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两百九十一章 水帘洞府唤留仙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日铸吾身,月炼吾形,金种呈仙机,玄功参造化,一点空灵神台现,半道灵蕴腹中藏,太清果儿现吾身!”原本在周乾体外浓郁的太清仙气如老牛汲水,往头顶正中的百会穴上涌去,忽然咔嚓一响声,周乾眼一黑,淡淡小小的虚影从脑后一闪而过,随即消失不见,以外人眼中观之,这虚影似云烟,又像光晕,却是看不清面目。

此乃他观日月轮转,天人合一之下所炼就的道种,又称道果、命神,乃三魂七魄所化,太清仙气相凝,与魔道的妖胎相似,日后成金丹,结元气婴儿,乃至元神,均以此为根本,有道是‘日月仙果吞入腹,长生路途方启程’,这亦是表明《青云心经》的第四层已修炼到了顶端,接下来便是合天地玄英,收五行精气;当年便就成过,如今只是再走一番,是故驾轻就熟,无有风险。

而在当年,周乾的青城心法最多也只到过五六层之间,倒是魔道修为因机缘巧合,降服了域外天魔,凭白多了五十年道行,大概与道家金丹修为相当,不过毕竟不是正途;如今法力一下恢复了大半,很是欣喜。

并非不能再进一步,也不是‘长生大补丹’的药力耗尽,只是一张一弛,相济之道也,一味的强突猛进,有违道法自然,循序渐进之理;是故暂止片刻,以待良机方是正道。

算算时辰,自闭关开始,已过了一百五十二日,似只一眨眼间,这已是极快的了,寻常修士动辄修行数十年上百年,也怪不得常有沧海桑田,人事兴衰的感慨;脚下一顿,一朵白云召来,悠悠然往山下飘去,虽说仙云浮空,游行自在,到底比不上御剑飞行,星摇电闪之感,不由对百灵仙剑又念了几分;碧空明日之下,缓缓而行,可见霞蔚云蒸,仙观台榭,大小溪泉,不一会儿功夫,便飞过青城三十六山,来到山外的道观上,落将下来。

这道观是由青城的俗家弟子打理,来管理一些有心求道,但暂无资格收归山门的;当年若无酒道人引荐,他自己怕也得在此待上一段时间,验明心性、检查资质,很快便找着左飞与朱八二人,二人看上去倒是自在的很,一个舞剑,一个喂鸟,见门外走来周乾,均是一喜,左飞二话不说,弓步侧身,一剑突忽刺来。

虽说是偷袭,但却不带丝毫烟火杀气,仿佛是与友人相会一般,他有所进步,周乾更不会止足不前,轻轻吐出一口气,忽地化作一阵狂风,连人带剑,一齐掀翻了去。

朱八眼见左飞狼狈的模样,顿时幸灾乐祸:“让你不要动手,你偏出剑,周师傅哪里是容易就能对付的,现在吃亏了吧!”

左飞冷冷的瞪了朱八一眼,顿时使得这胖厨子偃旗息鼓,不敢多言。

“不错了,只小半年,你就能掩去自身的锋芒,便是我当年,也是在江湖上闯荡数年才能做到的。”周乾不吝夸赞道。“放眼如今这个绿林两道,单论剑术,能斗过你的,怕也就区区几人而已。”

“也多亏了此地,隔绝人世,每日晨钟暮鼓,清闲自在,无了厮杀算计,每日省己,省身,不知觉间,再使剑时,也就无了必杀之念。”左飞颇有感慨。

“如今你再回江湖,绿林第一剑手的名号定然不在话下,或许数十年过去,亦能成为一代大家,如何?”

左飞先点头,复又摇了摇:“哪有如何,虚名而已。”

周乾看了看二人,想了片刻,道:“你二人与我也算是有缘,如今我这里倒有个好去处,修仙求道,坐看涛卷云舒,可愿否?”

朱八张大了嘴:“原来周师傅你果然是神仙中人!”

无需多想,二人均拜下:“见过师尊。”

“只是引路人而已,可不敢受这般称呼,”周乾连忙摆了摆手:“况且真要入青城门下,必先在外门历练,经历种种磨练,关键还是在你们。只有通过考核,方能踏上修行之路,哪怕因你我熟悉,我周乾也不会因私废公,大开方便之门。”

“前辈当年怕也是经历千难万险,方才踏入仙途的吧!”左飞敬佩道。

“不,当年我是被我师酒道人直接领上山的。”

“……”

把二人事宜处理交代好后,周乾复又往太素峰方向飞去,前几日众多同门来访,就连又不知云游何方的酒道人都以飞剑传书,念叨了几句,让其多找些美酒孝敬他这位恩师,琼儿师姐却始终无有音讯,又问了她的同门姐妹张圆,却也支吾不说,只道是平安,心中实是有些担忧。

“这位师弟,太素峰向来不许访友,还请回吧。”一名巡山女弟子如是道,倒是一点也不出意外。

“那就多谢师姐了,”周乾拱手,云气一转,便欲离开,忽的转头,漫不经心的问了句:“话说最近怎地不见李琼儿师姐?”

“她被师傅责罚禁闭了!”另一名女弟子脱口而出,复又惊醒,连忙捂住嘴,杏目忽闪忽闪。

周乾装做一脸不在意,驾云飞去,转过一座山腰,皱眉沉思,怎么就禁闭了呢?

一时间没有头绪,暂且作罢,好在他也有帮手,复归玉虚峰。

不到半晚,鸟鸣声响起,一只尾拖绣带,通体纯青毛羽,目射金光的雄壮大鸟从天而降,落在崖壁前。

“青儿,已是这般大了啊!”周乾亲昵的摸了摸它那石磨大小的脑袋,笑道。自从他回来之后,除闭关之外,这鸟儿每日都会归来,与自家亲近,也不知是想念自己,或是怀念自家做的烤鱼。

“不急,慢慢吃。”见这鸟儿只顾对着地上烤的外焦里嫩,皮肉金黄的鱼肉下嘴,帮其理顺了下毛羽,笑道。

等其吃的肚肥滚圆,懒洋洋的爬在地上,不愿动弹,方道:“帮我一个忙,琼儿师姐现在不知为何,被人禁了足,我担忧她的安危,你又能自由出入太素峰,帮我递上一封信可好?”

见这青鸟连连点头,不由暗赞,这鸟儿当年只依稀听懂人言,没想现在已有如此灵性。

眼光一扫,见左右无人,便把亲笔写的信件藏入其厚厚的翎毛间,一拍其背,钢爪一松,青鸟顿时昂首腾空,在天上连叫几声,盘旋一会儿,便往南飞去了。

夜已深,月色如霜,玉簇锦团,其白如银。远处峰峦跌宕,危崖高耸,天上清辉洒下,照的漫天云层一片苍茫,翻滚波荡。

又有千丈飞瀑,映月而落,化作清谭小溪,碧水融融,大小相合,汇为繁响;更乃暮春时节,绿阴如幄,繁花似锦,俪白妃黄,多不知名,苔痕浓淡,苍润欲流。

一时间竟是看痴了,不知不觉,就在此地坐了一夜,直至露水微浓,雾气拂面,方觉浑身一轻,说不出的舒适。

似这般闲时餐霞饮露,听泉参道,观日起月落的日子真如白驹过隙一般,不知觉间,数月已过。

“师弟,你快跟我来啊。”不远处,陆小仙娇嗔道,自重逢之后,她对于周乾并不像以往那般亲近,却更显亲昵。也不天天粘着,今日不知怎地,却拉着周乾,不知去向何处。

“这处地界小仙可从未带外人来过,大师弟你可是第一人。”陆小仙巧笑倩兮,转头道。

“是么?”周乾一脸纳闷。

玉虚峰足有万丈之长,上锐下宽,奇景美色、洞天福地不可计数,便是没去过,又有甚稀奇的,但穿了几个幽谷林丘,小溪窄泉,到了一个颇为隐秘的地界,约在山半腰处,眼前一亮,竟真是说不出的雅致。

先是一片水帘,覆于山壁之上,汩汩濯濯,波光粼粼;下方是一座数亩大小的水潭,清澈见底,因源头不绝,顺着石壁缓缓向下溢出,落于云海之间,蒸腾起水气烟波,缓缓升腾,映着霞光,更添姿色。左右林木,皆是仙种,苍翠如沐,生机勃勃,泉石花草,茂竹秀笋,各置方位,天生地成,不落俗套。

再往里,峰腰如被削去一块,落下一片高崖,现出一片平面,数十亩大小,空灵寂寂,纤尘不染,嘉木梳秀,实是幽奇,好似天地间的灵秀之气,竟汇于此,连体内法力运转都快了几分。

偶有片云飞过,穿过霞绮飞虹,吃日光一照,复又散去,滚滚飞扬,终始不绝,真乃巧夺鬼工。

“这地界可是小仙最喜爱的,一次偶然间发现,平素绝舍不得让别人来踏足。”陆小仙秋波一转:“大师弟你喜不喜欢?”

“真乃形盛之地,神仙窟宅。”周乾赞叹道。

“那便送予你了!”

“送给我?”周乾反问道,表示不解。

“大师弟你不是要在玉虚峰上开辟自家洞府嘛,此地便留给你了。”

“我?这般仙景福地,与我所用,岂不是糟蹋了。”周乾摇摆不定,他从不贪图外物,但这景色却是着实喜欢。

“没问题的,谁让这是我的地盘呢,”陆小仙嘻嘻道:“小仙连名号都想好了。”

“哦?”

“就唤作——留仙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