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三百章 假亦真时真亦假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原来先前周乾施展剑盾术之时,用剑气幻化了假身,真身则悄悄潜入,以魔教剑术进行暗杀;道魔二家剑术风格不尽相同,魔门更重攻伐杀戮,这招‘人杀剑’一出,潮水般的杀念煞气便涌来,那玉剑子只要心神稍稍露出一丝破绽,立马人头落地。

到底是峨眉高足,背上的射魂剑应声出鞘,化作一团黑光,与周乾所化青光一个碰撞,真是狂风迅雷,响声大作,百灵剑却是无功而返。

“雕虫小技!”玉剑子冷冷的道,但见周乾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这才惊醒,此子并非要与自己真个较量一番,而是在拖延时间,那铜龙金锏业已化作原形,只是时不时的挣扎一番,怕是片刻功夫后,就要被人驯化了去。

“死了莫要怪我!”他也是个傲气的人物,最恨别人小觑,双眼轻眯,再睁开时,已是流光溢彩,元华闪烁;他这些年,因执念太重,未能像楚伯符、司徒明一般,度过一次天劫,修成元神正果,却也不是白度,修炼成了《太乙心经》中一套厉害的禁法,度厄神煞光,乃是佛道二家都有名的炼魔神光。

轻轻一指,立即狂飙大作,疾如飞潮云涌一般,彩华汹涌卷来,似要淹没一切;周乾心知此乃成败之时,也施展了浑身解数,身上的云火缕衣一亮,水火二气生出,绕圈盘旋。

法力逼足,命门又开,‘珰’的一声金铁交鸣,刺眼的剑影光-气猛然从体内迸出,春蚕吐丝般,在半空中凝结成上百丈的巨大剑体虚影,非晶非玉,锐气冲天,仿佛无物不可断一般,全力催发《元剑诀》下,竟生出这般异象,与当日大-法初成的情景极为相似。

法诀一掐,剑尖倒转,趁着那神光堪堪将至的瞬间,往下重压,寸寸没入虚空之中,与此同时,方圆三丈,地火水风不断的搅动,越演越烈,半空中都泛起道道漩涡涟漪,度厄神煞光条条铺洒,到了这里,却是寸进不得,便是先天之物,也是由天地灵气化生,自然奈何不得本源;这紫琼三式中的泽乱,随着道行越高,越显精妙,便是南成前辈亲授,周乾也不敢说把此法全都悟透。

两种光华就这般僵持住,表面上周乾处于下风,耗费的法力较之玉剑子更盛,撑不了一时三刻,但也确实不需那般久,只要再过盏茶功夫,那傅青衣就能把宝贝祭炼而成,到时胜负已分也是无用。

玉剑子也是想到了这一层,眉头一皱,五指握住后背的第三口剑的剑柄,那口剑便是峨眉六口纯阳剑之一——斩妖!

‘噌!’的一声轻响,金光闪过,周乾只来的及把飞剑挡在胸前,便吐血倒飞,深深的伤痕从肩胛骨始,蔓延到胸前半尺,只差个分毫,便就要斩进心脏了,玉剑子对付小辈,竟然动用了纯阳仙剑!!

刚欲夺那铜龙金锏,一道身影虚空中驻剑而立,摇摇欲坠,只哑声道:“架,还未打完呢!”

玉剑子刚欲开口,就在这时,一道人影从天而降,见到这般情况,破口大骂道:“龟孙子的!竟然敢打我兄弟!知道他二哥是谁吗!就是你舅姥爷儿我李小爷!”

话音未落,就洒下一团黄豆也似的玩意,迎风见长,化作一个个金甲兵将,三丈身子,脚下滚滚黄云,身上神光灿灿,持刀拿枪,煞气腾腾,宛若天兵一般,往玉剑子杀去。

玉剑子双眼一眯,射魂剑化作一团黑光,几乎瞬息间便斩到一个黄盔将士的胸前,‘叮’的一声轻响,却仅划出一道浅痕,落下些许金粉。

“哈哈哈哈,我这一百零八只通化金银甲兵个个都是由铜精沉铁所铸,加以地肺真火烧烤个九百九十九日,绘以龙纹鸟篆,早已刀枪不入,五行难伤,为的就是克制你等剑仙的御剑术,你能奈我何?”半空中传来李二爷猖狂的笑声。

玉剑子面上闪过一丝怒气,另一口元铜破法剑复又出鞘,剑身上光华一闪,显出琉璃光泽,破法真芒激射而出,化作百丈黄光,往前方扫去。

破法真芒,专破万法,前方十余个甲兵几无抵抗之力,数声爆响,同时化作一团金雾。

“玄气塑形,点兵点将!”李三善见状,连连施法,这些金雾复又收拢,翻滚不休,不消片刻,便又长出腿或脚,人形缓缓聚成。

玉剑子两口飞剑纵横交错,化作一黑一黄两道长虹,把这些甲兵个个打碎,但随消随长,片刻功夫后,金雾渐厚,一只巨掌从云雾间化出,上百亩大小,遮山蔽日一般,散出千道彩霞,往下拍去。

知晓此乃对方的玄功变化,身为峨眉弟子,自是手段众多,袖袍一卷,无数太乙神雷落出,个个人头大小,紫光环绕,已达阴阳相生的境界。

‘轰隆’声中,府鸣地叱,石沸沙溶,这二人片刻间的斗法,竟是个不分上下的局面。

玉剑子再也忍不住,低喝一声:“请宝贝出鞘!”

一股极其浓烈的煞气弥漫而出,似要荡涤世间一切阴邪之物似的,整个南华洞天都在微微的颤动起来,晶壁裂纹生出,碎石滑落!迎面正对着的金银甲兵身上更是凭空多了数道或数十道口子;行动间,嘎嘎作响,灵光黯淡。

李三善面色大变,不假思索的掏出一只瓷钵,通体如玉,其中一只小龟正在鼾睡,做势欲丢。

谁知那斩妖剑刚刚出鞘,气势正盛之际,玉剑子面色一变,剑身一平,向前挡去,一颗银丸砸下,如重锤敲击,溅起万点火星,却似烟火开放,火树银花。

玉剑子那持剑的手受了巨力,微微颤动着,拿不稳一般,头猛一转,就见一位白衣少女手持神弩,冷冷的盯住自己,而头顶上,却是一支铜锏光影来回转动,很显然,这傅青衣已炼化了这铜龙金锏。

“你二人便是齐上,我也不惧!”

“靠着纯阳法宝的威能,有甚好傲气的!”李三善嘲讽道。

“玉剑子师兄,收手吧。”另一个方向,柳云驾着一道寒气,停在空中。与此同时,宋大竹正搀扶着周乾,对他怒目而视。

玉剑子虽说不惧,到底是理亏,见事有不成,顿时冷哼一声,身剑合一,化作白光飞去。

“我说老三啊,你怎地还像小时那般的傻!打不过就跑嘛!那般拼命作甚。”李三善恨铁不成钢道。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周乾面色苍白,但却笑道。

“诸位!我等皆是青城弟子,奉师命前来取宝,如今事了,自当离开,若有想切磋较量的,请自去我派玉虚峰一唔。”宋大竹环顾四周,朗声道。

仍在附近观望的修士,或是畏怯几人实力,或是忌惮大派名头,不一会儿功夫,便散的干干净净了。

“七派的名头,在仗势欺人时真好使。”李二哥有些羡慕道。

“……”

“时辰已到,洞府要关了,余事出去再说。”

果不其然,五人刚飞出那熊王洞口,漫山遍野的火海又显了出来,片刻功夫后,复又消散,只是再也找不到那南华府的痕迹了。

“前辈你……”柳云稍稍有些迟疑道,那傅青衣的残魂仍在小仙师妹的体内,这却不符合师母的推断。

“我只剩下半柱香时间了,周乾,你且跟我来,”傅仙子淡淡道。

“是,前辈,”周乾楞了下,对宋大竹示意自家无碍,跟着这位前辈飞落了下来,停在一小丘之上,这般距离,另外三人均听不到二人讲话声。

“刚才多谢你了,冒死替我拖延时间。”

“傅仙子哪里的话,帮前辈不就是帮我那小师姐么。”

“我这转世女娃天性纯真、善良,这既是好事,又是坏事,帮我照顾好她,自有你的好处。”

“晚辈晓得,周乾视小仙如妹,便是无有这份好处,也会做的。”周乾赶紧道。

“我从不说虚言,当年我在云南大理曾偶然寻得一处藏有精煞真脉之地,当年还未成形,如今千年已过,怕已是成熟了,你把它炼入体内,与剑气融合,道行必然大增,便是对敌的手段也多了一种。”

“前辈这——”周乾呆了下,剑仙有三好,飞剑、口诀、剩下的便是这精煞气了。就好比同门秦起找到那赤金煞坑,修成了赤金剑气,方能牢牢占据五龙峰小一辈第一的位置。那峨眉周伯符炼就的三七剑煞,青莲老祖的看家本领青莲剑气,均是炼化世间种种罡气煞气,成就的神通禁术。

“给你你便收着,莫要客套。”那傅青衣不耐烦道,随即传音入密,把那方地点说了出来。

“多谢前辈了!”周乾由衷的感激道。

“你津通剑术,最配的上它,总不能随我长眠地下吧。”

“你先回去吧,我再看看这人间的景色。”那傅青衣前辈轻轻道。

“晚辈遵命。”

在周乾走后,这位‘傅前辈’见左右无人,忽的咯咯一笑,吐了吐香舌,“装前辈真好玩!”

哪里是傅青衣,分明是陆小仙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