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两百六十九章 地壳烟火冒红光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妈咪妈咪哄,嗡嗡牟尼,心生法生,心灭法灭,法无法本法,心无心本心,须弥方寸,给我开!!”随金童大吼一声,半个隧道都似摇晃了数下,‘轰隆轰隆’之声不绝于耳,山石滑落,原本充斥其中的金光更是大涨,却非耀人双目,如温水抚身,就连周乾身上的些许擦伤血痕都一一愈合。

如层绢笼彩,绚丽非常,先是大亮,继而一下消散,恍如梦中,周遭情景似与先前无有不同,但火光摇曳中,丝丝微风从不远处飘来,似证明先前推断之正确,三人刚刚果真是被困在佛门手段之中。只是不知赤身教乃旁门恶地,怎会通晓这番手段,又或者说,是谁布下的法术。

“啊!”赤鱼忽地一声惊叫,周乾顺着其视线,也是眼角一抽,只见那金童大汉浑身上下鲜血淋漓,无一块好肉,好似被剥了皮的光猪似的,而原本右眼所在之处只剩下血糊的窟窿,让人难以想象此乃祥和的佛光所造,“金刚牟尼,胎藏八宝,如是,咳咳,如是我佛…”

“够了!”周乾当机立断,一把抓住金童的手腕,黑光铺洒而下,乃凝练厚重的魔气邪光,却若云卷风动,罩向前方,缓缓把散出的佛辉压制的回收体内。好半晌,金童方勉强睁开了双眼,面容平静。

“这是何故?”赤鱼皱眉问道。

“正邪不两立,佛魔不兼容,如是而已。”金童这大汉沙哑道,在此时,其体内的善恶之意,死活之念,两股意识裹胁着各自的金绿二气,在经脉血管中争锋不断,使其面容或狰狞,似慈悲,肤竟如烧红的铁板,冒着些许白烟。

便是不知内情的另两人都感觉些许异状,见其不想多谈,各自缄默。

“这禅门的金刚如来引歌法你是如何知晓的?”赤鱼却又转头问道,先前周乾盘膝坐下,不到半晌功夫,便把这佛门密经口诵出来,加以诠释,让那赤童以佛力演练几次,短短时间内自然是无法研习通透,但触类旁通之下,破了这阵势却也不难。

绕了三四个弯口,又多走了百丈之距,一股股热气传来,通道两侧的老岩大石具是裂纹密布,周乾知晓此乃火气过高,使得石心胀开之兆。

便是不看那瀚海机关图,周乾也知到了图中所示,唯一的天地剧动,山河翻转所形成的地壳关,两幽壑夹道之间,相隔近十里,熔浆如泉涌,厉火阻喧嚣,红光闪耀间,蒸山煮海一般,地势险恶至极。还未近前,便感一股又一股的热浪扑面而来,焦糊味从青衣布衫上传出,这身上衣物竟有无风自燃之险,周乾连忙布下一层黑光法障,阻住火气。

“好浓厚的火灵气!”

“此处还有个名堂,”周乾解释道:“据那瀚海百阵图上所言,这里本是汪洋深处,千余年前天地大劫,龙脉翻转,使得海底-火山喷发,落出一块地心碎片,恰恰好砸在这瀚海古道之中,自身所携的地底万年烈焰无风自燃,遇水不灭,历经沧海桑田,便形成了此处险地。因此焰火极为霸道,二位千万小心!”

“那便让姑奶奶先试试!”煞魔女赤鱼一声娇喝。放出诧女图,阴气森森,鬼泣不绝,妖云邪雾紧随而出,连气温都降了许多。

身子跳入其中,魔光层层厚厚的裹着自家女身,往火云之上冲去,也不知她这天一道门的伏子是何时潜入这赤身教之中,一身魔功道行雄厚不已,较之周乾还要高上一二分;要知当年周乾自己降伏了域外天魔,可是平白增了五十年道行。以此观之,可见其厉,却也不知为何,这正道七大派之一却并未参与到此次盛行中。

烟云滚滚中,疾如奔马,穿过一团又一团喷薄而出,深红色的烈焰火球,光华过处,带起数道半尺长的黑气,可不知是个甚么缘故,明明肉眼可见的对岸,却如眼盲迷途一般,在红火中胡乱窜动,不分南北;就在此时,一片绿阴阴的焰光忽的闪过,起先并不起眼,却倏地大涨,化作百丈碧火幽蛇,张嘴吐芯,咆哮而下,半个洞顶都是一暗。

“不好!”周乾惊呼一声,却连反应都来不及,只能眼见赤鱼遭戮,好在这煞魔女不愧是天门嫦月夫人高足,手中抛出一块玲珑白玉,寒光四射,竟在半空中凝成晶莹巨冰,忽的裂开,化作块块头颅大小的晶石,如乱石穿空,打将出去。

水火相逢,均非凡俗之物,那宝贝唤作灵犀玉,乃嫦月夫人收取寒露之精,五行真水练就的天罡法器,共只能用三次,可喷出冷气寒光,厉害无穷,乃赤鱼的压箱底手段,危机关头,一下子使了出去。

这些寒气所化之石,一下把火蛇身躯打出无数穿孔,伤口处寒气弥漫,附庸而上,只刹那间,便把这百丈巨蛇冰封,冰里藏火,晶莹剔透。

赤鱼还未来及松口气,便见地下烟火中猛的红光大涨,倒卷而上,连忙怪叫一声,化作数十道鬼影往四面八方射去,乃是魔门中著名的分魂脱身之法;谁知红光来的迅疾,一下子就定住了最底层的十几条,随即火舌一卷,便消失无踪。

闷哼声从左上角传来,原来不知何时,赤鱼已显出真身,口中咒语不绝,将自己心血祭炼的一口鬼头钩放出,从其上发出一道猛烈的黑光,堪堪抵住;好在岸上二人也非易与之辈,金童不顾身上伤势,右臂齐根脱落,径直捞向那地底发出的红光,虽表面已被裹上一层恶火灼灼燃烧,但却似无恙,倒是这金石大臂压下,使得火势一降,连红光都暗淡了一二分。

乘此关头,周乾连忙御剑而上,脚踏辛金,手舞百灵,豪光散逸,反手一劈,汹涌焰火如风吹稻穗,雨打琵琶,往两侧卷去;能以剑术斩凶火,非只是剑术精深,更是紫琼三式中的‘泽乱’玄妙。

身于火中,这才晓得处境是如何困难,层层热气乱流在眼前闪个不停,这倒也罢了,剑仙之辈身体津力强悍,目力惊人,自不觑此等,但不知是何等缘故,一股诡异的力量如丝涤卷身,往往向东,它偏扯西,往南,复又转北,这才明悟为何刚才赤鱼没头苍蝇般的表现。

一把抓住赤魔女的右臂,并指成戟,虚空一划,数十道剑气从中激射而出,穿开火丛,脚跟向后一踏,脚下飞剑往上一抬,斜身而入,风声冽冽,于烟火中出没;单论御剑术,在场三人怕是无出其右。

“可恶!明明仅有咫尺之距,为何就飞不过去!该如何是好?”赤鱼眼见数次擦过对面山壁,但那股诡异之力复又作祟,使得方向偏转,也不计较周乾先前不理睬自家之事,焦急问道。

“飞不去倒也罢了,看如今之势,怕是回到原处也无可能。”前方传来周乾的苦笑声。他连连驱使飞剑,自是知晓,如今之状况,东南西北、上下左右,均是颠倒反复,让其疲于奔命,也只勉强躲开烈火围攻罢了。

可久战必疲,久守必失,原本剑光化作的光圈已隐隐缩了大半,显出法力消耗之剧,倒是赤鱼灵光一闪,脱口而出,“我知晓此火的来头了!”

原来当年赤鱼未出师,仍侍奉嫦月夫人之时,有一日来了位突额尖鼻、长髯红目的怪客,后来得知此人乃与夫人是同一辈分的散仙,道号铜光子,身居北极小冰川之内,往往一两百年不曾踏入中土;上茶之际,曾听得一言半句,浮光子便说过,南北二极乃是修炼的极好去处,虽无龙脉形成的灵山大川,种种仙境,但因靠近地底,真磁之力往往极浓,若是修炼他这一门功法,不仅事半功倍,克制五金之气,玉石之宝,便是在正邪各派剑仙散仙中也可占一席之地。

又谈了许多海外奇景,其中一门便是磁心火,每隔百年,小冰川上太乙元磁之气爆发,形成一道惊天绿芒,直穿天柱地维,能有十万丈之高;便是在那时,会有一种透明烟火从中散出,唤作磁心火,不入五行,不分阴阳,虽说是火焰,但不燃不灭,却是世间异物,浮光子几经勤苦研探,终是给其发现了一种妙用,只需借此布下阵势,便能颠倒五行八卦,东南方位,可比得上佛道二家的几大神通。

“这地壳真火既然起源于地心碎片,说不得就参杂了些许磁心火,使得其有了颠倒方位之效!”

赤鱼说完,周乾恍然,原来如此,是地心磁力之缘故,忽地心神一动,或许如此这般,也能破之——

“玄武罡煞,七门七宿,出刀!”周乾低吼一声,左爪反挥,片片晶莹剔透的刀光显出,不下数十,滞于半空,乃是玄武星煞刀芒,并指一点,叱道:“碎!”只听得连续的噼啪声,牛斗二光大散,周遭的真空都是一阵的扭曲,星星点点,璀璨斑斓,看上去绚烂的紧。

说也奇怪,这些碎片融入空中后,散出一圈又一圈,周乾再御剑飞行时,已无丝毫阻碍,刚想回去拉上金童大汉,却也是来之不及,一咬牙,穿壁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