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三百零二章 偶为人师教剑术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云间,崖前,两口竹剑化作的粗浅青光正在半空中互相戳刺,发出‘乒乓’的响声,虽说剑光斑驳不纯,御剑术同样如此,但二位初学者倒是兴致盎然,乐此不疲;良久,法力不足下,终是停止了切磋,左飞与朱八二人互看了一眼,均有所获。

“这御剑术果真要比人间剑术高明百倍,若非周师提点,自己真如井底之蛙一般。”左飞这少言少语的性子,难得的开口。

“坏了!时辰过了,俺还煮着粥呢!”朱八大叫一声,满脸惊恐,不理会他,急匆匆的向后跑去。

“无聊的紧。”左飞嘴角抽了抽,双眼一闭,又睁,复开始演练剑术。

‘咕嘟嘟’的一阵轻响,伴随着白烟香气,瓷锅盖子左右摆动,看似被掀开一般,但随即被一双胖手提起,停止了响动。

“周师傅说的无错,这些山里的仙草珍药,看准分量,果真是能入食,只加了半片百年黄精,二两双头何首乌,这芡实粥就有这般香气,看来补精益气,滋养脾胃的功效也能大大加强。”朱八这胖厨子满脸陶醉道。

“真的么?参爷尝尝。”长生真人神出鬼没的出现,也不怕烫,对着一碗,一吸而尽,“怎地不像你说的那般有效果?”

“参爷爷,您可是老参精,这些药材对您怎么可能有效用。”朱八翻了个白眼。

“味道还行,参爷的午饭便吃这个了。”长生真人揪了揪胡子,嘿嘿笑道。

“周师傅何时出关?”

“估摸着时辰,快了吧,你这肥崽莫要愣着,坐上几个小菜,总不能让参爷只吃这白粥吧。”

话语未落,一道道磁光显出,从云层间插入,落在周乾闭关的石室内,凡是金铁之物,无不嗡嗡作响,好似被吸引了般,参爷连忙捂住锅子,对着附近连连吹,白光乱卷,把冲着自己来的铁具通通扫飞。

“吓了参爷一跳,幸好没把吃的打了,不过周小子的法力该是更上一层了,不然也不会有这闲功夫去修炼这套禁法,玄武磁光啊,倒是多年未有见过了,上一次,好似还是在南极宫,那都是数千年前的事了。”

一股冷煞凭空显出,墙壁上蔓延起层层霜气,好似数九寒冬般,这些从远在天外的北斗七宿中摄来的玄武罡煞,仅在周乾头上盘旋片刻,就落入他的左手中,‘噼里啪啦’,电弧声响个不停,明暗间,可见得肉中白骨,已是微微泛着金色,这表明《玄武神煞斩魄大-法》的第二层赤铜爪已微微有了成效。

此法本传自吕怀蕊,还是南极教禁法,但却并无伤天害理的地方,且威力惊人,周乾除了剑术外,一身所学中,还真未有能比的上这套法术的,自本门心法修炼至第七层后,便复又炼起来,以为防身的手段。

不消片刻,又是一声低喝:“北斗七宿,斗、牛、女、虚、危、室、壁,一一入吾身,太宰号令!速速归体!”紧接着的,左手五指个个亮起,似有数团漩涡在其中翻滚作祟,此乃玄武七煞气团,专以镇压摄来的星辰磁气的,约过了数个时辰后,动静渐消,周乾也终于送了口气,抹了把额上的汗珠,甩了甩已经毫无知觉的左手。

这套功法,每次修炼时,手臂就好似被千刀万剐般,若非他道心坚定,一般修士定然是修炼不下来的,好在体内法力充足,真气绵延不绝,这才不至于功败垂成,自己即将前往云南,大理更是远在滇西,听说魔教南宗,也就是南极教,正于那里立下道统,想再入中土,复建魔国,此间正与峨眉斗的不可开交;先不提自家青城弟子的身份,单单当年为救五庄观天元大仙,得罪了那南极教副教主黄袍老祖,就不可不防;此行,虽说是有大好处,但亦万分凶险,更要小心谨慎。

正这般想着,静室大门开启,长生真人百无聊赖的走了进来,拍了拍座下的玉床,问道:“这万年温玉雕琢成的云床,效用如何?”

“嗯,在这上面运功行法,法力运转都快上三四分,若非多了它,我还不能在这般短的时间内,把道行更进一步。”

“极阴小儿的府中,可是有许多好东西的,只不过你当年只是区区一个凡人,平白浪费了那般大的机缘。单说这云床,就是一次斗法间,极阴从峨眉任寿小儿手中抢了过来的,等你修炼出了元神,才能用到它真正的功用。”

“任寿小儿,可是那峨眉派开山老祖?!”周乾闻言大吃一惊。

“嗯,当年极阴几近一统魔门,任寿又是因大机缘而生,这二人,在那龙汉之劫中,可是弄出了好大场面,峨眉享千年气运,日益昌盛,不就是当年打下的根基么。”长生真人眼光幽远道,很显然,这条老参,定然是知道些内幕。

“参爷,这一**劫将起,又是为了什么?”周乾赶紧问道。

“我又不是天上神仙,怎么会清楚。”长生真人翻了个白眼,如是道:“不过这一**劫中,千年前的那几位厉害人物,包括极阴小儿,似都有下手落子,这场大劫,可不仅是今世的劫难,隐隐约约间,都有牵扯到千年前,种下的因果。”

“话又说回来,你真以为当年闯入始皇墓穴,得了极阴小儿的剑诀传承,仅仅是巧合么,”参爷扣了扣脚丫,在随意间说出这般惊人的话语:“说不得,说不得你就是他下的一枚黑子。”

“我?!”周乾彻底愣住了:“哪位极阴前辈可是千年前的人物,怎会算计到如今,况且,我可是正教中人,与他道不同吧。”

“那小子的道行神通,已是功参造化,普照虚空,到了旁人难以想象的境界,天仙一般的人物,他的想法,我可是从未猜对过,不过依他的性子,可是最喜欢浑水摸鱼,乱中取胜了,这场劫难,也只是听他讲过只言片语,”参爷面色也是少有的疑惑:“不过我老人家之前猜测,应验之人该是你那师傅周询,毕竟那位可真是个聪明绝顶的人物,竟以凡人之躯闯开一条通天之道,加上性格六亲不认,百无禁忌,与当年的极阴很是相似,不像你又蠢又笨,还尽干些傻事;可没想世事难料,竟然死了!真是让我老人家大吃一惊,不得不感叹运数使然。”

“何况如今的局面参爷我更是看不透了,大劫起,正反两方,无论是谁,都该是势均力敌才对,怎么现在看来,却是道涨魔消,一片太平呢?虽说是你们七派的几位掌教殚精竭虑,处心算计的结果,却也总不该这般简单吧?”

“水面之下,一片汹涌暗流啊!”长生真人做了总结。

“所以,你去云南,参爷也去,猜不到了,出去看看也好。”

“嗯。”周乾点了点头,思绪复杂。

出了仙府,却见左飞依旧在驱使着那口竹剑,上下舞动,倒也似模似样;至于朱八,早在先前,就背个竹筐,不知所踪了,不过依照周乾猜想,多半是在山间寻找凡间难觅的食材,也不管他。

“周师。”

“光练无用,我们来比划比划。”

左飞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兴奋,并指一戳,这口铁竹做的竹剑便化作一道寒芒,射向周乾的脸面;谁知周乾摇了摇头,身上的云火缕衣亮起,火气生出,反手一抓,摄来一片仙云,青白二光相容,化作一只蒲扇大小的云掌,只轻轻一拍,便把这飞剑打飞了去。

“飞剑不是暗器,并非扔出就完,最重变化,再来!”

话音刚落,竹剑一分为二,一前一后,从两个方向分头并进,好似有些门道;周乾却只是用云掌挡住后方,任前方那道剑气划过喉间,却是道虚影,在空中消失不见。

“剑气变化,看模样倒也像,只是为何一道带起烈烈风声,另一道无声无息,我可不认为你现在的御剑,都已能达到破开虚空的境界,太假了,”周乾摇了摇头。

随即双手一撮,数十道青色剑气呼啸而出,在左飞的身前身后划过,有的离他只尺寸之距,“御剑术,修士亦称之为剑术,但与凡间的剑法无半点相同,讲究形、势二字,形者,千变万化,脱去窠巢;势者,天人合一,以气生化,看好!”

周乾话音刚落,顿时间,那数十道剑气统统都有了变化,有的变作猛兽毒蛇,花草虫鱼,均栩栩如生,姿态各异,更有甚者,化作‘左飞’的模样,面对面笑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似真人一般;另有一部分,要么激荡空炁,破开大气,要么无声无息,无模无样,最奇异的是,有数道剑气,搅动出五行之气,定住虚空,左飞只觉得浑身一紧,呼吸困难,再也动弹不得。

“好了,今日便教到这里,你先练着,我出去一下。”周乾笑了笑,随即化作一道遁光消失不见。

“大师兄可在?”脚步落在白玉洞前,敲了敲门,问道。

“是老幺么,请进。”

周乾步入其中,只见秦渔似是刚刚收功,发丝间,还有淡淡的白气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