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两百七十六章 误把正人当余邪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啪’的一声,周乾狼狈落地,眼见诸般异象,虚阵相搅,长叹了口气,能做的他都已做了,掌教真人之托付也算是办成大半,闭上了眼,回忆种种,这十年来,自家过的可真是累啊……

“不!!!”一声怒吼却似鬼哭神嚎般,穿石裂云,震得地上石阶寸寸分裂,大气都显出了一圈圈的波纹,伴随着淅沥沥的血雨,一只庞大的鬼头虚影从天而降,瞠目切齿,满腔怒火。

“瞧瞧你都做了甚!!”风压甚至逼迫下方的周乾不得不半跪于地,以撑其体,但心反而松了下来,知晓此情此景,自家法力耗尽,业已逃不掉了,‘哐当’一声,手中一滑,宝剑砸落在地上,仰起头,反问道:“吾命在此,可要取之?”

“某要把你炼入生魂幡中,受日夜折磨,让你死生不能!天地不应!!”声声怒吼,伴随着血气侵肌,周乾的气息越发微弱,意识也渐消,只依稀感到自家身躯被拖曳而上,三魂七魄乱窜,痛欲昏厥,似乎生死只一刹那间,却又漫长的很……

可到底天不绝人路,自强不息之辈多有生途,亦或是机缘巧合,就在这时,那小雷音寺镇寺之宝九难珠所发的庞大佛光,上罩苍穹,下揽地肺,覆压万里,连精气瀚海都普照在其中,洒在古道之上,落于魔窟之内——

“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鬼头的眼部当先被波及,炸裂开,复成血水,余下借水化形之头颅五官纷纷冒起浓厚的青烟,脑袋内又如炮仗连鸣,炸个不休,不过半晌,整条血河都蒸腾散尽,邪氛乌云一扫而光;暖洋洋的热气洒在周乾身上,体内的青鸟笼微微颤动,亦化作一团金光与其遥相辉映,缓缓修复他的内外创伤,如今看来,这二教合炼的宝贝,除了能掩人耳目外,另有妙用。

似过了许久,又如一刹那间,“咳咳!”周乾缓缓睁开了眼,内视己身,除了浑身无力外,大大小小的伤口大多恢复,且连法力都恢复了少许,勉强起身,扫视四周,看了眼先前魔威滔天,如今只空无一物的溪流凹处,勉强咧了咧嘴,“看来你是不想要本人性命了……”

相隔颇远,那僵尸将军的状况同样如此,多年苦功修炼成的护身火烟也敌不过无量佛光,如风中之烛,几近灯灭,至于手下爪牙,哪怕是桃花婢这等道行匪浅的人物,亦受不住苦熬,化作灰烟散去,只是煞魔女赤鱼伤势太重,只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倒是错过了这一大好的反败为胜的良机。

这老妖烟火散尽,道行大减,在佛光之下举步艰难,却仍旧獠牙错错,凶威依旧,绿睛大瞪:“谁要某家的头颅,某就要谁的性命,谁都不行……”就在此时,胸口忽地透出半尺来长的剑尖,周乾扯去隐身旗,显出本体,反手一错,又把头颅斩掉了去,这才弯腰喘息,一路飞遁,这久病初愈的身躯着实吃不消——

“我说过回来助你的!”

“来的也太晚了些——”赤鱼一改往时凶悍,气若游丝道。

二人此刻模样都是相当凄惨,周乾倒还好些,只是血污满面,些许伤口皮肉未愈罢了,但内里已无大碍;而赤鱼则中了那老僵的火毒,七窍留血,仅靠青鸟笼散溢的佛气吊命。更别提右臂先前已被那旱鬼小儿扯落,为其口粮,断臂处肌骨早已坏死,怕是世上所有的仙丹妙药都愈合不得,除非转世重修,不然再无复生之可能。

除此之外,二人的性命且都保住了……

这时也顾不得男女之防,周乾背上这煞魔女赤鱼,倒是轻盈的很,并把化血魔窟一事告知。

“和尚们果然是留了一手,怕是你我在内,潜入赤身教的几名伏子都不知这玩意还有此用,真会算计。说不定这鸟笼子本身就有窥视监探之能。”赤鱼轻轻道。

“我等皆为暗子,主事之人怎会把大计悉数告知,若是有了变故,岂不是一子落错,满盘皆输。”周乾倒是不在意。

“你我二人也算是有了生死交情,怎么,还不肯把你那面具摘下,让我一睹你之真容么?青城派的道友?”赤鱼好笑道,那杀僧代为联络几人时,周乾因信任不过,便一直戴了个面具,隐瞒身份,到这时却也未曾去下。

“这——”周乾摇了摇头,“还是算了,日后有缘,自会见得。”事还未完,谨慎些总是好的。

“你却真让本姑娘看不懂了,有时胆大包天,有时反而小气的很——”

“接下来……”

话音未落,忽的山摇地动起来,落下一片飞灰,二人对视一眼,“定是那浓郁的佛光与古道中的众多魔阵起了冲突,危及地基,使得通道有坍塌之险。”周乾当机立断,法力一展,并指化圈,百灵剑化作三丈长,踏剑而遁。

“那瀚海百阵图上所示,古道上共有两个进出口,前者连通精气瀚海,便是我四人先前来的那处,早已被隧火所封,另一条在机关阵眼,直通那吕老魔的寝宫。那位吕教主如今多半不在此,倒可以试上一试!”

周乾的声音在天震地骇间微不可闻,到处都是烟尘飞舞,钟石塌落,间杂罡风、毒气、烈火之灾,均是受地势影响,妖阵提前发动之故。

好在阵图所示均是捷径,那路上的三关四道业已被全部破去,一路倒也有惊无险——

穿过早已干枯的河槽,来到那机关总枢之殿,只见虫鸟鱼蛇、山河湖海等诸般异象自左右四方幻化而出,腾云驾雾,光彩陆离,似真实幻。

“阵法一途本就是借天地之气演化,以万物敛杀机,那赤身教护教法阵何其厉害,总枢被你打破后,阵势一毁,自然会出现这般场景。”赤鱼笃定道,听其口气怕也八-九不离十。

“你看那处!”

黄镜本放置于群阵虚影之中,后方乃是一堵光秃秃的墙壁,受震影响,露出好大一片缝隙,隐约显出白光,透着奇怪,周乾伸出手去,一股吸力传来,二人互视一眼,果不其然。

伴随剑光升起,滑落;白石炸开,没想墙中有阵,一团黑气停于半空之中,隐约勾勒出一道门的模样。

“此乃天魔遁行留迹之法,瞬息千里,便如佛家的掌中佛国、咫尺天涯一般,凭此可游走于小千世界,它化己身,我二人便能回到万象宫内。”周乾解释道,他也算是以身啖魔,十年间修得的精深妖法,于域外天魔的把戏甚是熟悉。

“等一下!”周乾叫住了刚欲上前的赤鱼,一扫左右四方,掐指捏印,往下一压,施了个小乘法术中的五丁开山,借助崩陷之势,助其坍塌,很快山石便把此地掩埋了起来,二人这才跳入其中。

刚入内,便是一阵天旋地转,嘈杂的声响响起,二人同时睁眼,只见银壁玉楼,碧栏金灯,内里陈设红罗琼帐,冰奁珠缨,日用之物,无不精致,更有数百翡翠灯点缀其间,显得富丽堂皇,尤为珍贵。

这便是吕老魔所居之地么?除了豪奢之外,倒也不似一般的阴冷可怖,倒还有些女子气息,周乾扫了一圈,忽地轻咦一声,走了几步,来到一卷画轴前,画中之人剑眉星目,丰神俊逸,眼光中蕴含的昂扬之色似透纸而出,好一个白衣剑侠!睹物思人,其模样倒是与南成前辈有九分相似。

“周道友!”赤鱼催促了几声,不知是触及了甚么念头,周乾却把此画收入怀中;只见阁楼外,魔气冲天而起,各色光芒正邪二派正不停的纠缠在一起,连附近都有剑仙出没,没想正教之速如此之快。

“看这局面,是要赢了!”赤鱼欣喜道,话语刚落,一道游鱼似的剑光似看到二人,御剑之辈双手一撮,一下打出百枚仙雷,呼啸着冲向二人。

“莫动手,我们——”

周乾见此,立马祭出背后仙剑,放出一片剑气,迎了上去,同时一挥豸皇旗,刺眼的金光闪过,二人复又消失无踪。

那使雷之人显出了身,却是中年道士模样的人物,厌恶的看了眼空空如也的下方,道了一声:“魔教余孽,正该诛杀!”

“别忘了!我们现在是何等身份!”周乾冷汗直冒,躲在一片残垣之后,若非逃的及时,被周围几名正教中人围剿,怕真是死不瞑目了!

“是我的不是,得意忘形了!”赤鱼也是后怕。

“如今我们的身份是赤身教弟子,先脱离此地再说”。

“来者何人?”黑气一闪,显出四道身影,看其衣着,却是赤身教执法堂弟子。

“教中毒水真人大弟子赤鱼,这位是我同门周道友,刚刚我们受了青城派的围攻,受了重伤,还不容易才逃了出来。”赤鱼身上的伤势,加上楚楚可怜的语气,着实让人不疑。

“好,快些往后走,正教贼人怕是又要攻来了!”领头的那位冷冰冰的道,让开了条道路。

“多谢。”

“小心!!”一声尖叫响起,周乾猛的被推开,只见一道灰光绕赤鱼的脖颈一圈,大好头颅落地——

“奉教主法旨,除去天门细作,煞魔女——赤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