧,峨眉的飞剑术施展开来,千丈长的光芒吞吐不定,上下翻飞,剑气化玄机,以身带杀念,虽处下风,仍应对从容。

“谁说我只一人,遍地皆是同道!”

黄袍老祖往下一看,魔宫四方同时点起烽火,杀声不断,神念扫过,方哑然笑道:“就这四位小辈?”

“四人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