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两百九十章 休养生息复真元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来者何人?”一位青城弟子御剑上前,盘问道。

    “玉虚峰酒道人门下,周乾。”

    “哦?可是山门辈分最小的那一位?”

    “咳,在下正是。”

    验明玉牒身份之后,那位守山弟子当即放行,周乾环视左右,只见仙雾浓浓,溪水叮咚;千崖断处,尽是飞泉大瀑,从许多高低缺口处泻入其下,汇成无数道宽窄清溪,宛如百条玉龙,而瑶花奇草错落其间,老鹤灵鹭盘旋于上,又有仙鹿乱窜,小兽食草,安逸的紧;而山头叠起间,五座万丈高峰并立,横亘于前,峰顶直插云霄,烟雾如带,彩霞浮空,天地伟力如斯,青城五峰,终是到了!

    法力未恢复前,只得徒步攀山,好在津力十足,倒也不累,顺着熟悉的林荫小道、深涧崖壁,这还多亏了陆小仙这小女娃,当年拽着他漫山遍野的乱跑玩闹,路径倒是认了不少。

    好不容易爬上了半山腰,忽然空中三道黄光闪过,复又飞回,盘旋于头上,一道道忍着笑意的声音传出——

    “咦?这是谁?好生熟悉的模样。”

    “莫非是我玉虚门人?”

    “难不成是失踪多年,传说中的小师弟?!”

    “三位师兄莫要调侃周某了!”周乾仰头大叫道:“师弟周乾,见过何琴师兄,何棋师兄,何画师兄。”

    “哈哈哈哈……”一阵阵熟悉的笑声响起,三人一一落下,显出身形,虽多年未见,依旧十分的亲热——

    “师弟这趟远行去的可够久的啊,足足有二十多年。”何琴先就调侃道,当年为了隐瞒真情,周乾便胡编了个理由,没想他到现在还记得。

    “是啊,真是够久的了!”周乾颇为感慨,于凡人来讲,此行足可诀别生死,但于修士来言,只稍稍长了些时间而已。

    “听说掌教老头给你布置了个极困难艰巨的任务,又听门内传言,你又立下了泼天大的功劳,可得与我们好好说道说道,何画也去除魔了,怎地未见到你。”玉虚峰中,最爱打听小道消息的何棋眼巴巴的道。

    “师兄们,可否先让我回白玉洞休憩一二,再说其他。”周乾连连讨饶。

    日光洒下,莺声燕语不绝,香风袭袭,更有山间积雪未曾消融,映着霞光,幻化异彩;白玉府通体如玉,右侧十丈处,瀑布从上落下,如悬河泻水,急流汹涌,这般灵泉仙景,仿佛千百年未变一般。

    “……那玉府血宴中,九剑飞妖无意间透露了一个消息,那就是西方、赤身二教欲合并之事——”

    “然后呢?然后呢?老幺你怎地不说了?是不是真有此事?”何画正听到精彩关头,周乾却停了言语。

    “小师姐,许久不见了。”

    “哼!”一声娇叱,何家三兄弟顿时如老鼠遇猫,吓的哆嗦直打,差点就抱头鼠窜了。

    “师弟,师兄还有早课要做,明日再来找你。”

    “也是,也是!”

    “同去,同去!”

    几息之间,三人就纷纷驾剑逃遁,看其狼狈的背影,仿佛后面有甚么厉害的洪荒猛兽在追逐一般。

    一时间,府中倒是一片宁静,这还是当年那个小女童吗?真是变了大模样了啊!身披翠水薄烟纱,腰围雪纺白玉裙,袅娜纤巧,柳眉笼翠雾,檀口点丹砂,一双秋水眼,墨发侧披如瀑,少女美如画,诚哉斯言。一双水眸之中,迅速的泛起一层雾气。

    “你骗人,你说过很快就回来的!”声音娇痴且清脆。

    “这……”周乾无言以对,他也不知此行竟花了整整二十多年。

    “你骗人!”

    周乾罕见的局促不安,手脚都不知何处可放,他还从未有过不履约的时候,而且还是对着一个小小女童,不,现在已可算做窈窕少女了,后背好似已隐隐有了汗迹。

    忽的想到一物,如逢救星,手中一翻,多了一串晶莹通透,白里透红的什物——

    “看,小师姐,师弟回来还给你带了礼物,是你最喜爱吃的冰糖葫芦哦!”

    “你还当我是小娃娃吗?只这个玩意就向我想求饶?”

    话是这般说,小嘴还嘟囔着,那串山楂却落入她手中,紧紧握住,尤瞪着眼:“别以为此事就这般算了,还差的远远的呢!师姐我最会秋后算账的!”

    周乾暗出了口气,他最怕这小仙师姐落泪了,真真让人心疼。

    “大师弟,你回来真好!”后背忽的被一双玉臂抱住,紧的很。还有一种湿湿的感觉,唉……真是嘴硬心软的姑娘。

    “这次师弟会在青城山,待上许久许久的——”周乾轻轻安慰道。

    又过了一日,秦渔闻讯赶回,他可是早就知晓周乾暗中所做之事,亦是唏嘘不已,复又道:“掌教师尊早知你归来,本想让我迎你,倒是被一事耽搁了。”

    周乾忙摇头:“哪里的话,我们几位师兄弟不懂事,玉虚峰上下都需大师兄打点,已是颇有愧疚了。”

    “你我师兄弟不用说那虚的,此事还与你有关,你被师尊送去那小雷音寺,但一身法器灵宝便暂寄我身,我看那百灵剑已断折,且另一口千年辛金为质的旁门仙剑亦是因斗法过激,伤了灵性,恰好金木相生,若是把辛金炼化,或可把百灵剑补好。宋憨子正好在地底修炼五火真法,正好交予他,我便是刚刚从地肺里出来,耽误了些时间。”

    周乾闻言一喜,道:“飞剑乃剑仙之本,多谢大师兄了。”

    “还有,我已向师尊禀明,你已可自行开府了;只需重练法力,在玉虚峰上择一风水好地,如何运作,便是你的事了。”

    “老幺你这洞府可必须落在我们兄弟的墨香阁旁,热热闹闹多好。”何家三兄弟听得动静,也赶了过来。

    “那当日你们三人挑选洞府之时怎地未落在我白玉府旁?”

    “跟你做邻居,我们还有活路了嘛!”何画一缩脑袋,嘀咕道。

    “你说甚!”秦渔一个瞪眼。

    “好啊好啊,周小子建洞府了,我老人家也算是有个地界住了。”话音一落,白玉墙壁如水散开,长生真人的小腿迈着八字步,倚老卖老的走了进来。

    “参爷,许久不见啊!”周乾喜道。

    “有很久么,参爷我只到处逛了逛,回来后不就见着你了。”依这万年老参精所经历的年月,这话倒也不是虚妄。

    “咦?你小子怎地道行不增反减,几近于凡人。”

    “这就说来话长——”

    长生真人不等其说完,便对着他左捏捏,右敲敲,还扒开周乾头发仔细瞅了瞅。

    “参爷,你这是——”周乾颇为尴尬的道。

    “骨髓化银,经脉通畅,还隐有佛光,这是半生佛骨啊,哪个和尚欠了多大人情,才如此帮你。”

    红莲佛光还能重化根骨么?他自己倒是不甚清楚,没想竟有这般大的好处!周乾原本根骨普通,如今倒是草鸡变凤凰,成就了顶尖资质,至于佛骨有甚奇效,则要日后说明了。

    “没事,有参爷在呢!”长生真人大包大揽道。

    随即在头皮、咯吱窝、后背、脚上乱掏乱摸,不到片刻功夫,便挖出好大一团泥球。

    “吃了这长生大补丸,包你法力大增,不下先前!”

    “咦——”几人同时往后退了一步,何画作呕道:“前辈你这是作甚,恶心的很!”

    “小辈没有见识,秦渔你说说,此乃何物。”参爷翻着白眼道,看来在周乾不在的二十多年里,几人都已是十分熟捻。

    “此乃万年老参的根须、肉皮、头茎,药用不下于仙丹灵食,且老参参龄越久,其质越发去燥,一点毒性都无了。便是一般的珍惜灵物,都比不上它。”大师兄苦笑道。

    “听见了么,若非你我关系尚好,换做别人,便是再求参爷,参爷也不会理他!”长生真人捻须翻眼道。

    “那就多谢参爷赐宝了。”周乾嘴角抽了抽,艰难的接过手道。

    似这般又过了三四日,一些当年相交颇好的同门知晓消息后,也都一一拜访,如陆三官、清风明月二道童、朝阳峰柳云、太素峰张圆……倒是奇怪没有见到李琼儿的身影,自家与她毕竟也是患难之交,难不成出山修行了?

    却也并非都是好消息,赤身教一战,牺牲的门人弟子不在少数,连长老都有三五位或兵解,或是元神寂灭,当年曾有过数面之缘的镇元大仙,也都因受伤太重,不得已转世投胎去了。

    至于朱八与左飞两位凡人,则被他安排到山前的道观住下,二人具有仙根,但是否引入山门,周乾暂时还拿不定主意。

    先把各种杂念抛却脑后,周乾犹豫了片刻,就把参爷所赠的‘灵丹’吞入腹中,盘膝坐定,五心朝天,缓缓运转《青云心经》第二层心法;果真如其所言,这玩意方一入口,便化作一股庞大精纯浓厚的药力顺着四肢百骸蔓延,身体四万八千毛孔同时展开,内外龙虎交-合,缓缓吸收玉虚峰上的天地灵气,提取出一道道太清之气入体。

    四十八个时辰过后,连续运转心法路线七七四十九圈,双眼微阖,青光一闪便过,心经已突破了第二层;仍旧不动,抱元守一,剩大半的药力复又化作滚滚精元,与日月精华相和,冲夹脊、玉枕二穴,分作二路,一路为阳,走气海、天枢、玉门;另一路为阴,行髀关、承筋、丘墟,身后白气渐渐升起一幅阴阳图,缓缓运转,此乃后天转先天,乾坤交-媾之兆,当年周乾为了达此境界,前前后后足足花了数年的苦功;较之如今,相差实是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