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两百五十九章 三关四道谨慎行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我——”周乾表情复杂的望着对面女子,好半晌方从怀中掏出一个香囊,道:“招儿姐,我便是周乾,这是你当年在我出行之际替我缝上的,一直都贴身带着。”

    应招儿神情一震,眼光由复杂转柔和,轻轻道:“十年已过,妾死而复生,郎君尤记否?”

    “不敢忘却,不愿忘却。”

    两道身影重合在一起,良久放散,并无海誓山盟,但有相濡以沫,恰有玉兔东升,缺月转满,眷侣重逢。

    原来当日应招儿身死之后,魂魄却被那罗旭的赤阴聚妖帆吸引,缓缓飘上,眼看就要被炼化了去,恰逢石矶娘娘赶临,抢夺了十万生魂,而她却因心性纯粹,被这西方教教主看中,收为门下,亲自传授魔门真经,视若亲女。

    “周郎你怎么入了赤身教?周询前辈呢?”

    周乾张了张嘴,神情一黯,缓缓把当年之事说了出来,自罗旭伏诛,师傅战死,天门一役,以及被秦渔带入青城派,最后尊艾掌教秘旨,潜入赤身教,以为内应。

    “那你岂不是危险的很!”应招儿素手捂住小嘴,又惊又忧,看的他心中一暖,她一点都未变,依旧是当年那个移门盼归的女子。

    “无须担心,青城与小雷音寺人马就在近日赶至,到时我便无恙,只是你要多加小心,不要离开你师尊左右,两派的目的不在石矶娘娘的身上,而且以那位魔尊的修为,真要离去,怕也是无人能挡的住。”周乾眼神中闪过一丝忧虑,却宽慰道,倒时大举发动,此处实乃险地,谁也不知结果如何。

    “那你、你我怎么办?”应招儿虽被石矶宠爱,未有接触过魔教中的阴暗事,但也知正邪的瓜葛,犹犹豫豫道:“这次离开,怕是相见再难了吧。”

    “是啊……”周乾虽奇计迭出,但也不知用甚法子,才能破开这道厚重如山的阻隔。

    “石矶娘娘最疼奴家了,若是招儿再三恳求,或许她能收周郎你入门下。”

    “胡闹!”周乾忍不住斥道,“难道你要我弃道入魔不成,你喜欢的该是这种朝三暮四的小人吗?”

    “可是奴家好不容易才想起了你,不想再忘却啊!”应招儿终是忍不住,眼中泪珠滴落,看的周乾心中一疼,把其揽入怀中。“既然相见了,就说明老天爷并未有放弃我们俩,总会有法子的——”

    过了许久,应招儿方幽幽道:“周郎你说错了,师尊与那位吕教主此刻早就不在此处了。”

    “什么?!”周乾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道。

    “这天魔法会只是个幌子,她二人似是知晓正教的图谋,有这些左道高人在此,你们便会有所顾忌,不敢轻易动手。而她们如今所在,怕是正在上古魔府日月宫中,那里有一门纯阳法器,唤作九难鼎,乃巨山真人当年镇宗之物,有了它,便能把铜魔神砂大阵连天接地,倒转八卦,虚空再生,倒时哪怕你们正道中人破开内外二阵,也可重拟乾坤,接连相隔千万里的南北两极真磁,破开天柱地维,倒时精气冲宵,无论有多大的法力神通,都是无用,拼上毁了此阵,也把你等正教剑仙连人带阵,镇压在地底深处,倒是哪怕大罗金仙在世,都相救不得。”

    周乾听后,冷汗直冒,这吕老魔好深的算计,竟想把二派中人一锅端,倒时青城与小雷音寺连根拔除,正教定然元气大伤,峨眉在滇西被牵制住,连山宗摇摆不定,天门远在昆仑,茅山宗于江南之地,怕还顶不住赤身教南下之势,说不得真如南成前辈所言一般。

    “招儿你……”

    “总不能就看着你中了此计,赤身教毕竟不是西方圣宗,便是毁去,师尊也无甚亏好食,当年你总是护着我,现在轮到奴家保护你了!”

    周乾愣住了,看着这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心中多了几丝感动,但也安下几分心,直到刚才,自己都把她当作柔弱女子看待,浑然没想到招儿已是西方魔教的圣女,地位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怎会还是十年前那般,不过也亏的如此,自己若真改变不了二人的结局,至少她也能在乱世之中,得以生存。

    “如今赤身教大阵日夜轮转,我们潜伏在此地的细作都脱不开身,招儿姐你……”周乾当机立断,把兵冢所在告之应招儿,让其借住离回鸟之能把消息都传给青城中人,攻打赤身教一事,看来得提前发动!

    “我们还会见面吗?”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应招儿转身,低声问道。

    “会有那么一天的!”周乾郑重的承诺。

    一份柔软忽地贴在周乾嘴上,随着清香散去,佳人已杳无踪迹,只是这份恩情,又该拿什么来还……

    又过了一日,方圆千里忽的绽出一股无形无质的波动,传遍四方,忽的万道金光、千重雷火自天而降,以大佛为中心搭建的水陆法台上早已坐满了各左道人士,数十上百道的烟柱同时绽出,有的小若芥子,有的大如山岳,滚滚突突,向上涌来,半边天空就是一黑,端坐在万丈女佛之上的吕轻烟,其实是她修炼的身外化身,双手举天,一股股黄泉魔云从宇宙深处被摄下,如锅开水涨,咕咕嘟嘟,再看时,天已变成一片黄色,这几乎是欲界之主方有的神威;当年五脉论剑时,周乾曾见得掌教艾如真以太清**遮护青城方圆五百里的三十六座仙山,以此比较,恕其眼拙,看不出优劣之分。

    “怎地来的那般晚,险些都不等你了,白骨脸丑儿”煞魔女赤鱼冷嘲热讽道,传闻此女极厌男子,倒是不似作假。

    “听你传言,似有直接通过万里瀚海的法子,可是此物?”周乾理都未理她,只转头对金童道。前方摆着一块似铜舟一般的物什,有三丈长宽,前头似钻,后尾分叉,两侧各有一橹状物,生有银华。

    “此乃钻地舟,通体由沉铜片打造,共有八千九百二十一片构成,借此可如蛇蟒般在地底穿行,大阵虽隔绝内外,但我知万象神宫玄龟殿有一小道,借此可穿入瀚海中,倒时只需钻入地底,那万里的魔光禁制,就都拿我们没了办法,本还有赤身教的监察弟子巡视左右,但如今天魔法会正开,怕是人手不足,正好给我们钻了空子。”

    三人套上执法堂弟子的衣着,凭着金童这张熟面孔,侥幸的混入了玄龟殿中,这殿身乃是一老龟的肉身,平素摆放些药材珠宝等物,都是些并不常用的;只两个道行浅薄的弟子在看守,随意找了个借口把二人支开后,金童在殿后一处石板下敲了敲,掀开后,现出一口黑黝黝的洞口,朝后方三人点了点头,跳入进去。

    ‘这神龟之种唤作五彩土龟,据传其先祖乃是食了女娲补天的一块五彩神泥方有此类物种,土龟长相与寻常龟种一般无二,便是把其抓来的长老,都未知晓,老龟被囚禁后,日夜想脱困,便假装屈服,暗中却以元神在这铁泥之中凿出一条道路,终是被执法堂的弟子发现,把老龟斩杀,而且发现了这条地道,当年的主事之人便是我,而后我又以种种理由除光了知晓此事之人,便是等候着这个时机来临,好彻底毁去这魔域,为心爱之人报仇!’金童无感情的言语从前方传来。

    过了许久,直到有亮光出现,这位阴冷大汉这才重又放出钻地舟,四人入内,黑光一闪,便消失无踪——

    万里瀚海,并非江海,也并非山地,而是由昼夜交替,星光照射下生出的雾海,其中各种罡煞气密布,乃是少有的险地,更为重要的是此处乃赤身教的后院,各种魔光密布,如飞浪白沙,耀眼腾辉。

    但地下就不同了,一来禁制之法少有能深入地里数十上百里,二来此处地形特异,土乃万载恒河沙土,肉身遁入,不消片刻后就会老朽腐化,便是护身灵光,都抵不住这奇异的影响。

    “……便是因此,吕轻烟方把这后道设于此处,沉铜乃浊物,密封之下这些异物均被挡在外,又有五彩土龟的元丹彩华护体,这便无恙。”

    说到此,其余几人也是松了口气,至少这是个好的开端,见一时无话,周乾则开口道:“我把这瀚海古道的地图反复看了多次,虽说古道中机关魔阵密布,但只需按照我研究出的路线,便能在最短时间内突破,共有三关四道——”

    “通过烈火关、红蛛洞、**关、以及地壳道、三宝道、大藏道加上最后的化血魔窟,就能到达最后的总阵枢纽处,倒时我等任务便算是告成了,也可功成身退。”

    说到此处,赤鱼与周乾二人倒是同时心有戚戚,这些年费尽心思,百般谋划,不就是为了此时嘛,一股红烟突的从地下窜出,红晶道人连忙道:“就是此处,此乃燧火,从中进入便是瀚海古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