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两百九十七章 馒头可比仙家物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这女子唤做傅青衣,乃是王免真人的师妹,火龙道人的二弟子。”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响起。

    “什么人!”周乾心中一紧,呵斥道,后背宝剑嗡嗡作响,几欲出鞘。

    “这个问题问的好!”那人奸笑几声,“世上最好吃的东西是何物?”

    这嗓音好生熟悉,周乾扬了扬眉:“当然是我做的红烧母鸡。”

    “风尘小三侠中,哪位长的最俊俏?”

    “自然是我二哥李三善。”

    “回答的好!最后一个问题,何物最圆?”

    “却是善哥儿的屁股。”

    “咳咳,你这却是回答错了,该是小翠的胸脯;为了这个,我还特意回了昌城一趟,唉~人老珠黄了喽,让哥哥我好生伤心!”

    说话间,精光大亮,一个花眉翘鼻,油腔滑调的人物从中走出,不是李三善却是谁。

    “善哥儿!”

    “乾哥儿!”

    二人双手紧握,对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多年不见啊!”

    “确实是多年不见了!从老大那里得知二哥回到中土,怎地也不见去找我!”周乾故意埋怨道。

    “这可怨不得哥哥我,”李三善大叫道:“青城去了几次,都见不着人,险些还被牛鼻子们当成魔教崽子给抓了,我还纳闷着呢!”

    周乾恍然,数年前,不真是攻打赤身教最关键之时么,难免多加戒备,却是让人误会了。

    “那二哥你怎地又会在此?”

    “火龙真人之妻有一宝物,唤做翡冷翠,于度四九天劫大有助益,我那便宜师傅大荒老头不知从哪得来的消息,或许在此地,让我给他取宝,麻烦的紧。”李三善一副不耐的模样,眼光一转,扫过陆小仙的娇俏美貌,顿时如遭天人,双眼瞪的老大。连忙把周乾拉到一旁,小声道:“这是乾哥儿你在外纳的小妾?招儿姐知道么?”

    周乾哭笑不得:“二哥你这说的什么混话,这是我的六师姐陆小仙;小师姐,这人是我结拜的二哥李三善。”

    彼此问候过后,李二哥忽的又笑起来,目光灼灼,摸了摸下巴:“若是我所料未错,这位陆小妾,不,是陆师妹该是傅青衣的转世。”

    “二哥你是说小仙的前世便是那位傅仙子?”周乾愕然道。

    “怪不得我总觉得此地十分熟悉,好似来过一般,娘也说过,这里有大机缘。”陆小仙点了点头。

    “听老不死说过,当年龙汉之劫时,傅仙子被极阴老魔打中了一记噬骨血焰,不得不玉化转世。看来轮回多次,直至今生方又重踏仙途,还成了自家传人的女儿,真是天道无常,看不分明,说不清楚。”说到这里,连善哥儿这等人物,都免不了唏嘘感慨。

    “那现在该如何?”

    “爹说过,若是见得这尊玉像,只需盘膝坐定,心无杂念便可。”

    陆小仙照做后,不消半刻功夫,那玉像双眼一亮,照在她的眉心上,与此同时,水汽生出,化作七色祥云环绕在二人身下,使得二者如嫡仙人一般。

    “小师姐不会有事吧?”周乾有些担忧。

    “不仅无事,还有大好处呢,”李三善摆了摆手,眼眸中闪过一丝白光,上下打量着周乾,片刻功夫后,方道:“看来这青城贵为七大派之一,却也不怎么样嘛!名不符实,老三你修道多年,一身法力却也浅薄的很。你家二哥的修为都已达到炼气巅峰,再过个几年功夫,怕是都要度一次天劫了。”言语间,却是不乏炫耀。

    周乾苦笑几声,总不能说这只是他三十年前的水准吧,不过话又说回来,便是三十年潜心修道,也不见得能比的过他这二哥,于修炼一途上,这位果真是惊才艳艳的人物,那大荒真人也不愧是旁门顶尖的好手。

    “吃吧,”李三善张开手,手心处三两个绿豆大小,晶翠匀圆的小丸在左右摇动。

    “这是?”周乾疑惑道。

    “我家老头采日月精华,海外方丈山山顶的碧莲莲叶,间杂六百五十四种珍惜灵药,用文武火反复煎熬九十九日方成的丹药,一共给了我五颗,舍不得全吃,留了三颗,便送给兄弟你了,不仅能增强法力,还可壮阳哦!”说着说着,李二哥又一如既往的不正经了。

    “这,二哥,这也太珍贵了吧。”周乾一愣,忙拒绝道。

    “再贵重,能比的上小时候你给我的那半块馒头么,你自己都饿的快翘辫子了,还把它留给我,这叫什么,这就叫义气!区区几颗丹药,又算的了什么!”

    “善哥儿你都还记得啊,”周乾笑了笑,也是想起了此事“既然都这般说,再不吃就显得矫情了,麻烦善哥儿帮我护法一二。”

    “好说,好说,你——”

    三粒灵丹刚一入腹,便有冷热之感传来,面色亦是时青时蓝,仿佛中了毒一样,大补若毒,大成若缺,均是如此。

    周乾只觉经脉寸寸冰寒,冻住了般,而庞大的灵气却是一下在体内暴走,如江河绝堤,顺着四肢百骸乱窜,好猛烈的药性!

    大荒真人所练的丹丸乃是天下间一等一的灵药,只一粒,便抵得上寻常修士数年的苦功,若无那碧莲本身的寒气冻住且护持着经脉,便是直接炸毁经脉穴窍,浑身爆裂的下场。

    李三善面色呆滞,喃喃道:“乾哥儿你怎地不听我把话说完,给你吃是让你一颗一颗吃,不是让你一下子把三颗都吃了,撑死了怎么办?”

    狂暴的药力在体内左冲右突,周乾废了好大的心力才驱使着这些灵气顺着《青云心经》第六层的口诀路线运转,自丹田始,分四路并行,一路走少阳三焦经、天泉、曲池、并六十三穴位,达商阳、关冲二穴,方收回。

    另一道往右运转,顺着天泉、曲泽、内关、神门等穴,终至少商、中冲、少府,呈三阳补阴之势,隐隐约约勾勒出道家正字青光。

    剩下二路,往下流转,所打通的穴道经络无不纠缠繁杂,玄秘难言,最终左手心,右手背,前后脚心先后大亮,太清仙光冒出,所经历的穴道脉络先后开启,连成虚线互交,在肉身上显出四象虚形,四象便是四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一阵龙吟虎啸声后,所有穴道连成一片,三收三放下,这心法的第六层,却是成了!

    这层境界便是一身本领未封之时,也差了丝毫,如今总算是超越了当年。若是先前的丹田如同一塘水池,现在就已是半条大河了,但依旧容纳不了这‘涛涛江水’,逼不得已,只能冲击心法第七层。

    可到底修行不比攀山,不是层层上便可,还有许多关卡弯路,艰难险阻,说不得横冲直撞下,便会坠入山崖。

    金丹欲成,并无定理,若是一般的青城弟子凝丹的话,法力若要充足,心法须得推演到九至十层方可,而若是有人资质足够,又勤于修炼,亦可减免不少。

    而周乾当年的法力便已是极为精纯,封印之后重又来过,更是祛杂留精,无半点杂质,是故如此修为,已有凝丹之兆。

    四道青中带金的真气似虚还实,几近液态,顺着穴窍逆涌回丹田,以玄妙的轨迹往内压合,似要化作实物一般,丹田中心一团混沌,但到底境界不够,几次三番的化虚为实,都未能功成。

    再这般强行修炼下去,怕是要走火入魔了,但一身的元气药力若不及时疏导,肉身却也承受不住,而先前那碧莲所化的寒气,冰冻住经脉,以为护持,现已有融化之兆。

    周乾心思急转,还有哪种法子可容的下滚滚的元气——

    ‘或许可试上一试!’他所想的正是传自酒道人的那半篇奇法《元剑诀》。

    自从回青城已来,周乾倒是一次都未修炼过此法,倒非他懒惰,而是这套功法实在是太过稀奇古怪、晦涩难通,许多文字都只是酒道人偶有所感,灵机一动之作。便是如今让他来看,也未必能解释个明白。所以哪怕知晓这法决威力无穷,也难以修炼。

    可如今关头,却是想不练都不行,只能硬着头皮上了,第一关身剑关修成后,他的剑气威力便激增四五成,好似身剑为一,自身就成了一口锋锐的宝剑。

    而第二关,便唤做气剑关,乃是把浑身真气凝练成锋芒剑光,在二者之间随意转换,几近于异想天开,但却偏偏给酒道士想出了个法子,便是以元光刷真芒,真窍储剑气。

    当然这第一层便是以滚滚真气洗刷肉身,把未有贯通的穴窍打开;修炼时,李三善只见周乾肉身筋骨‘嘎吱嘎吱’作响,不时有污血溅出,吓了他一跳:“不是吧,莫非乾哥儿吃不住,要肉身溃散了?”

    好在不过半个时辰,这般动静便消停了下来,只偶尔才有剑影闪出,又过了大半天,周乾缓缓睁眼,只觉痛痒酸麻一并上来,浑身的萎顿。

    “乾哥儿你没撑到哪里吧?你小子就是不喜欢听我把话说完!小时候就这样,如今几十年过去了,这臭毛病到现在都还未有改掉。”李三善埋怨道,左捏捏,又敲敲。

    “无事,只是把身上的一些污血逼了出来,”周乾眼中疲惫一闪而过,安慰道:“那仙丹果真神奇,法力确实又增一层。”

    “那是,你二哥我都舍不得吃的,专门留给老三你,就是这么的义薄云天,堪称当世关云长!”李三善又神气了起来。

    后面忽的传来动静,只见那玉像不知何时不见了,陆小仙一脸淡漠的站起了身,眼光扫向二人:“你们——便是我今生的同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