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两百七十三章 铜蛙吞吐驱魔云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话分两头,周乾二人正于瀚海古道中与僵尸将军激斗正酣,正教一众剑仙不住攻打;数月之前,远在青城山玉虚峰上,何琴与何棋正一脸愁容,手持铁锄、浇水壶,尘土扑面,东一下西一锤,有气无力的作业;良久,何琴终是忍耐到了极点,把铁锤一抛,大吼一声:“爷爷我不干了!”随即躺倒在地,懒洋洋的晒着日光。

“何大,发甚鸟气?”何棋调侃道,亦是坐下,折了根柳枝含在嘴里,摇头晃脑,悠然且自得。

“三儿猜拳赢了,被大师兄派去除魔卫道,弘扬正气,我等却被派去挖草种树,喂养畜生,何其大材小用啊!”三师兄自怨自艾道,“连耍威风的机会都没了,可是无聊。”

“这铜皮树也真是个麻烦,栽种之地要灵气十足,风水甚佳,每隔半个时辰,就要以山顶仙泉浇灌,松土要频,日光且足。这等苦差事偏生落在你我兄弟头上,真个麻烦。”

何棋仰头望之,只见乔木旺盛,郁郁如盖,且金光外放,铜枝如刃,共有三颗植于竹亭之前,其上果实累累,圆大饱满,却有一异处,全树上下,无一片叶,模样确实古怪。

这本是圆圆岛上的异种,世间少有,因介子禅师与青城一长辈交好,赠予三颗,此树只能产一种果实,唤作五金果,于修道之辈无用,但若是仙禽灵兽服之,可大增其津力。

“可谁叫数遍青城三十六山,只这玉虚山顶水火并济,瑞泽通舒,你说我二人辛苦数月,到底是为了甚么,果儿都要熟了,却也不见有人来取。”

“哈哈,两个憨货,又在偷懒,可被我逮了个正着。”何琴二人正忽发牢骚之际,天上忽然传来一声清脆女儿音,黄光降下,显出一个英气少女,却是拜入天门的何家老三——何小书。

“三丫头?”

“三妹!你怎地来了?!”

二人具是一喜,连忙迎了上去,原来种养这五金果,正是为了给其师柳溪笙座下铜蛙所用,因时辰将近,火候已到,便遣弟子收取,因何小书亲兄三人具拜入青城派,顺道也省亲。

只见何小书一拍后背竹笼,三道灰色飞虹直窜那铜皮树上,却是三只黑点青皮,眼大如碗,磨石大小的巨蛙,正一口一串,吞食着这些果子,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看的何琴二人直愣。

“好胃口。”何棋佩服道,这二人猴皮鬼脑,种了这果子怎会不去尝上一尝,差点崩断了大牙,五金果外软内硬,肉质堪比铁石,根本下不了口,没想这蛙儿吃的正香。

何小书也不阻止,只是又采了满满一筐,方才作罢,并不时与二位兄长家长里短,见二人惫懒的模样,忍不住跺脚嗔道:“你们这两个憨货,莫要以为种树是个无聊活计,这可是关系到一件大事;若非为此,我师柳真人也不会把心头宝铜蛙借于你青城了!”

“两只蛙儿有甚重要。”何琴不信道。

“是时候了!”天龙子朝酒道人、田雯以及数名道行高深的剑仙传音道,几人连忙会意,法力使足十二分,剑光或法宝同时大亮,逼开围绕在众人周围的恶鬼魔头,此时形势较之先前,又有不同,随着层层外阵消散,正教中人本以为已可轻易闯关,但没料坐镇魔阵的水雾上人先是勾来洪涛烈火,妖烟霹雳等诸般异象,后又不知怎地,竟借住玄功破开一丝空隙,把赤身教豢养拘役的魔鬼骷髅、冤魂厉魄一齐放出,放眼望去,似是无穷无尽,其中不乏厉害之辈,缠住一众剑仙手脚。

只见这般关头,天龙子手掌一翻,原本空无一物的手心上便跳出了三只铜皮蛙,怪叫连连,正是当日玉虚峰上的那三只,见得众多鬼怪,蛙鸣更急,一张嘴,便射出三尺来长的黑白二光,方圆三丈内的鬼怪均被吸入其中,任你道力多强,也是个无用;原来这铜蛙本是至阳之物,世上一切魂魄鬼怪的克星,口中连通阴曹,轮回二气滚荡;便如寡妇碰上偷心汉子,**一点就着,连连扑咬,不到半刻功夫,便吃了数百厉鬼魔头,肚皮稍鼓,这些阴祟之物全然无还手之力。

水雾上人见状,鬼脸一白,喃喃道:“这、这不可能,此物不是千百年前便已绝种了吗?”

长空真人则无暇多想,七七四十九口水火剑上下舞动,护住周身,白鱼子、木神君几位元神之辈正围攻于他,显然是要除之而后快,好在其剑术别具一格,在正邪诸派之中自成一套,双手连点,一套水火宝剑便化作各种精怪禽鸟,为其助战,他曾得过异派高人大荒真人的指点,学得把牲畜精魄封印之法,是故不惧围攻。

但其亲子朱茅可非法力高强之辈,与其对敌的是冲玄峰的静虚子,小一辈中的佼佼者,只见拂尘轻拍,一道道白气飞出,继而狂风大作,四方卷来,把其牢牢困住,此乃先天离合神光,道门最厉害的神通之一,当世只区区五六人精通,他虽才入门,但对付这朱茅已是足够,那风看似不大,但凝练的紧,双方相接,上下一合,‘噼啪’之声爆如贯珠,护身的邪气魔光当即一搅便碎;那朱茅还未拿出护身法宝,便惨叫一声,尸骨不存。

长空真人见此,目呲欲裂,元神暴胀,人剑合一,欲灭杀那道士小辈,但百忙之中露出空隙,被小雷音寺的普度的佛钵打中,顿时痛呼,对那水雾上人怒骂道:“雾姬贱婢,还要留手到何时,真欲一齐陪葬不成!?”

水雾上人见周遭的妖人魔众不断惨死,场面已是岌岌可危到了极点,暗自叹了口气,大势已不可违,只有施展那门神功,借住阵势拖延,让己方几个逃生,自家已是尽力,便是到了娘娘面前,亦有话说。

素手一伸,不远处便飞来一门阵旗,刚欲摇动,方圆数百里的烟火雷光居然同时消停下来,正教中人相视,均是疑惑,水雾这妖妇一脸不可置信;‘除了自己之外,只有万象神宫中的阵势枢纽有着控制铜魔大阵之力,可怎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