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三百零八章 一代又将胜一代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如水银灌体,那沉铅毒一入肺部,便蔓延开来,周乾所有的心神都已沉下,勉力不被外念勾引,哪里还有精力镇压体内毒气;等铅毒发作,已是来之不及,皮肤表面都生出黑青的纹线,神魂浑噩,动弹不得。

就在这等生死关头,另一道意识从心底觉醒,邪念不降反生,外面顿时鬼风呼号,六贼乱窜,更加险恶,就连秦渔这等道行人物,也都半步进不得,只能紧固心神,以防堕入魔道。

但在此时,体内的真气却又运转起来,这沉铅毒并不似其他毒液妖雾,当即见效,见血封喉,杀人无形;反倒恰恰相反,时间越久,越难根除,而等到银液浸入骨髓中,除了转世重修,另换肉身外,别无它法,但周乾只是刚刚中招,还远远受不到这等恶果,体内的半生佛骨同样是受了刺激,散发出圈圈金光,连同本身精纯的道家修为,竟是缓缓把银毒逼到体内一角。

为何周乾神志已失,还能有这般作为,实在是一饮一啄,自有天数;当日在红莲佛池中,明明是斩去心魔的大好时机,但因一念之仁,心有不忍,未有灭去他这心中邪念,而在这等紧要关头,邪念入体,以魔驱正,反倒是解了此围。

待其缓缓醒来时,这崖间雪道已坍塌了大半,摇摇欲坠,连忙把双眼一闭,紧守心神,复又一睁,场景变幻,却是变了个天地,四周昏暗,暂时看不清外面情形。

“大师兄,你无事吧?”

“咳咳,暂且还好,只差一丝就被邪魔入体了;好在你醒的及时,这上古炼气士的阵势果真诡奇,直指本心,任你道行多高,在阵法之中都是无用,不提其它,老幺,你先逼出余毒再说!”

有秦渔这番话,周乾便放下了心,连忙坐定,运转心法,大约不过半柱香时间,‘哇’的一声,喷出一口污血,间杂铅银,太清真气中正,醇和,反倒是最好的解毒灵药;虽说还有余毒未消,但大体上已经不碍事了。

“师兄,这是何处?”周乾问道,修士耳聪目灵,视暗为明,但在此处好似不管用了,任他如何聚精会神,都只能看到方圆三丈之内的景象。

“这该是地底,传说那白起道士当年埋杀百万兵士,在此地修建了天魔冢,天生受冤魂厉魄干扰,是故看不清明,”秦渔解释道:“听你哪位‘傅前辈’所说,这精煞之地便该是在魔冢的正中央,还是快些去,免得又生变故。”

二人也不敢冒险御剑,只是催步前行,行进间,两腿生有云气,其速极快,瞬息百丈,带起连串虚影;半个时辰后,钻进一个洞口,前方一亮——

只见一条沸河顺势而下,河中满是岩浆热火,间杂红砂白气,浮浮沉沉,每隔个数十丈,便会喷出碧焰黑气,洒下千万点白絮,其长不知成百上千里,热流迎面而来,逼得周乾都不得不放出灵光护体,免得被灼伤,饶是如此,以修士之身,也难以忍受。

“这是火砂河么!”秦渔皱眉,解释道:“这河本该是千百年前的火脉,那时阴阳未分,五行未开,天地巨变下,金火水三气交融,便形成了此等异景,没想到了如今,这里竟还剩有一条,想必是阴氛干扰,未使此地受年岁影响,师弟你看,那绿火上方,每次喷洒出的数十黑点,唤作三气沙,此物善破禁制,分离五行,乃是颇珍贵的玩意,但产量极少,往往要耗费数十年的苦功才能收足,并祭炼出一套破阵法宝,如今已很少有人用了。”

“师兄你看,那边是否有人?”周乾眼尖,只见远方十里外,烈火烟云中,隐隐约约间,一道人影悬于半空,不时翻身跳动,不顾灼灼热流,团团黑气被摄入手中,泛起白烟,不顾疼痛一般;秦渔看的更仔细些,只见对面那人,身着黑衣,头戴黑巾,法术均不用本家所学,看不清传承,不知是正是邪,更是古怪。

“这位道友,你——”秦渔话语刚启,那位黑衣人一回头,眼神一眯,掉头便走;二人互视一眼,连忙跟上!

秦渔周乾都是剑术津深之辈,遁速亦是极快,但对面之人似也同样如此,而且熟知地形,七转八绕下,很快便拉下了距离,大师兄见状,料想此人必定心虚,或有害人勾当,当机立断,激荡浑身法力,双手一合,数道青气从后背窜出,化作一网,乃是玉虚峰法术,神元一气网,最善困人,往那人头上罩去。

黑衣人亦非庸手,将身一顿,就这么个停挪功夫,丢出四只锥子模样的玩意,化作四道乌光,法网虽坚,但却不是它一击之敌;‘噗’的一声轻响,被凿开四个小洞,那人又施展缩骨藏窍之法,浑身一动,变成三尺大小,冲了出去。

“阴锋锥!”周乾脱口道,这两年虽说几人屡遭追杀埋伏,很是狼狈,到底也算摸清了魔门的路数,这‘锥子’乃是南极教中人常用的法器,由南极冰原的万载寒冰为质,一经打出,不能收回,但其速极快,若被击中,受伤部位立刻化作坚冰,乃是阴人的好东西,他自己就中过一次,还是魔教南宗小一辈中的佼佼者六指小魔所发,好在只是擦到肩膀,但也因此闭关了半月,方把寒气逼出体外。难道对面的是南极教的人?!

一见如此,顿时鼓荡真气,掐着灵诀,往前一指,后背剑匣中青光飞出,如出水青龙,狂风迅雷,往那人身后斩去,谁知黑衣人不管不顾,握拳往左右岩壁一锤,‘嘭’的一声大响,岩石脱落,飞出两个二头六臂,二丈大小,金铁铸造,恶鬼也似的巨-物;驾起妖云,飞沙走石一般,扑向周乾二人。

“金刚大力神魔!”这黑衣人似是完全知晓天魔冢内的布置,召出这二物拦在身后,不消片刻功夫,便消失不见踪迹;至于周乾所射的飞剑,则被这神魔一拳打了回来。

“一左一右,快些解决!”秦渔眼见壁崖坍塌间,越来越多的神魔一般的事物显出身形,当即道。

大师兄在御剑中,连续拍掌,一团团青紫二气把这神魔围困住,化作一团十丈大小的圆球,自身也跳了进去,他不比周乾,一身本领尽在剑术之上,道家修为更是雄厚,玉虚一脉的法术道诀早已是精通的七七八八,这圆球一般的事物电转飙飞,内部发出风车一般的‘呼呼’声响,不知发生了什么,却定然是在灭魔。

周乾则是把一身剑术施展出来,只见星飞斗转,飞剑如闹海神龙一般,上下飞舞,在大力神魔身上划出道道剑痕,可是这神魔通体纯金,便是表面伤痕累累,依旧凶悍十足,抬手举足间,魔光四射;这神魔一类,乃是上古一战时,为了对付炼气士,所造的法宝,其中最厉害的莫过于极阴老祖亲手铸成的十二金人,可敌真仙,这金刚大神魔,只是其中威力最小的一尊,饶是如此,也很是难缠。

水缸粗细的手臂一下扫过周乾,带起烈烈风声,肉身却化作一道青烟袅袅散去,四周却又同时显出四五个‘周乾’,逼迫之下,这位青城剑仙,终于拿出了看家本领!

大力神魔刚要有所动作,四五道剑气同时射来,它只一个转身,便都打在不重要的部位之上,可没想其中有一道纯色的剑气一个变化,却化作周乾的真身,未等它反应过来,弯腰屈膝,一个翻身,右手便搭在神魔的腰间——

青光一闪,无数的猛烈剑气,化作成百上千条丝线,切割着整个身躯,空气中发出一连串的气爆声,乱窜不休,数人合抱的粗腰,竟被它一分为二,当今剑仙的六大神通之一,对抗这上古炼气士的法宝,如今看来,却是此辈赢了,正是江山大地依旧色,一代要比一代强。

周乾刚要补下杀手,秦渔早已炼化了另一座神魔,一把拉住他:“快些走!情形不妙!”

果真如此,滚滚魔云已从山间涌出,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盯住二人,煞气铺面而来,也不知出了甚状况,二人使足法力,往后遁去,两侧大气都被震荡开,带起一条白色的气浪。

转瞬千里,虽是夸张,极少人能做到,但剑仙遁速,一日五百里也非难事,二人拼命逃遁了些许时间,终于把后方魔云甩了回去。

“那黑衣人的行迹十分古怪。”周乾皱眉道:“若是七派人士,自不会如老鼠见猫一般,但若是魔门中人,便是逃走,也该斗上一斗,凭借那些神魔,未必不能重创我二人。”

“此人心中有鬼!”秦渔做了总结。

“我还当是谁弄出这般大的动静,原来是你二人,青城派的两位,秦道兄,恩,还有这位剑术有些门道的小兄弟。”随着一声哈哈大笑,一位须如钢针,双眼如鹰,满头火红发丝,但容貌不逊色于这二人的青年男子从不远处走了过来,看其模样语气,十分亲热。

“是你!”秦渔面色一变,满是戒备:“魔公子念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