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两百九十五章 宋大竹喜得火令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这便是回雁峰,那王免真人修行之所?”宋大竹愣愣道,倒真是萧瑟的紧。

“湘江中游,衡山之南,却是此地。”柳云点了点头,“回雁峰有三岭一谷,据师傅所言,那南华仙府便在腾云岭的熊王洞中,周师弟、宋师兄、小妹,我们分头搜上一搜吧。”

几人均无意见,遁光各转,往连绵的山丘高陵飞去,好些山峦均是如此,寸草不生,真有些奇怪,周乾刚转过一个山峰,便有动静传来,只见三道黑光追逐着一幢银光,往西北方向飞去,转了两三圈后,见摆脱不了敌人。银光中的女子一声娇叱,手扬处,打出两百二十九枚无眉针,黄雨一般当头罩下,那三道黑光中的一人驱使出一只令旗,只一摇间,便有层层光幕生出,自身却趁拖延之机,往斜下方遁去。

无眉针连破了数道光幕,却是无功而返,被收回腰间小囊中,刚欲离开,这三位却又跟了上来,如赖皮糖一般,三番五次,那女子不由的又气又急,怒火上攻,大骂道:“你们这几个猪婆岭的鬼崽子,仗着阴鬼幡,藏头露尾,使着鬼域伎俩,真当仙姑我怕你们不成,若非仙府出世在即,少不得让你们见识见识厉害手段!”

那女子似是遁术不甚高超,连使了数种法术,都无法脱身,正焦急间,眼光刚巧扫到周乾,不由的一喜,叫道:“这位道友,在下荆门平芬,对面鼠辈乃鬼祖的徒子徒孙,均邪魔之辈,请道友助我除敌。”

周乾微微愕然,那苏如师叔所说的两个仇家,似乎就是眼前人,均是敌手,帮谁都不是啊。

谁知那黑光中的鬼祖传人似是骄狂惯了,张嘴便道:“你这小子莫要插手,不然给老祖知晓了,灭尔满门!”

周乾顿时怒急反笑:“灭我满门,你去阴间跟我师父说吧!”并指一开,后背剑匣中青光飞出,往那人头上劈去,那小鬼似是想故技重施,令旗又挥,在身前布下层层光幕,左右二人连放阴雷,往他身上打去。

剑术不比法术,有变化之能,尤其是对付他们这种本事不佳,只靠宝物逞威的,剑影一化二,二变四,不一会儿工夫,漫天都是青芒光影纷舞,假假真真,分不清明。

小鬼上下左右遮拦不及,一下露出了个破绽,百里剑芒一个吞吐,人头便就落了下来,另二人见势不对,刚欲逃遁;那平芳觑得良机,打出数团火光,正中其身,一下烧了起来,还未等其鬼哭狼嚎,无眉针洒下,打出无数个针孔,显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看其手段,也是个狠角色。

倒是那令旗似是另有其主,化作一道灰芒往北边遁去,二人猝不及防下,拦之不及——

“多谢道友相助,还不知如何称呼?”那道姑打扮的平芳飞了过来,致谢道。

“在下青城周乾,这些——”

“你是青城门人!”平芳面色骤变,一下往腰间锦囊里掏去,似要动手;相距这般近,唬的周乾冷汗直冒,连忙召来飞剑护身,不知她要做甚。

“哦对了,阁下乃是男子,”这道姑一拍脑门,停了动作,又不好意思道:“险些忘了。”

“姑娘你这是——”周乾咧了咧嘴,实在不知是个甚么状况。

“不提这个了,周道友这个时辰来此,想必也是去南华府碰碰运气的吧,不如同去,先前飞走的那只阴鬼幡,乃鬼祖九峰麾下大弟子,吴童的贴身宝物,天罡大圆满的法器,他把其借予了几个不成器的同门师弟,便是想拖延时辰,好让本仙姑赶不及仙府开启,让他独享……”

这左芬正说着,又闪出几道遁光,原是宋大竹几人听得声响,飞了过来。周乾便把先前发生之事略略说了,刚把几人身份介绍了下,便见这左道姑杏眸又瞪,大声骂道:“青城派的贱婢们,受死吧!”随即打出无眉针,往陆小仙与柳云头上罩去,气势汹汹,好似仇怨甚重一般。边打还边喝骂——

“仙姑我早就听表姐说过,青城派的男子个个风度翩翩,仪表堂堂,有君子之风;而女子个个淫-娃荡妇,不守妇道,下贱不堪,如今看来,还真个如此!!”

此言一出,陆小仙与柳云顿时气的俏脸通红,不仅还嘴,立马还动起手来,顿时火光雷霆连成一片,却是打出了真火;宋大竹本还想出手相助,闻言顿时目瞪口呆,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听得娇叱呼喝不绝于耳——

“师弟,这是甚么个情况,我们该不该上去帮忙?”宋大竹牛眼瞪的老大。

“按道理来讲,我青城同门,该是守望相助的,”周乾摸了摸下巴,也是拿不定主意:“不过人家又非妖邪,而且,她还夸我们呢,师兄你觉得呢?”

“不如我们作壁上观吧,反正师妹她们也无甚危险。”

“师兄说的有理。”

见二人老闲自在的在一旁看着,柳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好脾气也无了,呵斥道:“人家说两句好话,你们就轻飘飘的了,甚么同门之谊,都是笑话吗!”

“大师弟你竟然不帮我,回去我要告诉师兄他们!”

正在这两个女子发怒之际,忽的一阵地动山摇,‘轰隆’声不绝于耳,回雁峰的山脊山腰处,裂开了多道口子,其中一洞口处,时不时的有蓝红二光从中冒出,变化不绝,定是那熊王洞无疑。不到片刻间,已有七八道法华落入其中。

“南华仙府开启了!”四人同时一惊,也顾不上打斗了,往下遁去,只陆小仙依旧不依不饶,还在张牙舞爪:“你个臭道姑,你才是不守妇道,你……”

“走了!”周乾见劝不动,干脆一把把她抱住,驱动脚下飞剑往缝隙处遁去,躺在周乾怀里,陆小仙顿时就不做声了,面颊悄悄红了,怎么与小时候的感觉不一样,似是更舒服了……

刚一入内,火光便汹涌卷来,显然是南华府本身的护府禁法,威力真个不俗,火中带金,更溶石煮海一般,不消片刻,连绵的峦峰便化作一片火海,怪不得此地寸草不生,又无鸟兽,定然因此。

宋大竹本身就精通火性,见状失声道:“这火海中带有一丝纯阳真火,你们切记跟着我,不要让它沾身,不然大罗金仙都救不了你们了!”随即运转玄功,浑身上下升腾起五色焰光,低喝一声,化作一个大罩把几人罩住,打的是以火制火的主意。

不消片刻功夫,便是以几人修士一流的体质,也被烤的汗津直冒,口干舌燥,更别提在外护持几人的宋大竹了,左右四方均是无尽火海,飞不出去,险些都要玩火**了,好在柳云道:“师傅早有准备,你们静坐片刻,待我施法。”

只见这位柳师姐取出一只白玉净瓶,口中默念道咒,净瓶瓶口处忽地冒出一道白光,往前扫去,亮光一闪;在看时,却是什么火焰都无了,只站在一个石洞前,空空荡荡,颇不起眼。

“王免真人曾拜师于火龙道人,学得一身厉害法术,鬼神难测,火龙道人有一妻,唤作寒仙子,本领却又专克其夫,这水玉瓶,便是当年那寒仙子手持之宝,共有六支,师傅为了小仙,特意去寻了其中一支,就是用在这儿,破开这厉阳火阵。”柳云解释道。

“王真人的火功真是厉害!”宋大竹心有余悸道,他精通此道,故对这阵法的威力深有感受。

“进去吧。”

没想洞口颇小,但刚入其中,却是变了个模样,内里极大,空中飘落着五颜六色的光点,古观台榭,珍兽浮雕,均栩栩如生,分置落座,地面是一张巨大的八卦图,带有一丝古奇与玄秘,与当今之风俗大为迥异。

“去那座道观看看如何?”宋大竹指了指西南方向的那座建筑,较之如今各家简朴幽雅的道场;却是雕梁画栋,凤檐鹿角,看上去更加庄严肃穆,不知为何,他却觉得十分的眼熟。

刚走没几步,云升雾降,便是以几人之灵目,也看不透这滚滚浓雾,分不清东南西北。

“行云布雾之法,多年前炼气士的手段。”柳云了然,素手一翻,青光一闪,多了个罗盘,指针忽朝南,忽向北,“跟着指针走,莫要分心,”显然来前做足了准备。

片刻后,烟雾散尽,几人已到了道观门前,还有两个瑞兽匍伏于左右,墨玉铸造的身子,似是熟睡,肚皮一鼓一缩。

“莫要碰它们,此乃金精兽。”

入了其中,倒是与寻常道观无甚差别,香炉、蒲团、木牌,真真奇怪的是,祭拜的并非是三清道尊、太乙金仙,而是一副画。那画中的却是一位须发皆红,手持玉板的老年道人,宋大竹一声惊讶:“果然是他!”

“师兄,你认得这位前辈?”周乾问道。

“俺看了自家修习的四十页《火真经》中的最后一页的留笔,方知此法乃火龙道人所创,定是画像中人无疑了,也算是师祖,且让俺拜上一拜。”宋大竹郑重其事的跪下,磕了几个响头。

也许是心诚则灵,红光一闪,那画像中老者所持的玉板透纸而出,化作一支金属令牌模样的东西,落于地上,发出乒乓的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