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两百七十章 最后关窍乃**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脚方落地,煞魔女便推开周乾,面容怪异,原来刚刚遁速迅疾,自家猝不及防下,只得抱住此人后背,相贴紧密;虽说情急之下,但到底男女有别,好在对方并未在意。

“刚刚是怎么回事?”见周乾紧皱眉头,望向后方,没话找话的问道。

“我有一神通,乃收集宇宙煞气,星辰天光为己用,此二物说到底不也是磁气的一种,”周乾仍心不在焉的回答:“那地壳道到底是天生地成,不像阵法那般虚实相生,避强就弱,有许多变化,以磁克磁,或有奇效。”

“原来如此,”赤鱼恍然,又冷笑道:“我四人闯这万里瀚海道,便是把生死置之度外了,金童那厮又未死,自会想方设法逃离,你一男子,何必惺惺做女儿姿态!”

“也只有如此了。”周乾叹了口气,这大汉的境遇倒是与自家有七八分相像,自己方才动了恻隐之心,没想人算不如天算,二人相隔山崖,体内的玄武罡煞业已耗尽,想要再闯一次,更无可能,且不知是否是那磁心焰影响,这地壳关飞鸟难渡,人声不传,想要留个只言片语都无法,只得怏怏作罢。

若是离火珠仍在便好了,以它那吸食焰火之能,定能轻松通关,不过当年被那黄老道索要了去,自家师傅酒道人曾言替自己夺回,却也无了后文,周乾猜测这离火珠于天一道门,必然是有极大的瓜葛;不然以酒道士厮混无赖的本事,哪还下不了手……

“大任在此,前方仍有许多艰难险阻,容不得半点退却!”赤鱼低叱道,于此关头,反而比男子更有担当。

周乾点了点头,止住了暇思,心神一紧,眼扫八方,只见三只玉柱成三才之分,横立于前,隐隐约约有宝光流动,散发着白莹莹的光芒。

“来者何人?不知此地乃教中重地么!!”猛然一声大喝从柱顶传来——

此时非此景,十二铜魔神砂阵中,也是一声怒骂:“冷月你这贱婢,定要赶尽杀绝么!?”

“妖孽邪魔,自然是得诛杀个干净!”太素峰首座冷月师太道了声佛号,面容不改道。

原来此次二教诛魔,青城五峰首座来了三位,五龙峰田雯,冲玄峰天龙,最后一位便是这太素峰冷月,那赤身教长老之一的水雾上人把十七座外阵炼化融合,引来烈火洪涛,雷霆阴风等诸般异象,做为抵挡正教攻势的最后屏障,倒是使得正派中人吃了一惊,全然没料到会有如此变化。

到底阵法不比神通,法术难争道行,那冷月师太精通五行遁术,飞身之法,靠着深厚修为,硬生生从洪涛阴雷之中闯出一条道路,缠住这水雾女魔头,使得正派道行津深之辈源源不断的从后方赶至,急的她暴跳如雷。

“老尼姑你这是找死!”其妖艳的面孔上,那樱桃小口忽的大张,喷出十数道黑影,无模无样,有头无身,但煞气极重,乃是心血祭炼的戾鬼,非虚非实,个个大如车轮,带着邪光魔火,扑向敌手。

冷月僧衣一摆,袖中毫光大闪,如雨般射出数以千枚的飞针,正是其赖以成名的法宝——太乙菩提神针,乃是由西方真金,以九重天火熔炼而成,再以佛法祭炼千日,去了煞气厉芒,仅留纯质,无相无着,得师太苦祭三百年,水火风雷,阴阳二气,丝毫不沾,自此功行圆满,成降魔利器。

针影带霞光,如一道绚烂的飞虹,把迎面而来的戾鬼淹没,如蜂筑巢般,穿了无数的孔,可水雾上人施展妖功变化,黑影暴涨丈许,凶焰蒸腾,复又还原,还于腹部所在,张出一脸,红晶怒突,绿毛森森,尖牙咬向冷月左右肩膀,前心后心,这是密魔变化,先以虚质躲神针,再用魔法伤劲敌。

好在冷月师太早已料定此人奸滑似鬼,必有后着;也是小心,不慌不忙,先将身坐定,将本身真灵化作一团白光升在头顶,护持左右;一任魔头恶鬼如何扑咬,均伤之不得。

水雾魔女见状,冷笑一声,玉手一搓,护身雾气如浪卷狂潮,一下生长百倍,几乎凝为实质,方圆百里均飘起淡淡雪花,那团寒冰霜雾似风暴一般卷向对面,刮起‘呼呼’的巨大声响,如夜枭嚎叫,摧人心脾。

这正是她的真正手段——冰魄神光,莫被表象所迷,修炼此法必然大伤天和,乃用小儿心脏、妇人胎盘、老人颅骨为引,施以左道妖法,填进去生灵人命不知多少,方召出幽泉寒风,再收敛其中无法转世投胎的冤魂厉鬼,以人血喂之,待有了功候之后,碾成粉末,与魔门真气相融,只需一触,魂魄便吸摄于上,六识皆迷,为怅作恶,助长其威力,经过多年杀戮,怕是厉害无穷。

果不其然,还未近前,头顶的白光就被荡开些许,冷月师太大惊,连忙收敛心神,龟缩防御,却如风烛残年,摇摇欲坠,好在其修为津深,一身青云真气雄厚无匹,倒也能勉强支撑。

水雾上人怪笑连连,“我这法术哪有这般简单!”却是妖雾扫过附近的戾鬼时,全都啾啾怪叫,咆哮不绝,如进大补,眼耳口鼻均射出无量的黑、黄、红、白四色妖光邪火,看似声势惊人,一下子就烧上了冷月师太的肉身,半空中升起一尊火炬。

“道友,只一张破衣,有甚好烧的?”水雾闻言大惊,只见三丈开外,冷月师太飘身而落,笑而相嘲;再放眼望去,被魔火所烧的,可不是一件破旧禅衣么!这太素峰首座竟施展出了一极其高明的代物换形之法,诱出了对手的手段。

“出颅!”随其一声低喝,那一众戾鬼面孔上便开了数个小孔,光中青气激射而出,嗡嗡作响,好似剑鸣,这竟是剑仙六神通之一的‘剑气化丝’的手段,被冷月师太以飞针使出,更显隐秘。

这些鬼物均是被水雾妖女心血祭炼,一经受创,自身也受了不小的内伤,当即吐出一口鲜血,周身魔光暗淡,显出真形,瓜子脸,青柳眉,只一黄纱覆体,半露而不露,颇具媚态,便是多看几眼,心神微荡,便会为其所蛊,只是脸面死白,失了几分美感。

“青山通幽,神霄诛魔!”随其一声低喝,一下打出成百上千枚的青云诛魔神雷,连成圈,结成网,齐向身前涌来,上下四方,均重如山岳,使其动弹不得,乃是青城派一颇为厉害的灭魔法术——山岳镇雷术;猛然白光大作,霹雳声响成一片,半晌过后,水雾身形狼狈的从其中窜出,云鬓散乱,身上黄纱露出大大小小的破口,白肤露肉,春光乍现,奄奄一息。

“你……”冷月师太不知为何,忽地生出一丝慈悲,道心动了动,刚欲上前,警觉大作,却已来之不及,只见那水雾妖女本来的雪肤花貌、粉肉羞容,全都化作血口獠牙,绿晶碧眼,浑身白毛,张口一吐,喷出一团黑气,砸在其面孔之上,视身前的灵光仙气无物一般。

便是以冷月师太坚忍的心性,也感到酸麻疼痒同出,难忍至极,仿佛透表入里,直通内心一般,“天魔乱心大-法!”以大毅力忍住躁动,一字一句道。

“哼,只当你会唬人么!”明明如恶鬼一般的面容形体,却说出娇嫩少女的话音,使人顿觉怪异;“此火毒如何?乃是汝母采于地肺之中,中之如烧人魂魄,挠人心肝,你若现在退去,可还镇压得住,不然毒气浸体,大罗神仙也难救了!”

二人虽说各出手段,互斗心计,但交手也只数个刹那间,若真要分出胜负,怕不是几天几夜都未必够,水雾倒是打的好算盘,对面的好手只这一位破开了阵法屏障,只需把其打退,其余人等自能从容应对,再拖上个三五日,教中诸位哪还发觉不了么,自家倒时也未必需要拼上精血大损、道行有失,施展独门禁术——神魔分形大-法。

可没料冷月这厮心性忍决,除魔心切,并不顾惜己身,也不答话,只放出一团金光罩了上去,乃是由千年金鹏的毛羽与万丈仙山上的灵气结成的金瑶网;使得水雾妖女虽忿,但也颇为佩服其决心,一个转身,也不正面对敌,只摇动阵法,天边顿时落下数十团碧烟,阴风一卷,化作百十丈烈火,围烧了过去。

又是一跃,坐下阵眼处的法台,刚刚替其指挥的长空真人连忙翻身让位,见其素手摇小旗,虚空之中显出十数座百来丈的旗门,魔气滚滚,凶焰滔天,又不知从中要跑出何等凶物,但赤身教本以拘役魔鬼,圈养天魔为能,教主吕轻烟更是修炼此法起家,这数百年间的积累,定然极厚……

“你等真是奉了教主之命,前来探查这古道是否有失?”对面那鼻间生瘤,五短身材的丑汉怀疑道。

“当然如此,教主密信也只有亲自交给那位大人的手上,还不带路!”周乾面部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