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两百八十九章 岷水瑶瑶孙婴婴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三叔,真的不需侄儿再送送你?也算是晚辈的一番心意啊!”王狼恳切道。一行人迁坟之后,便又在昌州盘桓了几日,复又顺江而行,却非转向洛水支流,而是往左驶入沱江,进入甘、陕、川等省,路上详情不一一再叙。

    “心意领了,你顺着金沙江向东,便可直入河南、安徽,回你那丐帮总舵也近,就不用勉强绕道了。”周乾摇了摇头,忽地拍了拍这王家小儿,感慨道:“大哥已成家了,我三兄弟也算是有了个继承,真快啊!”

    “叔叔保重!”王狼见周乾心意不改,也只有拱手道。

    “送你四个字,诚心正道,世间道理大多便在此;还有,莫给你爹丢人啊,不然再次碰上,三叔可要收拾你了。”周乾玩笑了句。

    “小侄晓得。”

    丐帮的长帆大船顺着江水缓缓游下,直至再也见不到身影,周乾方转身,头疼道:“你二人定要跟着我?这些天,不是把厨艺与剑术都传给你们了吗?”

    “嘿嘿,俺还是觉得手艺不到家,想要再跟着您学上一段时间。”朱八嬉皮笑脸道。

    “我还未取下前辈的人头,暂时不能离去。”左飞更是坦然。

    “你们,唉~”周乾亦是无可奈何:“正好,陪我去上一个地方,就在岷江附近,靠近都江堰附近的庄子。”

    “哦?周师傅是有何事?”

    “去找一位女娃,不,现在也该是姑娘家了。”

    “找她做甚,是前辈的私生女么?”

    “胡说甚,当年在青城修道,第一次下山历练,正好岷水有河妖作乱,与几位道友出了些力,还欠下一个口头之约,不过因为一件大事,耽搁了些年;如今得闲,便想去看上一看,算算时间,说不得已嫁做他人妇了……”

    菩提玉柱乃昆仑之重宝,长两万一千六百四十三丈,重九千四百一十二万斤,根入峰顶,直插天间,只见祥云如带,横亘柱身,嵌空玲珑,雕云镂月,真乃气象庄严,妙夺天工。

    据说当年天地大劫最盛之时,人间动荡,正好把灵空仙界,凌霄宝殿上一只主柱震断,落将下来,被数千年前在昆仑山上修行的上古炼气士拾到,炼做这昆仑至宝;另有一种说法,此乃登天梯,古时无三灾五难,雷劫心魔,当炼气士道行几近顶峰之时,便会来此,可直入灵空仙界。

    至于传言是真是假,怕是只有在柱顶盘膝坐定的天门掌教妙道真人知晓了;妙道子发须眉皆白,但面如冠玉,鬓若刀裁,爽朗清举,飘飘如仙,几不食人间烟火一般。

    过不多久,道紫光闪过,从中走出一位云鬓娥质,清艳脱俗的宫装女子,微微颦着眉,有甚烦心事似的。

    “嫦月夫人,”不回头,妙道子就好似知晓来人是谁,“事有不顺?”语气倒是平常。

    “门中长辈大多反对,只说当年都分家了,恩情已绝,如今又何必强凑在一起。”

    “东西昆仑本就是一体,同气连枝,剑气之争本就是个大错,难不成还得错上加错不成!”另一个头带金箍,长发披肩的惫懒男子从天而降,肩上还趴着两只铜蛙。

    “柳师弟。”来人正是何小书的师父柳溪笙。

    “也不能全怪这些长辈,当年毕竟是西支有错再先,而且南成师兄也——”说到这里,也止住了话语。

    “说一千道一万,无非是个心结难解罢了!”柳溪笙一针见血道。

    “赤身教被灭后,青城与小雷音寺特意遣人致谢,说南师兄的残魂建有不世之功,如此大张旗鼓,怕也是想间接促使东西二支昆仑和解吧。”

    “可有用处?”

    “至少门内弟子不再一提到南师兄,就以魔门余孽相称了。”嫦月苦笑了声。

    “西支出海,不仅昆仑实力一下大减,连传承都有失,若非妙道师兄你天赋异禀,另辟蹊径,演化出以符化剑的九百一十七种套路,怕是如今的小辈连飞剑都不会施展吧;堂堂千年大派,竟然窘迫若斯,真不知死后有何脸面去见先人。”柳溪笙言语更加刻薄,他本就是个愤世嫉俗的性子,最烦旧规俗礼,不然也不会把本该求道青城的何小书收归门下,还教的如此古灵精怪。

    “各位都有出力,不单单是我妙道子一人的功劳,只是如今这一轮天地大劫将至,天机越发混沌,分不清明,是故七派方先下手为强,连灭魔门中宗、赤身二教,抢占先机;当年我昆仑也有一套博大精深的七星奇术,最善沟通阴阳,演练玄机,或许可派上大用。但当年内乱之时,却是丢了一半,或许被西支的前辈远带海外也未可知。柳师弟,找的如何了?”

    “茫茫大海,不下千百万里,还未有察到西支前辈们当年到底是去向何处,但有线索表明,火岛中的某位或许知晓些东西,但这群海蛮子也不知搞甚,直接用烈火禁法封山锁岛,却是连山门都不让进。”

    妙道子望着天边云卷云舒,五彩霞光,良久不语,半晌方道:“我不在之时,门中大小事你二人商量处理。”

    “妙道师兄,你要亲自出海?!”二人均是吃了一惊,嫦月夫人赶紧问道。

    “也不单单为了此事,如今魔门动向不明,中级教的余孽却都个个消失不见,查无可查,着实奇怪,有些东西我得亲自去看看,方能弄个明白。”

    “还有一事,南师兄曾有一女,唤做吕怀蕊,赤身教毁后,她亦是逃了出来,暗中护着她,或许是解开东西两支昆仑心结的关键……”

    岷江被都江堰分做内外两江,以外为干,经新津、彭城、乐山,最终到达凌云山,入大渡江,与通天河合流;内水则化流为网,四通八达,浇灌哺育出四川这沃野千里,蕴藏丰富的天府之国。

    靠水而生,以水为工的人,少有不感激它的。但亦有传说,不知多少年前,此江还是一条恶河,有无数水精鱼怪作祟,好在李冰父子斩妖除魔,把两百九十七种厉害精怪重又封镇在水眼,反哺此江,才早就这富饶安宁的天府之土。此般盛举方是得道之大能所为,后人不及也——

    “什么?她被人带走了?”周乾一脸惊愕。

    “唉,大仙恕罪,小女她四岁,不,那时是……”当年那虎背熊腰的猎户孙大勇,如今已佝偻着身子,老眼昏花,絮絮叨叨个不停,好在在其妻孙氏的帮助下,倒也把事情说了个明白。

    自当年周乾与冲玄峰陆三官一齐除去那龙鳖之后,受言语所激,许下了个口头约定,十五年后度这孙婴婴修仙,夫妇二人满心欢喜,又过了五年,这小娃娃已长成粉雕玉琢,十分可爱的小姑娘。

    一日从外戏耍回来,还带了位模样古怪的中年女子,模样美艳,但衣着不似中土人士,更奇特的是,头上还长着两只小角。

    那女子自称南海仙子,自家女儿孙婴婴是其前世的姐妹,度劫之时,受一只千年鱼精偷袭,被迫坐化兵解,转世投胎于此。她费了好大功夫方推算出方位,连忙前来接引,但没料早有青城弟子预定好了徒儿,孙氏夫妇又经历过‘龙王娶妻’之灾,对其百般不信任,无奈之下,只得摇身一转,黄光大亮,一人一女娃同时消失。

    这对夫妇只这一个宝贝闺女,碰上这般情况,顿时日夜伤心,泪水不绝。好在事有转机,三年之后,那王婴婴复又御剑归来,小大人似的;向二老说明,那南海仙子所说所言具为真实,自己前世乃是精修三甲子的海外散仙,如今已恢复了记忆,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自会敬养侍奉二老,只是还有些前世俗务缠身,不得不时常外出罢了。

    接下来却是果真如她所言,在这江边村庄中,针织洗衣,赡养双亲,除了偶尔出去一两个月外,便都待在家中,旁人皆不知此乃修士。

    “婴婴出行前,还留了一封信给仙人您……”说完,从柜中拿出一封信,信纸上是娟秀的小字——

    ‘师尊亲启,弟子孙婴婴拜首,母亲曾言,少时曾替婴婴相求,请青城派周师收归门下,不胜惶恐欣喜,然弟子前世宿怨未了,今生又有双亲孝敬,不得侍奉于师前,诚为无礼,心中常有愧疚,只待诸事一了,便入山门,端茶递水,躬伺左右。诚惶诚恐,再表歉意。

    “这……”周乾抹了抹额上的汗珠,抽了抽嘴角“似乎有些不对啊!”

    “师傅,这位孙女仙似是把您当做一位厉害至极的高人了。”朱八在旁插嘴道。

    “咳咳,孙兄,既然令媛已入仙途,这师徒之事便不用提了吧。”

    孙大勇反而再三坚持,道是一诺千金,他虽已垂暮,也不是无脑之辈,只因其女说过青城乃正道七派之一,底蕴深厚,位尊势重,无论这‘周仙人’本领如何,有个靠山总是好的。

    周乾最终只得狼狈告辞,实在是无言以对——

    “周师傅,我们接下来去哪儿?”朱八问。

    “回青城山吧。”长出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