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两百六十章 偶见昏灯摇冷焰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燧火乃上古火种,无论是模样或用途都十分奇异,并无伤人之能,无论仙凡,肉身置于其中,则能治伤除病,古时天地初开,五行颠倒,方有此类异物产生,而到了如今,则越发稀少起来,没想在这瀚海古道的入口,却是由此守门。

四人方松了口气,忽然钻地舟猛的摇晃起来,具是一惊,红晶道人眼中红光一闪,低喝道:“我乃蛇人,双瞳生有异能,可透物入里,这些燧火不知何故,似被人颠倒了其中的五形八卦,反倒是把内里的暴戾凶气放了出来,钻地舟的表面已被深深烧了一层。”

另三人虽无此等异能,但侧耳倾听,也隐隐有烈火风雷之声,互视一眼,同时施法,周乾掐指转身,后背上的百灵与辛金二剑同时蝉鸣,发出两道青黄二光,射出舟外,化作一层剑罡护住表面,而赤鱼魔女则是伸出一截白藕般的玉臂,腕上玉镯叮铃铃的一阵乱响,舟外的燧火反向起伏,如内斗一般;而金童这大汉低吼一声,右臂忽地绽出一道金光,钻地舟表面一亮,其速陡增,晃眼的功夫,就一举冲破火烟火云。

砸落在地时,发出一声巨响,碎成七八块,与此同时,四人灰头土脸的窜出,赤鱼面色难看道:“金道友,这仙舟可还能用否?”

金童默不作声的翻捡了片刻,摇了摇头。

“那我等岂不是能进不能退?就算是破了总阵枢纽,也只得在原处等死?”

几人还未前行,后路即被断去,给此行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

茫茫沙漠中,一片黄沙,烈风卷卷,带起层层烟灰,却是一望无际,忽地一道玉光升起,径直往西北面射去,飞到半路,沙底忽地炸开,钻出两道人影,阻住来人,其中一个黄发尖鼻的怪人嘎嘎一笑:“小娘子哪里去?可真是给我郝氏父子碰上,不若一起乐呵乐呵。”

“找死!”那冷若寒霜的美貌女子冷哼一声,手中宝剑一转,便当头劈去,方圆十里之内,寒气陡升,看其面貌,竟是当年的李琼儿,只是眉角成熟了许多。

郝父面色大变,抬手放出一道红光,乃是火云链,由百年坚钢打造成,看似坚硬无匹,但剑光只一闪,咔嚓一声,便被切成三四段,化作凡铁落地,这妖人大惊,刚欲转身,只觉胸前一痛,血淋淋的剑尖显于眼前,眼前一黑,便无了感觉。

值此人被杀之际只过了三息之间,另一名妖人刚刚飞往半空,见此状大惊,连忙张口一吐,漫天的黄沙烟雾打着卷扑来,虽无多少杀伤,但可迷人双目,也阻隔了二者的视线,李琼儿倒也不急,遁光避开,并不急着追杀。

沙雾中忽地金光一明一暗,清风由小变大,把沙雾从中破开,这郝氏子也被打飞而出,陆小仙手执清宁扇,堵在其后。

“两位仙姑,小人有眼无珠,不识好歹,但并未得罪过两位,恳请看在同时修道之人的面上,饶小的一命。”这人也是个二皮脸,见状不对,立马卑躬屈膝,谀容满面。

“哼!郝氏父子,表面上是旁门左道,盘踞于火罗国一带,但真实身份乃赤身教大鬼堂三代弟子,平素做些打探斥候之事,虽无恶名,但八年前曾杀害火罗国百姓一百二十三名,只为祭炼一道魔法,我说的可对?”

“你、你怎知?”妖人面色大变,惊道。

“去地府问阎王吧!”

片刻功夫,这郝氏父子就先后殒命,只留两女在沙间慢行。

“陆首座舍得让你出来吗?”

“斩妖诛魔,乃青城派份内之事,他敢不同意!”陆小仙仰头骄傲道。

“大举提前发动,像这般先行拔除外围钉子倒是无甚危险,只是日后就未必了,你经验尚浅,须小心些。”

“多谢师姐关心,据说此事还与我那大师弟有些关系,传来的消息一被酒道人得知,当即就面色大变,好似不少前辈为此还争吵了许久,这才下定决心。”

“嗯。”李琼儿淡淡点了点头,脚步不停。

“又可以见上大师弟了呢!”

“周乾他为了潜入赤身教,定然是改头换面,说不得如今面貌丑恶的很,你还想见他?”

“自然,大师弟便是大师弟,无论其长相如何。”

如此之事在西域走廊不断的发生,正邪斗法由此展开序幕……

古道之中,四人依次而行,步伐进三退二,逢五进一,脚步不丁不八,看上去怪异的紧,随其前行,两侧石壁发出轰隆轰隆的声响,似有怪兽作势欲出,时有火苗从中窜出,幽黑冷暗。时不时的嘎吱轻响,壁上泥石下陷,就多了一处黑洞,隔三差五就要来上一遭,而每隔个半柱香功夫,几人就要变幻方位,脚步又要重置,繁杂的紧;一步踏错,便入险境。

“我说,这条道路还未走完吗?直接遁过,岂不快哉。”赤鱼终是忍不住发起了恼骚,已经过了四个时辰,这般聚精会神、提心吊胆下,便是修行中人,也有些吃不消。

“这条路叫做琅琊道,再走上五里,便能到达烈火关,再忍上片刻。”周乾当先而行,回道:“若是飞遁,便会触动道路中的机关,禁制发作,我亦不知其中后果,小心为上。”

一时间四人均是沉默下来,忽地一声霹雳巨响,山壁无故的一阵摇动,红晶道人猝不及防,一步踩空,手扶地面,恰巧是碰在了阵图标识的区域外,连忙暗道了声不好。

果不其然,四壁同时显现出蝌蚪符文,山川湖泊、飞潜动植之属,然后金华闪过,壁上波纹一展,金刀金枪金箭金锏同时打来,这可并非普通兵刃,而是由先天五行中的黄婆金气,虽是金属,但其实乃星光凝结之物,最善分光破气,寻常护身灵光一击便碎,周乾脸色大变,后背两口宝剑同时出鞘,周乾一正一反握住,施了一招青城剑法中的守式,剑气护住左右,看似胡砍乱斩,但实有跟脚,‘乒乒乓乓’一阵乱响,火星火花四溅,但每一次击打,周乾的双脚就要下陷半寸厚深,只因这些金物每一只都有数千斤之重,双手的虎口都已裂开,血迹斑斑。

“走!”有周乾挡在前方,其余人的压力稍稍若些,但亦不好过,是故他当机立断,准备强闯这五里长廊。

遁光何其快疾,瞬息间就划过百丈之距,谁知当前一道白烟扑来,像是一条大白蛇一般,左扑右冲,赤鱼一惊,这分明是魔教中最著名的蚀骨毒烟,便是剑仙肉身,也沾不得半丝,连忙怪叫一声,放出一团黑球,‘嗡嗡声’乱响,细小的蚊蛊之物从中散出,覆盖其身,一寸寸肌肤,看上去使人犯呕,其人却不退反进,一股脑穿入烟雾之中,良久破出,**已冒着青烟丝丝,如烫伤了一般,一块又一块的黑皮从中掉落,显出白花花、**裸的肉身,竟是丝毫无损,只担忧的望向后方。

至于红晶道人,早已显了原形,下半身已化作四五丈的蛇躯,竖睛尖牙,往前滑行,走的稍慢些,那顶上方忽地倾泻出一大坨毒水,一下浇灌在它之身上,点滴溅在地上,嗤嗤作响,很快便消融了一大片石地。

可这蛇道人只微微晃了晃身,把毒水掸落,蛇尾一摆,径直前行,看来这毒水对毒蛇却是无甚效用。而伴随着其张口吐芯,一条条白烟更是被其吸入,更是大补之物。

周乾垫后,却被这些黄婆金气缠住,脱不开身,猛地听到一道低沉嗓音:“我来挡住,你先走!”

刚回头,却惊讶的发现却是金童这阴冷大汉留在最后,按道理来讲,无论是天门嫦月夫人之徒赤鱼,或是受释真大师点化之恩的红晶道人留下,他都不会吃惊,毕竟是‘同道之人’,至于金童,身为执法堂堂主,在赤身教中位高权重,且道行也是体内修炼出魔头的人物,跟他的合作更多是相互利用的关系,该是与教中的某位元神老魔有生死大仇,才不得不借正教之力。但现在看来,天高三尺,但人心却更难测。

‘撕拉’一声,袖子径直被扯下,显出金属光泽的粗壮臂膀,周乾惊讶的发现此人的右臂竟是齐根而断,装上不知是何种精铁打造的铁臂,也不见施展何种法术,当头便是一拳,‘嘭’的一声脆响,进击的金剑径直被打成金粉,洒落在地,而拳头上却丝毫无损,要知周乾使足十二分法力,两口上品的飞剑,也只是把其切断而已。眼角一扫,这铁臂似是吸收了金气,又稍稍大了一圈,果真有门道。

但这样也好,周乾转身一看,毒水白烟真如洪水般浇灌而来,其势较之先前,怕是大上了百倍,‘来的正好!’掐了个法指,百灵剑忽地大放毫光,虚空往前一劈,一道裂纹凭空而生,‘哗’的一声,毒水烟岚从中一分为二,显出半人大小的缺口,却是紫琼三式中的泽乱。

接着周乾脚足一点,踩在辛金剑上,拉上金童,险而又险的从中窜出,场景顿换,再无长洞机关,却是在一山窟中,别无它物,只有一盏青灯,灯上黑芯生有冷白小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