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两百四十八章 今有恶僧来相邀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闲聊许久,周乾驱使着方波拜别了那灵雀子,本想试探出那万象神柱的所在,但那老魔只口不提;便是亲侄,连入门都颠倒五行方位,谨慎可想而知,而取出吕怀蕊的一魂一魄的任务看上去也并非容易,怪不得这吕魔头给了那般大的好处。

走了几步,恰巧来到当日恶僧追杀仆役的地界,他对于这位凶恶僧人到底是否是正派内应仍有几分疑虑,看其杀人的表情,似是乐在其中,若真是正派中人,怎会癫狂如斯,难不成是被邪功迷了神志?也只能想到这一个理由,若是被那白癫子发现,岂不是更糟,好在据其所知,自己这身份除了艾掌教与散仙长嵩真人外,他人均不清楚,便是其他伏子出了意外,也暂时无忧。

“有大地狱,号极无间。又有地狱,名大阿鼻。复有地狱,名曰四角。复有地狱,名曰飞刀。复有地狱,名曰火箭。复有地狱,名曰夹山……”一阵古怪的念经声从四面八方传来。似悲似哀,似苦似乐,越听越有恐惧加身:“或有地狱,取罪人舌,使牛耕之。或有地狱,取罪人心,夜叉食之。或有地狱,镬汤盛沸,煮罪人身……”

周乾内心早已经历过大喜大悲,坚硬如铁,少会受外界干扰,但听此佛咒也忽地想起洛都城被毁的场景,强坍房塌,瓦石乱飞,人血满地,体内法力涌起,眼中黑光一闪,马上恢复了神志,倒是后背依稀生有汗渍。

“这恶僧又乱唱经了,每日这个时辰都要吼上一吼。”迎面走来一人,叹气道。

‘这是《地藏菩萨本愿经》,’周乾虽不通佛理,但内容大略还是知晓,尤其是其中的悲誓宏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难不成这是他给自己的暗号?想到这里,或许冒上一次险也可,或许也不必亲自出马,周乾瞅了一眼那方波……

穿墙术施出,方波的人形马上变得透明起来,钻入墙中好似透入水里,方波虽道行不精,但于旁门左道倒是颇有成就,大院中,一袒胸露乳的粗髯大僧正就着小儿颅髓饮酒,恣意妄为,看的周乾眼角一抽。

“来者何人?为何闯入佛爷的地界,不担心被俺一禅杖打死么?”恶僧醉眼醺醺,咆哮道。

“大师是哪家的弟子?”

“自然是归如来老儿管。”

“修的是何法?”

“关你何事?”

“可是雷禅苦坐,大音归一?”这还是离山前,本音神僧赠与他的八字箴言,也是他以释家**须弥纳芥子之术封印了自己的魂魄,相信除了小雷音寺和尚外,未有其它人听过。

此言一出,恶僧面色大变,抬手放出一道魔光,把方波的身子摄住,叫喊道:“你敢胡言乱语,看佛爷怎么收拾你!”门外之人听后,却是幸灾乐祸,暗想不知是谁又得罪了这妖僧。周乾却如释重负,任其把这肉身带入一间禅室中,双手又抬,密密麻麻的金光顿时散在四周,隔绝内外。

“你是哪家门下?”恶僧如今哪还有醉酒的模样,牛眼炯炯有神。

“青城玉虚峰弟子,周乾!”

“洒家乃释真老秃驴的外门传人,这话的确是我师父说的。”

周乾一愣,道:“我却是听本音大师所言。”

恶僧这才咧嘴一笑,“这才不是假货!”

二人互视一眼,同时一笑,“你这小娃娃来的呸晚了些,害的洒家吃了许多苦!”

周乾刚欲作答,恶僧又道:“莫要废话了,俺往常间以佛陀入梦**也断断续续传了些消息给那老和尚,你想必也是差不多,如今前来,是为了赤身教那总阵枢纽?”

“的确如此,那总阵枢纽如今何在处,如何得来,小弟却是一点头绪都无,大师何以教我?”

“哈哈,你这倒是问上了点子,俺前些日子得了消息,几百年前那吕后修建邪教总舵时,曾故意留下一条地道直通阵外,以防万一被七派合力攻打,也可伺机脱身,若是吾等反向而行,从外而入,那地道可直接通向总阵枢纽,但吕后也料到了这一缺点,把无穷魔法妖术布于其中,便是元神之辈,都不易侵入,洒家试探过几次,却连外层都突破不了。更何况就算是突入其中,定然会惊动那吕老魔,倒时便是再有十个你我,都小命休矣,真可算是死局。”

“那入口在哪里?”周乾连忙问道。

“万里瀚海,那里设有另一个魔教分舵,且还在这西域走廊之后,赤身教把此处经营的若铁桶金汤一般,就甭想让你那青城派带人相助,毫无可能。”

“是么。”周乾心中一沉,他刚刚的确动过这一个念头。

“况且若是真要动手,你我身份必然暴露,乃是最后不得已之举,我也不问你这方波的身躯是夺舍来,或是附身上,便是灵雀子老怪也保不得你这小命,你要有此准备。”恶僧警告道。

“我可记得当日似有一名道行深厚的峨眉剑仙被逮住,不知如今是死是活?”

“你说那断剑,蠢是蠢了些,但倒是骨头够硬,任凭如何折磨,魔头侵袭,都未有松口。”

“断剑?可是峨眉小七子之一?”周乾皱眉道,峨眉如今气势正盛,小一辈中佼佼者层出不穷,但最厉害的几位被当今正道剑仙并称为小七子,意指可继承上一代七子的衣钵,那司徒明、玉剑子、楚伯符还有李清儿都在其中,分持纯阳仙剑,都曾做过许多大事,更有斗过元神老魔,不分胜负,可算是厉害十足,若是能得其相助,怕是胜法能更高一层。

“哼,那断剑被镇压在白骨囚牢间,那里乃是由七长老大鬼真人的师弟白鬼子与邪剑仙守御,这二人都是只差一步就能渡劫的人物,怎么对付?更别提其中的魔阵妖火,都是由万里沙漠中的燥气融成的心焰,你我均不能挡。”恶僧看来也有过研究,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倒是你留意下,我听白癫子师傅说过,吕老妖最近似要出山,七大长老有一半要跟随,没了这些老魔巨妖,我们也可多些动作。”

“是。”

在静室中暗暗商议了许久,二人这才分开,周乾带着方波离了万象神宫,为了掩盖隐秘,方波出来时鼻青脸肿的模样,看上去被那恶僧折磨了许久,一脸怨气。

“无世间心,同世行事,于行事交,了然超越,命终之后遍能出超化无化境,如是一类名他化自在天……”周乾在静室中默坐七日七夜,以魔功勾连欲界诸天,身前一颗白骨丸洒着幽光,涨缩不定,一股股欲界黄泉气流在半空中晃荡,不时有人脸从其中挣扎而出,喜怒哀乐均有,此乃周乾以身内魔胎中的乐变化天的天魔为引,摄取虚空,想要炼化这白骨舍利。

以魔炼魔,可谓称的上是与虎谋皮,万分凶险,但周乾不得以而为之,随着大举越来越近,自身修为不足,成了最大的缺陷,如今便若行走悬崖间,能进不能退,只得拼险一搏,却也不是没有成功的例子,那吕轻烟不就是降伏了降临人间的天魔,从而道行大进,做下如此大事。

虽不能与之相比,但周乾为了增些外力,也只能如此,口中猛放绿光,与此同时,黑袍周乾与天魔周乾的虚影同时显现与身后,一现黑芒,一发黄光,双眼如有三瞳,从欲界摄来的黄泉气汩汩涌入,施展西方魔教真传的存魔入体**——

“天魔秘术,西起东来,饥火长焚,以魔化魔!”

话音一落,白骨舍利自中心处生出一丝青色火焰,继而大涨,把欲界气息无一不剩的吞噬了下,周乾体内修炼《天魔秘笈》生出的五瘟元胎受此刺激,同时一颤,约是打扫未干净,地上留下了一颗草种,先是长成青苗,郁郁葱葱,又迅速间衰落枯萎,好似历经春夏秋冬四季一般,五色光华从体内一闪即逝,五蕴神同时散去,一股碧油油的魔光从体内吐出,周乾竟是突破了当下境界,成就天魔法华,晋升魔功第四转,人魔如意,圆转通透的境界。

与此同时,白骨舍利猛然碎裂,白粒乱射,却又被凭空一股巨力强行摄回,融成流质,化作一只白镯落在周乾右臂上,这枚碧童子苦炼半甲子岁月方成就的白骨舍利,已被周乾降伏炼化……

而在万象神宫深处,一名手脚均被密魔铁链捆绑住的披发男子,眼中黑白二光闪个不休,似是在激烈争斗一般,牢门外,一名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的尊贵女子正静悄悄的看着,旁边白癫子这名老魔则弯腰伺候。

“教主,为何不杀了这断剑,既以搜魂**得出我们想要的东西了?”

“不急,本尊还想以他钓出我门下的钉子,或许做些更有趣的事~”其音即尊贵又似俏皮,根本分不出年纪。

“那二教合并之事——”

“待探过那处洞府后,再言其它……”