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三百一十四章 滇西又将启战端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古平老城,本该是阴气森森,冷风呼啸的荒芜之地,今日不知怎地,反倒是少了些孤寂,多了丝生机。

‘嘭’‘嘭’两道响声,地上忽的炸开大片黑泥,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窜出,升空而去。

“大师兄,我们在这天魔冢待了多久?”

“约有百天了吧,单单是你结丹,便耗去了八八六十四日,”秦渔一想到这个,便心有余悸,他为了相助这个小师弟,几乎油尽灯枯,法力耗尽,实在是有些后怕。

此刻二人的状态与百日前又有不同,周乾即不御飞剑,又不摄仙云,只脚下剑气连绵不绝,好似化作一道青虹,临虚而度,实在是潇洒。

这般作态,只因其体内真气化剑,源源不断,整个人就好似一口飞剑,方能如此;便是秦渔,若是脚下无物,也无法做到这般;想必也只有那度过一次天劫的高人,能凭借着元神带挈,肉身飞行;除此之外,天上地下,只周乾这一份,独一无二。

“魔门中人倒是少了许多。”秦渔感慨道,数年前,每隔个十数里,总会有几道魔光阴云腾空,二人对此,都有惨痛的回忆;若非那司徒明找的地方实在隐蔽,屠龙尊者又外出,两不相靠,便是死无全尸的结局,如今看来,那后山倒是成了滇西唯一的安全之地。

“见到峨眉的几位,切记不露了马脚!”秦渔又叮嘱道,这话语,他都说了有许多遍了。

“知晓了。”周乾苦笑几声,他倒并非喜好炫耀之辈,但这般遮遮掩掩,好似真偷了什么玩意似的,着实让人难堪。

“竟有人烟!”

二人飞空而行,下方在大理边界,零零落落点缀着几个村落,还飘出两三道炊烟。

“这不是当日送饭食给我们的老夫人吗?”周乾眼尖,看到其中一座半建的庄子里,有许多凡间百姓正在热火朝天的忙活,砍柴、洗衣、搭屋、挑水……各有其居,各安其所。

那位老妇正在灶台前生火做饭,二人对视一眼,连忙降下遁光。

老妇拿着锅铲正准备下油,头刚抬,眼前便多了二人,倒是吓了一跳。

“二、二位神仙!”

“老夫人勿怕,我们经过此地,见得你在……”

“你们怎么在这儿,”旁边木屋内传出一道惊讶的嗓音,走出农妇打扮的向晓月。

见二人一副诧异的表情,向晓月脸一红,挂不住道:“吴婆年老体衰,我帮她做些体力活,怎么了?倒是你们先前鬼鬼祟祟的离开,现在怎么又在此?”

“我二人之事已了,路过此地,这几个村庄,莫非都是那水谭之下的遗民所建?”周乾连忙问道。

“嗯,如今形势渐好,你们不在的时间里,司徒师兄联合了一些散仙同道,打了好几个胜仗,灭了许多妖人,如今正在商议,是否趁着还有些魔教中人未离中土之际,反攻大理魔门老巢!”

“哦?竟有这般盛举,司徒兄真乃干才!”秦渔击节赞道,“看来我们回来的真是时候!”

“你们先跟我来,如今我们正道一众修士,都聚在百里之外,云龙雪山的冰棱洞中,商议此事。”

天空一碧如洗,无半点白云,雪峰皎洁,奇山突兀,冰雾蒸腾,尤其是在山巅之北,有一层厚冰凝成的悬崖,晶莹剔透,鬼斧神工,又吃日光一照,五色十光毕现,除尘脱俗,仿佛仙人居所。

这等异景却非是天造地设,而是因那散仙天枰子喜爱,特意去南极采那万年盘古真冰,出大力运到这云南,自家山头之上,再用三味真火烤上三年,凝化成形,与这峰顶相融,方才成就。

所费苦功的确没白费,每日居这冰棱洞中,片尘不沾,迎风赏雪,何其高洁雅致。

然好景不长,魔教复入中土,哪怕这天枰子道行高深,也不是其中几个老魔的对手,被打伤之后,被迫逃走,却只停留在边界附近,徘徊不定;眼见南极教老巢不保,又经司徒明相邀,便又归来……

“秦道友,周道友。”丘林点了点头,面无表情道,到底几人共患难过,以他的性格,这般态度,算是极难得了。

二人踏上冰层,跟着向晓月进入冰棱洞内,此洞两侧冰壁空心,搁置许多奇石山雕,又养些奇花异草,却都被魔教门人糟蹋了不少。

正走着,便看到一位绿发长须,圆脸趴鼻,身材矮小的老者半蹲着,对着一只花盆喃喃自语,走近了些,方听得他在说些什么——

“遭天杀的魔门崽子!竟把我这七头水仙连根折断,这可是老朽养了百年的异种,绝不原谅,我天枰子定要、定要……”

周乾正要上前问候,却被向晓月拉住,摇头道:“自回来之后,这老前辈几乎每天都要骂上两句,这个时辰你莫要招惹他,绝无好果子可吃!”

听其所言,周乾连忙打消了主意,随着进洞越深,时常见有一二同道,无一人认识,而且个个不似中原人打扮,颇有苗、羌风俗;有些了然,这些修士,应该都是滇西的散仙旁门之类,魔门行事霸道,怕是赶走大半,杀了好些同类,如今势弱,便都想来落井下石了。

走了没多远,便来到一间冰室门口,打开进去,便见司徒明正与一位道姑,一个脸带面具的侏儒交谈甚欢,见二人归来,脸上显出惊喜之色。

“不知司徒道友可愿我师兄弟二人助你一臂之力?”秦渔笑道。

“二位事办完了?实在太好,此处正缺人手,司徒明先谢过了!”

“我们皆是患难之交,不用这般多礼。”

司徒明又上下打量了周乾几眼,赞道:“不到半年,周师弟本事精进如此,真是天资非凡。”

周乾心中一紧,表面不动声色,道了一声:“师兄过奖了。”

“我给几位介绍一下,这位姑娘是瑶族女仙段真真之女,小凤仙段嫣儿,另一位则是苦生大师,至于这二位,则是青城高足,艾真人门下秦渔,酒道人弟子周乾。”

七派的名头真是管用,话一出口,二人纷纷见礼,寒暄了几句后,司徒明直入了主题——

“我得到消息,如今南极教大多教众已是撤离,仅余上百位门人,留守于大理新建的魔巢内,还有从滇西巧取豪夺的大量天材地宝、各种古兵,更重要的是,从此地摄取的千千万万条生魂,如今只剩下最后一批未有运走了!”

“无力者保己,有力者保天下!先前我等少有做为,实是魔焰滔天,有心无力,然邪终不压正,我峨眉踏海诛魔,给了我们奋力一搏的机会,诸位意下如何?”

虽说司徒明身体力行,敢做敢为,但到底是小辈,虽有名声,无有声望,苦生大师犹豫了片刻,沙哑道:“魔教入侵之时,我们这些人也曾聚在一起,踌躇满志,想要与他们斗上一斗,但无论是算计,或是手段,全然不是对手,连段女仙,石门关樵老头这等本地前辈,都被打散了肉身,元神被镇压住,魔头实在是凶狠,能否请七派中人相助。”

“这——”司徒明与青城二人面面相视:“正道七派,离此地最近的便要属峨眉与青城了,我派多位好手被派去了海外,顾不上此处,而青城刚刚与赤身教做了一场,同样是元气大伤,封山在即,怕也抽调不出人手。”

“而更关键的是,谁也不知南极教那位黄袍老祖的想法,说不得明日便让门人出海,倒时想追也追不得了,时间紧迫啊!”向晓月补充道。

“不管如何,我娘被南极教妖人困在地底石牢之中,我是一定要去救的!”段嫣儿红着眼,坚定道。

“段女仙乃是我辈中大恩人,救困扶危,打抱不平,便是只因她,我等也会拼上性命,但万一不成,可不能让你也赔了进去。”苦生大师真心劝道。

看的出这瑶族女仙在云南本地声望很高,连修士都对她推崇备至,可见一般。

“哼!”十里外传来一声冷哼,原是丘林以一双神眼看到了这场景,“若非斩妖除魔,你们的事,我还真是懒的管,连自家门前来了恶贼,都不敢拼命,还真是窝囊至极!”

这话可非是千里传音,而是用法力扩大,一时间传遍整个山峰,惹出不小波澜。

“丘师弟——司徒明一拍脑袋,苦叹道,为了聚起这么些人,他不知费了多大的心力!

“这一场,我是一定要与黄袍老魔斗上一斗的!不管是否有人相助!也不管是否只我一人!有仇报仇,有怨还怨!”司徒明到底也是峨眉弟子,闻言也被激起了傲气,“但我相信,不会只有我司徒明一人愿意前往的!”

“真是两个不识大体的厌物!”向晓月话语中带着埋怨,但语气却是充满了欣赏。

“你呢?叔父?”复又挑衅的看了周乾一眼。

“哎,晚辈相邀,长辈哪里还可不去!”周乾挠了挠头,叹气道。

冰崖之上,忽的卷起一阵寒风,杀机凛冽,热血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