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两百九十九章 如今已非是当年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左芬面色大变,眼中满是惊恐,好在她那表姐荆门仙子晓得她生性鲁莽、不知轻重,在走之前,特意留给她一件防身至宝法王塔,以为护身。法宝通灵,知晓主人深陷危机,千钧一发间,满身俱是白光,隐隐成塔状,‘嘭’的一声巨响,如铁锤敲铜钟一般,振聋发聩,如雷贯耳。

这左芬连人带身子,被撞的在半空中翻滚了数圈,只觉头冒火星,心脉皆震,腹如刀搅。

再往下看,只见那青城女弟子正要再施法,那周乾正在拼命的劝阻,对着自己打着眼色,她虽有些鲁笨,到底不是不知好歹的人物,心中顿时感动,‘表姐说的果真不错,青城派的男子均是慈悲心肠,女子个个狠辣,这贱人不知从哪里得来的厉害宝物,还是先退为妙!’

心中这般想,却是输人不输阵,大声斥道:“今日看在这周道友的面上,就先放你这小娘匹一马,且给仙姑我等着!”语罢,灰溜溜的遁走了。

“不知所谓,”傅青衣冷哼一声,转过了头:“放手!”

周乾讪讪的把拉扯女子罗衫的双手缩了回去,若是小师妹,怕是一句话就能制止,但换做这位傅前辈,他也就无能为力了,倘若这左芬真被她所杀,荆门仙子找上青城问罪,则又是一笔烂账。

“等下我降服那铜龙金锏时,动静必然极大,保不齐会有贪心之辈前来干扰,这灭魔弩每隔一炷香,方能再射上一次,现在给你也是无用,我先把八宝木的用法传你,到时你替我拖延一二。”

周乾心神一紧,连忙点了点头,随即便有一套玄妙的口诀落入耳中。

片刻后,傅青衣来到府中西南方向最大的一根玉柱前,这柱身上并无异宝,但雕刻的十分精美,玲珑剔透般。

素手并指如刀,青气涌出,往下又压,数十丈长的巨柱一下从中分裂成两半,轰鸣声中,烟尘四起,从中显出一只长四尺三、四棱无刃、鎏金龙柄的长锏悬空而立。

还未等其细看,半空中传来一声龙吼之音,那长锏颤鸣间,化作一条十丈黑龙,厉啸连声,扬首摆尾,长身一甩,乌云化出,往上空飞走!

“这动静也呸大了些!”周乾喃喃道,只见南华府中,大多修士已停了动作,看向这条宝龙,能化形之物,定然是通灵法器无疑了!看其声势,还不似一般的法宝!!

顿时各持手段,神光仙影、法掌飞剑,纷纷往那龙身上捞打去,翔舞交驰,呈各光华,种种异像。

但那铜锏所化的黑龙却是十分的滑溜,时而昂首挺胸,电飞虹舞,时而闪躲腾挪,回翔侧避,根本抓不住它。

“孽障还不归来!”一声冷喝,一道身影挡在前方,碗大龙眼望去,却是一个陌生的女子,但气息却是十分的熟悉,生前的天性作祟,顿生退意,云气又涨,化作数十亩大小,其速又增,往南华府外冲去。

傅青衣素手微合,做莲花状,口中咒语不绝,那龙身的鳞片上青色禁纹亮起,无数道细线凭空生出,缠在这龙身之上,任其百般嚎叫挣扎,也寸寸勒紧,金光乱散间,龙体若隐若现,逐渐缩小。

有识之士已然看出,这铜龙金锏本就是此女之物,但偏偏重宝在前,让人心生邪念,先是南极宫那形如枯柴的妖人放出一口污血黑叉,往傅青衣射去,周乾见状一拍剑匣,一团青光迎了上去,道兵魔器在半空中交锋起来。

这妖人本就被宋大竹真火炼的元气大伤,另外两名同伙业已被戮,且周乾御剑术精深,融数派路数于一体,隐隐自成一家,又剑光犀利,仅数招过后,便牢牢压制住对方,把那铁叉打的灵光黯淡,节节败退。

趁来敌露出破绽之机,周乾连掐法决,猛的并指一划,百灵仙剑剑身上‘噼啪’一声电响,忽的化作一只昂首巨兽,牛头虎身,尖角巨齿,大口一咬,那铁叉便被吞入腹中,雷电又响,再吐出时,已是化作一块凡铁,再无动静。

“剑气化形!?”

“雷兽!”

周乾使的,正是剑道六神通之一的剑气化形之法,一下震住了众修士。

可到底神通不比贪欲,法术难敌邪念,既然魔教妖人率先出手了,一些名声不好,时有劣迹的旁门左道也施了法术,至于其他修士,或在犹疑,或在观望。

各种法术,水火风雷齐上,七八道光华往周乾打去,声势倒是险恶!

好在傅青衣早有预料,周乾连忙出手,半截树根被抛了出来,停在半空,一下化作千百丈的云幕,空中显出一股青蒙蒙的宝气,这些雷火打在其上,砰砰几声,尽数化为百千点繁星,陨落如雨。

与此同时,梵音混杂着道家歌诀,在外显出金轮、宝伞、银瓶等佛家祥相,金花洒落下,凡修行魔功厉法之流,尽皆身冒青烟,浑身法力乱窜,这八宝树本就是佛门宝树,被道法祭炼后,佛性依旧保留。

正当周乾要松了口气时,一道猛烈的剑光强行破开云幕佛光,闯了进来……

“既然我们势均力敌,不若暂且收手如何?”吴童沙哑道,双臂齐扬,十根长爪上发出十余道黑光,抵住宋大竹的仙蛟剑,张口便可看到森牙错错,喷出滚滚妖气匹练,隔绝双方。

其实真要计较起来,宋大竹与柳云二人尤有余力,毕竟《青云心经》便是以真气深厚博大为长,而那小毒物徐眉,因一身毒功被柳师姐所克,倒是受了不轻的伤势。

此消彼长下,局面上其实是青城二人占了上风,宋大竹满身的火光雷霆,仍未消散,沉声喝道:“若要住手亦可,南华府主人乃我派友人,把偷的东西交出来!”

“这——”吴童似是在判断着场上局势,半晌道:“徐眉,你怎么看?不若退上一步?”

小毒物吃了这般大的好处,哪还愿意让出,咬牙切齿,意似怒极:“便是让了,也只能让出……”

谁知那吴童只是表面一套,忽的转身,右掌光华一转,长甲齐根断开,化作五道黑光,一下穿透了小毒物的肉身,又从其怀中摄出四五道光华;其中一块冰石正好被他抓在手心,扔向那柳云:“你要的万载玄冰!”

从徐眉尸体的五官中缓缓升腾起红绿毒烟,化作小毒物狰狞的面孔,血眼死死的盯住那吴童:“好你个鬼祖弟子,竟偷袭于本姑娘,你且等着!且等着!!”一道风吹过,化作雾气飘散。

“哈哈哈哈!下次再碰上,便是你魂飞魄散之时!”

“是你!”剑光中,那飞来的白眉男子,也就是峨眉灵剑子面皮一动,冷声道。

“周乾见过师兄。”看似来者不善,周乾只得暗中戒备。

“让开,那宝物于我有大用!”

“这铜龙金锏乃是我师姐前世之宝,今生复又收回,可非阁下所有。”

“我用它,可斩妖除魔!”那玉剑子依旧寒着脸,居高临下道。

“只你峨眉弟子能除妖魔?我青城门人就除不得?”

“天材地宝,有德者居之!”

“我看非是有德者居之,而是力强者居之吧!”周乾讽刺道,这都什么盗贼想法。

“你让还是不让?”

“请师兄指教!”周乾把飞剑祭起,化作一团青气置于头顶,浮浮沉沉。

“就凭你?”

“今时已非同往日!”

“好,我就教你怎么御剑!”玉剑子冷笑一声,也不出剑,只单手往前一拍,上百道紫府剑气喷射而出,厉芒赫赫,往周乾头上罩去。

周乾倒是面色凝重,双手一撮,头顶青光分化做道道丝线,往前遮拦,二者一个碰撞,几乎同时消散。

“炼剑成丝?”玉剑子白眉一扬,却又道:“不对,只是剑气而已。”话虽这般说,但心中仍有疑惑,为何剑气能有这般变化。

他却不知,自修成身剑关后,周乾自身就好比一口宝剑,在化出剑气时,却是多了这般技巧,剑气威力能在短时间内倍增。

‘噌’的一声响,玉剑子后背的元铜破法剑出鞘,化作百丈虹光当头劈下,峨眉弟子大多傲气,却不见有阴沟翻船者,知晓周乾必有所持下,也不留手。

周乾自不会奢望能打败这一位正教小一辈中的佼佼者,但拖延个片刻功夫,让那傅前辈把金锏降服还是有些把握的。

无数剑气从头顶青光中散出,纵横交错,构成一张光影巨盾,二者碰撞之下,方圆十里都升起一阵余波,元气蒸腾,沸汤泼雪一般,周乾面色一白,遁光一黯,身形不稳间,连降了十余丈。

便是有剑盾术削去部分威力,但体内法力也一下去了小半;不等周乾反应,那百丈虹光一下子分做四道,各自转动不休,从四面合围过来,带起罡风大作,水火齐涌,横恣怒溢之下,使得周乾本体想动弹都难,这才往中一搅,欲把其连人带剑,毁个干干净净。

这招剑术唤做仙瀑流泉,乃《天遁剑诀》中颇为精妙的一招。

只见周乾错愕间,却是躲之不及,一下中了个正着,苦苦的在剑芒风刃间煎熬,然后‘噗嗤’一声轻响,化作一缕白烟消散了去。

平地起风浪,一道人影忽的从虚空中显出,剑气离玉剑子脖颈只半尺之遥,杀机煞气如潮水般卷至,却是西方魔教,《玄阴剑诀》三杀剑之一的——人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