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三百一十章 取戟收煞似两全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附近立刻阴风滚滚,鬼影幢幢,一股兵戈肃然之气油然而生,好似回到了当年的古战场一般,前方的道路都变得隐隐约约,看不清明,忽然整座魔冢都向上翻起,狂风大作,泥土陷下,裂地翻山;一番大变,三人似又回到了地面,古平老城近在眼前。而一些山道丘陵、钟乳石笋,纷纷显形,由下往上,尖指天空,十分奇诡,而天边的一轮明月,也染上了层血色。

“这是鬼气太重,形成的阴祠幻景,这些景象,都是附近鬼物的记忆里,当年的的景象,似真实幻,师弟莫要分心!”

听秦渔这么一说,周乾便定了心神,跟着那念九往前走,果不其然,天上忽地形成千百丈的巨大漩涡,泛着层层精光,带起滚滚雷声,有众多朦胧身影在其中分分合合,大概是一众炼气士斗法的场景。

“噬鬼门到了!”魔公子止住遁光,三人业已来到古平老城的墙门外,这大门看似极大,长十丈,宽五丈,通体血色,其中绘有邪异纹饰,仿佛恶鬼巨口,正向外不断的晃动着,‘咣咣’作响,似是有东西挣扎欲出般。

念九刚要有动作,上空的云层漩涡中,忽地落下一道黑光,停在半空,显出一人,**着上半身,肌肉虬结,后背插着三根金戈,只是眼珠如死,通体无一丝血色。

“谁敢擅闯兵营!”

“鬼卒巡营,倒也正常!”念九哈哈一笑,双手往上一举,滚滚魔气打着圈的冲上,化作条条玄冥黑气,水缸粗细,带着红火妖风,一下把这厉鬼吞没了进去,他这位魔门公子,竟是直接用护体魔光硬吃了下,眼中闪过鲜红光泽,竟显出刚刚那鬼的影像,分明是被收入体内,《冥王大-法》,果真妖异。

本就是有鬼物在附近来回游荡,这一下更是炸开锅似的,脚下土地汩汩的流出了红血黑水,噬鬼门摇的更急,天空一变,转亮为黑,无数噬血狠厉的气息显出,化作一个个兵将虚影,持戈驾车,或是骷髅头,通体黑烟围绕,若沉若浮,一眼望去,不下上万。

“幸好朱温未来,不然岂不是要笑死,他那九窍珠正缺此类鬼物;二位,麻烦帮忙挡下,念九要施法开门了。”

周乾二人互视了一眼,均有上了贼船的感觉,只是他们在场,还能稍稍降些妖鬼,不使其外出作乱,但若是二人不在此地,念九定会再来,到时无了牵制,还不知要闹出多大的动静。

青光闪出,瞬间斩出无数道虚影,迎面而来的鬼类顿时被切成七七八八,个个化作黑烟散去;而秦渔则不见动作,凡是靠近三丈以内的,均是消失不见,至于化铁剑丸,则悄悄的溶于地下,不知做甚。

此处鬼物实在是多,有些厉害的,连二人都要稍稍费些手脚,只半个时辰,法力就耗了许多——

“你可好了?!”

“刚刚好!”念九口中咒语念毕,双手红光大亮,隔空往回一拉,‘砰’的一声响动,鬼门打开,卷起一阵大风,吹的三人衣衫发丝烈烈作响,显出的却并非是城中场景,而是一座法台,悬空而立,散着黑白二光,在其上,两只古旧的长戟交叉插在台上,正中台面上阴阳鱼的双目。

念九低吼一声,红发根根倒竖,一股惊人的气息显出,引动方圆三里的灵气变化,头上显出一只魔王虚影,从其口中,伸出一只黑甲碧鳞、蓝光闪闪的怪手,抓住那天邪戟,向上提去,附近地面又是一阵晃动!

‘元神化物!’秦渔猛的一惊,这可是只有度过天劫的修士方有的神通,魔公子念九怎会!难不成他已是成就了元神?一想及此,心中顿时杀意大起,如果让其做大,怕是日后又多了一位魔头,若是趁机偷袭,胜算倒是不小,但犹豫半晌,叹了口气,还是放弃了几分机会;正如此人所说,青城一门均是老派作风,不教而诛,看似有几分道理,但手段与邪魔又有几分差异,他若真犯有恶行,坚持修行,日后再来收拾便是,一想及此,思绪通透,心神莹澈,原本因天劫压在心底的巨大压力也都一扫而光,这才了然,刚刚只是心魔作祟,若是让它得逞,纵然一时痛快,也被邪念所控,迟早死于雷劫之下。

“二位请帮衬一二!”念九沉声道,一身衣衫鼓荡,想必已是施足功力,那天邪戟已被拔出一半,却始终升不起半分,周乾二人互看了一眼,心意相通,点了点头,同时射出一粗一细两道青光,定住那双古兵,有二人相助,天邪戟停了颤动,缓缓向上拔出。

忽地从台底下窜出三道光影,从阴阳鱼中脱身飞起,周乾一惊,“糟了!是天魔冢中镇压的千年厉鬼出世!它们可不比先前的那些小鬼,若是现身,不知会有多大的祸害!”

“还要再加上一个条件,取了这天邪戟后,你得帮我们镇压此地的恶鬼妖魂,不让其做乱!”周乾赶紧叫道。

“真个麻烦!好!!”

话语刚落,‘噌’的一声金铁交鸣,两支天邪戟落入念九手中,射出三尺红芒,往上一抛,便又化作数十丈的红火鬼叉,刮起阿鼻神风,奔腾浩荡,连绵不休,连附近的鬼类都不敢靠近分毫,威势之重,可见一般。

青城二人顿生担忧,虽说无了他两相助,这对魔戟迟早也会被他所得,或许危害更甚;但如今看来,实在不知是好是坏。

“这三只厉鬼妄图打开封印!念九,莫要忘了你所说的话!”秦渔低喝一声,扑向其中一道黑光。

“莫虽非善人,然说话算话,这对神戟,到现在还未见血呢!”念九哈哈一笑,红光一闪,便缠住另一道妖光。

而从法台之下,缓缓伸出无数白皙粘稠的手,往外扒拉,无了那双戟,台上的光幕,只剩薄薄的一层。

周乾悚然,这里面的百万鬼卒,虽说千年已过,坐化了不少,但若是全部出世,真不知该是个什么光景;好在这只是七十四个封印之一,禁制也只是稍稍有些松动,还有解救之机。

剩下的那道蓝烟转瞬便来到周乾的身前,放出一道粗如人臂的红光,眨眼便至;周乾连忙并指如刀,手掌上磁光一闪,隐现赤色掌骨,往前一削,二者一个碰撞,红光竟被打歪了去!

周乾修炼的赤铜爪已小有火候,骨如精钢,一般的法术轻易伤不了他。

谁知那道人影不退反进,大嘴一张,五六颗玄色雷球打出,顿时心神一提,这可不是一般的雷术,而是二气阳雷,乃是五行中水火二气凝练而成,最善变化,专以克人。

好在飞剑早已出鞘,剑光化刚为柔,绕着这数颗雷球打转,一折,一弹,竟用柔力把这数颗阳雷弹飞了去,剑术若是精深,便能一剑破万法,此意并非只是威力强大,盖压四方,而是面对每一种法术妖术,都能用不同的变化去应对;而周乾用剑,也隐隐约约有此雏形了。

只见那厉鬼终于露出了身形,却并无狰狞长相,反倒是眉清目秀,高冠博带,旧时打扮;周乾一看便知,他乃上古炼气士的残魂,说不得还是古平一战时被白起道人亲手镇压的。只是如今却是神智不清,只剩下执念未消,残存于人世。

也不开口,双袖一卷,便有大蓬蓝光洒出,往周乾头上罩去,这便显出了古炼气士与修士的差别,施展厉害法术时,无论道魔,都要先诵口诀,借此勾连外界阴阳五行;而炼气士自身便是一方天地,无论何法,信手拈来;孰优孰劣,真难以分辨。

这残魂历经千年岁月,实力怕只是当年的百分之一,但看气势,却丝毫不逊色于周乾这青城心法第七层的弟子。

若以此而论,这二位该是不分上下的局面,但此辈斗法哪有这般简单,或许能有数月上年之久,但有时更只是一个刹那间!

周乾驱剑一动,便分化做数十道假身或是剑气化身,直接动用了《猿公剑诀》中最厉害的万剑归一,似真便假,似假便真,那残魂几无灵智,哪能分的清楚,只得把蓝光平铺散开,威力却是大减。

剑气继续分化,那数十道上百的剑影密密麻麻从上空激射而下,电掣而至,每一口都是碧如泓水,精光四射,煞气腾腾;那炼气士便是当年,怕也未有见过这般奇妙的剑术,更别提如今了,连忙一个纵身,落入地面。

还未有动作,忽的脚下一沉,连反应都来不及,一道光华从地下射出,穿膛而过,未等其反应过来,浑身便就炸开。

先前只是铺垫,最后方是杀招。

这便是《玄阴剑诀》中秘技,三杀剑之一,地杀剑!!

三杀剑招招狠辣,动辄灭魂夺魄,杀人于无形,这地杀剑自然不是只有在地面上方能施展,而是只要是有形有质之物,便能藏于此间,寻觅杀机,不然便是那炼气士残魂再手忙脚乱,也不会自己撞在剑尖上。

可莫要把它与寻常的穿墙术相提并论,那穿墙术只能把人身藏于砂石之间,而这地杀剑包含着一整套藏物纳魂的奥妙以及爆发的技巧;练到极深处时,甚至连他人的法宝亦能附身于上,试想下,便是元神高人,法宝使出后,见敌人消失,收回后,倒戈一击,怕也是得心神具伤吧,只是周乾自然没修炼到如此。

三人之中,反倒是修为最低的他最先灭敌,连忙落下,射出数道真气,助那法台镇鬼……

而在半空之上,念九把那双天邪戟使的越发如意,红芒每一次吞吐,对面恶鬼便少了块血肉,最后长鲸一吸,竟把这只千年厉鬼吞入到腹中,眼中妖光乱闪,似是大补一般。

低头一看,便见那法台上闪过一丝青光,洒然一笑:“这又是何必,这禁法便是功效再大,也总会散去,这些厉鬼,迟早有一天还会出世的,该祸害苍生的,迟早还是祸害,多此一举耳,”随即转过头:“是吧,周小兄弟。”

“未来之事不去管,也管不了,但在今世,我辈自当挺身而出,不会置之不理!!”周乾冷冰冰的道,后背那口飞剑嗡嗡作响,几欲出鞘,显然是防备着此人反口。

“魔公子可还记得先前答应了甚么?”

“自然没忘,现在去可好?”念九笑眯眯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