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两百八十二章 佛门尽是大德士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梵音即落,佛从东升,光耀东西南北,仿佛大日降临般……

而在原来的赤身教址,如今的黄沙漫天,黑烟魔火纷呈之地,欲界自在魔主以万丈大佛为体,九幽鼎为源,终是降临,大发魔威!

先前在场诸佛子所化的巨大金光卍字,如今已黯淡无光,更有甚者,一股股黑气已在魔光掩盖之下寄生于这众佛之心印之上,佛法修行稍浅的小沙弥脸面上已生滢邪之色,正被不断扣问本心。

“毁去这尊这佛身!让自在魔主无降临之凭!”顿时洪涛烈火风雷之声响个不绝,五行法术落个不休,但均是被那从天而降下,佛身之上,厚重的五色光彩——忉利魔光、须艳摩魔光、兜率陀魔光、化乐魔光、自在天魔光阻碍住。任你多大道行,都是无用,且在场的,得道高深之辈,却都不约而同的停了手段,眼扫四方。

上方是无边火海,地下是冥水涛涛,浓郁的黄泉魔气几如实质,那吕老魔早已把附近的山川沙石炼化,达到天人合一之境,借助九幽鼎之威,以河间冥道的亿万血海为本,再引来自在魔主施法,彻底震碎一方空间,这才是这位教主的真正打算。

“羽道友!麻烦你了!”

一众元神之辈中站出一位身着麻衣,双肩拱起,无眉无发的黄脸男子,这位的本体乃是一只千年朱凤,三百年前脱去兽躯,化作人形,现居于青城派青云峰上,当日周乾等人借玄英蜂蜂蜜采那散气果儿时,碰上的鹦鹉小金便是其子。此次正邪斗法,碍于情面,这老鸟也是来了此地,帮衬左右。

若论遁速,在场诸人无出其右,且一双金睛神眼可视千里,专破幻术阵法。一声鸟鸣响起,朱凤背生双翼,身形一转,风雷之声炸响,人已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已在滚滚魔云之中。

一双凤目吞吐数尺金芒,背后双翅搅动五行之气,把身前黄泉魔气吹散,不知不觉间,已飞了千里之远,但目光所及,依旧黑雾重重,不知身在何处。

看似中了幻术,但像它这种上古灵鸟何其敏锐,却只觉不似如此,人眼一闭,再睁时,已彻底化作鸟瞳,射出两道金光往云层里拨去,越扫越远,不知过了多久,忽见一南一北两道长虹横亘天地,还未细看,双眼便是一阵剧痛!眼冒青烟,惨叫一声,掉落下去。

就在众位剑仙翘首以待之际,百丈来长的朱凤真身狼狈的从云间落下,钢翎铁羽已被魔气腐蚀了大半,被几位同道接住后,仍能断断续续的把真相说出——

“……南北两极磁光已被摄来,东西南北均被隔离在大千世界之外,咳咳,哪怕大罗金仙在世,这时也破不开此方天地;只待这自在天主把佛门灭去,便可全力施为,重炼地火风水,搅碎真空!”

一听此言,无论是青城派弟子也好,散仙也罢,均忧心重重的望着前方被黑气侵蚀大半的巨大卍字,很显然,这小雷音寺一脉终是未有能力挽狂澜——

就在此时,穹顶之上,那巨大魔气漩涡忽的一消,自在魔主的法身一黯,佛光忽的大盛,此时正是万里之外,吕魔头倒持九幽鼎,斩开那劫云之刻!

正教诸人还未来的及欣喜,漩涡又起,声势更重,除了度过天劫之辈,其余弟子,尽皆被滚滚魔气吹的颠三倒四,护身灵光如风吹之烛,奄奄一息。

“艾老儿!你是甚想法?!”酒道人焦急道,手掌中连拍出数道青云真气,助几名道行稍浅的门人弟子稳住身形,其余长辈多是如此。

先前对付那明月禅师之时,艾掌教曾分出一道玉清元神下凡相助,但这般紧要关头,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知有甚玄机……

此刻,万里之遥,一道大佛虚影从红日中降下,较之自在魔主,面上满是仁爱、怜悯之色,撑天大掌往那九幽鼎上抓去。

生死关头,白龙子、镇元大仙、百禽真人、释真圣僧不约而同的逆转精元,法力推上十二层,把自己的拿手本事都施展出来,便是想借助普定神僧牺牲自己,召唤出的大日如来圣尊,求得的一丝生机,搏上最后一搏!!

镇元大仙的元神化做的人参果树的粗大根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取而代之的是枝丫节叶疯长,寸寸百丈,葱笼间,化作一道枝叶囚笼,把本欲遁开的吕轻烟一下罩住,任其魔光妖火灼烧,越烧越长。

而白鱼子则飞上九天,化作的白龙翻滚搅动,生出一股巨大吸力,把原本四散的降魔雷云摄来大片,白龙裹着云雷,一把缠住那正欲赶回相助的双首龙蛇,两只巨-物纠缠在一起,雷光霹雳,黑气青光斗个不休。

百禽真人刚要有动作,一只素手插入其胸膛,剜出一只热气腾腾、跳动不止的心脏,随即细细密密的三阴剑气射出,连肉身带元神都打成碎沫,一丝丝白气晃荡开,化做时虚时实,颇不稳当的百禽道人的虚影。

“西极暗杀术!你是石矶!!”

“谁也别想阻止我二人大计!”面纱中,传来一道冷冰冰的女声。本该在五百里外的她,竟在一息之间赶至。

九幽鼎正左冲右突,想避开这只佛掌,‘咣’的一声巨响,释真圣僧双手隔空一推,施展小叶念法,本该重达十万斤的纯阳大鼎一下如鸿毛般轻,一个变化间,已落在佛尊手中!

鼎口正对着那掌心,大日佛光缓慢且坚定的堵住魔气的反哺,五根粗大肉-柱也似的手指一合,无量光明化出,再恢复视线之时,大鼎已多了一只琉璃玉盖,镶嵌在鼎口之上,模样好似寻常家物般,落于释真手中。

可就在这时,上空传来一声惨叫,雷消电散,白鱼子老道所化的白龙被双首蛟蛇一头一尾,硬生生的扯断开,龙血洒了一片,随即化作人形,狼狈跌下。

而暂且收住吕轻烟的人参树化身,也被无穷尽的魔火烧的仅剩光秃秃、黑乌乌的树杆,加上被逼退的释真神僧,四大元神高手齐上,也非其对手,凶威着实强悍!!

自从自在魔主降临之后,这吕老魔的道行法力便无止境的攀升,气息早已深不可测,一身魔气化作琉璃龙袍,天子冕旒,天上地下间,似只这位女皇帝一般!

“哼!区区大日如来伏虎印,便想让我们收手?石矶娘娘,你我二人合力,不需一时三刻,就能解开,秃驴,当年被迫逃遁中土,似也有你们的一分功劳!今日便一并偿还吧!”

当世最凶狠的两位女魔一前一后堵住释真圣僧,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他手中那尊九幽鼎。

面临如此劣势,释真神僧忽的大笑了起来:“师弟求仁在前,师兄焉敢不尾骥于后。”

话音说完,大嘴一张,舌头一卷,‘噗’的一声吐出一颗核桃大小的事物,往那九幽鼎上砸去。

说也奇怪,也无多大动静,更不见多么汹涌的元气波动,但听得‘咚’的一声轻响,吕轻烟眼角一抽,这颠倒乾坤的纯阳宝鼎鼎身之上,竟破开了一个果核大小的口子,魔气激射而出,化作浓烟滚滚,纵使能修复,这口九幽鼎一时半刻也用不上了。

释真神僧吐的是他精修多年,性命攸关的舍利子,此宝一出,其肉身顿时僵化,一寸寸的化作木质——

“我佛慈悲,普度众生!”天空中满是梵音禅唱,世间又少了位大德之士。

“老夫来迟了啊!”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艾如真驾着青云赶至,见状苦叹一声。

石矶娘娘看了看老道士,右手果然一片黑乌,冷冷一笑:“本尊输了一手,被你拖延,让那和尚自戮,惹出不小麻烦,你却也中了一招,被本尊的六圣困神网困住,拖延了些时辰,还中了乌鸠古毒。现在看来,占了上风的似乎是我啊!”

“如何算是你这妖妇占了上风!魔鼎已破,只待被困住的正教同道破开你那妖法,便是群仙并诛邪首的局面!”白鱼子面色苍白的大声喝道,这鱼龙变化乃是法体合一之术,刚刚元神重创,肉身同样如此,是故寿元大减,头上乌丝已便成白发。

吕轻烟嘲弄的看了这老道一眼,嘴角轻扬,“你以为失了这九幽鼎,朕就无能为力了么。亏你青城还是古派大门,也罢,毕竟世间无知之人总是狂妄自大,当年巨山真人铸这神鼎时,共成了两口,一主一辅,你破坏的,只乃主鼎而已!”

“什么!!”此话一出,在场的几位均是面皮一抽,心神大惊。

“朕做的最坏的打算便是你等正教伪人识破了安排,来阻拦我姐妹施展大-法,颠倒乾坤,便早已把剩下的一口鼎收于大佛之内,已待事成之机。如今看来,倒是正好派上用场。”

此时,原本的赤身魔国之内,天上的暗血漩涡再次消散了开,但另一口大鼎又从玉女佛头上升出,喷出无穷魔煞之气,虽然破绽阵眼已露出,在场的正教剑仙受困于滚滚魔浪凶潮之中,几无可能像万里之外的几人一般,再强行打破这口纯阳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